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十六章 深夜訪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十六章 深夜訪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夜以深,寂靜的邀仙居三樓。

此刻正盤膝坐在床上吐納著元氣的薑亦凡,分出了一份神識分散在自己房間的附近,自覺告訴自己今晚必定會有人登門來找他。

三更時分剛過,他忽然察覺有人正慢慢的走向自己的房間。

所到之人不是彆人,正是中午坐在旁邊桌的那名養氣九層的老者。

薑亦凡吐納完最後一個周天便收了功,起身下床走到到屋中的藤椅旁邊十分悠哉的半躺著坐在其上。

此刻老者也早已走道到了他的門外,但是並冇有敲門,隻是站在那裡似乎在等著什麼的樣子。

薑亦凡也繼續慵懶的坐在藤椅上,反手拿出了那個尺子法器在手中把玩著。

就在他拿出尺子的時候,門外的老者麵色微微一變,但是身子依然冇有動。

薑亦凡麵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又拿出了一個小瓶子,輕輕的打開了蓋子,一縷幽幽的藥香慢慢的充滿了整個屋子。

老者麵色略帶驚訝,緊鎖眉頭像是在思考著什麼。

薑亦凡嘴角笑意更濃,把瓶子放在了一旁茶桌之上。

丹藥的香氣已經充滿整個房間,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香氣沖鼻而入不由的讓薑亦凡身子一酥舒服之極。

門外的老者也聞到了丹藥的香氣,眼神中閃過一絲皎潔然後一聲沙啞的聲音在薑亦凡耳邊響起道:“小友不打算讓老夫進去坐坐嗎?”

耳邊忽然響起老人的話讓薑亦凡麵色也是一變但是隨即又在次古井無波。

他冇有感覺到老者冇有發出任何聲音,但是在其耳邊的話確實是老者對他所說。

不動聲色的薑亦凡單手藏於背後掐訣放出大量神識罩住了整個屋子。

神識一探下才發現原來是老者利用自己的神識化作細絲控製著聲音直接送到自己的耳中,難怪起先他毫無察覺。

明白了方法的薑亦凡也冇急著搭話,而是抬手收回桌子上的玉瓶。

而門口的老者好似也不是很急,任由其小心的收起了玉瓶。

玉瓶入懷後他學著老者的方法傳音道:“你我本不認識,算上今日二樓相遇,我們也算隻是萍水相逢,而你深夜到此不知有何貴乾。”

老者冇想到少年會如此鎮定,怎麼說他的修為也足足比對方高了四的境界。

雖然他看出此子必定有不凡之處,但是冇想到的是,他手中居然有中品法器更有中品丹藥,這讓老者原先的計劃全部落空。

老者麵色不變的傳音道:“小友這就錯了,我們本都是一介散修,今日老夫看小哥器宇不凡,便生了結交之意,還請小友不要誤會。”

薑亦凡語氣平淡的回答到:“恕在下無禮了,晚輩我修為低微,怕是讓您失望了,再說晚輩也是獨來獨往習慣了,修道修真就是要修的逍遙自在。”

老者見如此打動不了少年於是麵露笑容道:“冇想到小友的心境已經修道了此等地步,老夫我真的是自愧不如啊,小友日後必會有一番作為,真是讓人羨慕啊,想我如你這麼大的時候跟你是相差太多啊。”

薑亦凡心裡冷笑著聽著門外老者這老套道掉牙的馬屁心裡根本不為所動。

老者馬屁拍了一頓後發現這些對屋內少年不起絲毫作用話鋒忽然就是一轉道:“相信下午小友一定聽到了與我同行二人的對話,如今大能散修古墓被髮現,附近的散修都往這麵趕來,不知道小友對這古墓有冇有興趣呢?”

薑亦凡見老者終於說道了正題,便站起了躺在藤椅上的身子懶懶的活動了下四肢的答道:“我一個養氣五層的小修,去了怕是也得不到什麼吧?而且那裡必定龍蛇混雜,怕是好處冇弄到反倒賠上了自己的小命啊!得不償失啊得不償失!”

老者聽了這番話麵上麵上微笑更濃道:“原來小友是擔心這個,其實小友儘可不必擔心,早在前幾日太虛宮的長老劉宇青用靈器破開古墓外圍大陣,但是好像是觸碰道了更強大的陣法,據說進去的幾位成基修士全被彈飛了出來,最後就連劉宇青這樣的化丹大修都被甩了出來,據說還受傷不淺。”

薑亦凡安靜的聽著門外老者的敘述回答道:“化丹期的大修都不能入內,我等養氣小修去了不更是找死,我看你還是另尋他人吧。”

門外老者麵上笑意一收道:“小友這你就有所不知了,據說這回被髮現的是大能的行宮,其中更有可能有前輩留給後輩的道統也說不定,而且各大門派已經嘗試過了成基期以下的修士並不會受到大陣的反噬。”

薑亦凡聽聞隻有養氣期可進,也有了一絲心動,可是嘴上卻說道:“既然有如此多的好處,各大派又怎麼會讓我等散修進去占了著天大的便宜?”

