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解決完畢靜待天時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一百四十三章 解決完畢靜待天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器鼎峰中段平台上,一聲師傅喊的呂靑心下就是一顫。

她看著薑亦凡身後那個臉上依舊留有淤青的小女孩正用恐懼的眼神看著自己的時候呂靑輕歎一聲說道:“萍兒還想跟師傅回道靈鼎峰嘛?”

聽到靈鼎峰三個字的關萍兒明顯的往薑亦凡的身後躲了躲,然後對著呂靑搖了搖頭。

這時呂靑纔看道關萍兒之前那條烏黑的大辮子可以已經蕩然無存。心下就是一痛的呂靑一行眼淚不直覺的流了下來。

薑亦凡看到呂靑的那行眼淚後心下也是一軟,其實他還是能看的出來呂靑是真的非常喜歡關萍兒的,但是現在幼小的關萍兒心裡已經留下了創傷他便不能在讓其回道靈鼎峰那個讓他受儘折磨的地方。

就在這時李苒忽然開口對著身邊的呂靑道:“師姐,看來我們靈鼎峰確實給這孩子留下了烙印在心底的恐懼,即便你今天真的能接她回去,我想無論是對你還是對她都不是最好的選擇你覺得呢?”

呂靑看著躲在薑亦凡身後偷看她的關萍兒輕咬著下唇在思考著什麼。

這時候馬倒財開口說道:“我們器鼎峰雖然可以收下這個孩子,但是從孩子未來的角度考慮呢我們這裡確實不能給他最好的修煉資源,但是呢我們這裡可以給她現在她最需要的家。”

當呂靑聽到家這個字的時候,側頭看了一眼身邊的李苒,而李苒則是笑道:“馬師叔說的也是很有道理,但是我還是希望你們在給我們靈鼎峰一個機會去彌補這一切。”

薑亦凡忽然笑道:“李師姐說的彌補是什麼?靈鼎峰在教人方麵我冇有資格去評定,但是在育人方麵我是真的不敢奢求您能做些什麼了。”

李苒看著在言語中挖苦著自己的薑亦凡,憋悶許久的一絲怒氣被挑撥了起來,正要開口反駁薑亦凡的時候。

呂靑用手擋住了她的身子道:“無論你說些什麼我姐妹二人今天來的首要目的就是來賠罪的,至於萍兒的話她永遠是我呂靑的關門弟子,這件事無論她在哪個峰生活都無法改變這個事實。”

馬倒財聽出了呂靑的話中有話眼珠就是一轉道:“這到是實話,既然這妮子已經拜你為師了我們就冇有權利讓她不認你這個師傅,更切斷不了你倆師徒的因果羈絆。但是現在她確實無法回到你的身邊,李師侄看這個事情該怎麼解決呢?”

李苒現在雖然心頭有氣但是既然能當上峰主也是心思通透之人,當聽道一半的時候便明白了馬倒財的心思,於是開口道:“那這樣我提個兩全其美的辦法不知道薑師弟能不能接受?”

薑亦凡心思一動撇了一眼馬倒財後說道:“那就請師姐說一下吧。”

李苒壓下心中的火氣麵帶微笑的開口道:“我靈鼎峰的關萍兒暫且在你們器鼎峰住下,而她的一切的用度我會每月讓弟子送來不需要你們操心,然後她是我峰執法長老呂靑的弟子的事情相信大家也是無異議的,那麼每兩天呂靑來此地看望自己的弟子想來也應該是理所當然的吧。”

薑亦凡聽了李苒的話後看了馬倒財一眼後對著呂靑道:“呂師姐這件事怕是我們誰都做不了主,還的問問萍兒是怎麼想的。”說著便轉慢慢的將其身後的關萍兒推倒了身前。

關萍兒無助的回頭了薑亦凡一眼,隻見薑亦凡對著微微一笑道:“經曆了這些你也應該長大了,今天這件事關係道你的未來,必須你自己做出選擇。”

關萍兒轉過頭看向眼前的呂靑然後忽然想起了她媽媽常說的一句話:“這一輩子最大的願望便是將萍兒送道宗門之中學習修道,然後便可以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

小女孩關萍兒這一刻好似鼓足了所有的膽量開口道:“那以後就辛苦師尊了,徒兒在此給師尊磕頭了。”話音未落隻見關萍兒已經跪在地上對著呂靑重重的磕了三個頭。

呂靑看著眼前的弟子心裡的那塊大石頭也終於落了地,而她旁邊的李苒則是朝著薑亦凡丟出了一塊白色令牌道:“這是靈鼎峰的令牌下回在去我峰的話彆偷偷摸摸的明白了嘛。”

薑亦凡尷尬的接住了令牌撓頭的笑道:“師姐有心了,怕是師弟短時間都不敢在去您的靈鼎峰了。”

李苒笑了笑道:“就怕到時候由不得你不去,好了事情都解決了師姐咱們走吧。”

這時馬倒財忽然開口道:“既然你們有如此誠意那我們也不能落了下風。”說話間也丟出了一枚白色令牌給呂靑。

呂靑單手收了令牌後對著馬倒財微微笑了一下後便跟著李苒一同離開了器鼎峰。

二人走後薑亦凡低頭拍了拍關萍兒的頭問道:“事情都解決了,萍兒可以安心的開始修行了,開心嘛?”

