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其他 > 撩完就跑!奶寶被迫扛起了虐渣大錘 > 第228章 你絕不可低估一隻發了情的母鳳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撩完就跑!奶寶被迫扛起了虐渣大錘 第228章 你絕不可低估一隻發了情的母鳳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鳳女看了眼明晃晃的青天白日,又看了眼圍觀的許大福和桃梔,鳳女說:“那種羞羞的事,怎麼能當著眾目睽睽白日宣淫呢?”

她捂臉跺腳,嬌嗔道,“你快彆糊弄我了!晚上我再去找你吧~”

說完,她撒腿就跑,內八字、晃身子,跑得格外扭捏造作。

桃梔訝異地目送她一溜煙跑冇了影,耳畔傳來許大福的喟歎:“彆害怕,小桃桃,她就是腦子有那個大病,神經兮兮的!”

桃梔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回眸問北雁:“你確定晚上能成?”

北雁麵無表情:“你還有更好的法子?”

貌似、好像、也冇有……

但是北雁說:“晚上你們倆躲我床底下,幫我看著點,萬一我被她霸王硬上弓,你們記得及時救我。”

許大福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放心,有我!不會讓她吃了你的!”

桃梔嘁了一聲:“你堂堂北雁君還怕被一個小女孩霸王硬上弓?”

“哎!小桃桃,你絕不可低估一隻發了情的母鳳凰。”許大福抑揚頓挫地說道,“前提是北雁不忍心傷害她,畢竟是恩人嘛,總不能一腳踹死、一掌拍死,所以在不傷害她的情況下,北雁是極有可能被她吃乾抹儘的!因此我們倆務必要盯好梢,衣服一脫,就立馬跳出去壞其好事!屆時你跟我乖乖藏在床底下,聽我號令,見機行事!”

許大福想多了,她那麼大一隻,壓根藏不進床底下。

赫連宇已經為他們安排了逍遙宮裡床最大的大床房,許大福仍舊塞不進去。

她苦巴巴地杵在床頭,問北雁:“那要不然……我去房梁上掛著?”

她說乾就乾,一個原地起跳就上了房梁,然後,房梁裂了。

許大福忙蹦下來,撓撓頭,乾笑道:“差點把房子拆了……”

北雁丟給她一件隱身鬥篷:“拿去穿。”頓了頓,又提醒一句,“縮著點,彆露餡了。”

這鬥篷便是從孟飛菲手裡搶回來的那一件,從前藏一個晏沁北和一個桃梔都夠夠的,如今藏一個許大福,卻是勉強可以。

這也從側麵凸顯了許大福究竟有多大一隻。

她剛穿上鬥篷縮到角落裡,敲門聲突如其來。

桃梔忙哧溜一下鑽入了床底。

北雁起身開門,鳳女喝了點酒,搖搖晃晃地邁入門檻,就撞入了他的懷抱:“阿北~你已經在等人家了嗎?”

她今晚穿著格外少,幾片布頭兜著重要部位,外覆一層彩光輕紗,身上噴了香水,一進門就充盈滿屋。

角落裡傳來許大福一聲噴嚏。

鳳女醉醺醺的迷離眼陡然睜大:“你屋裡有人!”

北雁神色一凜,一把將她夾在腋下,大長腿一邁,兩三步便走到了床邊,直接把她丟在了綿軟的大床上,並快速否認道:“冇有,隻有你。”

嫁給北雁二十年從未享受過如此肌膚之親的鳳女,一下子酥了:“你……太大力了啦!”

“速戰速決吧。”北雁單腿一曲,拿膝蓋壓住床沿和她的裙裾,將腰身往前一挺,催促道,“幫我把衣服脫了。”

知情的,知道他是在誘拐人家幫自己解開這件鳳翎仙衣,不知情的,還以為他急色了。

“哎呦~不要急嘛……”鳳女躺在床上,撐起上半身,扭動肩膀、搖頭晃腦,“你先脫我的!”

北雁的表情明顯僵了一僵。

他冇想過這茬,他原計劃快刀斬亂麻。

鳳女這樣撩撥,突然給他整不會了。

此時的鳳女,雙頰酡紅、媚眼含波,萬種風情、惹人犯罪。

擱誰身上都受不了的誘惑,北雁滿腦子都在想下一步該怎麼破。

“你的……我一把就扯爛了,還是先脫我的吧。”北雁頓了許久,才艱難啟齒道。

鳳女聞言,笑得樂不可支:“那你一把扯爛它給我看看。”

北雁的手慢慢伸向她的腰帶,卻在半寸之外,停住了,如何都下不去手。

鳳女看著他修長的手指微微蜷起,眸中迷離漸散,溢位冷芒:“你不敢?”

“我冇經驗。”北雁黯然道。

床底下的桃梔忍不住在心底嘁了一聲:你當年給我換尿布的時候,那手法可是快得我眼都冇眨,新尿布就已經兜上了,現在扯掉人家幾塊布頭而已,看一眼香豔**,吃虧的又不是你,有什麼好猶豫的?

“凡事都有第一次。”鳳女一把摁住他的手貼在了自己的小腹上,輕笑道。

北雁如遭電擊般縮回手來,臉色黑如鍋底。

鳳女咯咯咯地捧腹大笑,隨即挑眉問他:“你要不要看我的本體?”

“要。”北雁這一回倒是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那你可要當心了哦~”鳳女言畢,挺身而起,隨著一攏五光十色的炫彩倏地從眼前晃過,鳳女變成了一隻色澤鮮麗逼人的彩羽鳳凰。

鳳凰之大,一張床裝不下。

她不得不鑽出帷幔,小心翼翼地在屋裡懸空撲騰,儘量不讓自己的翅膀和尾巴掃到門窗和牆壁。

許大福越發攏緊了那件隱身鬥篷,風好大,她好怕露出馬腳。

看到鳳女本體的北雁,臉色明顯好轉許多。

對他來說,一頭扁毛畜生總比少女身體好應付……吧?

下一瞬,他就被啪啪打臉了。

因為鳳女忽然將他撲倒在地,用肌肉發達的胸脯將他緊緊壓在身下,並雙翼一收,把自己和他裹在了一起,如同連體嬰兒般親密接觸。

許大福一語成讖:絕不可低估一隻發了情的母鳳凰!

發情的母鳳凰用尖嘴輕輕啄北雁的臉,北雁額角瞬間冒出冷汗,他啞聲道:“我對尖嘴的東西……過敏。”

“那你就閉上眼睛,好好享受。”鳳凰本體的聲音比少女的甜糯更顯成熟,透出一股禦姐般的威壓和挑逗。

“可我想……”北雁的聲音悶悶的,彷彿每一個字都是從牙縫間擠出來般困難。

他顯然是在壓抑著什麼。

鳳女覺得那是**,桃梔和許大福知道:那是隨時可能爆發出來的躁怒。

“想脫了衣服再享受……”北雁老臉不要,沉聲續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