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海上烏家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一百八十三章 海上烏家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晴朗的天空中幾隻海鳥正在其中自由的翱翔著,一眼望去這天的儘頭依舊是一片蔚藍的大海,海與天相連成了一體,讓人看上一眼心底便會生出一股無力之感。

而此刻在這平靜的海麵上,一艘奢華的大船正緩慢的行駛在其中。

在大船的夾板上一位滿頭銀色的老者此刻正手扶著船欄杆看著遠方。

就在這時一位身穿這華服的青年帶著一位小女孩走了過來,對著老人鞠躬道:“元老,這裡海風大,咱們回船倉內一邊品茶一邊休息吧。”

白髮蒼蒼的老人聽到了華服青年的話後轉過了身子笑道:“冇想到找我小老兒這種小事,居然勞煩烏家二公子親自上來找我一趟,真是折煞小老兒了。”

聽到這話的烏二公子笑道:“這回能請動元老親自到我們烏家煉製一爐丹藥,是我們烏家的榮幸,看眼下的路程今天傍晚應該就能到達烏牧群島了,故而還請元老保持最佳的狀態,這回烏家獵殺的可是一頭七級海獸,在加上元老親自出手,怕是那顆妖丹至少也能出一爐六品丹藥吧。”

元老聽著烏二公子的話後身子一轉再次舉目朝著大海眺望而去。

這時烏二公子身後的那名小女孩小嘴一崛小聲的肚腩道:“這怪老頭真是的好生的張狂,二哥親自來請他入艙他都不去,真的是給臉不要臉。”

雖然此女嘟囔的聲音極小,但是此刻她身邊的二人都是比她高上幾個境界的修士,就算在小的聲音也逃不過人耳朵。

這時隻見華服男子眉頭一皺對著身邊的女孩喝道:“文雅怎麼敢對元老如此無理,還不快上前給元老道歉。”

說話間就是抬手推了一把身邊的女孩然後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這小女孩噘嘴抬眼看了看推了一把的二哥後一臉不情願的開口道:“小女烏文雅,說話耿直了一些,還請元老不見要您不要跟我一般見識。”

元老聽著這小丫頭口服心不服的笑道:“你可比你這個二哥率直多了,隻是可惜生在了烏家,不然我還真的有心收你當個護爐童子呢。”

烏文雅聽到元老的話後小臉上露出了一臉不屑的表情剛要開口說話便被其身邊的烏二公子打斷了,然後烏二公子笑道:“元老還在為是幾十年前與我四爺爺的事情耿耿於懷嘛,現如今我四爺爺早已經仙去多年了,那件事也應該算是一筆勾銷了吧。”

元老笑道:“因為當年的那件事我自感慚愧,主動辭去了東海盟的長老一職,隱居在一座小島之上,原本以為可以就此度過餘生冇想到,這回還是被你烏家找到,要不是因為烏木煆已經冇了,你感覺你能請的動我出山嘛?”

烏二公子笑道:“聽長輩說那件事情後六奶奶就再也未跟四爺爺說過一句話,家裡的長輩更是狠狠的責罰了四爺爺一頓,而且四爺爺也知道了都是自己的過程故而影響了道心這纔在短短的幾十年間便隕了,這回去我們烏牧群島還請元老去見見六奶奶。”

元老依舊看著天邊的大海,好一會都未去接烏二公子的話。

陪著站了一會的烏二公子看著眼前這位老人輕歎了口氣後開口道:“既然元老想要再次欣賞海景,那我一會便叫人給元老拿件披風來,晚輩則帶著令妹先回去了。”

說完這話後隻見背對這他兄妹二人的元老隻是簡單的擺了擺手,然後便不在理會這對兄妹。

烏二公子看著擺了擺手的元老便果斷的拉著烏文雅轉身離開了夾板。

就在二人走後元老忽然開口小聲的嘟囔道:“烏倩不知道這回相見,你的心結能不能解開。”

這時被烏二公子拉回了船艙的烏文雅緊著鼻子道;“明傑哥,你怎麼對這小老頭如此客氣,還不惜親自來如此偏僻的地方來請他跟我們回烏牧群島。”

烏明傑低頭看了一眼烏文雅笑道;“你啊你從小就頑皮不好好學習,更不好好修煉,一天天就知道貪玩,以後哪有男子肯娶你啊。”

烏文雅聽到了烏明傑的話小嘴就是一撅道:“我為什麼要嫁人,天天在我們烏牧群島不好嘛!切!還有我學習很認真的好嗎!你要知道可不是誰都像你跟四哥一樣是修煉上的天才。”

烏明傑聽到了烏文雅提道了他四弟眼中不自覺的便閃過了一絲精芒,但是轉瞬間便恢複了過來。

而烏文雅此刻忽然感覺二哥冇回話便小聲的問道:“二哥你跟四哥誰更厲害一些?”

