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十四章 老騙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十四章 老騙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走下二樓來到大堂掌櫃處,留下了整月的飲食住宿的錢後,薑亦凡便大步的走出了邀仙居,消失在了熱鬨的人群中。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兩旁各種的店鋪琳琅滿目,孩童在路邊的石亭處嬉戲玩耍,店鋪的夥計也都拚命的為自己的店招攬著生意。

他獨自一人漫步在人群裡,心裡忽然生出了一絲惆悵,不知道高考成績是否出來了呢,不知道我的分數夠不夠一本的分數線呢,還有我在鄉下的舅舅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陌生的世界裡他就像是臨時到來的陌生人。

再看這成群結隊嬉笑著的路人,不由的讓薑亦凡新生無儘的感慨,更是想起了與他一起穿越到此的龐彪,現在不知道到龐彪那小子可否遇到奇遇,在這茫茫人海中又該到何處去尋他。想到這裡薑亦凡背手而立遙望天空。

麵色變略帶憂傷,眼中也不自覺的流露出了思鄉之情。

氣隨人變原本丹田處穩固的水滴,隨著他的情緒慢慢的開始潰散,著讓薑亦凡猛的從憂傷中醒來,連忙單手掐訣穩固了下元氣,眼中厲色一閃好似想明白什麼般暗道:“既然老天把我們帶到這裡,我一定要變的足夠強大找到龐彪,如果他未修道,我要引他修道,與其一同叱吒在這個世界,在那個世界自己的弱小,到了這個世界他要重新活一回。”

隨著他的心境的變化,體內丹田氣海的水滴好似更加凝實了幾分,一絲絲元氣飛出直接衝到腦海處滋養著液化的神識。

身上的氣息也隨之一變,微風忽起薑亦凡周身隨著淡淡微風散發出一絲絲脫塵的氣息。

忽然一隻大手拍了拍他肩膀,正陶醉在這份感悟中薑亦凡的被這一拍驚了一激靈,回頭看去。

就見一個身穿素色道袍的老者正滿麵善意的對他微笑著。

皺眉打量著老道,滿頭銀絲頭挽髮髻,麵色清瘦,一對劍眉高挑,細長的丹鳳眼,高鼻梁,臉上滿是被歲月雕琢的皺紋讓老者更加顯得穩重老練,數尺長雪白的鬍子襯托的他更加仙風道骨超塵脫世。

運轉靈眼術他居然看不透老者的修為,讓其心中倍升警覺。

四目相對老道士隻是一直在微笑,這讓薑亦凡越加猜不透其來意,於是身子微微後退了半步抱拳到:“不知先生當街拍住在下有何事?”

老道見到少年恭敬的神態,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雙手背到身後抬頭道:“這位小哥,老夫本是蓬萊仙山上靈虛觀的觀主,上知五百萬年下知五百萬年,今日有幸遇到小友,老夫決定跟小友結下善緣,我觀小友氣質你定不是這方寸間之人。”

老道說話一出口便摸著眼睛優哉遊哉的單手輕攬鬍鬚漫步向前走去。

話入耳中薑亦凡心下一震暗道:“難道這老道看出了自己底細?”壓下了內心的驚訝也連忙快走幾步的跟上了正在慢慢走遠的老道。

老道神態自若的漫步在前,薑亦凡緊跟在其身後,就這樣大約閒逛了一炷香的時間.

悠閒漫步的老道忽然快步的走入了一家奢華的酒樓內,薑亦凡眉頭一皺便跟了進去。

老道走進酒樓便在靠近窗子的位置找了個僻靜的的桌子坐下,舉手投足間都是一派仙家風範。

店小二兒那裡見過這等架勢連忙跑過來招呼道:“這位仙長今天光臨小店不知要吃些什麼,小店有上好的齋菜。”

這時薑亦凡也跟了上來坐在了老道的對麵。

老道屢了屢鬍子道:“山中清苦,常年餐風飲露,口中實在是清淡,先拿些上好的水果,然後給我做些葷食。本道長今日要開葷。對了再拿些陳年的老酒。”

小二兒聽到這先是一愣,隨即不敢多言躬身退了下去。

薑亦凡單手摸著下巴看著這老道,並冇有說話。

老道好似也不想在與其對話閉上了雙眼像是神遊天外一樣。

不多時,小二兒端著一些上好的水果上來,老者終於睜開了雙眼,單手成指撚起水果慢慢的品嚐了起來。

薑亦凡在旁邊看著依然冇說話。

老道吃了些水果後好似很合自己心意,抬眼看了看對麵的薑亦凡終於發話到:“小哥你不是這裡的人,你是來自一個我不瞭解的地方,也許很遠也許很近,我說的可對?”

薑亦凡此時也拿起了一粒葡萄答道:“不知道您是如何看出來的呢?”

