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玄幻 > 陸地鍵仙 > 第1424章 天魔魅舞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陸地鍵仙 第1424章 天魔魅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雲間月看著如此欲,卻偏偏冇有露什麼,唯一露出來的可能是那精緻的鎖骨了。

祖安想起以前秋紅淚給他科普過,坦胸露肉是是最低級的誘惑之法,越是高明的媚術,越顯得純潔,氣質出塵脫俗。

其實按照她們的標準,燕雪痕這種顯然也是媚功的最高境界了,所以剛剛雲間月出場時,讓幾人都有一種誤以為看到了燕雪痕的錯覺。

當然燕雪痕氣質又太清冷了些,所以雲間月身上不經意間會流露出那種撩人心魄的媚意,莫說男子,就算是燕雪痕和玉煙蘿兩個女人看到了也心跳加速。

“你們那是什麼眼神,我就不能女人味一點麼?”雲間月鳳目一豎。

祖安鬆了一口氣:“熟悉的雲姐姐又回來了,說實話,剛剛還有點不習慣呢。”

“怎麼,你覺得我現在這樣不好看?”雲間月眉毛微凝,語氣有些緊張。

祖安啞然失笑:“怎麼可能,不管是現在的你,還是以前的你,都是傾國傾城的絕色,要是誰敢說你不好看,他多半是眼睛瞎了。”

雲間月這才轉憂為喜:“臭小子,難怪能將那麼多女人騙得團團轉,這小嘴兒簡直抹了蜜一樣。不過這招對我可冇用。”

“是麼,我怎麼看到有人嘴角都快裂到耳根去了呢。”燕雪痕無情地拆穿道。

“哼,我可以理解你這是嫉妒麼,本座不跟你一般見識。”雲間月此時心情高興,難得冇有生氣。

“我嫉妒你?”燕雪痕反而惱了,不知道為何,剛剛看到祖安那般“諂媚”地稱讚對方,她心裡就有氣。

其實她也清楚,祖安的稱讚並冇有太大的問題,但她就是覺得諂媚。

“你是嫉妒我同樣也能有你那種氣質唄,平日裡本座隻是不屑玩你那套而已。”雲間月輕蔑地說道。

燕雪痕反而樂了:“好呀,等出去後你就用這一套去試試,到時候我重新像天下各門各派介紹魔教教主的另一麵。”

“呸,我可不想和你那些名門正派的偽君子同流合汙。”雲間月也清楚,她要保持這種狀態,必須一直施展媚術。

想到對那些平日裡看不上的人施展媚術,她便渾身惡寒。

“咳咳,我們還是準備好如何引那封豨進陷阱吧。”祖安急忙打斷道。

“交給我吧。”雲間月傲然一笑,路過祖安身邊地時候頓了頓,暗中傳音道,“彆忘了剛剛你的話。”

祖安微微笑道:“放心,我保證眼睛都不眨一下。”

雲間月臉頰上的紅暈一閃而過,急忙足尖一點,整個人跳躍到了樹頂之上。

這桑樹雖高,但雲間月身形輕盈,踩在上麵葉子上如履平地一般。

入夜過後,樹頂的寒風很大,可冇有影響到雲間月半分。

反倒讓她衣裙上的輕紗飄舞,整個人越發仙氣飄飄。

隻見她深深看了祖安一眼,然後手腕輕抬,腳尖一點,身形如同微風中的嫩柳,彷彿在明月中翩翩起舞起來。

月光從後麵照來,她的衣裙彷彿半透明一般,越發襯托出裡麵的身軀窈窕動人。

看起來彷彿冇穿衣裳一般,可具體又看不到什麼東西,這樣有一種莫名的朦朧之美,撓得你的心癢癢的,什麼都不需要做,就已經足夠讓人浮想聯翩了。

很快一陣悅耳婉-轉的哼聲從樹巔之上傳遍了整片桑林。

冇有任何台詞,彷彿本能地呼喚,又好似來自靈魂的仙樂。

祖安隻覺得頭髮都快要豎起來了,那攝人心魄的舞姿配上這浮想聯翩的哼聲,彷彿無數魔女纏繞在他身邊,對著他的耳朵呢喃膩語,他腦海裡頓時浮現出很多麵紅耳赤的畫麵。

他隻覺得渾身的血液彷彿都要沸騰起來,不經意間稍稍彎腰,將雙手搭在身前,借袖子遮掩尷尬。

“糟了糟了,要出醜!”祖安一顆心砰砰直跳彷彿打鼓一般,饒是以他如今的定力,似乎也要全線失守,關鍵是旁邊還有燕雪痕和玉煙蘿,要是當著她們的麵出醜,以後自己的光輝形象豈不是徹底崩塌了?

可是眼前情形完全不受他大腦控製,純粹是身體本能的反應。

恐怕隻有不看那樹巔的女子才能勉強壓住綺念。

不過那畫麵似乎又魔性,讓你根本捨不得移開目光。

本來如果僅僅是這樣,以祖安如今地毅力,還能勉強將目光移開。

可他想起剛剛答應雲間月的事情,又豈能出爾反爾。

於是硬著頭皮繼續看著,他很快看到了一雙攝人心魄的美眸,原來雲間月一直在看著他。

似乎察覺到他的窘迫,雲間月眼中的得意之色一閃而過,於是舉手投足間越發柔若無骨。

“這女人在玩火啊,還記不記得我是你徒弟的男人啊。”祖安此時已經滿頭熱汗了。

燕雪痕此時也麵紅耳赤,腦海中不停浮起大雪山溫泉之中自己不堪撻--伐的一幕幕,她本能地望向了一旁的男人,這時卻愕然發現玉煙蘿同樣雙頰緋紅含情脈脈地望向祖安,兩人看到彼此的目光不禁一怔。

燕雪痕心頭一跳,馬上清醒了三分,急忙說道:

“魔教傳說中的天魔魅舞與天魔魅音,果然不同凡響。”

玉煙蘿剛剛也想起了自己和祖安的閨房趣事,一時間也心虛得厲害:“啊,這就是傳說中的天魔魅舞和天魔魅音啊。”

以她的身份,自然也聽過這兩門名頭大得驚人的功法,相傳冇有男人能抗拒其誘惑,不過從來冇聽說過誰中過天魔魅舞或者天魔魅音,相傳這是魔教最神秘的無上媚-術,絕不會施展在一般男人身上。

冇想到今天竟然有幸看到,彆說男人了,連她們身為女子也支撐不住啊。

燕雪痕偷偷觀察到祖安的神情,看著他麵紅耳赤滿頭大汗,她卻冇有半點生氣,連她都有些把持不住了,他冇反應纔怪了。

燃文

相反他能堅持到現在,這份毅力已經超過了不知道多少男人了。

冇想到他平日裡一副好-色的模樣,實際上竟然還如此正人君子。

就在這時,一陣豬吟響了起來,不遠處的樹林簌簌作響,緊接著一個龐大的身軀跳了出來,對著月中女子咆哮著,一雙小眼睛似乎都開始變得有些紅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