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師尊救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一百三十七章 師尊救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靈鼎峰密林火海之中,此刻正躲在樹洞內的薑亦凡一個縱身躍出後便頭也不回的朝著剩餘的密林隻中飛奔而去。

隻可惜無論他跑的再快也比不上火焰蔓延的速度,眼看著自己身邊已經被亂竄的火蛇所吞噬,走投無路的薑亦凡隻能甩手丟出綠色小舟一躍而上後架著小舟直衝上天際。

而此刻正在空中等著他的王依雲冷笑了兩聲後手中劍指就對著剛剛升空的小舟一點,隻見那柄原本還在下方密林內亂竄的火紅飛劍化作一道紅芒徑直的朝著綠色飛舟射去。

而此刻綠色飛舟之上薑亦凡也發現了不遠處的道袍女子,臉色就是一變心下暗叫不好。

可是還未等他做出任何反應密林中射出的火紅飛劍已經到了綠色飛舟的下方。

飛舟上的薑亦凡隻聽到一聲清脆的破裂聲後,整個身子就被隨後的爆炸震飛了出去。

震飛到空中的薑亦凡看著被火紅飛劍劈成渣的飛舟心疼道:“哎!冇想到啊這件在白浩那裡搶來的法寶自己也就使用過一兩回便在今日毀在了這裡真是太可惜了。”

不遠處的王依雲看到飛舟被火紅色飛劍一擊便炸成粉碎,臉上居然浮現出了一絲笑容。

而被拋飛了老遠的薑亦凡再次落向了地麵,此刻他隻想快一些的離開空中,不然毫無遮擋的自己將成為那個老妖婆的活靶子。

而不遠處的王依雲看著正急速下落的薑亦凡臉上的笑容瞬間便被惡毒代替,隻見她整個人踏空而行朝著不遠處的薑亦凡射去。

急速下落中的薑亦凡扭頭看到不遠處的那惡婦居然全速衝著自己殺來心下就是一緊,再也顧不得許多在空中一個燕子翻身後腳尖一點樹尖,借了一個力後身子便朝前射去。

可是任憑他在快也快不過身後的化丹修士,隻是幾個呼吸間薑亦凡便覺得身後那人已經來到了他身後。

心中猛的一驚之後薑亦凡忽然在停住了前衝的身子,隻見在空中的薑亦凡忽然停住了身子,然後在空中便是一個轉身後對著身前的惡婦就是一擊直拳。

這一拳打出薑亦凡不求傷人隻是希望藉助這一拳的推力好讓自己可以更快的落向了地麵。

這一手操作看的王依雲都是一楞,原本抓向他胸口的手也隨即抓了個空。

而此時的薑亦凡在一拳的推動下身子如同炮彈一般的射向了地麵。

而就在他馬上摔道地上的時候身子猛的一轉抬起拳頭對著地麵又是一拳。

這一套高難度動作薑亦凡做的行雲流水冇有一絲拖遝,這時隻見拳風呼嘯,地上驟然出現了一個深坑,這一切隻是發生在轉瞬可此空中的王依雲眉頭就是一皺剛要追擊下去的時候,薑亦凡此刻已經藉助著剛纔的力道朝著遠處衝去。

這讓身子尚在空中的王依雲眼中仇恨的怒火再次被點燃起,雙手之上爆裂的火屬性元氣瘋狂的凝聚而出,片刻見便凝成了倆柄火刀。

火刀成型後王依雲惡狠狠的笑道:“卑鄙的小賊讓你在小子跑,先吃我一記火焰刀。”

就在說話間王依雲已經將紅色的彎刀朝著薑亦凡的位置丟了過去。

兩柄彎刀脫手之後驟然變大了數倍,裹挾著呼呼的熱浪朝著不遠處的薑亦凡斬去。

這一刻薑亦凡的心底居然感覺道了一絲死亡,麵對著化丹修士的全力一擊身為養氣大圓滿的他被打中怕是瞬間便會形神俱滅。

但是他並不後悔,因為對於他來說家人要比什麼都重要,而他的家人中關萍兒就是其中之一。

雖然不後悔但是他心底有些惋惜,惋惜的是自己冇有找到另外的倆個親人龐彪與端木紫琪,也冇能再次回到地球。更冇能去到夢中的薑水之畔,想到這裡薑亦凡的眼中流出了一滴眼淚。

淚水尚未落下帶著毀滅之力的飛刀已經射到了他的身前,就在這時隻聽得空中一聲怒吼。

“爾敢傷我弟子!我讓你滿族陪葬!”

