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一百二十章 到處串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一百二十章 到處串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青光閃過一柄藍色飛劍穿出後山奔著山峰中段射去,不需片刻方卞便帶著薑亦凡落到了一處被收拾的乾乾淨淨是廣場上,薑亦凡一眼便認出這是昨日遇到葉夕瑤的那個平台。

飛劍落到平台上之後薑亦凡率先躍下方卞緊跟這他身後收起了飛劍笑道:“這裡是日常峰內有事的時候大家聚集的地方。”說著便台步走到了平台邊上的一顆參天大樹旁邊伸手指了指哪裡掛著的一座銅鐘。

薑亦凡也上前了幾步抬頭看著這具銅鐘,鐘身黑漆漆的顯然是不走到經過了多少歲月風水風霜的洗禮才變成了這幅模樣,雖然這鐘外表看著不起眼但是薑亦凡能感覺的出這是一件了不得的寶貝。

薑亦凡站在樹下端詳了一會後問道:“這鐘最近一回敲響是什麼時候?”

方卞皺眉想了想道:“好像從我拜入器鼎峰後就冇聽過它響,因為小現在人少我也懶得召集大家有什麼事情的話我都去告訴一聲便是,說以它現在就隻是個擺設了。”

薑亦凡聽完方卞的話後便不在去看著破鐘而是問道:“咱倆第一個去那個堂看看呢?”

方卞聽到這裡臉上忽然露出一臉奸笑道:“此刻應該是煉丹堂掏洗草藥的時候了,這個時候的話估計她們都會在離這裡不遠的溪水哪裡走薑師叔我帶去飽飽眼福。”

薑亦凡看著現在方卞的樣子臉上不由得的掛上了幾道黑線,方卞見薑亦凡麵色忽然沉了下來便想改口,這時就聽薑亦凡說道:“既然如此那你還不在前麵帶路。”

方卞聽到薑亦凡的話後硬生生的把說道嘴邊的話嚥了下去。

走出廣場二人便沿著山間石頭路朝下走著,不多少時眼前便出現了一處不大的水潭,方卞駕輕就熟的帶著薑亦凡偷偷的蹲在水潭山坡上的一個石堆後麵。

薑亦凡也學著方卞的姿勢蹲在石後抬眼朝著遠處望去,隻見此刻水潭中正有七八個妙齡少女在水潭中淘洗著各式的藥材。

摸過膝蓋的水潭讓女孩們不得不將外袍與羅裙脫下,一群隻穿著內衫的女子在這清澈的小潭中嬉笑打鬨著確實是一幕人間美景。

旁邊的方卞捅了捅身邊的薑亦凡道:“怎麼樣薑師叔我冇有誆騙你吧,這等景色每月最多也就能見到一回,還的是師叔點子旺,趕上了這幾天要不然就算師侄我想帶您來看怕也是看不到的。

看了一會後薑亦凡便覺得無趣了,方卞側頭看了眼他道:“師叔看累了那咱們去下一個地方,神機堂就在這附近我這就帶師叔過去。”

薑亦凡點頭同意道:“冇想到你小子平日在這裡很是滋潤啊。”

方卞歎氣道:“我們峰如今敗落成這樣,在山上有時候一天看不幾個人我更是命苦整日被我師傅逼著打鐵如果不找些樂子這清苦的生活該如何度過。”

薑亦凡拍了拍方卞的肩膀表示理解,說話間二人已經朝著山間的一處洞府走去,剛來到院內隻見在草叢之中飛快的竄出倆隻是傀儡狗。

見到傀儡狗撲出方卞連忙喊道:“黃月央師妹是我啊!我是煉器堂的方卞師哥,還記得不記得我了?”

就在方卞喊完之後,隻見那兩隻撲來的傀儡狗在空中忽然解體成了無數碎片而後全部灑落在草叢中。

這一幕看的薑亦凡也不由得的心裡感歎著傀儡術的神奇。

就在二人傻站在院外的時候隻見洞府內走出了一位身穿勁裝打扮的短髮女子,方卞看到此女後連忙說道:“黃師妹近日可好,這位是馬師祖收的弟子。”

說罷一把將薑亦凡往前推了一把,薑亦凡看著眼前這個短髮女子臉上露出了一份不太自然的笑容,黃月央看了薑亦凡一眼說道:“冇想到那個馬老頭居然也會收徒弟,你小子看著呆呆傻傻的馬老頭看上你那呢?”

薑亦凡聽著這個小丫頭如此評價自己心下一火正要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一旁的方卞上前拉住了他胳膊小聲道:“此女自幼年便在山中隻懂研究傀儡如果說了什麼薑師叔不愛聽的話還請師叔大人大量。”

薑亦凡撇了方卞一眼然後歎氣道:“也許是師傅錯外吧!收下了我這愚笨的徒弟,如今我們便是同門了以後還要多多照應。”

黃月央又看了一眼薑亦凡後便一聲不吭的轉身走進了洞府內,隻留下他倆個人站在風中淩亂。

方卞努力的堆滿笑容後看向薑亦凡道:“這死丫頭就是這樣,薑師叔不要理她,走我帶你去符篆與設陣兩堂看看。

說話間隻見方卞甩手丟出了飛劍並率先躍了上去,薑亦凡見狀也不好在多說些什麼也縱身躍上飛劍,隻見飛劍衝雲而起朝著山頂飛去。

穿雲過霧之後便可以看到臨近山頂的地方坐落著幾間屋舍,而屋舍的後麵便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大殿。

方卞未在屋捨出停留而是禦劍直奔大殿飛去,二人在大殿門外下了飛劍,這時就聽殿內傳來童子的聲音;“方小子平時讓你來你都不來,今天是什麼風將你刮來了?”

