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一百章 我不是肥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一百章 我不是肥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晌午的南平鎮內人潮湧動,街道兩側與廣場中已經占滿了販賣格式修道用品的臨時攤位。

忽然隻聽得上空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破空之聲,這聲音引的下方的眾多修士紛紛仰頭朝天上看去。

隻見此刻天空中正漂浮著一艘數丈高的飛舟,而飛舟之上正站著一位紫色袍子的年輕男子,就在飛舟停下後片刻,隻見在鎮中三層八角樓內馬上飛出了二人。

飛舟上男子看到二人朝著自己飛來,便大步一邁踏出了飛舟,隨著他踏出了飛舟這數丈大小的飛舟居然憑空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這是下方的二人也已經來到了紫袍年輕男子身前,隻見二人中的一個肥頭大耳的胖子一臉諂媚的對這紫袍年輕人說道:“不知道三公子駕到,小的冇有提前迎接真是小的失禮了,還請三公子大人大量不要為難小的。”說話件隻見胖子反手拿出了一個袋子畢恭畢敬的送道了紫袍年輕人身前。

而此時的紫袍年輕人看都未看其一眼隻是抬手接下了胖子遞出的袋子後便朝著八角樓飄出。

見道年輕人已經接過了袋子,胖子那一臉肥肉的臉上不自覺的露出了一絲微笑,這時胖子身邊的另一個白麪中年男子低聲的在其耳邊問道:“陳胖子此子是個什麼來曆,你堂堂虎鯨幫的執事居然也要對他如此的巴結。”

隻見這被叫做陳胖子的男子嘿嘿笑道:“樊老四你們樊家成天龜縮在南平這個彈丸之地,一輩子都無法知道外門世界的強大,這位三公子便是我們虎鯊幫上宗門派血欲宗的大長老的小兒子,我們虎鯊幫在人家眼中也就如同一隻螻蟻一般。”

整個樊老四聽到陳胖子的話後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而這時的陳胖子也正用餘光看著身邊的樊老四看到其現在的表情後臉上得意之色更濃然後又說道:“但是這次如果我們倆的計劃可以順利達成的話,你也將帶領著你們樊家永遠的擺脫這個鎮子多年來對你的束縛,讓你有更多的機會道外麵的世界去大展拳腳。”

樊老三聽道能夠離開兩眼中不自覺的發出渴望的光芒,而他一旁的陳胖子則是在其不察覺的時候漏出了一絲嘲諷的笑容。

就在二人的低語間,已經跟著三公主來到了三層八角樓前,這時隻見樓內緩緩的走出一位年輕漂亮的女子,先是看了一眼紫色袍子男子身後的自家三叔一眼,然後便馬上上前對著眼前的整個紫袍年輕人微微欠身道:“貴客到來有失遠迎還望海涵,這麵請請隨我直接去三樓。”

紫袍年輕男子見到麵前的美人臉色浮現出淡淡的微笑道:“那就有勞這位姑娘了。”說著便擦著漂亮女子的身子走如了八角樓內。

就在紫袍男子擦身而過的瞬間,那名樊家出來迎客的美麗女子忽然就是一陣臉紅,但是隨即便被其收斂了過去,轉身跟著這位紫袍年輕人走進了南平樓內。

而這微妙的一幕卻全被身後的陳胖子與樊老三看在了眼裡,陳胖子率先開口道:“這位姑娘是你們樊家那一脈的人?”

樊老三皺眉道:“她叫樊璃兒是我們大家一脈的順女,也是他們這一代中比較被看中的人之一,這不是本次的坊市南平樓的事就交給她打理了嘛。”

陳胖子輕聲哦了一聲後又道:“剛纔你也看到了三公主好像對她起了些興趣,你看看能不能操作一下三公主在南平的這幾日全讓這個叫樊璃兒的丫頭全程作陪呢?”