薑亦凡聽到了這聲怒吼之後下意識的抬頭看向了天空,隻見一個一身破爛衣服的小老頭此刻正怒髮衝冠的站在大陣外麵。

他笑這看向了師傅,嘴裡說出了“謝謝二字。”然後他便感受道炙熱的火焰已經打在自己的身上。

忽然天地間瞬間變的一片漆黑,所有的人在這一刻都被定在了當場,隻有空中的那個破衣服老頭如同天神下凡一般站在天地之間,而此刻他單手托起了一尊鼎。

此鼎一出靈鼎峰大陣瞬間就變的形同虛設,還有已經斬進薑亦凡體內的兩柄火紅飛刀也在這一刻寸寸的崩裂了開來。

隻是一吸之間一人一鼎便來到了薑亦凡的身邊,下一吸天地再次恢複了正常,但是拖著鼎的馬倒財卻是張口狂吐了兩口鮮血,臉色更是瞬間變的如同一張白紙。

原本以為必死的薑亦凡在睜開眼睛的瞬間發現自己居然還活著心下就是一鬆,但是看到了自己身邊嘴角帶血麵如死灰的馬倒財後,他瞬間便明白了一切。

吐完血的馬倒財忙拿出了一顆丹藥吃下,來不及打坐恢複便一手抓起薑亦凡後縱身一躍後飛向了空中。

而就在馬倒財飛到空中之後,整個靈鼎峰山腹之中射出了十幾道各色的光華朝著這裡飛來,之前以為薑亦凡必死的王依雲可惜也正用一對毒蛇一般的眸子看著這師徒二人。

片刻之後十幾名女修紛紛趕到了這裡,其中不伐納嬰期的修士。

眾人到齊後不等王依雲說話孔慧與丁錦二人便對著其中一位宮裝女修行禮道:“拜見琉樺師叔,冇想到會驚動您老人家。”

而那名宮裝女修則是對著二人擺了擺手道:“鎮峰之鼎都出了,我在不出來怕是會被人說三到四的。”

說完之後抬頭看向了馬倒財後失了一禮後道:“馬師哥你我二人怕是有百年未見了吧!冇想道當年那位氣宇軒昂的帥氣師兄現在居然變成了一位暮年老人,真是造化弄人啊。”

馬倒財嘿嘿怪笑道:“玉琉樺師妹謬讚了,老朽當年就不是什麼英傑人物,現在就更不是了,但是師妹你卻是越來越漂亮了。”

玉琉樺笑道:“你還是這麼會誇人,你真的是一點冇變隻可惜當年的事情耽誤了你一生不然...”

馬倒財哈哈笑道:“人各有命,天定的冇辦法,今天我的徒兒擅闖你們靈鼎峰的事情,我會給你一個交代,你看怎麼樣?”

玉琉樺剛想要開口就聽到身後王依雲開口道:“師叔昨夜的事情不能就這麼算了,這個賊子闖入我靈鼎峰,隨意殺戮我峰弟子辱罵我峰的先人,如此狂徒如果不殺我靈鼎峰然後如何能在其他幾峰麵前抬起頭來。”

玉琉樺扭頭看了一眼插話的王依雲後臉上就是一冷,在這種情況下此人居然打斷自己的對話讓她的臉麵有些下不來台,但是外人麵前又不好發作隻能將此事記下代日後在找她算賬。

被玉琉樺掃了一眼的王依雲這才意識到自己太心急下了她的麵子,但是既然已經說了也冇有回頭路了,今天一定要讓這小子死在此地。

馬倒財將對麵的一切看在眼中開口道:“我這徒兒夜闖靈鼎峰也不是冒然而來,隻為了給其妹妹報仇,至於貴峰的這位師侄說的隨意殺戮與辱罵先人還請你拿出證據。”

王依雲聽到馬倒財的話後臉色一變吼道:“那他殺了我宗一名內門弟子這事情你冇法抵賴吧!此女還是峰內重點培養的苗子,如今就這樣死在自己的洞府內,你們器鼎峰難道要包庇自己的人嗎?”

玉琉樺見到自己峰內的這個弟子如此聒噪開口道:“好了,人被殺在洞府內這麼丟人的事情,你還拿出來說,真是不怕丟儘了我峰顏麵,快些退下不要在多言。”

王依雲聽道玉琉樺的話後冷哼了一聲便退到了眾人的後麵。而玉琉樺對著馬倒財鞠躬道:“自己家小輩不懂禮數,師兄莫怪,既然都是各執一詞,又恰巧我峰的峰主外出未歸,今天的事情我們去雲鼎殿內讓掌門評斷吧,您看如何?”

馬倒財看著眼前這個外表和善的女子心下卻在罵道:“幾句話便可以解決的事情你是非的要鬨大啊,好今天就陪你一遭。”

馬倒財看了一眼身旁的薑亦凡道:“你可怕去大殿內對峙?”

薑亦凡看向了師尊馬倒財道:“行的正做的直去哪裡都不怕,如果最後判我有錯我也甘願受罰。”

馬倒財滿意的點了點頭後對著玉琉樺道:“那還請師妹與我一同移步雲鼎大殿。”

玉琉樺轉身對著身後的眾人說道:“昨天晚上參與的人同我一同去雲鼎大殿,其他人冇事的就都回去吧。”

王依雲、孔慧與丁錦走道玉琉樺身邊鞠躬道我三人是昨天晚上的當事者願隨師叔前往。

玉琉樺點了點頭後對著馬倒財道:“請!”

馬倒財也不含糊拉著薑亦凡化作一道遁影飛向了雲鼎峰,而玉琉樺則是冷冷的對身後的三人說道:“去了雲鼎大殿不比在自己峰,不要嘗試誆騙掌門,不然後果你們自己負責明白了嘛?”

三人紛紛鞠躬稱是,玉琉樺大修一卷三人然後也化成了一道遁光尾隨前麵的馬倒財而去。”

片刻後二人便落到了一座宏偉的大殿前麵,馬倒財抬手撥動了一下立在一旁的一個黑色鈴鐺。

不多時隻見空中落下三道光華,率先走出來的人薑亦凡認識正是掌門上官嵐,而在他身後的二人他那個胖子他有些眼熟,而另外一個高個子他並冇有什麼印象。

出來的三人看到玉琉樺與馬倒財後馬上上前行禮道:“拜見二位師叔,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二位師叔敲響了這議事鈴鐺。

玉琉樺麵無表情的道:“此事說來話長,走我們殿內去說。”說完後率先轉身朝著殿內走去。

紫筆文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