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藏經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一百二十九章 藏經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清晨的涼風吹過蕭瑟的密林發出沙沙的聲音,穿著單衣的關萍兒正在用那滿是淤青的雙手費力的舉起剛從山下費力提上來的水桶,然後雙手高高托起小心翼翼的往一口跟他差不多一樣高的水缸中倒著水。

倒完一桶之後喘著粗氣的關萍兒蹲在缸邊揉著胳膊上的淤青,過好一會之後她才站起身子伸出小手正準備去提另外一桶水的時候,隻聽石屋的門咯吱一聲被人推開。

隨後一個身材健碩的女子走了出來對著關萍兒罵道:“你個騷小蹄子一早上才提了怎麼點水回來,早飯是不是不想吃了,彆以為你是峰主帶回來的人目中無人了,跟你說楊姑姑給你送道我這裡來了你的好日子就算到頭了,哭什麼哭早飯彆吃了趕緊先把缸水挑滿然後在去山門後勤院去領些糧食回來,如果中午之前冇回來午飯跟晚飯你也不用吃了。”

身材健碩的女子說完之後一把推倒了正提著水桶的關萍兒,連人帶桶一同栽倒在地的關萍兒身上的單衣此刻已經被桶中灑出來的水澆了個透。

身材健碩的女子一臉嫌棄的看了倒在地上的關萍兒一眼後便走回屋內呯的一聲將們關上。此刻門外隻留下全身濕透的關萍兒。

此刻的關萍兒不在是震天商隊時候的那個愛笑的女孩,雙目無神的她如一具行屍走肉一般拿起了木桶搖搖晃晃的朝著山下走去。

此刻在薑亦凡的洞府外方卞正老老實實的站在大樹下等待著薑亦凡,馬師祖大清早特意將他師傅弄起來叮囑了今天讓自己帶著薑師叔去藏書樓去選基本成基期可以修的功法。可是自己此時已經在洞府外麵站了一個多時辰也不見薑師叔出現。

就在方卞已經等的有些不耐煩的時候隻聽的洞府石門一聲輕響,薑亦凡邁步走了出來,方卞見狀連忙上期道:“早些時候馬師祖吩咐了今天讓我帶您去選倆本秘籍,薑師叔您看咱是不是現在就走起?”

薑亦凡看了一眼方卞然後淡淡的道:“帶路!”

方卞看著今天略顯冷漠的薑亦凡隻是撓了撓頭然後便丟出了飛劍,二人踏劍而行朝著之前二人去過的廣場飛去。

早上十分宗門廣場上人不算多,方卞落飛劍後麵帶笑容的說道:“這藏書樓在山腹的位置,在此樓內收集了全宗百分九十的秘籍,故而樓外機關陣法重重更是常年駐守幾位化丹修士守護。”

薑亦凡聽到了方卞的話後隻是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要停在這廣場的位置。”

方卞嘿嘿笑道:“想要上藏經樓隻有從廣場這裡順著樓梯一點一點的爬上去。”

說完方卞就率先在前為薑亦凡帶路,二人走過了任務院後一條有些陡峭的石頭台子出現在了二人麵前。

方卞看了薑亦凡一眼後說道:“這便是去那藏經樓唯一的一條路,我第一次爬的時候也是要成基的時候師傅親自帶我去的藏經樓,我當時的表情跟現在的薑叔叔差不多哈哈。”

方卞看著薑亦凡臉上冇有一絲笑容搖了搖後便率先走了上去,薑亦凡也跟著方卞的身影走上了台階。

一路上二人誰都未開口說話,雖然見談的方卞幾次想要開口但是側麵看了一眼薑亦凡後硬是把到嘴邊的話嚥了下去。

這蜿蜒的台階好似冇有儘頭一般,薑亦凡與方卞二人走了足足半個時辰以後終於看到前方的一處依山而建的五層小樓。

此刻的方卞終是忍不住開口道:“這台階足有三千階,當年我第一回上來的時候便一階一階是數過。”

方卞的話剛說完隻見薑亦凡站定了身子後忽然轉了過來一雙懾人的眸子看著方卞小聲的說道:“我洞府是誰幫我挑選的?”

方卞被薑亦凡忽然這麼一問人就是一蒙道:“自然是謝英師叔啊,全部器鼎峰所有的洞府鑰匙都是在謝師叔處保管的。”

薑亦凡雙目射出寒芒朝著方卞走出了三步後問道:“我洞府內的機關你可否知曉?”

方卞連忙搖頭道:“將師叔這個我可真不知道,平日裡那些洞府雖然冇人居住但是謝師叔從來不讓我等前去,您的洞府還是藉著師叔的光我才能進去參觀一番。”

薑亦凡看著麵露真誠的方卞歎口氣後說道:“今天我問的你事情不要跟第三個說明白了嘛。”

方卞狐疑的問道:“將師叔是懷疑有人一隻在監視你?”

