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亂人心 > 第13章 暗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詭亂人心 第13章 暗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聽見螳螂妖的話,兔妖也不猶豫,轉身就跑。

三兩步來到高牆下雙腿用力猛地跳上牆頭,身形稍作停頓,而後輕巧一躍,須臾間消融在月色裡。

李長庚見它逃跑,扭頭便追,嘗試將法力運抵雙腿,然後“哢嚓”一聲,石板碎裂,人如炮彈般沖天而起,眼見要登上牆頭。

驀地。

心中猛然一緊。

腦後有冷風襲來!

正在此時。

蘇問渠從懷裡摸出一張黃符,並指成劍念動法訣,隨即憑空自燃,點向飛撲在半空的螳螂妖,低聲喝道:

“敕!”

“噗!”

氣浪在螳螂妖下腹柔軟處盪開,仿若一支鐵錘揮打在身上,重重地摔在牆上,又隨著脫落的砂石一起墜向地麵,倉促間竟不得起身。

蹲伏在牆頭,望著那道在月光下迅速縮成黑點的背影,歎了口氣。

李長庚返身跳回牆內,和蘇問渠一起看著那猶自掙紮不休的螳螂妖。

“你來吧。”

李長庚雙手一攤,示意冇有武器。

“咳......咳,想不到赤城竟來了修行人,山......山君是不會放過你們的,等......等死吧,咯咯咯......”

“山君?是明天城裡人要祭祀的那個山君?”

“嘿嘿,你們果然什麼都不知道。”

兩人不由皺起眉頭,對視一眼,接著問道:

“山君是妖怪?為什麼此地百姓要祭祀它?”

“想知道?老孃偏不說!”

螳螂妖嘶吼著揮舞巨大鐮刀作勢掃向倆人。

白光劃過,一條血線出現在勉強還可以稱之為脖子的地方,眨眼湧出粒粒血珠,彙聚在一起流淌下來,偌大顆頭顱順著身子滴溜溜滾落到血泊裡。

······

赤城邊某座大山深處。

山高穀深,老樹林立。

濃稠的霧氣盤踞於此,聚而不散,天上灑下的月光被儘數吞冇,偶爾傳出陰森可怖怪叫,宣告此地生人勿進。

良久。

一道狼狽的身影從林子裡竄出來,轉眼間又冇入濃霧,消失的無影無蹤。

霧氣深處。

黝黑的洞窟仿若張開大嘴,時而噴湧出陣陣腥風,吹散妄圖侵入山洞的迷霧。

幾個似人非人的怪物守在洞口,有的長著利爪,有的渾身毛髮,還有的多了條尾巴。舉著火把懷抱武器低聲交談。

驀地。

火光與霧氣交彙處,顯出一道模糊身影。

幾個妖怪立刻抄起兵刃,滿臉警惕的喝問道:

“誰?”

“我,赤城,兔妖塗小小,求見山君。”

來者正是一路逃出城中的兔妖,此時愈加狼狽,聲音愈加虛弱。

······

漆黑的洞窟深處,開辟出一個巨大空間。

四周散落的火把勉強將黑暗驅離,藏身在嶙峋的鐘乳石後麵更添幾分陰森。

中間挖出一個泳池大小的火坑,烈焰在坑底熊熊燃燒,劈裡啪啦響個不停。火坑底部堆積了厚厚的灰,依稀有些尚未燒淨的,赤紅色骸骨交錯堆疊在裡麵,有野獸。

邊上空曠處。

“啊!”

火光一路蔓延到洞穴深處連著石階,順階而上,光暗交錯間隱約可見是整塊玉石雕成的王座。

此時。

“這就是你逃回來的理由?兩個人類修士都對付不了!”

說話的是個虎頭人身四肢修長的妖怪,手上盤繞數條噴吐蛇信的毒蛇。

“強良大人,我們姐妹三人真的儘......”

一縷罡風拂過,兔妖被分作兩段,討饒聲戛然而止。

“強良......”

蒼老又冷漠的女聲自王座上的昏暗裡傳來,在空曠的洞穴內不斷迴盪。

“屬下在。”

被稱為強良的妖怪聞言,立馬俯身行禮,姿態極度順從。

“明日祭祀後,將那二人帶來,要活的。”

“可是,貿然進城會不會引起那位的......”

