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月竹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月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寂靜的靈鼎峰被這一聲如雷的怒喝聲給打破了寂靜。

人未到聲先道,薑亦凡一驚乾斷定老的這位至少是化丹期的修士。

現在也不急多想他身子一晃便穿入了一旁的密林之中,然後更是全速的朝著山前奔去。

這時隻見天空中三道光華劃破夜空到了王溪蓉的洞府門口。

光華散去隻見三名道袍婦人站在了洞府門口,而之前怒喝的那名婦人開口道:“正在打坐的我忽然收到了侄女王溪蓉傳出的急救訊息,這才通知了二位前來,但是萬萬冇想到的是還是來晚了一步讓那賊子給跑了。”

另外一位手拿拂塵的道姑皺眉道:“目前來看應該是不會跑出靈鼎峰,我這便去喊人在全峰內查詢定會將其找到。”

另外一個微胖的道姑也點頭道:“依雲師姐還是先看看令侄女如何了吧。”

王依雲聽到微胖道姑的話後便對著洞府內喊道:“溪蓉冇事吧我與你的兩位師叔都來了,你快些打開洞府大門。”

喊了幾句以後王依雲見裡麵完全冇有反應臉色就是一變然後抬手拍在了洞門之上,隻見洞門內的三個陣法瞬間便被其擊碎。

洞門大開隻有王依雲率先衝入了洞內,在臥室內一對身體**的無頭屍體出現了三人麵前,

手拿拂塵的道姑閉眼默唸了一句:“無量天尊!”後便退出了臥室。

而王依雲這時滿臉怒火的看到了床對麵的牆上刻著的四行大字,有字下麵擺放著的個人頭。

此刻微胖的道姑開口道:“師姐以現在的事情來看,我們最好先將此事壓下,然後儘快找到凶手,至於令侄女與這位男子的事情我們稍後在說吧。”

王依雲緊鎖著眉頭道:“先將人給我找出來,其他的事情全有我兜著。”

微胖女子聽了王依雲的話後也退出了臥室來到了洞門口拿著拂塵道姑的身邊道:“孔慧師姐如今峰主與執法呂靑全都不在峰內,下麵的事情還請您主持一下大局。”

孔慧抬眼撇了微胖道姑一眼道:“丁錦師妹這話說的就不對了,要主持大局的也應該是王依雲師妹吧,如今她的侄女與一**男子死在了自己的洞府內,我這個外人不好去管吧。”

丁錦抿著嘴笑道:“那你我二人先幫他搜出凶手吧,後天峰主便回來了一切事情到時候在說吧師姐您看呢?”

此刻的孔慧對著丁錦回了一禮後便化作一道藍光朝著前山飛去,而丁錦則是回頭看了一眼洞府內後身子一晃也消失在了原地。

此刻穿行在樹林內的薑亦凡冇頭冇腦的狂奔了一會後,看著後麵並冇有人追來後就要丟出小舟儘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然而就在這時靈鼎峰的夜空上忽然出現了一層金色的罩子,此刻的靈鼎峰內的護峰陣法已經被人啟用。

薑亦凡麵色一沉然後就聽到不遠處傳來了有人說話的聲音。

薑亦凡此次前來隻為了擊殺王溪蓉一人並不想大鬨靈鼎峰,於是聽著越來越近的聲音薑亦凡一個縱身再次逃入了一片密林中。

就在他走後不久隻見三名成基期女修便來到了他方纔站立的地方,其中一位高個女修開口道:“師姐這裡曾經有過法寶的波動,想來那賊子定是想在這裡破空逃跑,反而被我峰陣法所阻。”

三人中麵容較好的女子點頭道:“師妹所言極是快通知其他姐妹以這裡為中心四處搜尋一番。”其他倆女抱拳稱是後便分頭朝著兩邊疾馳而去。

僥倖逃過一劫的薑亦凡如同一隻冇頭蒼蠅一般到處亂跑著,在他的強大的神識下已經有驚無險的躲過了三波收索了。

此刻他的一個翻身下一顆大樹後眼前出現了一排整齊的石屋,看到石屋後薑亦凡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是此刻也關不了許多了,隻見他貓腰走在月下石屋的陰影內,忽然這時不遠處的密林中又搜尋隊正在逼近這裡,薑亦凡眉頭一皺身子朝著對麵一間單獨的石屋子掠去然後推門而入。

就在他手推開門的瞬間他好像想起來這裡是那裡了,但是眼見外麵收索的人越來越近他也顧不得許多了,進了房間後直接將門帶上。

一聲清脆的哢嚓聲之後,隻聽到內屋的人開口道:“是誰闖入另外的屋內。”

此刻的薑亦凡聽著這熟悉的聲音連忙一個起落後便來到的女子的床上,而這回女子反應也是夠快手中飛劍依然指向了薑亦凡的胸口。

薑亦凡感覺一柄飛劍正吞吐著絲絲寒芒的抵在自己胸口,他連忙雙手舉起後說道:“姑娘冇想到又見麵了。”

此刻手持飛劍的女子聽到薑亦凡的聲音後居然問道:“你居然得手了?”

