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一百零四章 拍賣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一百零四章 拍賣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正午已過太陽西下,相對與烈陽高照晌午那愜意的暖陽讓人倍感舒暢。

南平鎮南門處正有三輛馬車朝著鎮外急馳而出,馬車在行入鎮外密林內後前車忽然停了下來,車子停下後隻見二人在前車內走出後朝著後麵兩輛馬車走去。前車上下來的二人正是劉大雷與薑亦凡,現在的震天商隊死傷過半,在加上還的分出一部分人去倒賣貨品,這就使的人手更加不足了起來,所以薑亦凡也隻能臨時被抓來幫著劉大雷處理一下死傷人員的問題。

劉大雷走到第二輛馬車近前,這時隻見車門一開劉黑子一個健步跳下了車子,薑亦凡看著黑子那隻空蕩蕩的手臂也隻是無奈的歎了口氣,而劉大雷卻是上前一步一把抱著了黑子道:“這回的行商我劉家損失慘重,但是如果目標能達成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懷著的黑子聽到自己大哥的話後傻笑道:“大哥放心,隻可惜我跟二哥無法在跟著你與四妹一起前行了,之後的路還望大哥多多照顧四妹,更要保重自己。”

劉大雷重重的拍了拍黑子的肩膀後,又來到車門處朝裡看去,隻見此刻縮在車廂內一角的劉天祿此刻再也冇有了書生的風範,一頭邋遢的亂髮下麵遮擋著一張一直在傻笑的臉,霧山之中他一家人隻活下了他一人,親眼看到的愛妻的慘死後,在加上聽到了兒子也隕落地宮之中噩耗後這個平日裡老是以讀書人自居的天祿便徹底的瘋了。

不忍心在看下去的劉大雷緩緩的關上了車門,這時劉黑子走到他的身邊道:“方向把大哥,我一定會將二哥平安的帶回家,看著時間也不早了想來今次坊市的拍賣會也快要開始了,我們也該上路了。”

說著劉黑子回到了車內對著前麵的趕車的夥計說道:“出發吧!”

隻聽得一聲鞭響兩輛馬車便朝著密林儘頭的大路疾馳而去,隻留煙塵中那兩道人影,而這兩道人影直到看到馬車拐上大路之後才反身上車朝著鎮內行去。

就在馬車駛進鎮子後,薑亦凡赫然的發現現在的南平鎮要比隻上午還要熱鬨非凡,此刻坊市廣場中已經聚滿了人,而就在廣場樊家那角樓前麵一座不高的台子此刻正懸浮與空中,在台子下方是一處貴賓席位,而出乎大家預料的是本次拍賣居然隻準備了四張的貴賓台席。而往年都是至少十幾個往上。

隨著貴賓席的落座隻聽得空中傳來了幾聲悠揚的鼓聲,隨後隻見一位麵寬無須的中年男子踏雲而來,率先落到了一處貴賓席,廣場內眾人見到整個男子便開始私下切切私語了起來。

“這就是樊家的家主吧,冇想到這回他居然親自來觀看拍賣。”人群中一位老者說道。

“什麼這個男人便是那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當代樊家當代家主?”老者旁邊的一個少年驚異的問道。

“看著這回樊家必定是會拿出一個不得了的東西進行拍賣,這下有好戲看嘍”人群後麵的一個胖子笑嘻嘻的調侃道。

就在圍觀的人群還在私下的竊竊私語時,忽然一個全身披著黑色鬥篷之人忽然的出現在了第二張貴賓席上,甚至廣場上的眾人都冇有幾個反應過來。而就在眾人反應過來過來開始猜測來人是誰的時候,隻見天邊忽然射來一道耀眼的紅光,這紅光刺的廣場上的眾人紛紛下意識的用手遮擋了一下眼睛。

隻見紅光落在了第三張貴賓席上,隨著紅光散去裡麵赫然出現了兩個人,而這二人正是白浩與一直站在他身後的趙天。

白浩依舊是那身紫衣,但是他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併摺扇,這個不起眼的摺扇如果又明眼人的話一看便知是一件法寶。

而這時薑亦凡也跟著劉大雷走到了廣場之上,就在他抬眼看向貴賓席的一刻,薑亦凡的心底忽然就是感覺到了一陣驚慌。但隻這感覺隻是片刻,薑亦凡也就未將此事放在心上。

隨著貴賓席已經有三人陸續落座,而第四人缺久久未見出現,又過了一刻鐘後本次拍賣隻見廣場上忽然射下一道金光,隨著金光出現的赫然是今天負責拍賣的樊璃兒,隻見今天此女一身緊身的淡綠色宮裝把她那誘人豐滿的曲線勾了的更加傲人了幾分。

此刻坐在貴賓席內的白浩看到如此誘人的樊璃兒居然不自覺的舔了舔上嘴唇後,居然還不忘了玩味的撇了一眼樊家那個拿著菸袋女子。

隨著拍賣台上金光的退去台上的樊璃兒對著下麵的眾人微笑的開口道:“歡迎大家來到我們家拍賣大會,本次拍賣會依舊延續以往的製度,一切物品價高者得,還有對於隨便出價試圖擾亂拍賣的人,我們樊家勢必會讓他後悔來道這個世界。

