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十二章 邀仙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十二章 邀仙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奢華的房間內,薑亦凡正盤膝坐在大床上,手中把玩著那塊玉簡。

乳白的玉簡手掌大小,緊盯著玉簡嘗試著放出神識,足足一碗茶的功夫,任憑她如何努力,手中的玉簡依然冇有任何變化,滿頭大汗的薑亦凡現在的心裡真的是十分的懊悔。

當時就既然已經開口問了就該問個仔細,這下可好就算他臉皮在厚也不能去問第二回了。

拿著玉簡的手下意識的去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忽然一股熟悉的感覺傳遍了薑亦凡全身。

就在玉簡觸碰額頭的瞬間薑亦凡馬上感覺有許多資訊飛快的傳入了自己的腦海中,薑亦凡先是一愣然後就釋然了,上回老龍給自己的養氣期心法也是這個感覺。

玉簡雖小但是裡麵的資訊量是如此巨大。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躺在床上整理完成的薑亦凡倒吸了一口冷氣。

夏雨欣給他的這快玉簡裡記錄的東西可謂五花八門,從修道的基礎功法養氣期一至六層到修真界的一些珍奇藥草的種類,再有從符篆的繪製到基本的煉器知識,甚至還有些陣法講解跟心得,真是包羅萬象看得薑亦凡心中嘖嘖稱奇。

可惜的是玉簡的最後有幾種初級法術,但是看來威力一定不是很強,這到是讓他有些許的失望。薑亦凡內心感歎;“不知這位散修是誰,真是博學多才啊。”

隨後他忽然想到夏雨欣的話心中也暗淡了許多腹誹道:“老龍給自己說過修真者最後都期望長生不死,那隻有境界跟修為纔是最主要的。看來夏雨欣已經認定了自己冇什麼大作為,纔會選擇這樣的玉簡。裡麵功法隻到六層,證明這散修修為一定不高,且玉簡裡的雜學如此之多,看來也是個體質不好之人,最後放棄大道改修雜學了卻餘生。”

薑亦凡苦笑搖了搖頭,心下無奈隻能先研修幾樣法術,以作應急之用。

他本也是心性果斷之人,一笑之後風輕雲淡,直接跳過雜篇,開始研究起了法術。

法術裡麵字並不多,隻有四樣法術而已,第一門法術叫靈眼術,是門輔助的法術,應該是最基礎的也是最簡單的,直接把體內元氣彙聚到眼、耳、鼻中來擴大自己的感官,在戰鬥中更好的掌握戰況,這個法術薑亦凡無意中使用過,剛突破到養氣四層時無意的觸發了,讓他記憶深刻,最後靈眼術更能感應到對手的修為,當然隻限一到兩個大層次以內。薑亦凡按照上麵所述演習了幾遍感覺不錯,但是效果都冇有在石林那時的好。

第二門法術叫踏風術,也是一門初級的輔助的法術,把元氣彙聚到腰部以下的穴位中,以提高奔跑跳躍的力度跟速度,他心想這不是傳說中的逃跑法術嗎。

薑亦凡掐訣演練了一下身子果然變的輕如羽毛,箭步如飛,隱隱的感覺雙腳已經略微離開了地麵。

然後他神識看向了第三種法術,名字叫控物術,玉簡裡並提及到這個法術是隻有修煉到養氣四層的修士纔可以修煉的法術也是必須要掌握的法術之一,這個法術也跟彆的不同,但是需要掐動一個古怪的法決,讓元氣離體而出還需要神識的配合,神識控製元氣達到控製物體的效果,薑亦凡嘗試了一下神識控製元氣集中在桌子的燭台上,許久也冇反應。

薑亦凡眉頭一皺心想:“我已經到了養氣四層應該可以簡單的禦物了啊。”

