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一百五十六章 鎔金造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一百五十六章 鎔金造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此刻煉器石室內的三人都在全神貫注的看著漂浮在熔爐上層的那團紫紅色水球。

齊昊逐漸凝重了起來對著薑亦凡開口道:“小師弟現在你改變想法還來的急,一旦原液被取出你在想改就不台可能了。”

薑亦凡目光堅定道:“弄吧師哥,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我自己一個人承擔,但是還請師兄全力以赴。”

這時方卞開口道:“中火的材料馬上就要燃儘了,師傅快上吧。”

齊昊深吸了一口氣後,手中結出了幾個奇怪的法決後居然直接將單手伸進了熔爐上層。

看道這一幕的薑亦凡剛上開口阻止方卞搶先說道:“彆慌張薑師叔,師傅結了鑄印可以讓單臂短時間承受高溫不受傷害。”

聽到了方卞的話後薑亦凡便吧道了嘴邊的嚥了下去。

齊昊將手臂深入爐內數吸後隻見他迅速的將手臂收了回來。

這時隻見他的赤紅的右手手掌內正抓著一團紫色的液體。

齊昊將在熔爐內取出的驚雷原液迅速的放在五彩鐵磚之上,然後反手拿出一柄黑金色的錘子對著驚雷原液就是一頓敲擊。

他身邊的薑亦凡與方卞看著麵色嚴肅眼神專注的齊昊都是一愣。

此刻的齊昊就如同變了一個人一般,這時整間石室內便隻能聽到叮叮噹噹的敲擊之聲。

敲擊了一陣後齊昊忽然開口道:“中爐加火,分彆投入螢石礦、引火木。”

聽到齊昊的話後方卞迅速的拿出了這兩樣東西開始不停的往中爐內投放。

隨著東西被投入原本已經暗淡的中層藍火焰漸漸恢複道了之前的樣子。

齊昊又捶打了一番後,薑亦凡發現隻見的原液現在被淬成了一塊方形的紫色鐵塊。

這時方卞開口道:“師傅中爐火焰已好。”

齊昊聽到方卞的話後將手中黑色的錘子往五彩鐵磚上一方,然後反手拿出了一柄火紅色的長柄鐵鉗子,一把將紫色驚雷鐵塊夾起然後捅進了中層火焰之中。

鐵鉗一深入中層熔爐後,那塊紫色鐵塊不多時便被燒成了紅色。

就在這時齊昊再次開口道:“丟一根引風木進去。”

方卞吃驚的問道:“師傅已經便紅了還需要放引風木嘛?”

齊昊眼睛一眯道;“外表雖然已經紅了但是其內心還冇有燒透。”

方卞聽到了齊昊的話後輕嚥了一口口水,反手拿出了一小段碎木快丟入了爐內。

就在碎木塊進入爐子的瞬間,隻見爐內忽然颳起了一團旋風,這火借風勢,風助火威。

爐子中層的爐壁瞬間便被燒成了亮紅色。好似馬上就要被爐中融化了一般。

薑亦凡看著爐子旁邊汗如雨下的二人心底也不禁佩服了起來。

而此時的齊昊卻冇心情去想想彆的,一對閃著精光的眼中正死死的盯著火紅鐵鉗上夾著的驚天鐵塊。

就在火紅的鐵鉗馬上就被要燒成透明的時候齊昊終於一把拽出了鉗子,然後對著薑亦凡說道:“師弟一陰重水給我。”

薑亦凡聽到齊昊的話後連忙將水球丟給了齊昊。

齊昊單手接住水球,另外一隻手便已經將驚雷鐵塊放道了鐵磚之上。

然後齊昊對著方卞喊道:“凝水沙一袋子。”

方卞反手拿出了一個皮帶丟給了齊昊。

齊昊看到飛來的袋子先是將一陰重水的球快速的放到了此刻燒的通紅的驚雷鐵塊上,然後一把抓住了飛來的皮帶,之後更是毫不猶豫的將打開袋子將一袋子白色的沙子倒在了水球之上。

原本水球與鐵塊接觸的瞬間球內的一陰重水便沸騰了起來,然後外麵的水球哢噠一聲便碎成了粉末。

而上麵的一陰重水則是全部澆在了紅色的驚雷鐵塊之上,此刻白色的沙粒正好撒下,原本四處亂淌的一陰重水在接觸道這白沙後便好似凝固了一般。

說來話長,時則這一切隻是在瞬息之間。

做完這一切的齊昊再次掄起了大錘對著混合了一陰重水的驚雷鐵塊又是一番的亂錘。

這是方卞問道:“師傅中爐的火還需要穩定嘛?”

齊昊聽完了方卞的話後停下了敲擊的鐵錘道:“繼續升溫度,這一陰重水還的燒去一層雜質。”

方卞聽到這話後手的材料繼續往爐內丟去。

而說完話後的齊昊反手拿出了一個玉瓶,然後朝著此刻被敲打成了一個鐵餅狀黑紫色鐵塊上倒去。

隻見一瓶內一滴金色液體滴出,然後輕飄飄的落到了黑紫色鐵餅上。

這時鐵餅頓時一顫而後上麵居然冒出了絲絲白煙。

當看到白煙的時候齊昊臉上就是一樂,然後拿其鉗子夾其了冒著白煙的鐵餅直接放到了熔爐中層之內。然後大叫道:“在來一跟引風木。”

方卞皺著眉頭道:“師傅你可悠著點來,引風木我這就剩下三跟了。”

齊昊眼睛一瞪方卞罵道:“你墨跡個球,讓你丟你就丟我心裡有數?”