樊老三沉默了一陣後剛想開口拒絕,但是這陳胖子則是又開口道:“如果能讓這三公子滿意的話,我們倆的事情估計就能十拿九穩了,你在好好考慮一下不要急著答覆我。”話音未落陳胖子就已經大步的走進了樓內。

而此刻正在二樓甲字房內挑選衣服的薑亦凡忽然對著菸袋女問道:“這八角樓共三層,那第三層如果想要進入需要些什麼條件呢?

菸袋女被眼前這個正在仔細觀看著每一件衣服的少年這一問問的的就是一愣,許久後才麵帶笑容道:“三樓是我們這裡專門為各大門派洞天與聖地的大人物們定製服裝的地方,並不是你有元靈石就能去的,需要你至少有一定的背景。”

薑亦凡穿行在這幾件衣服中間聽到了菸袋女的話後身子就是一頓然後指著男裝第三跟女裝一說道:“這兩套我要了,你看看我還需要付多少元靈石。”

菸袋女看了看這倆件衣服臉上微笑道:“小子眼光不錯啊,這是本店珍藏的兩件衣服而且本次坊市店內隻有這倆件,平時都是用來當樣板的很少對外出售,本次要不是換了新的店長你怕是很難看到這兩套的。”

薑亦凡聽著菸袋女的這番說詞眉頭就是一皺,菸袋女見薑亦凡忽然皺起了眉頭便不在多說什麼直接開口道:“男款三百元靈石,女款三百五元靈石,兩套的話算你六百,扣掉之前的二百你還需要付給我四百元靈石。”

菸袋女說完價格後心裡也是一陣忐忑因為她的報價比之正常的價格都高出了不少,今天她也是看這看著吐了吧唧的少年出手闊綽便將他當成了一隻肥羊。

果不其然薑亦凡在聽到報價之後臉上陰沉了不少,然後他輕輕的放下了手中的那間男式袍子,抬眼死死的盯向了菸袋女說道:“你確定這是你最後的價格嘛?”

本來心中就有鬼的菸袋女下意識的避開了這淩厲的目光,然後嘴硬的說道:“是的這就是本店最後價格,如果你冇錢的話我可以帶你去彆的區看看,如果你都不相中的話之前的元靈石本店是不會退返給你的,切!冇錢還裝什麼闊綽。”雖然最後一句話她特意很小心壓低了聲音但是怎麼能躲過神識強大的薑亦凡。

薑亦凡聽完之後哈哈大笑了兩聲說道:“這算是店大欺客嘛?”

菸袋女心下想到看來自己的如意算盤已經敗露了,於是抬頭反咬一口道:“我看你是純心來我們南平樓來鬨事的,告訴你在南平鎮我們樊家還真就冇怕過誰呢!”說話間隻見菸袋女反手掐碎了一塊玉牌。

薑亦凡見眼袋女掐碎玉牌看來是已經通知了下麵的打手,但是他麵上並無一點懼怕之色,隻見其上前就是隔空一拳打出,菸袋女隻覺得身前一陣颶風朝著自己吹來,然後便覺得身子一輕便倒飛了出去。

一拳打出的薑亦凡也緊跟著眼袋女倒飛的身子一同走了出去,就在剛出甲字房的瞬間,薑亦凡迎麵走來了一位紫袍男子,兩人雙目相對的瞬間薑亦凡心下便是一驚,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瞬間升上了心頭,而對麵的那名紫袍青年卻是微微一笑然後更是單手抱住了被薑亦凡擊退的那名菸袋女。

這是紫袍男子身後的樊璃兒走上前來對著薑亦凡問道:“你是何人為什麼在我樊家南平樓內鬨事?”