方卞低咳了兩聲剛要開口說話,隻見點門被人從裡麵慢慢推開,薑亦抬眼看去隻見一位鶴髮童顏的矮小老者邁步走了出來。

薑亦凡撇了一眼身邊的方卞,方卞見就要開口說話的時候那個鶴髮童顏的老者搶先道:“這位相比就是馬師叔收的弟子吧,看著不錯啊!小老兒我長上你幾歲你叫我聲師兄即可。”

薑亦凡看著這個熱絡的老頭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這時殿中又走出一人,此人黃袍頭梳髮髻手拿一把拂塵。

走出大殿後便對著薑亦凡打個到家手禮後開口道:“我叫虛夢真人,是符篆堂的堂主,這位叫卜星子是設陣堂的堂主,師弟今天能來我二人倍感歡喜還請師弟移步到殿內我們坐下慢慢聊。”

說罷虛夢真人便側身給薑亦凡讓開了路並屈伸擺了個請的姿勢。

薑亦凡看二人都如此熱情便率先大步走進了殿內。

薑亦凡邁步進入的瞬間他馬上察覺出了不對,眼前的景物便是一花隨後劇烈的眩暈感襲來,嚇的他連忙運轉體內元氣,片刻後隨著眩暈感漸漸退去薑亦凡在抬眼看去,之前的大殿已經不複存在,現在他眼前的是兩間尋常的草屋,草屋前麵院落中一顆參天巨木下襬放著幾張藤椅與一個藤編的茶幾。

而之前迎接自己的二人與方卞此刻正坐在藤椅上品著香茶,薑亦凡瞪了一眼方卞讓他吧剛喝進去的香茶一口噴了出來。

虛夢真人見狀連忙其實解釋道:“小師弟不要生氣,此處是早先先祖開辟的一方小空間,剛纔的那處大殿的門口便是入口,冇想到師弟第一回進來隻是不適是數吸便恢複了過來,小師弟的神魂定力真的非常人能及啊。”

薑亦凡見虛猛真人主動與自己解釋了剛纔的事,心裡的無名火也消了不少,上前幾步找了張藤椅也坐了下來,方卞見狀連忙上前為其上茶,眼睛還時不時的瞄了幾眼薑亦凡。

卜星子喝了口茶後感慨道:“如今我們器鼎峰人才衰敗,氣運更是散了個七七八八,還真的是羨慕馬師伯在這時候還能收道你這樣出色的弟子,希望這次是一次契機吧,讓我峰從回巔峰的契機。”

薑亦凡慚愧道:“說來也不怕二位師兄笑話,就我這體質八峰的峰主都給我判了死刑了,也就是師傅錯愛才收了我為徒,我定當不會辜負他老人家的知遇之恩。”

卜星子笑道:“誰說體質不好就不能成就踏天之道了,體質雖然重要但是堅定的道心纔是一切的根本,現如今為什麼那群自命體質驚人的天才都無法達到大能,還不是因為他們一路走的太順道心這一關冇有受到曆練。”

虛夢真人也點頭道:“確實如此,體質早先還能看出差距,但是道了後期看的還是心,心在道上道即是道,心不在道上道變是刀,雖然我二人境界被困死在這化丹境界,但是我二人的道心不會比任何一個大能差上分毫。”

薑亦凡聽到二位的話後心中好像忽然亮起了一道光,雖然此光現在還是那麼的微弱,但是如果自己能堅持本心走下去的話這道光必將會十分耀眼。

愣神數吸的薑亦凡猛的回過神來,連忙站起對著二位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道:“謝謝二位師兄的提點,若然後師弟有所成必定會報答二位師兄。”

見到這一幕的方卞一頭霧水的看著薑亦凡,然後又開了開上麵端坐的二位。不知所謂的聳了聳肩。

虛夢真人開口道:“時間依然不早了,想來師弟應該還要去下一處,師兄便不在留你了,要記得冇事的時候多過來陪我為人品茶論道啊。”

薑亦凡再次鞠躬道:“師弟有空了必定會來叨擾二位師兄的。”

卜星子點頭道:“小方子還記得出去的路嘛!彆給我這寶貝師弟帶丟了。”

方卞回頭笑道:“放心了自從上次在這陣內迷路了一個月後現在打死我都不會忘記了。”

說話間方卞拉著薑亦凡走出了院子,隨著走出了空薑亦凡隻覺得眼前一黑便進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而這時方卞的手踏上了他的肩頭,然後一段神秘的口訣在方卞的嘴中被念出,薑亦凡隻覺得方卞在帶著他一直轉圈,在第九圈的時候方卞拉著薑亦凡一躍而起,隨後二人便再次出現在了大殿門口。

薑亦凡還在回憶著方纔的口訣與方卞帶他走的步子,片刻後薑亦凡終於大概的記住了口訣,方卞則是對著他笑道:“走了這時辰煉丹堂估計要開飯了,去晚了可就混不上可口的美食了。”

說話間也不等薑亦凡要說些什麼方卞已經祭出飛劍拉上薑亦凡朝著山腳急速飛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