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炎帝分神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一百七十九章 炎帝分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破敗大殿前的平台之上,一抹詭異的藍炎忽然包裹住了薑亦凡與炎帝的雕像。

而對麵的黑袍少年此刻也迅速的丟掉了那條被藍炎凍住的青色光鞭。

包裹著藍冰的青色光鞭掉道地上後發出了一聲清脆的哢嚓聲後便碎的四分五裂。

看著青色光鞭碎裂的黑袍少年的臉上此刻居然露出了一絲不可思議的表情然後失聲道:“這藍色火焰居然能凍碎我的北磁神光,這怎麼可能。”

說話間黑袍少年立刻張嘴對這薑亦凡便吐出了一顆金色的小球。

二人本來就離的不算多遠隻見這可金色小球嗖的一聲朝著薑亦凡腦袋便打了過去。

可是就在小球觸碰道藍色火焰的瞬間,隻見金色小球上忽然升起了一層藍色的冰霜。

看到這冰霜的瞬間黑袍少年的眼神就是一冷,但是看到此刻的金色小球雖然帶有冰霜但是依舊在朝著薑亦凡緩慢的飛去,這時他的臉上多少帶著幾分輕笑心下暗道:“就算你這神秘藍炎在厲害,也不可能一下便凍主我這金烏神光球。”

有的時候事情的發展總是能麼的戲劇化,就在黑袍少年飛滿臉自信的打算轉身離開的時候,忽然聽到一聽輕響。

這聲輕響迴盪在此刻這安靜的宮殿之上,而剛纔還自信滿滿的黑袍少年此刻的臉上也寫滿了不可思議。

這一刻隻見那枚金色光球在薑亦凡的麵前忽然破碎化成了一糰粉末。

這時隻見在他全身的藍光下方,炎帝雕像之上一抹豔紅的紅光忽然亮了起來。

當炎帝雕像亮起紅光的一刻,被雕像壓在手下的那座古鐘也發出嗡嗡的低鳴聲。

不遠處的黑袍少年看到這一幕後臉色忽然變的十分難看,而後搖身一變便現化出了真身三足烏鴉後,身上的金色火焰騰的一下便從起身上冒了出來。

就在這一刻廣場之上大殿之前,三團散發著恐怖威世的火焰一下將這片宮殿染成了三種不同的顏色。

此刻隨著古鐘震顫的聲音越來越急促了起來,那團淡金色火焰中的三足黑烏鴉眼中金光一閃一抹狠辣之色浮現在了那張黑色烏鴉臉上。

隻見三足烏鴉張嘴朝著炎帝雕像吐出了一個足有足球大小的金色光球,然而就在它吐光球後其身上的那團淡金色火焰忽然一下便縮小成指甲大小,飄道了三足烏鴉的胸口處後,三足烏鴉則是一扇翅膀身體嗖的一聲飛離了大殿前麵的平台。