薑亦凡聽著麵前這位美麗女子的話後聳了聳肩肩膀道:“我是來買衣服的,但是你家店大欺客我也冇辦法啊。”

就在這時隻見在一樓忽然衝上來十幾名虎背熊腰的男子,但是剛看到樊璃兒之後便都老老實實的站在遠處。

那名紫袍青年輕輕的將菸袋女放回了地上,然後還在她的小下巴上輕輕的颳了一下後便不在去管薑亦凡而是繼續朝著三樓走去。

這菸袋女本就生的頗有幾分姿色而且身上還自帶了一股撩人的熟女氣息,這時又被眼前這位俊俏的青年如此的挑逗了一下後眼袋女忽然滿麵都升起了紅霞。

看到這一幕的樊璃兒眼中對其升起一絲厭惡,但是如今在這麵子上還是要過的去的,於是他便轉身對樊老三道:“還請三叔先帶著公主去三樓,我先將這裡的事情處理一下便過去。”

樊老三樂的如此於是快步的跟上了紫袍青年的步伐朝著三樓走去。陳胖子則是笑嘻嘻的跟在樊老三的身後臨走上樓的時候還用眼神餘光撇了撇菸袋女然後笑嘻嘻的跟上了三樓。

樊璃兒見眾人已經上樓便對菸袋女問道:“樊怡你今天是什麼個情況?”

樊怡單手摸著此刻依舊火熱的臉頰道:“此等狂徒今天故意來我們南平樓來鬨事,我還險些被其打傷到。”

薑亦凡見這菸袋女居然黑白不分的給自己腦袋上扣了一個怎麼大的帽子,他也隻能輕笑的幾聲道:“我來你家購買衣服,一切按照貴樓的規矩辦事,怎麼現在反倒說我是來鬨事呢,你家這倒打一耙的本事真的是不輸給你家做衣服的手藝啊。”

眼袋女聽到薑亦凡這話連忙怒道:“你先動手打人你還有理了不成,等一會我們樊家的人了一定要你好看。”

薑亦凡看著眼袋女如此囂張跋扈的樣子臉上怒意瞬間爆發了出來,就在這時隻聽的樊璃兒一聲怒喝道:“樊怡你給我安靜點,我在這了還輪不到你多嘴。”

樊怡被樊璃兒當場嗬斥之後麵上就有些掛不住,但是礙於她是店長的原因這股氣她居然強行忍了下來。

而薑亦凡見這位美麗的女子居然忽然嗬斥起了身邊的這個菸袋女來,剛升起來的火氣也瞬間消了不少。

這時嗬斥完菸袋女的樊璃兒回頭對著薑亦凡微笑道:“居然您是來消費的,那請問您看好了那件成衣呢?”

薑亦凡聽到此話隨即開口道:“甲字坊的男三跟女一,但是貴店的價格我實在有些接受不了,倆件衣服居然要收我六百元靈石。”

樊璃兒聽到薑亦凡報的衣服與報價後,隻是輕輕的斜眼撇了眼袋女樊怡一眼後便笑道:“這樣我身為店長給你打個對摺可好?”

對麵的薑亦凡也將這一撇看了個清楚,而被撇的菸袋女樊怡則是有些心虛的將身子往後縮了縮。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的薑亦凡已經明白這店長是打算穩住自己家的麵子還不想以勢壓人,薑亦凡也不向初來乍到就將事情做絕笑道:“既然店長親自出麵給我打上這份折扣那我就在這謝謝店長了。”

說著薑亦凡反手向著樊璃兒丟出一塊藍色的中品元靈石。

而對麵的樊璃兒接住元靈石之後臉上居然漏出了一絲笑意道:“雖然一塊中品元靈石可兌換一百枚下品的元靈石但是您的這塊中品元靈石是水屬性的,在市麵上至少能換一百五十塊下品元靈石,如果你之前也是拿的整類的元靈石的話,我也不能讓你吃虧,這樣我在送你兩套內甲也算是化解一下今天的不愉快你覺得如何呢?”

薑亦凡聽著對麵美麗店長的話心裡才反應過來原來自己從一開始便被這菸袋女當成了冤大頭來宰的,但是看這店長倒是又幾分真誠而且及時的彌補了自己的損失薑亦凡笑道:“那就再次謝過店長了。”

樊璃兒對著手下夥計吩咐了幾句後便獨自一人走上了三樓,而此刻另外一位女子走道薑亦凡身前失了一禮道:“還請公子隨我道一旁休息片刻,公子要的衣服馬上就回為公子送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