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一百九十章 推心置腹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一百九十章 推心置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此刻在烏家堡的一個僻靜的書房內,雲真好似若無其事的看著此刻扭過頭來的薑亦凡。

這一瞬間整個屋子裡的時間好像在這一刻被凝固了一般。

好在這屋子中的時間隻是凝固了片刻。

此刻看著雲真的薑亦凡臉上露出了笑容道:“雲師傅是在問我體內的這團紫色火焰嘛?”

雲真依舊如無其事的將頭扭到了窗外道:“是啊,你這紫色火焰可是非同一般啊。”

薑亦凡笑看著正在仰頭看著窗外夜景的雲真開口笑道:“這紫色火是我在炎脈中無意間得到的,說來簡單但是當時也真的是九死一生啊。”

雲真哦了一聲後便不在提關於紫色火焰的事情而是忽然轉口問道:“中州啊,這個名字已經好久都冇聽人提起過了,我年幼的時候曾經陪著你師爺去過一回中州的王城。”

薑亦凡聽到了雲真的話後心底忽然燃起了一絲希望的火苗然後開口問道:“雲師傅,你去過中州大地嘛?”

雲真聽到薑亦凡的話後轉過了頭說道:“那都是好幾百年前的事情,當時我還隻是你師爺的一個小丹童,當年東海盟內好像接道了來自中州皇城的邀請,當時中州皇城應該是邀請大陸上各大地域中最強的丹師去幫其煉製一份丹藥,便當時你的師爺恰巧就是東海最強丹師。”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不免露出了一臉驚愕的表情心下暗道:“敢在一域內稱最強,那這位丹師的是何等的厲害。”

雲真看著一臉驚愕的薑亦凡滿意的笑道:“我們這一脈都是單傳的,你小子半路出家以後還的多加努力,爭取讓我們這一脈衝出東海。”

薑亦凡看這雲真道:“你這給我壓力真的不是一般大啊,在我還未入門的時候便給我定了這麼大個目標,這樣當師傅你感覺好嗎?”

雲真哈哈大笑道:“做人嘛一定要有鴻鵠之誌,不然豈不是白來這世界上一趟。”

薑亦凡歎氣道:“我是被您老坑蒙拐騙來的,早晚有一日我要離開這裡的,那麼你的這一脈丹術怕到時候就要失傳嘍。”

聽到這話的雲真也不生氣反而笑道:“你要是真的能帶這我的丹術回到中州,在那裡創出一片天地,你師爺就真的可以含笑九泉了。”

薑亦凡忽然狐疑的問道:“你今天幫我解圍,收我為徒不會是就有這方向的考慮了吧?”

雲真聽到薑亦凡的話後忽然轉過了頭嚴肅的問道:“你對我們身下的這片大地瞭解過嘛?”

薑亦凡看著忽然像跟變了個人似得雲真也是一皺眉道:“說實話我並不是十分的瞭解,之前雖然也遊曆過一些地方,但是感覺依舊冇有走出去多遠的距離,也就這回誤入炎脈我才感覺道自己也許真的來到了一個很遙遠的地方。”

雲真點了點頭道:“這回你是真的冇有猜錯,你確實來到了一個很遙遠的地方,這個地方距離中州的距離,以你目前的修為也許的走上好幾百年。”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感歎道:“我在地下炎脈內感覺也就是被風暴帶著飛行了大約一年半的時間而已,我怎麼會飛出如此遠的距離?”

雲真嘿嘿笑道;“地下炎脈之中十分神秘,據傳說下麵有一個連大能都很難踏入的世界,那個世界裡的強者據說要比這大陸上的強者還要強上百倍,就拿你那團紫色火焰來說吧,處去在在地下炎脈之中外界根本就找不出一絲。”

薑亦凡聽著雲真的話心下卻在暗想道:“當天記得跟炎帝分彆的時候他便對我說過,他將我拍飛後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能給我拍到什麼地方,也許是還在這中州之中,也許到了一個遙遠的地方,冇想道自己的點子這麼被居然還真被帶道了一個遙遠道他都不敢想象的地方。“

說完話的雲真看著此刻正在沉默的薑亦凡並未著急去打擾,認誰忽然被帶道了一個陌生的環境都需要時間去適應一下。

片刻的功夫後薑亦凡忽然開口道:“雲師傅啊!你手裡有這裡的地圖嘛?”

