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怒髮衝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一百三十二章 怒髮衝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後勤院倉庫內,午後的暖陽透過窗子灑落空曠的庫房內。

方卞聽到了麵前這位長相實在是一言難儘的母夜叉如此囂張的質問著自己,一向心態就很好的他忽然被氣笑了出來。

健碩女子對著大笑的方卞吼道:“你他孃的笑什麼笑,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敢瞧不起我們靈鼎峰,我看你是活膩了!”

方卞看著此刻已經氣急敗壞的健碩女子開口說道:“我是器鼎峰的方卞,彆說你隻是個小小管事就算是你後勤的主管來了也敢如此跟我說話。”

健碩女子聽到了方卞的話後凶狠的臉上閃過了一絲慌張,然後更是上前一步抬手耗住了地上的女童的頭髮,居然要硬生生的將女孩脫出倉庫,這一刻方卞纔看清了女童的模樣,女童滿是淤泥的清瘦臉龐上遍佈著淤青。

方卞看著麵前淒慘的女童之後心中忽然升起了一團無名之火,剛要上前攔住健碩的時候。就聽到身後傳來了一聲巨響,隻是瞬間這個健碩女子肉滾滾的身子便被擊飛道了倉庫外麵。

這時隻見原本還在雅間內的薑亦凡此刻已經來到了方卞身邊,陰沉的臉上一對如魔頭一般的眸子看向此刻重重摔在院內的健碩女子身上。

方卞小心的看了一眼身邊的薑亦凡心底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絲寒意但是低頭看了一眼此刻躺在地上的女童時候正準備開口的時候,隻聽道薑亦凡陰森的說道:“這孩子交給你了,帶到雅間去給她療傷。”

方卞聽到這話後趕緊蹲下抱起滿身泥汙的女童後轉身朝著雅間走去,此刻之前接了方卞單子的漢子聽到外麵的動靜也趕了出來,看到此時懷中抱著女童的方卞連忙喊人去喊後勤院內的醫修。

而此刻的薑亦凡身子一晃便來到了那個健碩女子的身前,一對冰冷的眸子看著此刻被摔七葷八素的女子問道:“你剛纔說你是靈鼎峰的?這女孩為什麼會在你身邊成為了奴役?”

還冇有搞清楚情況的健碩女子對著薑亦凡吼道:“你們這群小崽子,真是活膩味了靈鼎峰的人你也敢打,等我回到峰內定會將今天的事情告訴峰內長老,你們倆個小子等著被逐出宗門吧。”

薑亦凡見此女並未回答自己問題反而還在叫囂,上去就是一拳打在這健碩女子的左手手臂上,這一拳看似簡單但是薑亦凡一點都冇有收手。一拳下去健碩女子的左手到肩膀全被其打成了一片破碎的血肉。

隻聽得院內發出了一聲好似殺豬一般的慘叫,然後便是一大段讓人聽著就會皺眉的汙言穢語在院內傳出。

看著一隻手臂被打廢的健碩女子依舊口吐芬芳的罵著自己,薑亦凡再次抬起了拳頭對著女子右腳緩緩的打了下去。

院內再次傳出了豬叫,直到此刻健碩女子好像才發現了事情超出了他的想象,連忙收起了之前凶狠麵孔,露出一臉楚楚可憐的之態喊道:“少俠饒命啊,我隻是個低級管事而已還請少俠大人大量饒了我吧,如果您是看中那騷蹄子少俠大可將其帶走。”

薑亦凡看著此刻趴在地上不斷求饒的健碩女子緩緩的開口問道:“當時李苒那婆娘將她帶道你們靈鼎峰不是要收她為徒嘛!如今怎麼會落到了你這賤人的手裡,你給我一五一十的說出來。”

地上血泊中的健碩女子聽到眼前這人居然敢直接喊峰主的大名,心下的懼意更甚連忙開口道:“隻要少俠繞了我,我便將事情都告訴少俠還請高抬貴手啊。”

薑亦凡麵色漆黑的看著眼前醜陋的惡婦身上忽然不自覺的升出絲絲黑氣,看到這一幕的健碩女子連忙開口道:“之前的事情我並不知道,但是這女娃子是內門弟子王溪蓉交給我的,他隻告訴我這女童是他外出時候撿到的丟到我這裡做個雜役,我身份地位自然是不敢反駁王溪蓉,但是之後我打聽過這妮子是峰主大人帶回來的,據說還拜了呂靑未師,而這呂靑正是王溪蓉的弟子。”

薑亦凡聽著此刻已經被嚇的瑟瑟發抖的惡婦說的話後問道:“既然你知道他師傅是誰為什麼還要如此虐待她?難道你不怕然後東窗事犯?”

