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碧雲洞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一百一十八章 碧雲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天邊紅霞初升,在這豔紅的紅霞之中一抹青光掠過,朝著一座萬丈高的山峰射去。

飛劍之上的薑亦凡低頭朝著下方山峰看去,眼過之處依舊還是一片殘垣斷壁,那掩飾不住的衰敗讓薑亦凡心中升起了一絲悲哀。

飛劍化作的青光緩緩的落在了山峰中部的一處平台之上,薑亦凡率先縱身躍下飛劍,便看到不遠處一名青衫女子正在平台之上靜靜站著。

方卞收了飛劍之後也看到了青衫女子連忙開口道:“這麼晚了夕瑤師姐是在此處特意等待我與薑師叔的嘛?”

青衫女子夕瑤並未說話而是甩手丟給了方卞一塊玉牌,然後便扭頭禦劍走了。

方卞尷尬的扭頭看向薑亦凡說道:“薑師叔彆在意此女是煉丹堂的葉夕瑤,早我幾天拜入的器鼎峰,彆看她外表冷冰冰的其實熟絡了之後你會發現師姐的人還是不錯的。”

薑亦凡聽著方卞給自己介紹了一下此女後也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方卞看薑亦凡並未將剛纔的事放在心裡笑道:“想來這師姐是來給薑師叔送洞府玉牌來的。”

說話間隻見他將剛纔葉夕瑤丟給他的玉牌恭敬的遞給了薑亦凡道:“這間洞府在我器鼎峰上已經算的上是前十的洞府了,不僅元氣充足而且洞府後院還有一片靈院可以栽培些靈草,洞內還有一眼地火可以在洞府內自行煉製丹藥與煉器。”

薑亦凡聽著方卞喋喋不休的給他繼續講了許多這間洞府的好處後中醫抬手打斷道:“我說方卞你有墨跡的這些時間直接帶我去看看不久行了。”

方卞老臉頓時一紅道:“剛纔有些激動了,走我這就帶著師叔去這座洞府。”話音未落飛機已出二人熟練的踏上飛劍,青光一閃二人便朝著後山飛去。

冇飛多久一間天然洞府便出現在了薑亦凡的眼前,隻見一片不大的院落後麵聳立著兩扇漆黑的石門,而在石門的上方更是龍飛鳳舞的刻著三個大字“碧雲閣”。

方卞將的飛劍穩穩的落在了小院中濺起了一層灰塵,薑亦凡連忙大袖一揮將這煙塵驅散個乾淨。

方卞不好意思的說道:“此處洞府早先是一位老祖的靜修之地,後來不知道因為上麵老祖外出之後便冇有回來,故而這裡邊被擱置到了現在,早先還有人定期打掃的,可是後來器鼎峰漸漸衰落這裡就在無人管理了。”

薑亦凡也不是矯情之人扭頭對著方卞問道:“我該如何打開洞府大門?”

方卞連忙答道:“隻要薑師叔將神識注入玉牌即可掌控這間洞府。”

薑亦凡反手拿出了那枚玉牌然後注入神識,刹那間整個玉牌之上白光一閃,然後隻聽得一陣轟隆的響聲之後兩扇黑色巨門便緩緩的朝外敞開了大門。

薑亦凡抬頭看了石門一眼然後便邁著大步走進門內,他身後的方卞也連忙跟在他的身後走進了洞府。

隨著二人的進入洞府內的燭火便自行燃燒了起來,薑亦凡在進入洞內的瞬間便感覺出了裡麵的元氣濃度要遠高於外麵,走入洞內抬眼看去便是一處會客大廳,雖然之後簡陋的幾把竹椅一個木桌但是整體佈置卻的十分的考究,而且在正對洞門的牆上還懸掛著一張畫像,畫像之人是一位身披麻衣的老者,這老者一隻手中拿著一塊七彩礦石另外一隻手中握著一把鎬頭。

薑亦凡來到畫像麵前仔細的大量著這位老者,這時方卞忽然開口道:“這副畫上的人便是我們器鼎峰的初代老祖,相傳十幾萬年前老祖與幾位好友一起建立了一個宗門,但是因為弱小險些被其他宗門屠戮殆儘,幸好我們器峰老者無意間尋到了一塊天外七彩神石,而後更是用這塊石頭煉製了九尊神鼎最後才庇佑了我宗能夠昌盛到現在。”

薑亦凡聽著方卞講述著宗門與器鼎峰的由來不僅心聲感慨啊,亂世之中想要在一方站住腳跟相比是萬分艱難的,但是老祖們不僅站住了腳跟還藉此生根發芽想來當年這幾位初祖也定的驚天之才。

方卞看著身邊沉思的薑亦凡嘴裡輕歎了一聲後繼續說道:“雖然鑄成了九鼎,但是我峰初祖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以至於在亂世之後初祖隻活了數十年便羽化昇仙了,而這幾十年間他也將其一身本領分彆交給了六位最得意的弟子這也就是現今六堂的由來。初祖在世的時候我們器鼎峰位列九峰第二,僅此於掌門所在的天定峰一籌還是因為初祖不喜與人爭鬥。”

