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一百七十三章 空曠的宮殿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一百七十三章 空曠的宮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幽深的地下暗路中,此刻的薑亦凡小心謹慎的走在其中。

隨著他越走越深,薑亦凡忽然發現小路的兩邊牆壁上的顏色在逐漸變化著,雖然變化並不是十分的明顯,但是這些變化對於一個修士來說還是很容易察覺出來的。

就這樣又走了大約一炷香的時間後,他終於發看道了小路的儘頭處傳來了一絲淡紅色的光亮。

看到了出口的薑亦凡加快了腳步朝著眼前的紅光走去。

就在其邁出了的幽暗小路的時候,眼前的一抹讓他的瞳孔就是一陣收縮。

隻見在一處異常寬廣的石洞內一座宏偉的宮殿坐落在其中。

薑亦凡縱身跳上了旁邊的一處巨石之上,這裡可以看到整個宮殿的全貌。

華麗的宮殿前麵是一處廣場,廣場的四周則是延伸出了無數條發散出去的甬道,這些甬道每一條都延伸到宮殿四周的密密麻麻的山洞中。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心裡忽然暗道:“這地下結構怎麼這麼像一處螞蟻的老巢,四通八達的甬道可以連通這裡的每一處土地。”

眯著眼睛觀察了一會後他縱身跳下了巨石,然後歎道:“看這眼下的架勢,無論前麵如何自己都的硬著頭皮去闖上一闖了,隻是希望這神秘的宮殿內能有一條逃出生天的路吧。”

苦笑了一下的薑亦凡踏上了連接著他身後的洞口處的那條甬道並朝著中間的宮殿走了過去。

隨著越靠近宮殿,薑亦凡的心裡便是越加的震撼,開始甬道還是一些黑色的嚴實鑄成,但是隨著不斷靠近,他明顯能察覺道甬道在逐漸的便窄,而且甬道的兩側開始有了特意建立的高大圍牆。

終於他走出了甬道來道了寬闊的廣場之上。

此刻的廣場空空如也,薑亦凡小心的沿著廣場的外圍遊走了一圈後,他已經可以基本確定了外圍安全,這才纔開始嘗試往內圈走去。

大約一炷香後薑亦凡終於將這廣場的每一處角落都走了個遍,這裡就如同一個正常的門派廣場冇什麼區彆。

穿過廣場之後,率先出現在眼前的是三座小型拱橋。

來道橋邊的薑亦凡探出頭往橋下看去,隻見橋下是一條早已經不知道乾涸了多久的河流,而現在這裡隻能被稱之為一處不算深的溝壑。

慢慢踏上石橋的薑亦凡,便發現這石橋的扶手上刻滿了各種各樣的炎獸,甚至在橋的儘頭處薑亦凡赫然發現了在上麵的廣場上攻擊過自己的條赤炎蜥蜴的團也被雕刻道了橋的扶手之上。

走過了了石橋後,他麵前便是一座宏偉的拱門,拱門的正中心的位置立著一塊圓形的石板。

薑亦凡抬炎朝著石板看去,隻見圓形石板上麵居然刻畫著一隻腹下生出三隻怪足的怪鳥。

看到這怪鳥的瞬間他的腦中忽然閃過了一個名字,地球上古時代的三足金烏好像就是一隻生有三足的烏鴉。就是不知道這怪鳥與那三足金烏有冇有什麼關係。

想到這裡的他歎了口氣後搖了搖頭便穿過了這道巨大的拱門。

過了拱門之後便是一條長長的樓梯,這樓梯正中是一條雕刻滿了各式太陽圖騰的禦路。

薑亦凡順著兩側樓梯走了上去,一麵皺這眉毛一麵看著禦路上的浮雕。

看著這滿是各式太陽圖案的禦路,薑亦凡的心底忽然就算一驚,因為他在其中一個太陽中看到倆個古篆字,這倆個字雖然有些變了形態但是還是被其認了出來,這赤烏二字被刻在了禦路中最大的那顆太陽的中心位置。

赤烏二字是形容是中國古代神話傳說中的一種神鳥。在中國古代神話裡,紅日中央有一隻黑色的三足烏鴉。

想到這裡薑亦凡忽然站住了身子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那座巨大的拱門,隻見此刻拱門之上的圓形石碑上被雕的栩栩如生的三足怪鳥心裡暗道:“臥槽,這玩意難道真是金烏嘛?來到這裡之後自己已經不是一次兩次尋找道了地球上那些隻有在傳說之中出現過的神秘生物了。”

想到此處他心裡不免會生出一些異樣的感覺,那也許就是思念家鄉的感覺吧。想來自己三人離開地球也快兩年了,在這兩年之中自己經曆了無數的生死劫難,經曆了他之前十八年想不敢想的事情。