接下來他又換了個物品,對著桌子上的茶杯發出了神識,茶杯還是冇反應,薑亦凡冇有放棄調動體內元氣集中精力,慢慢的杯子飛離了桌子寸許後便搖搖晃晃的丟回了桌子之上。

他收回了法決長出了一口氣歎到:“看來控物術還真的是很難練習啊。不過還好已經摸到了一些門路,等以後冇事慢慢研究。”

最後薑亦凡在把神識探入玉簡中檢視最後一道法術,神識掃過薑亦凡先是一愣,最後這個法術居然冇有名字,對於法術的介紹也是少之又少,隻是提到這是玉簡主人用一顆珍貴的丹藥換到的一張殘破金片上的一段不完全的法術,雖然不完整但是據玉簡主人形容威力還是很可觀的,他把法決默默記牢,心想:“按照玉簡內形容的威力還是等出去了再做演練吧,這客房萬一被我毀了也不好交代。還是先練習一下控物術吧。”

控物術的練習難度遠遠超出了薑亦凡想象,苦練了一晚上還算略有小成,最多隻能控製像凳子類的東西。他心想:“看來這術不是一天兩天能練成的。還是慢慢來吧”

外麵天已經開始放亮了,薑亦凡在打坐中運轉著養氣四層心法,天地元氣源源不絕的吸入他的體內,他運轉的四層心法並非是玉簡中的,因為他發現老龍給他的心法要比玉簡中的好了很多。

這時薑亦凡忽然感覺被其吸收的元氣漸漸的變的匱乏起來,吸到最後已經不能滿足他丹田內銀色海洋的吸收速度,這時手腕上的紋身忽然湧出大量元氣供薑亦凡吸收,薑亦凡開始時還有些害怕,如果像上回一樣無法停止,那自己不是要爆體,但是慢慢的他發現這回手鐲放出的元氣很是穩定,而且隻是在他四周凝聚供他修煉,並冇有狂暴的跡象。

薑亦凡心中的石頭這才落了地,看來這手鐲還是有些妙用的。當然他是不知如果有修真高手看到這一幕一定會驚掉一地的下巴。

荒古後期的驚天大戰之後天地間的濃厚元氣都被消耗殆儘的十不純一,好多靈脈都藏匿回玉深山大澤之中,這就使得天地元氣變的異常稀薄,隻有各大門派內纔算是洞天福地元氣充足,但是他這周身的元氣比洞天福地還要濃鬱數倍,怎麼會不讓人羨慕嫉妒。

繼續修煉一個多時辰天已大亮,薑亦凡依然坐在床上吸納著,忽然門外傳來輕輕的敲門聲,

薑亦凡眼睛緩緩的睜開,問道:“誰?”

外麵一個清脆的女聲回答道:“奴婢為大人打來了洗臉水跟幾件新衣。”

薑亦凡低頭一看自己破爛的衣服苦笑了一下忙到:“有勞姐姐了,進來吧。”

推門聲起,一個二十多歲丫鬟打扮的人端著銅盆跟衣服走了進來。低頭說道:“讓奴婢為大人洗漱穿衣。”

薑亦凡麵色一紅,他還是個血氣方剛的大男孩哪裡見過這個忙道:“姐姐放在那裡就可以,我自己來,不勞煩姐姐。”

丫鬟把東西放下道:“其他幾位大人在外麵等您呢。還有什麼需要叫我就行,我叫秋菊。”說完轉身退出了屋子。

薑亦凡見丫鬟走了,起身下床飛快的換衣服,換好衣服自己看了一下感慨到:“看來在什麼地方都一樣,金錢權利大於一切啊。”然後晃著頭走出了屋子直奔前院而去。穿行在雅緻的庭院之間,薑亦凡不由得的再次感歎庭院那清新脫俗的佈景。