“嗯?你在教我做事?!”

光與暗的交界處,探出一顆猙獰的虎頭,臉上一派赤紅,齒縫間撕碎的肉糜與臟器,在滑膩的鮮血包裹下滾滾滑落。

嘶吼聲震得洞穴上方砂石亂墜,一眾小妖趕忙匍匐倒地,渾身戰栗,連大氣也不敢喘。

那位,正是它最不願提及的,倍感羞辱的存在。

“哼,不滿又如何,人可是從它手裡放進來的。”

銅鈴大的眼睛閃過一絲懼意,轉瞬間又被羞惱與憤恨填滿。

坐回到陰影裡。

隨手將啃光胸腹的女屍甩進火坑,霎時間,洞穴內又明亮了幾分,照映在強良深深低下的虎臉上,陰明變換。

“是,屬下明白。”

······

一夜無話。

二日天明。

忙碌半宿的兩人臨近午時才起身下樓吃飯。

耳朵裡灌滿了食客們四處打探來的八卦,有的事明顯假的不行,偏偏人們十分篤信;有的事官方給了交代,卻又含含糊糊,不願相信。

嘿,人可真奇怪,隻喜歡相信那些,自己願意相信的!

拋開事實不談,你聽我講。

是吧?!

聽來聽去,卻發現竟然一點關於三娘茶樓的事都冇有。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果然,事出反常必有妖。

······

吃過飯,與攜妻帶女的楊掌櫃一起,順著人流來到城外虎山腳下的山君廟前。

望向前麪人頭攢動,香氣繚繞的廟宇,再回想起昨夜螳螂妖的話,頓時覺得荒唐透頂,這哪是什麼靈驗的神仙,分明就是個背地裡吃人肉、飲人血的妖怪!

在一尊高大威武的,虎頭人身神像麵前的供桌上,擺好三牲祭品,城裡的大小官員在後,緊接著是當地有名有姓的豪門士紳,最後,則是被衙役們阻攔無法近前的赤城百姓。

接連聽得三聲“叩......拜!”

四顧之下。

廟裡廟外丫丫叉叉跪倒一片。

反倒兩人站的筆直,如鶴立雞群,顯得那樣不合群。

李長庚直嘬牙花子。

跪?

隻跪父母。

莫說這是頭妖怪,就算是有靈有應的真神,他也彎不下這腿,磕不來這頭。

若是平日裡燒香禱告也就罷了,偏趕著年節瘋了樣的上香叩頭, www.ukanshu.com那拜的是神仙佛祖?全然是自個心中的**罷了。

成了,自誇一句我真牛掰,想起來了,才道一聲神明真靈;不成?扭頭一口濃痰,罵罵咧咧再去尋下一家廟宇,反正神佛多,你不行咱就換人唄。

萬幸眾人虔誠,眼中唯有狂熱,也不理睬二人。

但。

遠處山林間,一虎頭人身的妖怪正目光灼灼地眺望這一幕。

“進了山君廟不拜,或許就是這兩個罷。和尚?儒生?哼!”

強良扭頭對身邊各式各樣的小妖怪命令道:

“記住那二人的樣貌,一個是舊衣爛袍的行者,一個是白衣襴衫的儒生。今夜三更進城,拿了他們,要活的。”

“首領,何必那般費勁,現在小的們出山將人捆來便是,入了城還不曉得去哪兒尋哩!”

“你,也配教我做事?現在出去亂了祭祀,山君怪罪下來哪個頂?!”

強良探出修長的手臂死死的攥住小妖的脖頸,那臂膀上盤繞的毒蛇頻頻吐露信子,在“嘶嘶”聲中慢慢弓起身子,而後猛然吻下,頃刻間小妖便冇了聲息。

將其隨意丟去身後,也不理會傳來的咀嚼聲,自言自語,低聲喃喃。

“可恨,那位老祖不讓我輩肆意食人,這豐州待的哪裡有彆個快活。今夜隻道是奉了山君的令,亂了這赤城,有什麼罪過自然也是山君它老人家的。

嘿嘿,犯了規矩說不得......”

想到這兒,強良雙目放光,露出怪笑。

“我還可取而代之。”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