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全身而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一百四十一章 全身而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看到殿內的眾人一片其樂融融的韓飛羽,後槽牙都快被其咬碎了。

但是此時是厲雷老祖判定的,就算他在不甘心也無濟於事。

忍道最後的韓飛羽忽然站起身子對著殿內眾人抱拳道:“我炎鼎峰內還有急事,既然此事已經有了定數,我就失陪了。”

話未說完韓飛羽便轉身離開了雲鼎大殿,出了大殿的韓飛羽身上忽然冒出了黑色的火焰,然後便直衝上了雲霄瞬變便消失在了天邊。

而此時殿內的眾人都看著憤怒而走的韓飛羽留在殿外的那一朵黑炎蓮花陷入了沉思。

同為納嬰修士的劉山河與玉琉樺心下都是一驚,紛紛暗歎道:“冇想到韓飛羽居然已經將黑鴉魔焰煉道了這個境界。

隻有半步陰神的上官嵐心下明白,韓飛羽此子的實際戰力怕是已經跟自己不相伯仲了。

而厲雷老祖著是眯眼笑道:“這小子脾氣道是跟他師傅一樣,就是不知道命是不是也跟他師傅一樣的薄呢?”

韓飛羽走後殿內忽然就變的輕鬆了下來,眾人在寒暄了幾句後便紛紛的離開了雲鼎大殿,最後雖然玉琉樺原諒了薑亦凡,但是上官嵐依舊罰薑亦凡禁足在器鼎峰內不準外出,什麼時候成基了什麼時候才能外出走動。

這一點馬倒財與薑亦凡也隻能接受,跟五鞭比起來這就跟冇罰冇什麼區彆。

馬倒財帶著薑亦凡回到器鼎峰的平台上以後,薑亦凡赫然的發現峰內的眾人此刻居然全在此處等列隊等著他回來。

看到落地的二人後,眾人對著馬倒財行禮道:“師叔,師祖!”

而馬倒財卻隻是拜拜了手道:“都是自家人彆整那些虛頭巴腦的。”但是話音未落就看馬倒財張嘴吐便了一口鮮血。

這一幕嚇的眾人紛紛圍了上來,而離他最進的薑亦更是將其一把抱住。

謝英二話不說反手拿出了一顆白色的藥丸喂到了馬倒財的嘴裡,而後虛夢真人與卜星子也上來幫馬倒財梳理體內元氣。

半響後馬倒財終於睜開了眼睛,當看著圍著他的眾人後輕咳一下手尷尬的說道:“乾什麼呢,我老頭子硬朗的很,你們這一群人圍著我想乾什麼。”

卜星子開口道:“師叔最近幾天好好休息一下吧,之前過度的勞累,加上早上強行使用了器鼎,現在你體內的紫丹已經被透支道了極限了。”

薑亦凡聽完卜星子的話後眼圈就是一紅,而馬倒財道:“小意思而已,那次我出門尋寶回來不是九死一生,也冇見你們幾個小傢夥如這般關心我。”

被馬倒財挖苦的幾位堂主都是尷尬的站起了身子。

而後馬倒財繼續道:“好了事情都解決了,我跟薑亦凡這小子全部都被禁足在器鼎峰了,其實也不錯正好休息休息,謝英啊來給我老頭子選個最好的洞府,我要好好享受幾天。”

站在一旁麵帶微笑的謝英直接丟出了一個牌子道:“早就已經為師叔準備好了,就在薑師弟洞府的旁邊。”

馬倒財笑道:“咱峰啊就你小子心眼多,說不定那天我都會被你算計到。”

謝英笑道:“不敢不敢,我隻是完成我分內的事情。”

就在這時馬倒財忽然問道:“齊胖子怎麼冇來,這小子是不是又皮癢了。”

方卞聽到這話後連忙上前一步道:“我師傅昨天喝多了現在還冇醒,還請師祖見諒。”

眾人好像都已經習慣一般臉上冇有一絲的驚訝。

這時馬倒財開口道:“都散了吧,我也回洞府中好好的調養一番,對了謝英啊晚上給我弄點粥補補。”

謝英笑道:“早上便開始熬了,等好了我讓夕瑤去喊你。”

馬倒財撇了撇嘴道:“真是冇有你想不道的事,真無趣走了!”

這時薑亦凡忽然開口道:“師尊先走我這還有些事情要處理,晚一些時候在去看師尊。”

馬倒財開口道:“不行就留在我們器鼎峰吧,雖然我們這比不上靈鼎峰但是最起碼能給她一個家。”

薑亦凡此刻心裡還在擔心這件事但是聽到師傅的話後心裡彷彿被開啟了一扇窗戶一般豁然的開朗了起來。

各位堂主各種回去了以後,方卞湊到了薑亦凡身邊道:“師叔真是的生猛,居然真的單槍匹馬夜闖了靈鼎峰還乾掉了那個王溪蓉,師侄我真的是對你越加的崇拜了。”

聽著方卞的話薑亦凡笑道:“僥倖的成分占了大半,但是也是說明昨夜這二人命數已儘。”

方卞聽到二人後臉色表情那是十分的精彩連忙道:“你還殺了靈鼎峰的哪位姐姐啊,你也太。。。。”

薑亦凡冇有一皺道:“想什麼呢是一個炎鼎峰的男弟子。”

方卞聽到後眉頭就是一挑道:“有故事啊,有空定要說給我聽聽。”

薑亦凡瞪了方卞一眼後問道:“我交給你的關萍兒人呢?”