關萍兒微笑著點點頭。

這時馬倒財開口道:“下麵就是給這妮子找一個合適的洞府了。”

黃月央聽到馬倒財的話後連忙開口道:“萍妹還小先跟我住一起吧。”

馬倒財一臉壞笑的看著黃月央道:“黃丫頭平時彆人去你洞府你都不樂意,現在居然還能主動邀請人去個你同住,你變了啊丫頭。”

黃月央被馬倒財這麼一說臉上就是一紅支支吾吾的要說些什麼。

這時候關萍兒開口道:“是我求姐姐收留我的,我對姐姐傀儡機關有些興趣想要在她哪裡給她打個下手。”

馬倒財哈哈大笑道:“冇看出來你個丫頭還對這個感興趣,好那就隨便你們了,一會黃丫頭就帶她回去吧,好好調養身子缺少什麼就找方卞那小子要明白了嘛?”

黃月央與關萍兒像倆隻乖巧的兔寶寶一樣連連點著頭。

薑亦凡看到這一幕後便對著馬倒財說道:“咱們也回去吧師尊。”

馬倒財點了點頭然後大袖子一卷便帶著薑亦凡消失在了原地。

洞府大樹旁邊一道大風吹起了之前落在地上的那片黃葉,黃葉隨風飛舞著,這次他的終點將會是大山的任意一處地方。

大樹之下,師徒二人,這回馬倒財率先開口道:“師尊我要閉關了,這次怕是短時間不會出關,這枚驚雷原石先交給你,如果你提前達到成基的話便拿著它去讓師兄幫你鍛造一柄你滿意的武氣。”

接過驚雷原石的薑亦凡將其小心的放到了儲物手鐲中。

這時馬倒財凡手又拿出了一個玉瓶道:“這裡麵是十顆成基丹,你現在隨時都有可能成基,而我這一關卻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出來故而這個你先拿著,要成基的時候隨便吃千萬彆不捨得吃。”

薑亦凡接過玉瓶後便抬頭看著馬倒財心中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而馬倒財看著盯著自己的薑亦凡笑道:“這些日子你小子要刻苦一些啊,千萬彆給我惹是生非聽到了冇。”說話間抬手重重拍了拍薑亦凡肩膀。

薑亦凡手中捂著玉瓶道:“師準也要好好調養身子,不然以後如何為弟子去擺平麻煩。”

馬倒財聽到薑亦凡話後上去就是一腦瓢道:“不想點好,就想著如何惹事。”

打完之後二人居然不約而同的大笑了起來。

正午十分此刻的薑亦凡正獨自盤坐在洞府的密室內。

此刻他的身前擺放著十三顆成基丹,一枚玉簡。

薑亦凡隨手拿起了玉簡之後再次認真的將太陰雷經的第一境看了一遍。

自從那天在雲鼎大殿內知道了老頭的身份後,薑亦凡便隱隱的覺得這太陰雷經一定不簡單,就從他並不是屬於二層的功法來看,這功法定不是宗門內讓弟子們隨意挑選的功法。

就在他的神識才退出玉簡的時候,老龍玉冥的聲音忽然在薑亦凡的耳邊響起:“小子你終於要開始衝擊成基期了嘛?”

薑亦凡聽到玉冥的聲音後笑道:“現在宗門內的事情已經辦的差不多了,成基期修煉的功法我也已經拿到,熟話說天時地利人和,現在我地利跟人和已經俱全,我現在隻是等待那一分天時。

老龍嘿嘿笑道:“還真彆說我現在心裡還有一些小期待呢!我特彆期待你最後能鑄成多少道基。”

薑亦凡沉思了一陣歎氣道:“我的目標是七台,跟我師傅一樣。”

老龍冷哼了一聲道:“不道十台以後的路還怎麼走,你不應該有這樣的想法,十台是你的最下線,往上則是越多台越好啊。”

薑亦凡聽著老龍的話心底也好似多了出一分的自信,深吸了一口氣後說道:“我要閉目調息一番,在衝擊之前的需先將體內修為提升道巔峰,冇事什麼要緊事就彆打擾我了啊死龍。”

玉冥嘿嘿笑道:“放心你在這等關鍵的時候我怎麼可能打擾你,你要加油啊小子我看好你。”

此刻的薑亦凡眼觀鼻,鼻關心,心沉氣海,氣海中的黑白二氣則是遊走在全身,此刻的薑亦凡進入了入定之境。

日月輪轉,黑白交替。秋去冬來,雪化春至。

閉目盤坐在密室內的薑亦凡這一等便是半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