足有足球大小的淡金色光球朝著炎帝雕像打了過去,這一刻隻見炎帝的雕像上忽然赤炎猛的一個爆發,而後隻見一道威武的赤色身影一步邁出了雕像朝著射來的金色光球走去。

光球與赤色身影就這樣在平台上硬碰硬的對上了一擊。

淡金色光球之上金光閃爍不停的照耀著赤紅的身影,而這赤紅色的身影更是發出漫天的火光對抗這金色光華的照耀,而後居然還揮舞起了赤紅色的拳頭對著金色光芒就是兩拳。

赤紅的火拳之上一股震懾天地的威壓朝著淡金色光球壓去。

隻見這兩拳過後淡金色光球轟隆一聲居然在原地自爆了開來。

這一自爆,炸的赤色身影就是一個踉蹌,而後其身上的赤色火芒也暗淡了不少。

就在這時突變再起,隻聽到雕像下麵的古鐘內傳來一聲嗷嗷的怪叫聲,然後古鐘居然發出了陣陣黑色的火焰,此刻正在努力擺脫著炎帝雕像的束縛。

赤炎虛影見狀臉上躍上了古鐘的上麵手朝著古鐘就是一掌。

一股赤紅紅炎瞬間便包裹住了整個古鐘,但是此刻的古鐘雖然被包裹但是其上依舊不斷的散發這絲絲黑氣一隻抵禦著外麵的赤色火焰。

眼見著赤色火焰此刻已經越來越弱了,古鐘更是好似興奮了一般的低鳴了起來,這時隻見古鐘上麵忽然冒出了一團黑色的火焰。

然而這團黑色火焰一出赤紅虛影明顯的在漸漸的走向了劣勢。

就在這時雕像上麵的早已昏迷過去的薑亦凡體內嗖的飛出了一塊鐵片。

如果此刻薑亦凡是清醒的話一定能認出這快鐵片正是之前他逃出問情後那個毀去容貌的女子送給他的東西。

就在鐵片飛出的刹那。赤火虛影看到這塊鐵片後居然仰天發出哈哈哈的笑聲。然後更是手中一掐法決,隻見那片黑色鐵片在空中盤旋了半圈後居然朝著那口古鐘射去。

古鐘看到這片黑色鐵片也是一震,而後便要努力想脫離開上麵炎帝雕像的控製好能遠遁而去。

可惜了鐵片本就離其不遠而去其飛行的速度也是十分了得,就在這紮眼之間鐵片已經飛到了鐘頂的一處缺口處並鑲嵌了進去。

鐵片一如古鐘,隻見原本搖晃的古鐘居然老實了下來,隨後其上更是紫光大方,古鐘周身的破舊鐵片紛紛落下,中間的一層淡綠色的青銅鐘身裸露了出來。

這一刻之後之前還在放出黑炎的古鐘此刻便的安穩了許多,而且其上發出的氣息更是與其上的炎帝雕像相得益彰。

看到這一幕的赤紅虛影的臉上忽然浮現出了一抹微笑,而後隻見他抬手一招將此刻全身都被藍色冰焰包裹的薑亦凡輕輕的抓了起來然後輕輕的放在地上。

這時薑亦凡身邊的藍色魔焰忽然發出了微微藍光。

炎帝虛影看到這藍色火焰後身上也發出了赤色的火焰,然後便嗖的一聲飛入了薑亦凡的體內。

這一刻昏迷的薑亦凡忽然感覺腦中一疼,然後便睜開了雙眼。

率先進入眼簾便是一張巨大樹根做成的一張木桌。

看到這木桌薑亦凡連忙翻身坐了起來,而後輕揉了揉自己的腦袋暗道:“我記得我最後一下應該是在被那隻死烏鴉用灰色光鞭不停的鞭打著,怎麼醒來忽然便來到了裡?難道我已經死了這裡便是接引我的地方?”

想到這裡的薑亦凡伸手便掐了自己大腿一把,然後大叫道:“臥槽!我真的TMD死了,居然感覺不到一絲的疼痛。”

就在這時隻見一位身材高大穿了一身火紅長袍的老人忽然出現在了薑亦凡的身前。

此刻心情沮喪的薑亦凡看到了對麵的老人便開口問道:“你是來接引我的嘛?”

對麵的火紅長袍老人被薑亦凡這一問也是一楞然後笑道:“你怎麼會感覺我是來接引你的呢?”

薑亦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後歎氣道:“人死了不就是會有人來接引他們的亡魂去幽冥地府嘛!”

火紅長袍老人看著眼前的薑亦凡忽然笑了起來道:“你這個娃娃道是有趣的很啊,但是我可能會讓你失望了,因為我可不是來接引你下什麼幽冥地府的人。”

此刻的薑亦凡聽到了老人的話後忽然抬起了臉朝著老人看去,隻見這個老人看著怎麼這麼眼熟,薑亦凡皺著眉頭不停的回憶著,忽然他大叫了一聲道:“我去!你是炎帝?”

那紅袍老人笑了點了點頭道:“不要如此驚訝,我叫玄炎,當時的人們都叫我玄炎帝 ,後世的也有叫我炎帝的。”

此刻的薑亦凡張大了嘴巴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老人磕磕巴巴的說道:“我...這是在...你怎麼會...出現在這...這是哪裡?”

玄炎帝笑道:“這裡是你自己的神識仙台之中啊,我隻是當年本體留下的一縷分魂,使命便是鎮壓著這古鐘內封印的東西,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小子的名字。”

薑亦凡聽道了紅袍老人的話後,深深吸了幾口氣後方纔安定了內心的激動開口說道:“晚輩名叫薑亦凡是一位普通的修士,之前誤入了炎脈然後便被帶到了這裡。”

玄炎點了點後開口道:“想必你已經見過問情了吧?”

薑亦凡聽道了炎帝的話後點了點頭道:“之前在上一層中我在破解機關的時候遇到了一個藍色水晶相比那便是問情吧。而且晚輩還進入問情遇到過一個被毀容的姐姐,他問了我三個問題,並給我講了一個故事,聽完故事的晚輩僥倖答對了三問。”

玄炎聽著薑亦凡的話後驚訝的看著薑亦凡道:“你居然答對了那丫頭的三個問題,你不簡單啊小傢夥,看來她相信你與我定有緣分,不然楠雅那丫頭也不會將那片鐵片交給你。”

薑亦凡聽到了楠雅這個名字後問道:“那個毀容的姐姐叫楠雅?”

玄炎帝笑道:“冇想到那丫頭不止給你講了故事,居然還給你看了她毀容的樣子,看來她很是看中你啊,既然你聽過了故事怕你也必定已經猜出來了一些什麼,那是一段我不願意回憶的過去,與異族的全麵戰爭,自己人的背叛與倒戈,黑暗年代真的是太殘酷血腥了。”

薑亦凡聽著炎帝的話也是歎氣道:“希望這樣黑暗暴動再也不會發生。”

玄炎帝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忽然反手拿出了兩個葫蘆,然後隨手遞給了薑亦凡一個道:“這片天地的大世即將要到來,那將是比黑暗暴動還要更加可怕的事情,我冇有能趕上那個時代,但是你小子有幸能體會一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