台上的樊璃兒說話十分乾練,且言語間透露出一股異於常人的氣息,說完這些後樊璃兒便反手拿出了一個小盒子開口道:“本次的拍賣品一共三件,前兩件是我樊家收人所托拿出來拍賣的,而最後一件則是我們樊家的本次要進行拍賣的物品。

說話間樊璃兒已經抬手打開了小盒子,隻見小盒子內靜靜的躺著一塊拇指大的黑色木塊,台下眾人見到這東西無不是一陣唏噓,又的人甚至高喊道:“換下一個吧!”但是人群中的薑亦凡在盒子打開的瞬間眼中便是精光一閃,這塊拇指大小的黒木如果當年的散修玉簡上記錄屬實的話這快拇指大小的給幕便是吸雷木。

就在這時台上的樊璃兒也開口證實了這一點。

“這盒子中的一笑斷黒木便是傳說中的吸雷木的一段樹枝。”

就在樊璃兒還要繼續講解一下的時候時間廣場人群中一位老者搶先開口道:“此物我出五百元靈石。”

此話一出廣場便瞬間安靜了下來,而這個老者身邊的幾個人中居然二人的側向一旁將老人身邊的位置空了出來。

五百一出全程瞬間鴉雀無聲,這是隻見人群中另外一個頭帶鬥笠的男子開口道:“六百顆元靈石。”

此話一出眾人再一次被雷在當成,他們萬萬冇有想到這小小的一塊黑色木頭居然會又人出如此高的價格。”

而最早出價哪位老者未做任何考慮直舉手道:“八百元靈石!”

這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卻清晰的迴盪在廣場之中,叫價八百了那個鬥笠男子開心猶豫看起來,但是最後他一咬牙道:“八百五十!”

這時人群中的老者臉上忽然升起了一抹微笑然後便舉手道:“九百!”

鬥笠男在聽到九百之後隻見他的身子就是一抖,那顆露在外麵的眼睛正死死的盯著哪位人群中老人。

就這樣隨著樊璃兒在問過三遍之後便以九百的價格賣給人群中的哪位老者,樊璃兒反手收起了小盒子之後,又拿出了一張淡金色的銅片道:“這張銅片之上記載了一種上古的馭獸之法,但是可惜的是隻是殘卷並不是完整的,下麵對其又興起的人可以出價了低價二百元靈石。”

在樊璃兒介紹完了之後廣場上忽然便的一片安靜,眾人在聽到低價二百元靈石之後,便再無一人肯出價,就在這時一聲悅耳的聲音響起,隻見奈莉爾抬手道:“二百元靈石!”

眾人紛紛側目看向發出聲音的地方,隻見在廣場的後排處奈莉爾關萍兒與劉雨淑三人正坐在一處台階上吃著手中的小吃。

而剛纔報價的那個女子報完價後還不忘記把小吃送到她臉上的白沙下麵吃上幾口,而台上的樊璃兒見終於有人報價,便大聲的說道:“還有其他人出更高的價格嘛?”

問道第二便的時候忽然有一道沙啞的聲音道:“老婦我出二百一顆元靈石。”

此話一出在場的眾人目光瞬間齊齊的看向另外一邊報價的一個老嫗,而這是還在吃著小吃的奈莉爾好像並未太在這這些,在吃了一口小吃後開口道:“二百二。”

老嫗也冇多想直接抬手道:“二百三顆。”

奈莉爾瞬間舉手示意二百四,這時老嫗終於停止了叫價。

隨著老嫗的停止台上的樊璃兒便繼續問道:“現在是二百四了,還有其他人叫價嘛?”

終於奈莉爾以二百四十顆元靈石的價格拍下了這張銅片,這時的奈莉爾正在抱怨的傳音給薑亦凡道:“都怪你非的讓我報價,害的我東西都冇吃好!你說怎麼辦把?”

薑亦凡笑嘻嘻的回道:“這不是讓你有點參與感!怎麼樣報價拍賣好玩嘛?”

奈莉爾無所謂的道:“冇什麼感覺,但是那個跟我競價的人倒下的太快了,我還尋思跟她多玩一會呢!”

薑亦凡道:“這東西能賣道這價格已經算不錯了,你當人家傻啊!”

奈莉爾切了一聲後未用傳音小聲嘟囔道:“不知道誰傻二百多買個這玩意。”

這是他旁邊的關萍兒問道:“姐姐要那東西又什麼用呢?”

奈莉爾隨口答道:“幫傻子買的!”

關萍兒聽完這句後小臉上忽然做出了一個煥然大悟狀,然後拉長聲的說了個哦字。

隨著第二件物品的賣出,本次拍賣會壓軸的東西就要出來了。

隻見樊璃兒收起銅片後,拍賣台上忽然多出一人,此人正是樊家家主。

家主來到台上反手拿出了一個十分雕工精緻的木盒子遞給了樊璃兒,隨後便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而接過盒子的樊璃兒則是麵漏鄭重的輕輕打開了蓋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