心生感慨的薑亦凡強壓下了心底對故鄉的那一絲思念,轉身繼續朝著上麵走去。

上道了台階的頂端,隻見一尊高大的雕像進入了他的眼簾。

這尊雕像所雕的是一位負手而立的高大男子,這男子長著一張如刀削一般的麵龐,一對劍眉延伸到鬢角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還有那對深邃著注視遠方的眼神,讓此刻的薑亦凡都有一種要臣服在腳下的衝動。

然而在這一張威嚴的臉上眉心處居然有一朵如女子美妝一般的紅點,這讓陽剛之中無形的多了一抹柔情。

此刻已經走到了雕像近前的薑亦凡情不自禁的又圍著它轉了幾圈,雕像身穿著一副華麗的鎧甲更是讓人一眼看去便有一種殺伐之氣鋪麵而來。

薑亦凡看到雕像後腦中第一時間便想到了之前聽到藍色水晶中女子說哪位男孩,在聽她講故事的時候薑亦凡便開心底慢慢的勾勒著那位炎帝的樣貌,但是萬萬冇有想到自己居然能在此地見到了。

他捫心自問這個樣子的炎帝確實與自己心底的炎帝多少有些差距,也許是故事太過淒涼,薑亦凡一隻感覺炎帝本人身上應該多多少少帶上一些憂鬱的氣質,但是看到這尊雕像他完全冇有感覺出一絲的憂鬱反倒是銳氣滿的都要溢位了。

離開了雕像前麵便是宮殿的門中了,走上了幾級樓梯後,他便站在了高大的宮殿木門跟前,看著金邊紅漆的木門,薑亦凡深處手輕輕的撫摸了一下。

這宮殿不知道在這這地底深處屹立多少歲月了,可是這鮮紅的木門紅漆卻依舊如同嶄新的一般真的是讓他在心底暗暗稱奇。

輕輕的一推木門讓薑亦凡冇想到的是這木門居然自己打開了,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手猛的往回一縮,然後便抬眼往大殿內看去。

隻見在這空曠的大殿內,隻擺放著一張蓋著灰布的木桌,然後便在再無他物。

看到這一幕薑亦凡心下狐疑了起來,這外表如此奢華的宮殿內部居然如此的乾淨,一些基本的佈置都冇有,這實在是太反常了。

想了半天後他還是一咬牙抬腳小心的走進了大殿之中,然而出乎他預料的是當自己走進了大殿內後才赫然發現這裡就是一間荒廢的無儘歲月的大殿。

慢步在其中的薑亦凡四下張望這希望能在這裡尋找道一些有用的線索,可惜讓他失望的是這裡除了那張桌子外冇有一絲使用過的痕跡,在這裡時間好似都被靜止一般,大殿內的一切都是如同昨天鋼刷過漆一般。

又走了一圈的薑亦凡最後來到了那張蓋著一張厚布的老舊木桌前麵,抬手一把掀起了舊布。

這一刻大殿瞬間冒其了一陣煙塵,煙塵過後薑亦凡終於看清了這張寫滿了歲月的木桌。

隻見桌子上麵貼著一張早就泛黃的符篆,而後桌麵上跟是刻著幾個歪歪扭扭的兩行字。

刻在符篆左麵的這行字寫道:“觸碰符篆者將墮入無儘地獄。”

而刻在符篆右麵的 字則是寫道:“地獄纔是光明的出口”

看著到這兩行字的薑亦凡心底開始糾結了起來,入不入地獄現在成了他心底的一道門檻。

不在去看桌子的薑亦凡邁著大步走出了大殿,他還是想在在這裡現尋找一番。

一個時辰後滿麵黑線的他再次回到了宮殿的門口,這一個時辰裡他已經探邊了這裡幾乎所有的地方,這見宮殿其實就是個正方形,四麵的通道全部都是通向這一個地方,而且四周的佈置甚至石橋上的雕刻的炎獸都是一模一樣的,唯一的區彆便是那尊炎帝的雕像隻有一尊並聳立在這個宮殿是正門處。

此刻站在正門的薑亦凡看著麵前的那尊炎帝雕像歎了口氣後便朝著大殿內部走去。

現在眼下看來這裡隻有那張陳舊的符篆是唯一的一條出路。

再次來道了符篆麵前,薑亦凡沉思一會後忽然抬起了手抓向了這枚老舊的符篆。

然而就在其觸碰符篆的瞬間,他隻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是在被一股什麼的力量一隻在拉扯著,身邊的一切事物更是開始慢慢的變的扭曲了起來,談後他隻覺得眼前忽然一紅,自己就好似被無數的人拉扯到了一處血池之中,而此刻那些手還在死死的將其往下不停的拖拽著。

就在他感覺自己馬上便要窒息的一瞬,符篆之上居然發出了陣陣金色的光芒。

光芒一出薑亦凡頓時覺得那無數拖拽這他的手此時居然全部放開了自己,而後他便猛然的睜開了雙眼。

就在睜開雙眼的瞬間薑亦凡猛的跌坐道了大殿的地上大口的喘著粗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