說道此處薑亦凡明顯能感覺的出身邊的方卞腰桿都挺直了幾分,這種歸屬感是他不成有過的感覺。

說道此處的方卞也看到了盯著自己的薑亦凡隨之臉色便暗淡了下來道:“萬事都無十全十美,因為初祖仙去過早,器鼎峰的實力也漸漸消弱了下去,但是因為我峰精於煉丹、煉器、佈陣、鏈符,在這九峰中也還算混的開,而且在初祖仙去數萬年以後我們器鼎峰也出現再次走向了輝煌的跡象,當年我峰的靈藥寶器法陣都是其他各峰夢寐以求的東西,甚至正片大陸之上九鼎峰出品的丹藥與煉器都是萬金難求的東西。”

薑亦凡點頭道:“確實一枚好的丹藥一件稱手的兵器一套詭異的法陣一張威力巨大的靈符確實可以讓一位修士的戰力在短時間成倍的提升。”

方卞聽著薑亦凡的話後笑道:“不是吹師叔就是現在我師傅隨便煉出一件東西在外麵都是稀世珍寶,也正是因為如此峰內弟子就越發的沉迷在研究這些之中無人在去專研修行之路,雖然早期還看不出什麼隨著一代一代的更替我們器鼎峰在修行上麵便漸漸的落後與其他八峰,現如今除去老一輩的人外我們器鼎峰已經三代冇出過納嬰修士了。”

薑亦凡側頭問道:“冇有納嬰修士又如何?”

方卞苦笑道:“按照門中規定一峰之主必須是納嬰修士才行,我們峰三代未出一名納嬰也就是說三代枚出過一位峰主了,老一輩的人也不能一直當峰主,故而這幾百年來峰內便少有來拜師的弟子,其他各峰看到器鼎峰的衰落也紛紛在自家峰內培養起了自己煉丹煉器煉符的弟子與分堂。就此我器鼎峰便真的成為了現在這樣的棄峰。”

薑亦凡在聽完方卞講述的器鼎峰的起起落落之後也不僅感歎道:“這難道就是成也風雲敗也風雲的道理嘛,看來在這個世界裡還算隻有修煉纔是王道,旁門依舊是小道啊。”

想到這裡他不由的對畫中的這位老祖升起了一份敬意,隻見他後退一步雙膝跪地對著畫像恭恭敬敬的磕了三頭,他身邊的方卞看到薑亦凡的舉動後也連忙跟著他恭敬的磕了三頭。

二人起身之後,方卞又帶著薑亦凡看了剩下的幾件屋子,雖然已經擱置了不知道多少年但是洞內的物品卻是一塵不染,當走到後麵靈園的時候,薑亦凡不僅眉頭一皺隻見不大的田地裡長滿了一米多高的雜草,田地旁邊的靈泉也早已乾涸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一圈過後方卞對著薑亦凡抱拳道:“既然薑師叔已經有了自己的洞府那便早些休息,明天我在來帶著薑師叔在我們器鼎峰內走走,薑師叔也認識一下其他五堂常在外走動的弟子。”

薑亦凡聽到方卞的話後也是抱拳道:“今天還真的是麻煩方師侄了,帶我走了一天我這個做師叔的身上也冇什麼好東西這些元靈石全當我給師侄的一個見麵禮。”

隻見薑亦凡單手拿出了十幾枚中品靈石丟給了方卞,看著如此多的中品靈石方卞整個人愣了數秒後連忙接住了丟到身前的元靈石,就要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薑亦凡率先開口道:“以後你我便都是這器鼎峰的一員了我身為你的師叔如果你不手下這些的話不怪我不高興。”

方卞看著眼前這位比自己還要年輕不少的小師叔無奈的搖了搖有後說道:“既然如此那我便手下,薑師叔再修休息我便回我的洞府了,師叔保重。”對著薑亦凡抱拳之後方卞踏上飛劍化做一道青光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空蕩的洞府中隻剩下了薑亦凡一個人傻傻的站在了其中,這時老龍的聲音忽然響起道:“修行本就是這樣,得到必將失去很少有人能兼得的,冇想你小子居然也能加入道如此大的門派之中,看這洞府的規格一般的納嬰修士估計都很難住道,你小子還是有福的。”

薑亦凡歎了口氣手臂一抬將石門關上之後,來到了了一處靜室內開始了自己每日的修煉,想來自己已經好久冇有在晚上安安靜靜的修煉過了,自從離開沙漠之後這些日子不是在逃命就是跟商隊在一起,當這上官婉兒的麵他也不想暴露太多秘密,現在如今自己終於可以安安靜靜的修煉了。

這一刻的薑亦凡全身心的感應著體內黑白二氣的流動,手腕上的手鐲時隔多日之後再次散發出了濃鬱的元氣場將其團團圍在其中。隨著不斷的吸納就在這一刻的薑亦凡終於正式的踏入了養氣大圓滿境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