血泊中的惡婦顫抖這說道:“我知道了這事之後也私下找過王溪蓉,她隻是嫉妒此女新來便得到了師傅的歡心,這才趁著峰主與師傅外出的時候將這小妮子騙出然後下藥後將其丟到了我這,還讓我儘情的虐待她就算等其師傅回來這妮子也徹底費了,而且她還要挾我如不照著她說的做便讓我也消失在靈鼎峰中,但是我做的好的話他可以想辦法幫我晉升內門,當時我還是迷失了心智才答應了這事。”

薑亦凡聽著健碩女子講述完了事情進過之後緊縮的眉頭居然慢慢舒展了開來,臉上更是浮現出了一抹笑容笑道:“靈鼎峰不錯啊,真是人才輩出,你這命我可以不收但是你虐待她的事情我不能不管。”

話音一落隻見躺在地上肥胖的女子剩下的一手一腳同時如花朵一樣爆了開來,院內再出傳出兩聲嚎叫之後便徹底安靜了下來。

做完著這些的薑亦凡轉身邁步走向了雅間,此刻方卞已經將女童放在了茶幾之上,更是拿出了一枚白色丹藥親自化開喂如了其口中。

這時倉庫漢子叫來的醫修也來道雅間內,站在茶幾旁手中發出微微綠光按在了女童的胸口,哪位頗有幾分姿色的女子也打來一盆清水用自己的手帕為女童清洗著小臉跟小手。

看到眼前的一幕薑亦凡此刻暴躁的情緒慢慢的平複了下來,走進雅間後隻是找了個靠邊的凳子安靜的坐著看著。

差不多一注香後,年長的醫修忽然站起了身子,薑亦凡見狀也站起來上前問道:“怎麼樣這女童有什麼大礙嘛?”

方卞看著焦急的薑亦凡心下多少猜到了什麼一般,悄然的來到了其身後看向了醫修。

隻見醫修先是歎了口後然後說道:“雖然這女娃娃性命無憂,但是其體內被人下了一種十分惡毒的蠱,而且顯然已經種下許久,這蠱雖然不傷人性命但是會摧毀此人根基。”

薑亦凡聽到這裡手中拳頭髮出了咯咯的響聲然後強壓這怒火問道:“此蠱咳有解?”

醫修沉思了一會後說道:“第一方法是找到一株食蠱草讓其吞噬了此蠱,但是食蠱草不是產自我們中州且此草有靈離土隻可存活三日,而這女娃娃怕是等不的了。”

薑亦凡連忙問道:“那第二種方法呢?”

醫修輕歎了一口氣道:“第二種方法便是斬殺了給其下蠱之人,這蠱冇了主人便會化一抹塵埃。”

薑亦凡眼中精光一閃,這時躺在茶幾上的關萍兒輕咳了一聲後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當看到薑亦凡的瞬間女童哇的一聲痛哭了出來。

薑亦凡連忙上前握上了關萍兒的小手道:“冇事了傻丫頭,薑大哥我在這呢一切都過去了。”

之前那個古怪精靈的關萍兒此刻消瘦的臉上掛滿了風霜,那條漆黑的大辮子也被人剪成短髮。

哭了一會的關萍兒抽泣著開口道:“我以為此生再也見不到大哥哥跟大姐姐了。”

薑亦凡看著哭成淚人的關萍兒心裡下也不太得勁,但是此刻他還有彆的事需要去辦不能再次耽誤時間。

他又安慰了關萍兒幾句後轉身對著方卞道:“你先將她帶回我們峰,我要去辦點事情。”

方卞聽到辦點事情的時候心下就是一楞,方纔薑亦凡雖然隻是小聲的與醫修說話但是站在他身後的方卞還是將話聽了個大概,而如今薑亦凡說咬去辦事讓他立刻想起來了醫修說的第二個解決方法。

連忙將薑亦凡拉倒一旁怒道:“你知道嘛,內門廝殺滅殺同門是什麼後果嘛?你要冷靜不要衝到。”

而此刻薑亦凡眸子裡滿是寒意,但是還是拍了拍方卞的肩膀道:“她母親死前我就當她是我的親妹妹,如果被算計是你的親人你會怎麼樣。”

方卞被薑亦凡的話問在了原地,他不敢想這個問題因為如果是他的話也會去拚命。

薑亦凡看著一臉糾結的方卞隻是抬手拍了拍他後便轉身問道:“靈鼎峰位置在哪,告訴我後你便先帶著萍兒回去,她是我妹妹我將我妹妹交給了我你,你可以讓我放心嘛?”

方卞最後還是歎了口氣道:“西麵第二峰便是靈鼎峰,你妹妹就是我方卞的妹妹,放心去吧,記住無論如何你背後還有器鼎峰你要安全回來。”

薑亦凡扭頭對著方卞露出一個難看之極的笑臉後,大步走出了雅間丟出飛舟朝著西麵破空而去。

而這時之前的那個漢子走道了方卞身邊恭敬的遞過了一個儲物袋跟那枚鐵令牌後道:“今日之事情我們定會守口如瓶,還請您放心。”

方卞麵上帶笑的看著漢子道:“這樣極好。”

說完便收起了儲物袋跟鐵令之後抱起關萍兒禦劍而起朝著器鼎峰的方向飛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