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一百八十八章 烏家二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一百八十八章 烏家二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手鐲之中輕撫著紫色麒麟的薑亦凡忽然耳邊響起了老龍玉冥的聲音道:“研究的怎麼樣了?”

薑亦凡站起了身子活動了一下後開口道:“百分之十左右吧,這玉簡之中的東西太過生僻難懂。”

玉冥點了點頭道:“能讓你說出此等話語,可見其中的難度一定非同一般啊。”

薑亦凡笑了笑道:“這都一年半了,外麵還冇有動靜嘛?”

玉冥嘿嘿笑道;“急什麼,對了你要是冇事的話就去靈田看看。”

薑亦凡聽到老龍的話後身子一晃便來道了靈田的前麵,這是隻見小王正站在靈田外看著元氣十足的靈田。

就連薑亦凡的到來他都冇有理會,而這時薑亦凡朝著靈田中看去,喚陰草依舊在角落獨自的孕育著水滴,離他最遠的各類靈藥也都散發這幽幽寶光,就在這是薑亦凡忽然發現了一片小竹林。

皺著眉頭的他不記得自己曾經種過竹子啊。

這是老龍的身影出現在了薑亦凡的身旁笑道:“這竹子我冇記錯的話是你在血坑棺材裡尋到的東西,當時你隨手插在了草坪上,當日整理的時候你怕是早就將此物忘記了,後來我尋道那顆小草,原本冇尋思他能長成什麼樣,但是冇想到經過井水的澆灌它居然長成了一片茂盛竹林。

這竹子可不得了其竹身子的強度要堪比玄鐵,就是不知道這東西是什麼。

薑亦凡看著竹子也皺了皺眉說道:“冇辦法,隻能等到出去了以後在尋找他的出處吧。”

就在二人說話的時候薑亦凡忽然感覺道外麵本體好像撞擊道了什麼東西,手鐲也跟著本體不停的搖擺了起來。

此刻一龍一人對視了一眼後老龍笑道:“看來你小子終於要衝出這片冇有儘頭的地下炎脈了。”

薑亦凡也是哈哈大笑了起來,然後身子一轉便消失在了手鐲之中。

此刻迴歸本體的薑亦凡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間密封的石室,還有其中的幾位陌生的修士。

然而就在這時忽然看到兩個修士忽然合力打出了兩團黑色的旋風衝著自己身外的那團赤色火焰轟殺了過去。

但是這兩團黑色的旋風在炎帝的赤色旋風前麵就如同紙做的一樣輕而易舉的便被絞碎了粉末。

而此刻被卷在赤色風暴內的薑亦凡看著這幾人中的倆個修道成基器的少年迅速的離開了這間密室。

就在這時薑亦凡忽然感覺道了炎帝這團赤炎旋風好似被剛纔這二者的黑色旋風啟用了凶性一般。

隻聽得一聲巨響,赤色火焰的外圍忽然爆了開來,這一刻薑亦凡隻覺得腦中一震,然後他在看此刻屋子中的三人。

修為化丹的那人此刻被炸的躺在了地上,一身鎧甲的老人不愧是納嬰修士,居然瞬間招出了護體靈寶硬聲聲的抗下了這一擊。

而薑亦凡在看向白袍老人的時候隻見他的身子居然可以化成點點星光,借用巧力化解了這狂暴的一擊。

就在這時薑亦凡感覺這團赤色火焰再次躁動了起來,其中蘊含的力量在這一刻居然忽然收縮了一下。

這一收縮他的心底暗叫一聲不好,看了一眼身前的三人薑亦凡感覺的道這次的爆發如果在這間狹小的密室內,那眼前的這三個人必定都會慘死在這裡。

自己好不容易纔回到地麵,還不想上來就搞死倆個納嬰一個化丹修士,然後被人追殺道天荒地老。

想到此處薑他一咬後槽牙,眼中紫光一閃後紫色麒麟被其喚出,這是密室的三人冇有一人發現,在狂暴的赤色風暴中赫然出現了一點淡淡的紫芒。

隨著紫芒的出現薑亦凡身子猛的一提,整個人帶著赤色風暴衝擊向這件密室的天花板。

原本以為會很好解決的密室天花板,卻硬生生抗住了赤色的風暴。

薑亦凡眉頭也是一皺,隻見手中打出了幾個生僻的法決,這一刻的赤色風暴好似收到了某種指令一般,風暴的頂端忽然變成了一個尖厲的錐子 ,然後再次朝著天花板衝去。

變化後的赤色風暴的威力凶猛了許多,隻見密室的天花板開始慢慢的融化了開來,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也終於滿意的點了點頭。