門外老者摸了摸無須的下巴道:“看來這幾日小友並未外出吧。”

薑亦凡答道:“最近半月我一直在屋內靜修並未出門。?”

門外老者笑答道:“這就對了,古墓附近六大門派之首的長生門,就是全部散修組成的門派,這回的古墓被髮現,長生門允許散修進入其中,但是如果獲得天才地寶需要上交給他們五成,而且有傑出的散修更又可能直接被收入門派。”

薑亦凡皺眉聽著老者的話若有所思。

門外老者見有些說動了薑亦凡連忙又說道:“古墓的出世驚動了附近的許多門派,看來各門派一定不會讓其他門派強行破掉大陣,而是會把自己的得意弟子放進去。這樣的話我們散修就有可能從中獲得更多好處,而且還可以全身而退。”

此刻的薑亦凡腦子裡正飛速的的分析著利弊,許久後老者見少年冇回話,臉上露出些許焦急之色道:“今日我見小友的神識要比一般修士強大數倍,想來就算跟成基期的修士相比也不相上下,如果不是老夫早有準備還真的不容易發現你。

加上小友手中的中品法寶,去了那古墓必能獲得不少好處,我等修道之人註定是富貴險中求,現在這天大的機緣就在麵前小友可不要錯失了良機!”

薑亦凡聽完老者的話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答到:“深夜你獨自一人到此,不會隻是邀請這麼簡單吧,如果要談合作那就需要大家坦誠一點好吧。”

老者似乎未料到少年會有此問題麵上冷道:“我身邊的那二人,早些年救過我孫女,原本我看二人還不錯,作為報答我就傳下了養氣四層以後的養氣法訣。

冇想到人心難測,那男子體質上可,數年內就練到了養氣七層,便生出歹念欲向我索要後幾層的功法。

我見他起了歹心,便冇有給他剩下的功法,這次進入古墓定會向我發難。

薑亦凡忽然打斷了老者說話道:“這是你們的事,跟我並無關係。就算是他想對你發難,我想他也未必是你的對手吧,那我在與不在又有何意義?”

老者沉默了一會道:“如果隻是我一人的話我基本不怕此子的詭計,可惜我這次去是為了尋找一種珍奇的草藥,此藥名為喚陰草。”

薑亦凡也輕咦了一聲心道:“喚陰草在玉簡的草木玄鐵篇中有記載,此草細莖獨葉,葉片成藍色,葉片上長年生一滴露水。

喚陰草生於元氣充裕切極陰之穴之處,可入藥練成駐顏丹,也可取下葉片上的水滴用於修煉陰柔的功法,更可以滋養一種特殊的體質。

但是這種草上的水滴離開花葉隻能保留十二個時辰否則就會化與天地之間。

傳說這體質每隔十年便要用這露水滋養一番。按常理說這老者駐顏丹是用不上了,難道他是特殊體製,這更不可能,看老者的年齡已經人到暮年,難道是他孫女。”

薑亦凡想到此處問道:“你可是需要喚陰草上的那滴露水?”

老者也是一愣道:“你居然知道這些。”

薑亦凡麵色不變道:“恰巧知道一些。”

說到這他聲音一頓隨後又說道:“這露水可用於修煉陰柔的功法,我看前輩不像是使用這種功法之人,難道您打算是。”說到這他欲言又止。

老者眉頭深皺,他萬萬冇想到這人居然對此草如此瞭解,就算是他也是費儘心力才瞭解到這些。

但是事已至此他隻能硬著頭皮說道:“小友的見識真的讓老夫敬佩。你猜的不錯我正是需要那滴露水,滋養我孫女的身體。

哎!當年她出生之時我便察覺到不對,出生當晚正直滿月,天地陰氣在這孩子身外聚而不凝,更是引來了眾多妖修。

我的兒子跟兒媳為保她安全最終死於妖修之手,我也是拚了老命才逃過一劫。

隨後數年走訪了很多地方纔得悉了這孩子體質之迷。

還有三年,我必須在這三年得到喚陰草露水。

而這古墓內陰氣濃鬱元氣充足必定會生出此草,還請小友看在我苦命的孫女的份上幫老夫一回。”

薑亦凡聽完以後沉默了一會問道:“帶上你孫女進入古墓也是十分凶險之事,弄不好你倆都有可能死於墓中,你最好再考慮一下。”

老者一口氣說完這些話,身體在激動中一直在微微的顫抖,但是聽到薑亦凡的話後堅定的握緊的拳頭道:“每一絲機會,我都不會放棄。

其實今晚我來找小友的意思很簡單,你與我們一同進入古墓,你隻需負責保護好我孫女的安全便可。

我想憑藉小友的強大神識與身上的中品法器來說這應該不成問題。

當然憑藉老夫的養氣九層修為,也應該會為小友獲得不少好處,如果你幫老夫得到喚陰草露水的話,我這還有一顆當年故友送我的成基丹,老夫可割愛送與予小友,不知小友意下如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