方卞看著暴躁的齊昊隻能縮了縮脖子然後再次拿出了一塊木頭丟進了爐內。

這塊要比之前的那塊大上一些,木頭被丟入爐內便狂風大作。而火借風勢,爐內的溫度開始迅速的飆升了起來。

夾著鐵餅的火紅鉗子瞬變便被燒的猶如透明,爐子一旁的方卞明顯有些扛不住這忽然升高的溫度。

隻見其臉色瞬間漲紅了起來,而後更是站起了身子連連後退了數步,隨後更是拿出了一袋泉水打開袋口就朝著自己的頭上澆去。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連忙上前扶住了方卞然後單手按在其身後送出一股乳白色的元氣。

元氣注入不久後方卞那漲紅的臉上終於恢複了過來。

薑亦凡關心的問道:“冇事吧方卞。”

方卞感覺道這時給自己輸送元氣的薑亦凡臉上笑道:“冇事我已經冇有大礙了還請師叔放心。”

就在二人說話的時候隻聽到爐子那邊傳來一悶哼,二人連忙轉頭看去隻見此刻怒髮衝冠的齊昊一把拉出了此刻燒的赤紅的鐵餅然後將其丟道了鐵磚上。

而就在放在鐵磚上後齊昊便將鐵鉗馬上丟到了地上。

此刻不遠處的薑亦凡與方卞纔看到,此刻齊昊的右手虎口與手掌已經被燙的的皮開肉綻。

方卞就要上去幫師傅處理一下手掌。

齊昊看到過來的方卞開口道:“彆過來,你還有你的事情要乾,中層繼續穩火。”

話音一落齊昊再次舉起了錘子朝著赤紅的鐵餅打去。

薑亦凡看著每下一錘都身子一抖的齊昊連忙上前搶過了大錘道:“我來幫你打。”

說話間他雙手掄起了大錘後一便一下一下的捶打了起來,而此刻齊昊也冇矯情反手拿出了一柄單手錘跟薑亦凡配合著打了起來。

漆黑的大錘每一次落到鐵餅之上都會冒出一片火花。

此刻就連薑亦凡自己都不自己輪了多少錘後,原本的一塊鐵餅此刻已經被打成了一根鐵條。

這時齊昊忽然開口道:“最後一次熔鍊,師弟你先在這鐵條上滴入一滴你的精血。”

薑亦凡聽到齊昊的話後也不囉嗦就是一咬舌尖,然後對著鐵條就噴出了一口精血。

齊昊看到薑亦凡的舉動哈哈大笑道:“有魄力居然用上了自己最精純的精血,師兄我真的佩服你。”

薑亦凡抬手擦去嘴邊的血跡後笑道:“師兄為我的武器都如此拚命,做為武器的主人我也該拿出我的誠意讓師兄知道啊。”

齊昊哈哈大笑了幾聲後,一把拿起了鐵條直接丟入了熔爐之中。然後開口道:“方卞你出來時候帶冇帶祝神香。”

方卞聽到祝神香後就是一楞然後回道:“師傅你今天這是拚了嘛?就連祝神香都打算用上了?”

齊昊麵色凝道:“你哪那麼多廢話就說帶冇帶上吧。”

方卞麵露不捨的開口道:“祝神香我都是隨身帶著的,之前是怕你酒癮犯了偷偷拿去換酒錢,這回冇想到居然真的用上了。”

齊昊聽到方卞的話後臉色就是一黑道:“你個抽小子,我說的嘛我前幾天翻了好幾天都冇看到祝神香,我還以為丟了呢,原來是你小子怕我換酒錢,看我回去不跟你算賬的。”

薑亦凡聽到這後連忙上前打圓場道:“好了師哥稍安勿躁,武器煉成了我用貢獻點給你換上一些好酒讓你喝個夠。

齊昊聽到好酒跟喝個夠後,兩眼中馬上閃亮出了無數個小星星。

看到冇事的齊昊後薑亦凡又對著方卞說道:“這祝神香這麼珍貴嘛?等今天事閉後我定會去尋找一番在給師侄弄上一段。”

方卞聽到薑亦凡話後連忙解釋道:“我並不是心疼這祝神香,而是怕師傅太過激進最後搞炸了爐,那就太對不起師叔了。”

薑亦凡聽到方卞的話後哈哈大笑道:“放心吧,我對你師徒二人有信心。”

這時齊昊也開口道:“差不多了,方卞準備放入祝神香,然後吧爐子封上,我們還需要在此處靜等五個時辰然後開爐。

方卞見眼前的二人心意已決便不在多說,反手拿出了一個精緻的盒子然後在其中拿出了指甲蓋大小的一塊土黃色物體,然後便朝著爐內丟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