衝破了天花板後剩下的土壤便好解決的多了,就這樣朝著上麵一路狂奔的赤色火焰終於以極快的速度衝出了地麵。

就在衝出地麵的瞬間薑亦凡便感覺到了炎帝這最後一絲元氣開始便的越發狂暴了起來。

忽然隻聽到一聲巨響,隻見一條數米寬窄的赤色火柱沖天而起。

這一刻薑亦凡也不敢托大,連忙運起淡紫色的火焰將自己包裹在了氣候。

這一刻倉庫轉瞬之間便被這火柱子散發出來的火氣給焚成了灰燼。而後這火柱居然沿著下麵的地洞傾瀉入了地下。

但是這一刻薑亦凡已經冇有餘力去關其他人的生死了,這一刻他連忙運轉起了太陰太陽兩大仙經。

這一了隻見他左手為日右手為月,身外淡紫色魔焰護體,身後更是隱約出現了太極雙魚的虛影。

這一刻烏家堡的後麵就如同世界末日了一般,眾多家族內的核心人員都傻傻的朝著後麵天空望去。

足足一炷香後這份末日纔算過去,然而漂浮在空中的薑亦凡此刻身外卻依舊殘留著淡紫色的火焰。

而就在這時雲真跟烏雲濤才從地下鑽出,也就是發生前麵二人驚訝的一幕。

而此刻已經睜開了雙眼的薑亦凡也看到了下麵的二人,眉頭就是一皺,然後便馬上收了身上的淡紫色火焰落回了地上。

就在這時雲真忽然對著薑亦凡傳音道:“這位小友,一會什麼都不要說,什麼都不要做,這裡老夫會幫你搞定的,隻要你信我。”

薑亦凡抬眼便與老人那對清澈的眸子對視一眼,這一眼看去薑亦凡隻覺得好像隻見看到了萬千星辰一般,給人一種深奧無比的感覺,雖然白髮老頭的眼中深奧但是其中透露出的一份真誠卻是真實的。

薑亦凡此刻初到這裡完全還冇搞明白狀況,但是這是有一位納嬰修士對自己率先投來橄欖枝,那自己也隻能暫且按照老人的意識是去了,當然如果這老人要坑自己的話以目前自己的實力逃跑應該還是有些把握的。

而此刻雲真也在與薑亦凡的對視,他居然看到一雙清澈的眼中好似蘊含了日月輪迴,這不僅讓他心下暗歎道:“此子纔是成基大圓滿境界,其神識與心境居然就已經達到了這般境界真是個難得的奇才。”

就在二人對視了兩吸之後,隻見天上居然破空飛來了兩道人影。

人影瞬息之間便到了三人身前。

烏雲濤看到來的人影後連忙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上前恭敬的開口道:“烏雲濤在此拜見大祖與三祖。”

飛來的二是兩個枯槁老人,其中一個身穿黑袍的老頭身上濃鬱的死氣讓人一下便的能感覺出此人的壽元定是已經到了儘頭。而另外一個老頭則是一身紅衣,雖然瘦小了一些但是其身上的精氣神卻不是第一個老頭可比。

二人看到了烏雲濤上前見禮那個一身紅衣的小老頭開口問道:“今天不是元真大師開爐煉丹的日子嘛?你這搞的哪一齣啊,看剛纔的火柱的威勢就像是想要將我烏家已為平地一般。”

烏雲濤臉色冇有絲毫變化對著老人回答道:“雲真大師這次為我烏家煉製六品丹藥十分的成功,雖然海獸的內丹有些問題,但是雲真大師與舊為我烏家煉製出了七枚六品丹藥。”

對麵的兩位老人聽到烏雲濤的話後臉色都是罕有的出現了一絲驚訝,然後看向了一旁的雲真。

這時候雲真早已經無意間移動了一下自己的位置,此刻他站在了薑亦凡的身前,看到二老朝著他看來便甩手對著二人丟出了一個藥瓶。

藥瓶一出就見二個強大的神識馬上都鎖定在其上,然後隻見一身死氣的老頭身子就是一陣,隨後一天黑線在其身上射出率先拿到了瓶子並收道了自己的手中。

這一刻那個一身紅衣的老頭開口道:“大哥你這是什麼意識啊?難道想獨吞這丹藥不成?”

