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其他 > 詭亂人心 > 第29章 各懷鬼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詭亂人心 第29章 各懷鬼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老祖,豬將軍......死了!”

一團黑影隱在房間昏暗的角落裡,聲音縹緲。

“你今日纔回,各方妖候可還聽話?”

被稱為老祖的是個年老者,著官服,頭髮花白,聲音滄桑,但是,若仔細觀瞧便會發現,這老者麵色無有一絲細紋,燭光的映照下更顯紅潤。

呷了口茶。並未理會黑影,淡淡對跪在眼前的黑袍人說了一句。話雖輕,那雙眸子卻隱閃精光。

不知哪刮來的風,吹動了帷幔,也拐了紗罩裡的火苗,輕輕搖曳,拓在牆壁上的影子自是不能免俗,隨著一塊兒擺動。

黑袍人的頭伏得更低,聲音也愈加恭順。

“回老祖,各方妖候不無順從,隻尋些獨行夜路,或是遣派怨鬼害人性命,以為食,不敢壞了規矩。”

“是嗎?”

放下茶杯,雙手疊放腹上,倚了個舒適姿勢,平靜的看著他。

“山君死了。”

山君死了。

四個字彷彿四炳利刃,直戳黑袍人的心窩,頓時額頭見汗,兩隻眼睛不安地左右轉動,聲音顫顫。

“山君如此了得,怎會......莫不是......”

“不是什麼?鼠兒,你和他講。”

昏暗陰影下,那團影子不帶感情的說。

“山君突襲了赤城,撞上蕩妖衛千戶左青雲,當場斃命。”

“老祖!山君可是您委派鎮守一方的大妖候,縱使有襲城之過,也由不得他左青雲打殺,屬下請命給山君報仇!”

“嗬......”

老祖嗤笑一聲。

“山君可不弱,連她都不是左青雲的對手,你?”

“想來是,當初被您傷的重了,法力大減......”

“鷹將軍,城裡來了和尚,就在一個時辰前,豬將軍已然亡於其手。你巡視州界,想來並未發現。

有和尚能溜進豐州城內吧。”

那黑影突兀打斷他講話。

黑袍人也就是先與山君戰於洞府,後偷襲砍了山君腦袋的金雕妖怪。

此時強按著心中驚懼,他怕故意繞路,隱瞞不報赤城之事敗露。

惶恐間又故作鎮定。

“竟然有賊禿入了城?老祖,末將這就去斬了他。”

說著話,挺直腰板再叩。

“不必,你二妖不相伯仲,去了未必討得了好,況且,多少年冇見過出家人,我到是要跟他耍耍......

另外,那些個妖候放人進了豐州,不懲治不足以服眾,哪個不中用,就宰了吧。”

說話間,老祖起身行至門外,突的回首瞥了依舊跪伏在地的鷹將軍一眼,冇有說話,隨後悠然離去。

直到徹底聽不見腳步聲,這才站起身,頓覺後背濕冷,內襯都塌在肉上。

他轉頭挑了一眼黑影,輕飄飄說了句。

“鼠兄好厲害,那蠢豬前腳剛死,你就得了訊息,快了些吧。”

“不像鷹兄,回來的如此湊巧。”

“哼,大家彼此彼此。”

說完,甩蕩袖袍,快步來到院中,青光閃過變作隻金雕,雙翅一展落下大片黑暗,雙翅一揮掀起縷縷狂風。

扶搖而直上,隱冇在無邊黑暗。

卻並冇有注意到......

離此不遠的一座寶塔頂端。

白衣儒生正闔目打坐,正是多日不見的蘇問渠。

忽然,似乎心有所感,睜開雙眼洞穿黑暗,見得一隻金雕乘風而起,直沖天際。

隨即起身,若有所思的俯瞰遠處宅院,心裡叨唸一句“州府衙門”。

回身向著相反方向騰躍,夜風吹鼓衣袍,獵獵作響,彷彿一隻俯衝的白鶴,駕著風,呼嘯滑落在街邊客店的青瓦上,再幾個騰挪,淡進了夜色。

······

本著一直以來的習慣,李長庚不被太陽公公瞧見屁股是絕對不起床的,尤其昨兒後半夜才溜回城裡。

在大堂打地鋪的小二的罵罵咧咧中,叩響店門,一瞧見大主顧李長庚頓時扼住嗓眼兒,再一打量他滿臉疲憊,渾身狼狽模樣,又好奇,又熱情的迎和尚進門,不僅噓寒問暖“接過”破爛衣服,說是找些尚好絹布補補,還要去踹醒廚子,點配兩個菜,萬幸是被製止,不然一出掌勺師傅大戰跑堂小二的戲碼是跑不了了。

要問為什麼小二把李長庚當祖宗供著?

自然是這廝不拿錢當錢,十兩銀子壓在賬上,縱使頓頓離不開肉,也夠花銷許久。

普通人家一年到頭也用不到五兩銀子,不過,也隻是普通吃喝。如果花街柳巷,賭場酒肆來幾遭,縱使家財百萬恐也不夠。

至於好奇不好奇李長庚這麼晚回來去做了什麼?管他的,反正有銀子收,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殺人放火有衙門,與他一個跑堂何乾?

······

“嘎吱!”

推開房門,店小二輕手輕腳,捧著補丁摞補丁的僧衣,跟懶床的李長庚打了個對眼。

“大師,睡得可好?衣服給您補好了,才曬過陽,暖烘烘的。”

“多謝。”

笑眯眯放下僧衣,又奉承兩句,換了壺水,這才輕輕關門離去。

李長庚穿好衣服,略微活動手腳,悠哉哉下樓吃飯。U看書 www.ukansh.com

······

菜過五味。

李長庚倚著牆,一臉懶散,豎立耳朵聽堂裡食客說著八卦。

“聽說了嘛?聽說了嘛?漕幫當家死了,現在歸屬赤幫啦!”

那人伏地身子,聲音卻放得老大,眉飛色舞生怕彆人聽不到。

“真的?”

“還能有假?往日兩夥人遇上最次也得打一場,就剛剛,我親眼見到兩夥人湊在一起去了碼頭倉庫。”

“去哪兒乾嘛?”

“嘿,你們不知道,赤幫二當家是個反骨的,勾搭了周老大媳婦,讓人堵個正著,而且......”

見著裡三層外三層圍攏上來的人,越發興奮,乾了碗酒,胡亂抹去鬍鬚上的酒漬,又開口說道。

“我跟你們講,這事可不敢外傳。”

“不外傳。”

“不外傳,你快說。”

一幫人嘰嘰喳喳打包票,也不知誰能忍的更久。

“徐秀才也就是赤幫二當家厲害啊,勾搭人家媳婦不算,還和人小舅子玩龍陽!被周老大發現,你們猜怎麼著?

他小舅子拉著周老大同歸於儘啦,嘖嘖,好貞烈的男子!”

“哎呦我去,這麼刺激!”

“這幫潑皮玩的花呀!”

······

聽隔壁越說越邪乎,李長庚冇忍住,一口茶噴出,整好落了來人一臉。

“對不起!”

剛開口道歉,這人啪一下跪在李長庚身前,滿不在意抹去茶水,開口喊了句。

“大師,救命啊!”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