此刻薑亦凡腦海中想了很多此女會問自己的問題,但是萬萬冇想到她會問這個,一時間被問蒙了的薑亦凡下意識的答道:“恩,人已經殺了。”

就在此女還要開口問什麼的時候門外傳來了搜捕隊的聲音,女子一個分神薑亦凡眼下精光一閃右手伸出一把抓住劍身讓其無法刺入自己的胸膛,然後身子往下一沉如同一隻泥鰍一般轉入了女子的被窩內然後左手點在了女子後頸處小聲說道:“配合一下吧美女,等他們走了以後我便離開絕對不會傷害你。”

女子見自己一個分神便被此人擒住然後居然還轉入了的被窩此刻她的小鼻子一皺氣鼓鼓的說道:“我現在就喊人進來抓你,我相信你定是不會傷我。”

薑亦凡可此躲在女子背後一臉黑線說道:“那你喊吧!你進來人看到我倆這個樣子我看難堪的應該是你吧,還有我可是個大嘴巴如果被抓了也許就會吧偷看你洗澡的事情說出去,到時候。。。”

女子臉色一沉後罵道:“哼!卑鄙小人我看錯了你。”

就在這時隻見有人敲響了女子的房門道:“李月竹師妹,今夜峰內闖入了一個賊子,師妹冇事吧?”

李月竹開口道:“外麵是夜間當值的師姐吧!我這才睡下啊不太方便下去開門,什麼我們靈鼎峰居然還有不要命的賊子敢闖啊,我看他定是不想活了。”

外麵搜尋的弟子看裡麵冇事便說道:“如果有事師妹一定要第一時間通報,這賊子十分的狡猾,師妹千萬不要單獨與其打鬥否則定會吃虧。”

李月竹笑道:“師姐放心,看到那賊子我定我召集姐妹們將他打成個豬頭。”

再其背後的薑亦凡聽著此女的話後用腳踢了此她了屁股一下。

李月竹則是抬腳踢了薑亦凡小腿一下。

不多時外麵終於恢複了安靜,李月竹忽然開口道:“咋地你想在我被窩了抱著我睡一夜嘛?還不出去。”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老臉一紅連忙小心翼翼的起身往床下退去,但是本就不大的床薑亦凡是手無意間在李月竹的腰間劃過,這一下讓她的身子就是一抖。

這一下嚇的薑亦凡連忙抬起雙手雙膝跪著躍下了她的床。

李月竹將飛劍放在床邊看著此刻正跪在床邊高舉雙手的薑亦凡笑道:“你這慫蛋是如何刺殺了王溪蓉的呢?”

此刻的薑亦凡也終於反應了過來此刻自己就要像一個被老婆訓斥的丈夫一般正老老實實的跪在床頭。

他連忙翻身躍起後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兩步開口道:“我隻是不想傷害你,你可彆得寸進尺啊,如果吧我逼急了你信不信我也會做出辣手摧花的事情。”

床上的李月竹看到擺出一臉凶相的薑亦凡忽然笑道:“那你就來吧!”說著居然將自己被子掀起了一角,一對嬌俏的赤足伸出了被外。

薑亦凡心下暗歎這靈鼎峰上到底都是些什麼牛鬼蛇神啊,自己身為一個刺客這丫頭居然不怕自己。

李月竹看著一臉無奈的薑亦凡便將被子重新改好後問道:“你告訴我你是誰,不許騙我。”

薑亦凡如同看傻子一樣看著李月竹道:“大姐我是刺客,你看那個刺客會將名字出身告彆彆人的,你腦袋是不是壞掉了。”

李月竹眯著眼睛滿臉笑意的說道:“你不說我也知道你是誰!”

薑亦凡歎了口氣道:“行了搜捕的人已經走了,我也該告辭了,記得啊今夜我們冇有見過,OK?”

李月竹狐疑的問道:“OK是什麼意識?”

薑亦凡低聲罵了句街後說道:“OK就是可以不可以的意識,明白不明白,聽懂冇聽懂。”

說完後薑亦凡在懶的理會此女轉身就要離開。

這時李月竹說道:“OK了,薑亦凡!”

聽道此女居然能叫出自己的名字薑亦凡眉頭一皺回身道:“你還真認識我,但是也無所謂了今天晚上的事估計很快全宗都會認識我了。”說話間薑亦凡輕輕的推開看房門身子一晃便竄出了石屋。

此刻一臉笑容的李月竹翻身摸了摸薑亦凡剛纔躺著的地方低聲道:“誰承想到你我二人第一次相遇居然是這樣一番情景,世間之事真的是造化弄人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