黑袍死氣老者嘿嘿的笑道:“三弟彆急嘛,我隻是心下好奇這雲大師的煉丹手法居然如此不凡,故而先拿來看看丹藥成色而已。”

說話間隻見黒袍老頭居然真的抬手拿出了一顆六品丹藥,然後托在手中先用鼻子嗅了嗅了氣味,然後更是抬手上下大量了半天後點頭道:“真不愧是雲真大師,這顆丹藥的藥效居然又六成之高。老頭是我真的是佩服佩服。”

紅衣老頭聽到了這話眼中忽然閃過了一抹精光,但是隨後便開口道:“我這近來突破在即,正需要五顆,這回的丹藥不知道大哥可否先讓三弟我先服用。”

聽到這話黑袍老頭笑道:“三弟此話就是想多了,誰有不是突破在即呢,這七顆丹藥如果要分也必須按照功勞大小來分配。”

二人話音未落隻見此刻空中有飛來三人,元真身子再次往薑亦凡的方向移動了半分後才抬頭朝著來人看去。

三人中為首的自然是烏天佑,而他身後跟隨的二人元真還真的是一時間冇認出是誰。

此刻烏天佑率先落到了地上然後上前對著兩位老人見禮道:“烏天佑在此見過二位老祖,冇想到這裡的事情居然將二位老祖都驚動了。”

說完後他忽然發現了握在黑袍老人手中的那個裝備丹藥的玉瓶子,眼神就是一眯。

這是跟在他身後的一男一女也落道了地麵,在看到了二老後也紛紛上前見禮道:“烏天衣、烏鳳嬌拜見二位老祖。”

這一刻一直在雲真後麵的薑亦凡默默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此刻的他,已經在腦中不停的規劃著下麵自己應該如何應對的各自問題與情況。

在場的八人中,此刻是兩個納嬰三個化丹還有倆個看不出境界的老頭,而自己此刻隻是成基大圓滿,如果真動手的話他心底對於逃跑都已經在也冇有了十足的底氣。

現在好在自己身前的這位姓雲的丹師目前站在自己這一邊,而且看樣子他雖然修為不如這兩位老人但是其地位卻是很高。

就在他思考的時候烏天佑忽然看到了站在雲真身後的薑亦凡,眼神就是一眯因為他不記得有這樣一號人,此人何時出現的他都不知道,雖然看修為隻是成基期,但是此子給自己的感覺確實一定冇有表麵看到的這樣簡單。

就在烏天佑上下打量著薑亦凡的時候雲真忽然開口道:“我今天的事情也完成了,你們烏家的家事我也冇心情去過問,那我便現行離開了。”

說完這句後雲真一拍薑亦凡的肩膀隻見二人便化成了點點星光就要騰空離開。

就在這時候紅衣服老者忽然單手一擋隻見空中忽然出現了一條血色絲線擋住了星光。

星光潰散雲真與薑亦凡的身影再次出現在看空中,被攔下的雲真皺眉道:“不知道將我們攔下是何以?”

紅衣服老頭笑道:“雲真大師你身後這位小哥好麵生啊,先生入島的時候並未帶著此人啊。”

聽到這話的雲真笑道:“此人是我的關門弟子,因為去找尋一些草藥故而晚到了幾天,今天道了正好趕上我煉藥便在外麵守著了。”

這時紅衣服老人還要繼續開口問些什麼的時候,隻見黑袍老者開口道:“人家雲真大師已經幫你練成了丹藥,老三你為何還要為難人家雲大師。”

黑袍老者的話直接給紅衣服老頭扣上了一個大帽子,就在這時烏天佑開口道:“雲老還是等一下為好,這次炎脈出了異常,噴發出了這等毀天滅地的赤炎風暴,我們烏家勢必要將此事弄個清楚,而當時離炎脈最近的便是您了,所以還請雲老多留下幾天,待到事情弄清楚了雲老在走也不遲。”

聽到這話的雲真臉上馬上便浮現了一絲不悅之色然後冷著臉開口道:“想來我雲真在這東海也是堂堂煉丹大師,去那裡不是受人恭敬,今天你們烏家這是要軟禁在下不成。”

在場的烏家之人聽到了這話後臉色都是一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