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達到成基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一百四十七章 達到成基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大殿的正殿之中,一道黑影閃過,薑亦凡如同鬼魅一般的來到了正殿上方房梁之上。

眯著眼睛朝下看去的薑亦凡心下暗道:“果然跟自己猜測的一樣,這一聲巨響之後,此刻龐彪與劉闖正在用力提拉著鎖鏈,隨著腳下傳來越來越急促的響聲,大殿中央神台處的地板慢慢沉入地下,之後薑亦凡再熟悉不過的地道便漏出了它的全貌。”

下麵的二人在看到隱蔽洞口打開後,雙眼通紅的龐彪開口道:“你先下去看看,我這就回去喊他們幾人過來。”

劉闖好像並未對龐彪起疑心雙手撐地就要躍下,這時候龐彪再次忽然出手血色短刀化作一道刀光劃過了劉闖的脖頸,滿麵驚訝的劉闖雙眼死死的盯著龐彪,但是身子卻緩緩的倒在了洞口。

一刀乾掉劉闖的龐彪將他的身體丟到了旁邊後便小心的鑽進了洞口,就在他進去不久後站在上麵的薑亦凡躍下了房梁,然後也鑽入了暗道。

穿過暗道他再次看到那座神秘的祭壇,祭壇上龐彪正站在紫色隕石的旁邊。

這時薑亦凡邁步走出了洞口,而祭壇上的龐彪似乎察覺了有人進來連忙朝著洞口看去。

不看則以,這一看驚的龐彪大叫道:“怎麼會是你!你不是已經死了嘛!”

一身白袍的薑亦凡並未回答龐彪而是一步一步的朝著紫色祭壇上走去。

雙眼通紅的龐彪見薑亦凡不說話眼中的血色瞬間越加濃鬱了幾分,然後二話不說上去便對著薑亦凡的頭部砍去。

這時已經走上祭台的薑亦凡一個側身便躲過了龐彪淩厲的一刀,而後抬手抓住了龐彪脖子問道:“你是誰?”

一擊未成反被鎖喉的龐彪哈哈大笑道:“我是誰?好久了都冇人問我這個問題了,此刻的我便是龐彪,下一刻的我會變成誰就連我也不知道。”

薑亦凡側頭看了一眼在龐彪手中緊握的怪刀,然後手上就是一用力,隻聽到怪刀咯的一聲斷成了兩節掉落在了地上。

而這一刻雙眼血紅的龐彪則是跍通一聲暈倒在了祭台之上。

薑亦凡看一眼地上的兩節的短刀,便想拿起來看看,可是就在這時一團黑氣忽然衝了進來。

薑亦凡下意識的往後一躲,隻見那團黑氣也在祭壇上化成了人形朝著薑亦凡笑道:“小鬼我終於等到你了。”

而對麵的薑亦凡看見對麵的人後,整個人便是一愣然後整張臉變的不自然了起來。

站在其對麵跟他說話的人不是彆人正是之前死在大殿門口的瘦弱自己。

這時隻見這個滿臉黑氣的自己笑嘻嘻朝著自己說道:“你要比我料想的還要優秀,也不枉我拚儘所有在這個節點等你。”

薑亦凡聽到了對麵滿臉黑氣自己的話後開口問道:“我冇猜錯的話你就是在沙漠時候的那隻魔頭吧。”

此話一出對麵瘦弱的薑亦凡臉上頓時露出了驚訝的神色然後便大笑道:“不愧是我看中的人,既然能第一時間推斷出我是誰,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我的存在,那麼接下來你也知道了自己的處境了吧。”

白袍薑亦凡臉上微微一笑道:“這樣吧你回答我一個問題,如果我滿意的話我可以給你留下一分魔魂,你看如何?”

黑臉薑亦凡哈哈笑道:“都已經到這了,你感覺你自己還有機會嘛?還給我留一分魔魂真是可笑。”

話音一落隻見黑臉的薑亦凡瞬間消失在原地,而對麵的白袍薑亦凡並未閃躲而是看著黑臉薑亦凡化作一團黑氣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忽然間黑氣中探出了一隻黑漆漆的手臂徑直的抓向白袍子薑亦凡的肩膀。

就在這時白袍薑亦凡忽然開口問道:“在沙漠中你為什麼冇有對我奪舍成功?”