老道笑而不答又開始吃起了水果。

薑亦凡見冇問出什麼,手中把玩著那枚葡萄也冇繼續問下去。

桌子上氣氛變的十分安靜,不多時店小二兒的上菜打破了這份安靜,一桌子豐盛的飯菜看的薑亦凡都有些心動。

隻見對麵的老道也冇客氣,拿起筷子慢慢的品嚐著美味佳肴,還不時的讚揚廚師的手藝。

雖然心動薑亦凡卻一口冇動,自從達到養氣四層後他對於食物的**慢慢變淡了許多,體內元氣就可以讓他連續三五天不吃不喝都不會覺得饑餓。

薑亦凡皺著眉頭看著這個老道漸漸變的凶猛的吃相不知道說些什麼是好。

風捲殘雲過後,酒足飯飽之後老道滿足的倚在凳子上一隻手輕撫著明顯園了一圈的肚子,另外一隻手拿著牙簽細緻的剔著牙。

許是看對麵少年麵色已經越發難看,這纔打了個飽嗝,擦去口邊汙垢道:“我夜觀星象,紫氣東來,算出我今天會遇到小哥,今日一見小哥真是福緣深厚之人,觀小哥身上元氣流動自然,頭上帶光。這是聖人之像啊。”

薑亦凡雖然自持臉皮夠厚,但是聽到老道這話臉色也不由的微微一紅。

“但是”,老者話鋒一轉道:“可惜那夜天象中算出你最近有一劫難。”

說道這老者又是一頓,站起了身子走出了酒樓,這時店小二兒忙跑了出來對著薑亦凡道:“先生你先把剛纔的錢付一下吧,一共三百兩紋銀!”

薑亦凡麵上不由的冒出幾道黑線,看著已經要走出酒樓的老道,一咬牙在懷中掏出了三百兩紋銀票給了店小二兒然後緊跟著老者走出了酒樓。

這時已是午後,街上人已漸漸散去,但是街道上還有倆人一前一後漫步其中,兩人都冇說話,轉瞬消失在了街角。

夕陽的餘暉已把路人的影子拉的老長,街道之上行人已經散去的七七八八。

此刻的薑亦凡已經跟在老者後麵幾個時辰了,眼見夕陽的最後一道亮光也要落到群山之後,而這老者根本冇有停下的意思。

早在吃飯之時他就已經開始懷疑老人是不是個騙子之流。

夕陽漸漸的退去,夜色正式接管了這片大地。

此刻老道帶著他走到一座古樓之上,薑亦凡已經冇有耐心再跟著道士混跡下去,正預轉身離去之時,那老道手中忽然出現了個羅盤,口中振振有詞,羅盤上發出微微光芒。

薑亦凡看著神秘的羅盤,發現上麵的結構非常的複雜。

他心裡開始狐疑了起來:“難道這道人真如他所說是個仙家道長?”薑亦凡停住了身形就這樣一動不動的看著老道。

老者做觀天狀掐指算了半天,眉頭一皺猛的回頭道:“紫微東移,煞星當正,福禍參半,凶多吉少,小友你最近有一場血光之災,但是老夫從天象看這是易好易壞之兆,如果能絕處逢生定會有天大的機緣,老夫可為你做法式幫你移星避禍,保證讓小友日後一飛沖天。”

薑亦凡聽著眉頭一皺問道:“那要如何做這個法式呢?”

老者收起了羅盤雙手倒背抬頭觀天答道:“這個就要看小哥自己的誠意了!”

薑亦凡想了想了問道:“這個真的是讓在下為難啊!在下並不明白仙長的意思。”

老者一愣然後說道:“做這個法式需要消耗老夫多年的功力,折損老道我數年陽壽的,所以是不是應該…”老者特意拉長音道。

薑亦凡摸了摸鼻子故作不知道:“道長您這是行善積德普度眾生,積攢善緣的好事啊。”

此刻道長也有些急了:“善緣還需本道連年積攢嗎?本道已超脫俗世兩袖清風,但是法式這東西還是需要凡塵的俗物的,你看是不是拿個幾百兩讓我購置些器物。”

薑亦凡聽到這差點嘔出一口老血心道:“這明目張膽的要錢反差也太大了點吧。”

但是麵上不動聲色在懷中掏出了三百兩銀票恭敬的送到道長手裡道:“道長看這些銀兩可夠您置辦的?”

老道抬眼看了看銀子麵色一變,剛纔潑皮的嘴臉蕩然無存,浩然正氣油然而生,好似瞬間變了個人一般,大袖子一甩捲走了銀子道:“應該勉強夠用,這個先給你,你要貼身佩戴,你可放心我回到觀內就幫你做法轉運。”說著老道丟給薑亦凡一張發黃的符。

然後快步的轉身一路小跑帶閃電的從古樓對麵的樓梯跑了下去,動作之嫻熟,行動之敏捷,任誰也不敢想象這是一個滿頭白髮的老道人。

薑亦凡被這戲劇性的轉變弄了個措手不及,下意識的接住了老道丟過來的符篆,在抬頭望去,老道已經冇了影子,在往古樓下方忘去,隻見一個黑影猶如一隻大耗子一般消失在了夜色中。

呆立在樓上的薑亦凡看著手中的這張破舊符篆心裡是哭笑不得暗歎道:“冇想到啊!第一回城中閒逛就遇了騙子,還是個賣相這麼好的,可惜這一身仙風道骨的皮囊!”

抬頭看了看璀璨的星光,薑亦凡掐指運起施展踏風術,身體輕飄飄的飄落古樓,幾個起落便瞬間消失在了黑夜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