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始煉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始煉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豔陽東昇,九鼎群山中,每日內輪值的弟子早已起身開始了的修行與工作。

此刻一處黑暗的密室內,整理完了靈田後薑亦凡正在腦海中構思著自己即將要鍛造的武器的雛形。

聽這厲雷老祖的意識,武器是什麼並不重要,關鍵是自己用的比較順手便可以,想到了之前得到的小尺法器,薑亦凡其實感覺還是十分順手的,但是尺子的侷限性還是太大。

就在這時洞府外麵方卞的聲音忽然響起道:“薑師叔在嘛?”

薑亦凡聽到了方卞的聲音後臉上微微一笑然後站起了身子大步走出了密室。

在外麵喊了一嗓子後的方卞便探頭探腦的朝著洞府內望去。

不多時隻見洞門打開薑亦凡一臉嚴肅的走了出來。

方卞看到走出來的薑亦凡連忙開口道:“方卞拜見薑師叔。”

薑亦凡連忙擺了擺手道:“都是自己人彆整那些冇用的。”

方卞老臉一紅道:“我師傅今天一早便讓我接師叔去我們煉器堂說有要事。”

薑亦凡早就知道了便對著方卞點頭道:“走吧我們邊走邊聊。”

方卞見薑亦凡如此乾脆也不在墨跡單手一揮,藍色飛劍便飄落在二人的麵前。

薑亦凡也不矯情直接躍上飛劍,方卞手中法決一掐,飛劍便朝著天空射去。

飛劍之上方卞看著半年冇見的薑亦凡小嘻嘻的說道:“薑師叔半年不年你這風采依舊啊,這幾天我出門辦事冇有看到師叔成基時候引來的宏偉天劫真的是我方卞的人生憾事啊。”

薑亦凡看著半年一點都冇變的方卞搖頭道:“是啊半年冇見,你也真的是一點冇變啊。”

方卞聽出了薑亦凡的話中深意慚愧的問道:“薑師叔如今我怎麼看不出來你的修為,難道三道天雷直接給師叔劈到了成基後期?”

薑亦凡聽到方卞的話後心下就是一驚暗道:“身為成基期大圓滿的方卞居然都看不出自己的修為,難道自己的神識已經達到了化丹期不成?”

方卞問完之後發現薑亦凡久久冇有回話便偷偷的朝著旁邊撇了一眼。

這時隻見眉頭緊皺的薑亦凡也朝著他看來連忙繼續說道:“對了,今天家師傅出奇的冇有喝酒,一大早的便將剛回來我的叫去,讓我去帶你見他,如此神秘師叔您這是要煉器嘛?”

二人對視了之後薑亦凡也不在多想那些冇用的了,此刻聽到了方卞的問話答道:“如今我也成基了也是該去弄個趁手的兵器了,也不能老是蹭你的飛劍啊。”

方卞連忙一臉正經的道:“可彆這麼說我願意當師叔一輩子的劍童,帶你禦劍飛遍天下。”

薑亦凡聽道方卞的話後哈哈大笑道:“如果以後我真的有幸能達到至高的境界,一定要你親自來當我的劍童子 。‘

聽到這話的方卞大笑道:“咱可就這麼說定了,你可要努力啊師叔。”

一道青芒朝著器鼎峰山腳下射去,青芒中迴盪著方卞那爽朗的笑聲。

二人飛行不到一炷香的時間薑亦凡便看到了一處冒著黑煙的院子。

這時方卞開口道:“前麵那處便是我與師傅的住處了,爐子中冒著黑煙估計是師傅已經燒好了礦石正等師叔呢。”

薑亦凡聽到方卞的話後笑了笑道:“你二人這地方真不錯啊,依山傍泉的比我的洞府強多了。”

方卞嘿嘿一笑道:“鍛造這門手藝就需要這樣的地方,彆看下麵草棚不起眼其實下麵是一處煞眼,而這旁邊的泉水也不是普通的泉水是地下溶洞內流出的,裡麵元氣十足而且異常冰寒清澈,能更快的冷卻毛坯。”

薑亦凡看著說的頭頭是道的方卞臉上浮現出了笑容道:“看你說的好像頭頭是道,也不知道你現在學會了你師傅幾分的功夫。”

方卞聽到這話表情瞬間一變而後歎氣道:“我也就是理論還行,實操上我能有我師傅的三成功力就不錯了。”

薑亦凡拍了拍方卞的肩膀笑道:“冇事日子還長呢,你還有進步的空間。”

方卞歎了口其後便駕馭著飛劍朝著下麵的院子射去,飛劍到了院中後薑亦凡率先跳了下去,這時隻見躺在一塊鐵磚旁邊打盹的齊昊,被飛劍落下的氣勁驚醒後,第一眼便看到薑亦凡。

於是他連忙起身擦去了嘴邊的哈喇子笑道:“小師弟你來了,馬師叔閉關前吩咐過我當你成基了以後要我給你打造一把兵器,這不我今天便讓方卞這小子去喊你了。”

薑亦凡看到如此熱情的齊昊也是連忙抱拳道:“那這次還有勞師哥了。”

齊昊上前拍了拍薑亦凡的肩膀道:“一家人說什麼兩家話,你打算用什麼材料鍛造什麼武器?”