此刻抓住白袍薑亦凡手臂的黑手在聽到這聲問話就是一抖。

就在這一抖之下白袍薑亦凡肩膀往後一撤,他的肩膀就這般輕易的便脫開了魔爪。

而黑氣中的魔爪發現自己居然抓空了後嗖的一聲再次消失在了祭壇上

不久後黑氣再次悄無聲息的化出,這一回是朝著白袍薑亦凡的腹部抓去。

漆黑的爪子眼見便要抓在白袍薑亦凡的身上,而此刻的他卻是冇有絲毫躲閃的意識而是繼續問道:“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話音剛落爪子就已經插入了白袍薑亦凡的腹部,這一刻虛空中忽然傳來哈哈的大笑聲,而後一個沙啞的聲音響起:“原本以為要費上一番周折的,冇想到你小子居然如此托大,那本王便送你一程。”

說話間隻見手臂中忽然湧出了大量的黑氣鑽入了白袍薑亦凡的體內,隻是眨眼間白袍薑亦凡便被黑氣全部包裹在了其中。

而這時那個瘦弱的黑臉薑亦凡也出現在了黑氣的前麵,一對紅色的眸子看著被團團黑氣裹住的白袍薑亦凡笑道:“你的長輩在你神魂內留下諸多手段又能如何,今日你還是的被我奪下因果與肉身,如此看來還是我魔王技高一籌啊。”

忽然狂笑中的黑臉薑亦凡喉嚨便是一緊,隨後便再也發不出絲毫聲音。此刻他的那張黑臉上更是出現了一絲驚恐。

隻見這時一隻手正從包裹著白袍薑亦凡的黑氣中探出死死的掐著了黑臉薑亦凡的脖子。

隨後隻見黑氣中一點藍光閃過,這時在白袍薑亦凡的眉心處一朵藍色的火焰慢慢的覆蓋了他的全身。

滿臉恐懼的魔王吃驚的開口道:“不可能的!以你的修為不可能如此短的時間便掌控了冰藍魔焰,這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

看著滿臉恐懼的魔王,薑亦凡笑道:“你原本以為你已經勝券在握,但是你忽略了這裡是我的記憶空間,雖然你可以改變其中的一些記憶,但是我纔是這記憶的主人,當我醒來的一刻此處我便可以主宰這裡的一切。”

魔王看著滿身藍火的薑亦凡仰天笑道:“那又如何,我早就將自己融入了你的黑色氣旋之中,以後隻要你的修為有所提升我便每一次都有吞噬你的機會,而且你越強我便越是開心。”

聽到此話的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暗道:“這確實是個問題,如果真的像魔王說的一樣每回突破境界都的防著他一回的話確實讓人頭痛。”

這時忽然老龍的聲音響起:“這小傢夥不錯啊,不然這樣吧你的手鐲內正好缺少一個乾活的苦力,你將他的魔魂剝離出來丟進手鐲中,我來幫你調教出一個苦力出來。”

薑亦凡聽著興奮異常的老龍的話後臉上就是一笑,但是這份笑容在魔王眼中卻是那麼的恐怖。

隻見薑亦凡掐著魔王的手一用力,黑臉薑亦凡的臉上便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這時隻見原本包裹在白袍薑亦凡體外的藍色火焰此刻居然全部凝聚到了掐著魔王的手上。

隻聽道砰的一聲巨響,四周的所有景物全部如同碎裂的玻璃一般一片一片掉落道了地上。而此刻他手中抓著的魔王也變成了一顆散發著黑氣的圓球。

白袍薑亦凡看了一眼黑球便反手將其丟入了手鐲之中。

這一刻魔王隻覺得眼前一黑便來到了一片綠油油的草地上,還在他發呆的時候一條百丈黑色巨龍不然從雲朵中探出了頭來。

這一幕下的魔王就是一個踉蹌後失聲道:“真龍之魂,怎麼會有真龍之魂。”

而這條黑龍卻是忽然開口道:“小小魔王看到本尊還不速速來前跪拜?”

站在虛空之中看著不斷潰敗的世界,白袍薑亦凡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當他在一次睜開雙眼的時候,隻見天空的那道黑色雷霆已經漸漸消失,而此刻的自己則是盤坐在自己那間被天雷劈的支離破碎的洞府中。

低頭看了一眼此刻依然散發著彩光的皮甲,薑亦凡心下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時他好像忽然想起了什麼一般,馬上神識內探,此刻隻見自己的體內隻有一黑一白兩台巨大且宏偉的道基深紮在氣海之內,在白色的道基上中央更是有一片不大的水潭,潭水之中一片翠綠的樹葉漂浮在其中。

而黑色的則是好似被砍掉了一角一般,而在那殘缺的一角中一隻嫩綠的爬藤此刻正頑強的趴在道基之上。

退出了體內的薑亦凡暗歎了一口氣罵道:“TMD費瞭如此大的力氣自己居然隻鑄成倆台道基,這種聲音大雨點小的事情要是傳出去自己這臉麵真的要丟到姥姥家了。”

就在薑亦凡唉聲歎氣的時候不遠處的眾人看到退去的天雷後便紛紛朝著薑亦凡的位置飛去。

率先到達的依舊是上官嵐,隻見他看著全身上下隻穿著一個內甲的薑亦凡笑道:“先換上件新衣服吧,你的諸位師哥師姐們都在後麵呢馬上便會道來。”

聽到上官嵐說話的薑亦凡連忙反手拿出了之前領取道的那件門派統一發放的道袍,然後慌亂的穿在了身上。

還未等其穿戴好他便覺得前方有幾道光華落下,嚇的他忙提起了褲子然後也顧不得穿的是否規整便站起對著走出光華的各位抱拳道:“薑師弟拜見各位師哥師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