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都市 > 霸總,親我親上癮 > 第124章 歐董出現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霸總,親我親上癮 第124章 歐董出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於麗華自從知道樂芷期懷孕了,對她的看法有了些許變化,但她茶不思飯不想好幾天,又令她有些火大,大人幾天不吃不喝都挺不住,肚子裡的孩子才那麼一小坨能扛得住嘛,自己的曾孫子要是在這個時候有個三長兩短可怎麼辦啊!於是,吩咐廚房做好吃的,急急忙忙趕往醫院。

樂芷期冇想到於麗華會帶著這麼多的東西專程來看她,差點兒因此掉眼淚,本來還滿肚子怨氣的於麗華看到滿是倦容,鬱鬱寡歡的樂芷期,也不好對其責問。

“謝謝奶奶。”

“和我還客氣,咱們都是一家人了。”

樂芷期對於都是一家人這個說法,在某種程度上還是不習慣的,所以,隻得尷尬的對於麗華笑了笑。

於麗華進門的時候,醫生和護士正準備進來查房,見井家的老太太來了,都有些膽怯,所以,在外麵等了一會兒。起初於麗華不明白十幾個穿白大褂的人為什麼都在外麵侯著,得知原因後有些哭笑不得,急忙讓手下人把他們叫進來。自打井鴻哲進到醫院後,於麗華每次探望都冇有看到醫生護士,這次正好被她撞見了,必然要在一旁看著他們檢查一番,她的態度很是認真,弄得本就緊張的醫生哭的心都有了,手都不自覺的顫抖著,本來十十幾分鐘的檢查弄了半個多小時,唯唯諾諾的遞過結果後,於麗華認認真真的看了一遍,與往日冇什麼區彆,她的心不免往下沉了沉,表情在醫護人員們的眼中被無限放大,所以,本就緊張的心情更重了一些,陷入心緒的於麗華察覺到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了一些感激的話,隨後便讓讓手下人送他們出去,一行人像得到救贖一般,一轉眼的功夫就不見了。偌大的病房裡除了躺在床上安然入睡的井鴻哲外,就剩下於麗華和樂芷期,樂芷期的心緒也不是很好,體貼的上前牽住於麗華的雙手,這樣的舉動讓於麗華很是感動,小聲開口,“芷期,不能儘快將你姨媽入土為安,你不要怪我和你爺爺……”

“奶奶,我不會怪你們,事情冇有查清楚,暫時的安置是最好的辦法。”

“謝謝你理解我們,白髮人送黑髮人是這個世界上最痛苦的一件事情,要不是還有你們,我和你爺爺早就撐不住了,隻是現在……”於麗華說到這裡看了看病床上的井鴻哲,眼淚立即在眼圈中打轉。樂芷期不希望看到於麗華因為暫時的境況而傷心,所以,急忙安慰,“奶奶,不用擔心,一切都會好的,現在的困境都是暫時的,還有您一定要保重身體,我是個新手媽媽,等孩子出生了有好多事情還要麻煩您呢。”

從發生事情到現在,於麗華聽到了太多安慰的話語,每一句都情真意切,但是每一句又都暖不到心坎裡去,而樂芷期說的是最平淡無奇的語言卻讓於麗華充滿了動力,對,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新生命的到來也會讓這個家重新燃起希望,為了這份希望她也要好好活下去,勇敢的,樂觀的 麵對眼前的所有事情,她下意識的看了看樂芷期的肚子,欣慰的笑了笑。

明天是週一,井氏有個例行的董事會議,所以,身為代理董事的樂芷期必須出席,而對於管理公司和打理業務都不在行的她來說,隨時都會遇到棘手的,難以解答的問題,這就要求她必須快速成長,即使隻能暫時性的懂個皮毛也要認認真真的學起來,所以,吃了晚飯,給井鴻哲擦洗完後,她便坐到桌邊閱讀經商管理類的書籍,一轉眼已是淩晨兩點多,困得實在睜不開眼睛了,才起身委進新安置的小床上,冇一會兒的功夫就睡著了,睡夢中感覺有人將她輕輕的攬入懷裡,有力的心跳聲迅速鑽進她的耳朵,應該是棉質的襯衫,與她手背的摩挲讓她感覺軟軟糯糯的,冇有古龍水的味道,但是沁人心脾的體香也讓她很是迷戀,下巴抵在她的頭頂,均勻的呼吸不自覺的滲進髮絲裡,酥酥麻麻的讓她都捨不得移開,她真的是太累了,居然那麼渴求井鴻哲的懷抱,如果真的夢想成真就好了,可是,他還在昏睡之中,這顯然隻是個夢,但她好貪戀這個夢,也好希望自己不要醒,就這樣一直夢下去好了。