他被帶著走出曲徑通幽的長廊後,眼前出現了一座威嚴的正廳。

丫鬟對這薑亦凡微微躬身後便朝著來時的長廊退去。

他稍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便大踏步的走進了正廳。

踏入正廳的薑亦凡第一眼就看到夏雨欣幾人正在立於內廳兩側,而內廳的首座上正端坐一人。

薑亦凡運起靈眼術抬頭看去,隻這一眼心臟便是猛的一抽,這人的修為比夏雨欣還要高上不少,陣陣威壓讓薑亦凡感覺很是不舒服。

這時趙依依看到了薑亦凡,走了出來笑嘻嘻的道:“冇看出來你打扮起來還是挺英俊的嘛。”

此時的薑亦凡換了身新衣服給人一種儒雅書生的感覺很是討人喜歡。隻是臉色略有發黃像是弱不禁風一樣。

薑亦凡聽了麵色也不禁一紅,連忙抱拳迴應了。

趙依依也冇多說什麼直接帶著他進了內廳。

剛一進內廳薑亦凡感覺身上猶如負重千斤一樣讓他喘不上氣來,他忙運起元氣抵抗,努力抬頭死死盯著內廳中間之人,

此人四十歲左右,一身深藍的道袍邊上鑲嵌了許多金花,由字臉濃眉大眼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

薑亦凡雙手握拳死命的抵抗著在這人身上傳來的威壓,他可不想剛見麵就處於被動。

這時夏雨欣對中年男人抱拳到:“劉師叔就是這人,當日與妖狐決鬥救下了侄女一命。”

中年男子麵色一變笑道;“小夥子你非常的不錯,在我的威壓下還能抵抗如此之久。”話音一起薑亦凡身上的威壓隨即消失,長出一口氣鬆開了握拳的手,此刻手心依然全是汗水。

薑亦凡受到誇讚也連忙上前兩步抱拳道:“多謝前輩誇獎,再下不敢當。”

中年男子笑著站了起來甩手丟向薑亦凡幾物,薑亦凡單手接住一看原來是一個小瓶子跟一把小尺。

“你救了我侄女我送你點見麵禮,這是幾枚丹藥跟一件法器。不要嫌少老夫我可不算富裕”中年人笑道。

薑亦凡忙一拱手到:“這些東西晚輩是萬萬不敢收的,那晚如果不是夏姑娘相救,小子我早就葬身與狐口,哪還談得上救了夏姑娘之說,還有那日夏姑娘已經給再下一枚珍貴的玉簡了,已經算是人情倆清了。”

中年男子一愣然後笑道:“好好好!不貪不燥毅力過人氣運也好。”

薑亦凡被說的麵色微微一變,連忙的抱拳稱不敢當。

“可惜了!”中年道士話鋒一轉:“聽雨欣說你是費體質不然我還真有收你為徒之意。”

薑亦凡一聽內心雖然已經釋然可是還是有點不舒服,但是麵上還是帶著那份真誠的微笑,隻是對中年人鞠躬到:“晚輩無才,多謝前輩抬愛。我已恢複的差不多了,打算就此彆過。以後若有機會晚輩定報答今天相送之恩。”

中年道士見他毅然要離去笑道:“好,小友你若能修道養氣十層就來太虛宮來找我劉宇青。到時我定送你造化一場。”

其他幾人聽到這都是一愣,隨後眾人目光都投向了薑亦凡,目光之中滿是嫉妒、羨慕還有殺意。

薑亦凡將眾人的目光全記在在心底,抱拳彎腰對這劉宇青深深的鞠了一躬轉身走出了大廳往門外走去,這時後麵跑來個家丁給了他一個包裹。

薑亦凡打開一看是一些銀兩跟衣物,心裡也隻能苦笑著搖搖頭,頭也不回的走出了這府宅。

漫步青石街上,孤身一人的薑亦凡心底正盤算著下一步該去往何處。

此刻城內主道上人並不算多,街道兩側的各類店鋪的夥計正在準備著一天的買賣貨品。

邊走邊想的他,不經意間抬頭看到前麵一處古怪的八角小樓,樓上牌匾赫然寫著邀仙居。

運起靈眼術發現牌子上有弱弱的元氣流動。

饒有興致的薑亦凡便邁步進了邀仙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