方卞連忙開口答道:“在黃月央那裡,他一個女孩我這一個老爺們太不方便,原本想送道煉丹堂去的,但是那裡人多嘴雜的我最後還是將其安置在了黃月央那裡。”

薑亦凡沉思片刻後感覺方卞辦事還真的很是穩妥,有時間想的甚至比自己都要全麵,於是上前搭上他的肩膀道:“走吧,帶我過去吧。”

方卞埋怨道:“自己有飛舟不用回回都讓我帶你。”

一提到飛舟薑亦凡的臉上立馬浮現了惋惜之色道;“彆委屈了,飛舟冇了,就連宗門發的飛劍都毀了。”

方卞一聽也是惋惜的搖頭道:“我還尋思那天借來研究一下,可惜了冇給我機會啊。”

薑亦凡踢了方卞一腳後罵道:“你小子看了一眼就惦記上了,你可真行啊,等以後有好東西一定不能讓你看到。”

方卞剛想開口辯解一番便又被踢了一腳,然後薑亦凡催促道:“你可彆墨跡了,咱能邊走邊說嘛。”

方卞見狀連忙丟出飛劍後載著薑亦凡衝向了雲端。

二人飛到了黃月央的洞府外,薑亦凡率先躍下了飛劍後直奔洞府走去,身後的方卞見狀後連忙也跟著躍下喊道:“薑師叔莫要心急啊,黃月央師妹洞府裡有機關。”

還未等他話說完,就聽到一聲巨響。

然後就見一身黑煙的薑亦凡躍出了洞口。方卞歎氣道:“冇事吧薑師叔,你太心急了也不的呢過我吧話說完。”

爆炸聲後黃月央小心的走出了洞府後朝著外麵看去,看到來人是居然是薑亦凡跟方卞二人,皺著的眉頭纔算舒展了開來道:“方卞我這裡有機關的事情你冇告訴他?”

方卞聳了聳肩苦笑道:“薑師叔道了這裡便急匆匆的闖了進去,他也的給我時間說啊!”

黃月央看了薑亦凡一眼後道:“小心點我帶你倆進去。”

說吧便朝著裡麵走去,薑亦凡也不墨跡直接跟了上去,進入洞府後薑亦凡便看到了滿牆的各施工具,再往裡走便是此女的臥室,此刻臥室門是開著的隻見臉上依舊帶著淤青的關萍兒正安靜的躺在鬆軟的大床上,就在看到薑亦凡的瞬間關萍兒飛快坐了起來眼中瞬間便充滿了淚水。

薑亦凡走進臥室後關萍兒便一把抱住了薑亦凡是手臂哭道:“薑大哥安全的回來了太好了,我昨天被方哥哥帶回了後,黃姐姐特意幫我治療傷勢還讓我在這住下,直到晚上我都冇看到你了來看我萍兒心裡很傷心,但是後來黃姐姐告訴萍兒薑大哥是去幫萍兒報仇去了,萍兒就一隻擔心著薑大哥。”

看著眼前孤苦無依的關萍兒薑亦凡也拍了拍她的後背以示安慰。

這是黃月央開口道:“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弄?”

薑亦凡開口道:“帶萍兒回我的洞府。”

黃月央眉頭一皺後說道:“你個大男人有空照顧她嘛?還是讓他回去照顧你?”

薑亦凡一聽這話整個人就是一楞,然後又看了看關萍兒,這事情確實有些急手啊。

這時黃月央再次開口道:“要不人就在我這吧,正好我這卻個打下手的學徒,萍兒你願意留在我這當學徒嘛?”

薑亦凡一聽此話臉上也是一笑,如何關萍兒能一直住這裡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說話間薑亦凡便看向了關萍兒,而這時的關萍兒則是朝著黃月央看去,然後開心的笑道:“我願意跟黃姐姐待在一起。”

薑亦凡看著這個乖巧懂事的關萍兒笑道:“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了,靈鼎峰我們不回去了。”

關萍兒聽到了以後臉上終於浮現出了燦爛的微笑。

處理完了關萍兒的十七後,方卞便吧薑亦凡帶回了自己的洞府內。

而此刻馬倒財正安靜的在大樹下麵打坐調戲著。

薑亦凡躍下飛劍後示意方卞可以回去了。

方卞看著打坐的馬倒財後對著薑亦凡抱了抱拳後便消無聲息的破雲而去。

而薑亦凡輕輕的朝著馬倒財的地方走去,當走到離馬倒財隻有數米的地方後,薑亦凡也席地而坐盤膝打坐了起來。

而就在這時馬倒財的聲音在其耳邊忽然響起道:“你小子終於回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