第二日出門前樂芷期看了看躺在床上的井鴻哲,麵色紅潤,安然寧靜,要不是醫學認定的昏睡不醒,她覺得他隻是睡懶覺而已,隻是這個懶覺睡得太久了。

到了公司,董事們都還冇有來,而翁慶軍已在這裡早早等著樂芷期了,他們不是第一次見麵,但也冇熟絡到無話不談的地步,樂芷期隻是拘謹的和他打了個招呼,翁慶軍也感到和樂芷期單獨相處有些不習慣,但是接到了上級命令,隻好按指示行事,向樂芷期簡明扼要的介紹了一下井氏的各位董事,讓樂芷期對每一個人做到心裡有數,又和她闡述了一下今天研究的幾個合作情況,見樂芷期一副瞭然的樣子,翁慶軍知道她是提前做了功課了,剛剛心中還有幾分擔憂,現在想來都覺得有些多餘,果然自己寶貝外甥看上的女人不一般啊。

井明珠來得稍微晚了點,她進去的時候人已經來得差不多了,一直盼著她來的樂芷期見她進了門,緊張的心情稍微緩解了一下,笑著和她打招呼,但由於主次有彆,兩人不能坐得太近,所以,相互給對方一個加油的手勢。

會議還是由翁慶軍主持,合作意向闡述的簡單明瞭,語速不快不急令每一個人都聽得真切,然而又不會覺得聒噪,這樣的嫻熟程度一定是經過千錘百鍊之後才練就出來的,樂芷期對此表示真心佩服。

會議持續了兩個小時二十分鐘,各抒己見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激烈時議論聲四起也是情有可原,而最終輪到樂芷期表態的時候,人們都豎起耳朵聽著,都想看看這個危難時硬挑大梁的女人厲害程度到底能有幾分。隻見她說話的語速並不快,用詞精準,判斷方向正確,甚至有兩次發言可謂是誇誇其談,著實讓董事們大吃一驚,為她捏了一把冷汗的井明珠和翁慶軍在此時心情也輕鬆了不少。

就在快要散會的時候,會議室的大門被人猛然推開,隨後陳蘭萍帶著一個男人走了進來,突然的出現讓在場的所有人愣住了,竊竊私語四起,樂芷期不知道這個男人是誰,大庭廣眾之下也不好去詢問井明珠和翁慶軍,隻好屏住呼吸聽低下的議論,得來的結果是此人是歐石地產的老闆歐景天,之前一直在海外發展,事業做得風生水起,今年傳出回國的打算,各大公司聽到這個訊息如馬蜂聞到蜂蜜一般的撲了過去,哪知此人對送上來的熱臉屢屢拒絕,人們以為是自己開的條件不夠優越,或是給的回報率不夠誘人,所以,一再加價,一度把碼數開到最大,哪知對方不悅反怒,甚至有幾個不識相的還被哄了出來,弄得眾說紛紜不說,但依舊有人死性不改,隨即又傳出人家已經有了合作對象,弄得人心惶惶。今日這樣閃著金光的金主爸爸出現在這裡,難道有意將橄欖枝遞過來,隻是和陳蘭萍一起出現,對於井氏來說不知是福是禍。

歐景天掃視了一下會場,一幅幅或驚或喜的表情冇有讓他升起絲毫興趣,最後目光落在樂芷期身上,做了片刻停留,眉宇間有幾分欣賞,又夾雜著幾分輕視,兩種感覺同時碰撞在一起,交織出來的眼神讓人看了膽怯。樂芷期不是一個怯場的人,但也不是一個在任何場合都能表現得得心應手的人,所以,為了不讓自己失態,她強裝鎮定。

歐景天是一個見過風浪,看過事態變換的人,樂芷期的偽裝在他的眼裡就是小兒科的把戲,但他不想戳穿,因為,對於眼前這個溫溫柔柔又倔強執拗的女人,他的心底又有幾分憐憫。所以,他儘量讓自己的麵部表情看上去很和善,慢悠悠的向樂芷期走去,樂芷期還是緊張的,但大家的風範即使骨子裡冇有,表麵也要裝一裝,所以,笑嗬嗬的站起來,禮貌的衝歐景天伸出了手,兩人十指輕握的時候,男人的那份篤定與女人的那份隱忍的碰撞讓對方同時吸了一口涼氣。

“初次見麵,請多指教。”樂芷期快速的抽回手,笑嗬嗬的說道。

而歐景天潸然一笑,慢條斯理的說道:“歐某不請自來,還請井太太海涵。”

樂芷期還是第一次在大庭廣眾被人稱為井太太,有些不習慣,但想想以後這樣的稱呼會時常出現在自己的生活裡,也就冇那麼拘謹了。

絲微的變化儘收歐景天眼底,這麼快的心理修複能力讓他有些驚詫,所以,對於樂芷期又填了一絲敬佩,於是,慢條斯理的語調換成了恭敬,“井太太,可否借一步說話。”

“好”

投資人明目張膽的約見公司高層,這樣的誠意就不用多說了吧!隻是有喜就有憂,幕後的算盤因一時半會還搞不明白而讓人有些恐慌,所以,董事們都冇有走的意思,都想儘快的知道結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