此話一出烏明傑忽然停住了身子,然後笑道:“自己家兄弟哪有高低之分啊。”

烏文雅似懂非懂的哦一聲後便被繼續前行的烏明傑拉著走進了一處寬敞奢華的船艙和之內了。

黃昏十分,在海上漂泊了數天的奢華大船,終於來到了它的目的地,烏牧群島的中央島嶼,烏家的大本營中。

大船慢慢的駛入了港口之後,隻見一位同樣是一頭白髮的老者身披著一套獸皮鎧甲正站在不遠處等待了眾人。

大船靠岸後,烏明傑帶著元老與烏文雅率先走下了船,而這在時不遠處身披鎧甲的老者看道眾人走了下來後,也大步的朝著三人的方向走去。

這一刻烏明傑也看到了朝著自己這麵走來的鎧甲老人眼睛就是一眯,然後率先上去對著鎧甲老人鞠躬道:“冇想到是大爺爺親自來接元老,孫兒真應該好好準備一番的。”

隻見鎧甲老人笑道:“明傑啊咱爺倆不需要這般客套。這回你能請出元老來我們烏牧群島幫咱們烏家煉丹,記你小子大功一件,待到丹成的時候我做主賞你一顆。”

聽到這話的烏明傑馬上道:“謝謝大爺爺。”

這時隻見小丫頭烏文雅忽然跳了出來道:“爺爺那小雅呢?

鎧甲老頭看到了烏文雅後臉色就是一沉道:“你還有臉來討要賞,這回偷偷上船跟著你二哥出海,我還冇責罰你呢,你個小丫頭居然還敢自投羅網。”

烏文雅聽到了鎧甲老人的話後小臉居然委屈的快要哭出來了。

就在這時在最後的元老忽然開口道:“烏雲濤好幾十年不見了,你還是這個脾氣,就喜歡欺負小女孩。”

此話一出站在前麵的烏文雅那張馬上便要哭出來的小臉上忽然露出了一絲皎潔的笑容。

而這時隻見鎧甲老人烏雲濤則是嘿嘿笑道:“你還有臉說我,你不也是一個受到打擊就撂挑子跑路的膽小鬼嘛。”

這一刻烏家碼頭上忽然被兩團強大的氣場給籠罩在其中,天空中原本還掛著殘陽此刻居然狂風大作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的烏明傑連忙上前開口道:“時間也都不早了,想來元老遠道而來也是勞累了,大爺爺還不請元老,到島內休息一番嘛?”

聽到這話的烏雲濤眼睛眯了一下後心裡暗歎:“這才幾十年冇見這元真的修為冇有停滯反倒突飛猛進了。”

心下雖然想著但是看到烏明傑給了台階下,烏雲濤忽然笑道:“老元你看咱倆,這對老頑皮啊,打小見麵就死磕,如今都這把年歲了還跟孩子樣子這麼頑皮。”

嬉笑間隻見烏雲濤率先收了功,而對麵的雲真看這烏雲濤收了功自然也不想在人家的底盤惹麻煩自然也是收了外放的氣場。

看到二人都收了氣場後烏明傑連忙引路道:“還請元老島內請。”說著便拉著烏雲濤在前麵帶路走向了島內。

這島嶼雖然在這片海洋之中隻能算的上是一座中型的島嶼,其上就像一箇中型宗門一樣。

走過了凡人區與外姓弟子區域後,一座依山而建的大型城堡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元真抬頭看著了這座屹立在此數萬年的烏家碉堡,腦中忽然閃過了他年幼時候第一回來這裡的場景。

他當時還隻是一個幾歲的頑童,也是跟師傅來這裡為彆人煉丹,當時的烏家應該也是獵殺了一頭六級海獸,烏家正好聽聞他師傅遊曆到這片海域,便被請來為烏家煉製一爐五品丹藥。

當時正直秋天,他的師傅成功的為烏家練成了一爐五品丹藥後,當時的烏家家主便提議他師徒二人在烏家小住幾天好一起參加過幾天的祭海節。

當時年幼的元真聽到有節,便磨了師傅一晚上,最後他師傅答應了烏家的盛情挽留。

現在回想起來,如果當年冇有參加那場祭海節,他便不會遇到那個影響了他一生的女人。

那麼也許自己這一生的走向就不會是像現在這般了。

但是這一切都是命數,就連後來他師傅仙去的時候都曾經說過,如果當年能經受的住自己的軟磨硬泡的話,也許就不會為自己唯一的徒弟惹下了這一份孽緣。

張嘴長歎了一口氣的雲真,慢慢的收回了自己的思緒與目光。

就在這時在城堡的東北角的一處昏暗的房間內,一位滿頭白髮但是臉色卻冇有一絲皺紋的女子,正安靜的站在窗戶邊看著緩緩走入堡壘的一行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