說話間二人繼續朝著小樓走去。

薑亦凡皺眉搖頭道:“我隻是有種預感而已,現在還不確定。”

方卞按著胸口咧著嘴道:“師叔你真的是養氣大圓滿的修士嘛,剛纔那懾人的眼神身為成基期的我都被嚇的冒了一身冷汗。”

薑亦凡麵帶微笑的拍了拍方卞的肩膀道:“修為這東西造不了假的,對了你成基時候是幾品成基啊。”

方卞聽到薑亦凡居然問了這個撓頭道:“勉強五品而已。”

薑亦凡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後說道:“不錯嘛!五品的話就有化丹的機會了。”

方卞一臉苦笑道:“修成了化丹又能如何,不還是隻能困在那個境界,據說馬師祖當年八品成基,更是化成了宏丹,可是現如今不還是卡在了納嬰這一關這麼多年無法突破。”

薑亦凡第一回聽到有關師傅修為的事情,忽然停下了腳步問道:“按照你這麼說我師尊不應該停在化丹這裡,難道其中另有隱情?”

方卞麵露難色道:“雖然我自幼便被師傅帶上山,但是馬師祖那一帶的事情我也都是聽的傳聞做不到數的。”

薑亦凡笑道:“那你便跟我講講這傳聞,我這人最是喜歡聽這些陳年舊事了。”

方卞看著眼神堅定的薑亦凡歎氣道:“其實也不是狗血的劇情,我們器鼎峰一脈最是擅長煉丹煉器製符這些小道,而其中最厲害的便是你們尋寶堂了可以尋到世間至寶。

據說當年靈鼎峰的一位仙子與我們的馬師祖二人生了傾訴,但是再一次外出任務的時候卻隻有馬師祖自己一人負傷歸來,而後那名仙子的魂燈也隨即滅了。

當時據說馬師祖負傷極重險些丟了姓名,呆的傷好了之後據說當時的掌門親自問過他事情的經過,而馬師祖明顯不想將事情全盤說出,故而激怒了當時的掌門。

掌門更是在馬師祖傷未痊癒的時候打了他掌,也就是這一掌好像給馬師祖留下了病根,當然也有人傳是因為馬師祖太過思念哪位仙子而留下了心結,這些事情已經過去太多年除非去找當事人要不任誰也說不清楚。”

薑亦凡聽著師尊年少時候的八卦心裡也不僅咋舌道:“冇看出來這小老頭年輕的時候還有過如此悲傷的事。”

方卞看著麵色奇怪的薑亦凡以為他正在為自己師尊鳴不平便繼續說道:“至此之後馬師祖便很少出山門,隻是整日呆在自己的洞府內。”

薑亦凡點了點頭後繼續便繼續朝著小樓走去,方卞也連忙小跑幾步跟上了他的步伐。

也就在走了一碗茶的功法二人便來到了小樓靠山的平台之上,這時一位老者看到有人上來便笑眯眯的走過來問道:“二位小友,今日來這藏經樓是要挑選些什麼功法啊。”

薑亦凡看到老人後便上前一步恭敬的答道:“晚輩今日想要突破養氣大圓滿,故而來此挑選一些成基期的功法。”

老頭看了薑亦凡一眼笑道:“你這等資質居然也能修道大圓滿當真是少見啊,按照宗門的入門要求你這資質怕是在第一輪便被淘汰掉了,老頭子我還真的有些好奇你是師傅的那個峰的弟子啊。”

薑亦凡老老實實的說道:“說來也是慚愧晚輩這等資質能看上我的師傅也是愛我可憐故而纔不忍收下了我,至於師尊名號嘛正是器鼎峰的馬倒財。”

老人聽到馬倒財這個名字以後沉思片刻後說道:“原來是這小子,他不是號稱這輩子都不會收徒弟嘛,如此人道暮年了看開了?”

薑亦凡尷尬的回道:“也許這是就一種緣分吧,我有幸遇到家師,家師也有緣見到我。”

老人聽完薑亦凡的話後抬起滿是皺紋的雙眼上下大量了薑亦凡一番後說道:“二樓全是跟成基期相關的秘籍功法,隻需在樓內翻看不許拷貝、不許偷盜、不許大聲喧嘩等你選好了需要的道樓門口找我便是。”

薑亦凡對著老人抱拳鞠躬後就要帶著方卞在外樓梯走向二樓。

這時老人忽然開口道:“你一個人去即可這小子在外麵等你。”

方卞對著薑亦凡聳了聳肩後老老實實的走回了平台上。而薑亦凡也是無奈的搖搖頭後順著木梯走上了二樓。”

走到二樓門口的時候隻見老人單手一點一道金光閃過藏經樓二樓的門便自行打開,薑亦凡也不墨跡邁步走了進去。

而此刻的老者則是緩慢的邁著步子一點一點的挪向了二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