薑亦凡笑道:“材料嘛是師尊早就幫我選好的,至於打造什麼武器我還在考慮。”

這時聽這二人說話的方卞開口道:“還想什麼啊師叔,必須是飛劍啊,又帥又實用。”

薑亦凡聽到方卞的話後摸這鼻子想了想後剛要開口,便被齊昊搶先開口道:“你個死小子一天就知道耍帥,當年你馬師叔給你尋到了那塊鳴寒鐵我讓你弄個錘子,你非不一定要弄飛劍,你看看你現在除了飛行還什麼時候用這玩意。”

薑亦凡看著被罵的方卞一眼忽然笑道:“我說的嘛,怎麼隻看道你小子禦劍飛行而不看你仗劍禦敵,原來是這樣。”

方卞老臉一紅道:“我一個鐵匠,上陣殺敵哪用的上我啊,再說了錘子的話我不是有一個了嘛,雖然材質差了些但是我跟它有感情了不捨得換。”

齊昊上去對著方卞就是一個暴力道:“你小子怎麼想的我還不知道,不就是為了在煉丹堂的那幾個小丫頭前麵耍帥才弄的飛劍,等那天我給你灌醉後我非的吧你這把飛劍給溶了不可。”

方卞聽到齊昊的話後怪叫道:“師傅啊你可不能這樣,我錯了還不行嘛!”

薑亦凡看著這一對活寶的師徒搖了搖頭道:“咱們先來看看材料吧,至於弄什麼容我在想想反正還有時間。”

說罷薑亦凡反手拿出了馬倒財交給自己的那塊驚雷原石。

驚雷原石一出齊昊跟方卞都愣在了當場,這一幕看的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問道:“喂,你倆這是什麼毛病,看到寶貝就走不動道了?”

齊昊深吸了一口氣後說道:“冇想到傳言是真的,馬師叔當年真的尋道了這玩意。”

而後方卞也開口道:“師傅,如果是此物的話咱是不是的去山裡開啟師祖留下的東西了。”

齊昊點了點頭道:“你小子去弄吧,一會咱三人一同進山。”

方卞聽到進山身子就是一震然後興奮的答道:“遵命,我這就是準備東西,師傅還有什麼東西需要特意拿上的嘛?”

齊昊皺眉想了想道:“去我床下,吧我珍藏的竹葉淳給我帶上,我要在器成的時候喝上幾口。”

方卞點頭稱是後便閃身進了屋內。

方卞走後齊昊也冇閒著身子躍起朝著天際飛去。

剛纔還熱鬨的院子此刻隻剩下手拖驚雷原石的薑亦凡孤零零的站在這裡。

聽著這神叨叨的師徒對話,薑亦凡大體上也聽出了些什麼,齊昊對這驚雷原石的鍛造看來是十分的用心,一會應該是打算帶著自己去山中一處神秘的地方鍛造而不是這間小院。

反手收起了驚雷原石的薑亦凡四下張望了一番後,最後找了個乾淨的大石墩子後便安靜的在其上打起了坐來。

外麵看著是在打坐其上薑亦凡正在神念中思考著自己真正意義上的第一件兵器應該是個什麼模樣。

時間飛快,正午的陽光灑如小院內,投到了薑亦凡的身上。

此刻空中一道紅芒落下,齊昊笑嘻嘻的落入了院內,看著盤膝打坐的薑亦凡連連點頭道:“小師弟在修行上真的是刻苦,一有時間便打坐修煉,哎我要是有師弟的一般勤奮現在也不至於卡在化丹中期如此之久了。”

這話一處屋內的方卞開口接到:“師傅你可算了吧,耽誤你的可不隻是懶,還有酒!”

薑亦凡聽到二人的對話也緩緩的睜開了雙眼道:“都準備完了嘛?我們現在可以動身了?”

齊昊點了點道:“我剛纔去謝英那要了點東西,又去宗門內領了一些,應該差不多吧。”

然後看了一眼在屋內收拾的方卞問道:“你小子那裡怎麼樣了?”

方卞抬頭說道:“馬上便收拾完了。”

薑亦凡滿意的點頭看了看二人後說道:“對了出了驚雷原石外我還有一物需要煉道一起。說吧反手將厲雷老祖給他的球拿了出來。”

齊昊看到球後眼神就是一眯,然後上前一步將球拿道手中細緻的觀察了一番後問道:“小師弟這裡麵是一陰重水嘛?”

薑亦凡笑著答道:“師哥好眼力啊,這裡麵便是一陰重水。”

齊昊小心的將藍色球體交還給了薑亦凡後,興奮的雙手就是一拍大腿,而後鼻子中更是噴出了兩道霧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