雲真早就料到他就問這個隻是笑了笑後問道:“我手裡確實有一份東海的地圖,但是我這份地圖之中隻是記載了東海的島嶼位置船隻航海的路線等,並冇有外麵的地圖。”

薑亦凡聽著雲真的話後有些失望的暗道:“這老狐狸,這一晚上了給我挖了好幾個坑了,如今好不容易讓我看到了一絲希望,但是此刻有又親手的給自己的希望撲滅了。”

雲真看著有些低落的薑亦凡問道:“雖然我手裡冇有,但是不代表這片東海冇有,你師爺當年能帶著我去道中州,那就證明東海十三盟內一定有你需要的地圖。”

薑亦凡聽到了雲真的話後那一絲撲滅的火焰好像遇到了一陣勁風一般再次燃燒了起來,這時薑亦凡開口問道:“我就知道,雲師傅必然會有辦法,那雲師傅可以帶著弟子去一趟東海十三盟嘛?”

雲真嘿嘿一笑道:“現在你是我的此生唯一的一個弟子,為師也曾經是這十三盟的長老,既然你想去那為師便勉強先答應你。”

薑亦凡聽著雲真可以帶自己去十三盟便連忙起身對著雲真鞠躬道:“那弟子就現在這謝過師傅了。”

雲真笑道;“你我既然有師徒的緣分就不要搞這些個虛頭巴腦的了,我的地圖雖然冇有這東海以外的地方,但是這些年我走過的地方便會標記在地圖上,等離開了這烏家之後我便將我手裡的地圖送你。”

剛剛鞠躬完站起了身子的薑亦凡聽到這話後臉色微微一變,心下暗歎道:“看來這老狐狸依舊是要留一手,這也難怪,我倆雖然師徒相稱但是算下來認識也纔不道半天。這修真世界人心險惡,各種留下一手的事情也是在所難免。”

雲真看著臉色微變的薑亦凡笑道:“你小子心裡是不是想著我現在不給你地圖是要防你一手啊?”

薑亦凡的老臉一紅道:“弟子不敢,剛纔隻是想那個什麼東海十三盟到底是個什麼地方。”

雲真眯著眼睛看著臉紅的薑亦凡點了點頭後開口說道:“他是這片海域真正的主宰,東海的一切大事都要由十三盟投票來決定。當然你要是想離開這片大海,東海內唯一的一座大型傳送陣也封印在東海十三盟的地底。”

薑亦凡聽完了雲真的話後皺著眉道:“按照你這麼說的話,我要想離開這裡就必須打入東海十三盟內部。”

雲真點了點頭道:“是的!因為無論是想得到越過邊境的通行令牌,還是想運用那座神秘的傳送陣都需要在盟內有一席之地才能辦到。”

薑亦凡聽著雲真的話後心裡也有了大該的盤算,然後再次開口問道:“以我現在這樣的情況雲師傅感覺我最快多久才能混到盟中?”

雲真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後說道:“十三盟其實是由十三股勢力合拚而成,而這十三股勢力中九股勢力是家族式的,隻有四股是大型門派在後麵扶持,所以以你現在的情況目前無法加入他們任何一方。

此刻的薑亦凡黑著一張老臉哢吧著眼睛看著雲真道:“按照你這樣說的話那我豈不是這輩子都不可能進入這十三盟了嘛!”

雲真看著絕望的薑亦凡嘿嘿笑道:“其實還是有希望的,因為是十三股勢力去超控東海所以他們的總盟便不可能在任何一股勢力的底盤裡,所以不知道當年哪位大能居然在這幾家勢力的夾縫中選中了一個大型島嶼來作為十三盟總盟的落腳點,而這裡的人雖然大部分都是十三家指派的人,但是還有大部分空缺是對外招收的修士,故而這東海便有了護島人這樣一個職業。”

薑亦凡聽到這裡後眼中的精光一閃就要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就在這時雲真率先開口繼續道:“其實你完全可以直接加入到這些人裡,但是對外招的護島人內等級製度嚴格,成基以上便可以加入,但是卻隻是一些低階的人員,平日打雜跑腿什麼的,隻有達到化丹期才能分配到下麵的島嶼進行日常管理,然而隻有達到納嬰的修士才能真正的回到主島之上。”

可此的薑亦凡已經是聽的一陣頭大啊,冇想到想回個家還這麼麻煩。

此刻看到有些泄氣的薑亦凡雲真的臉上閃過了一絲奸猾的笑容,然後便恢複了正常開口道:“世界上的事情都是欲速則不達,你還的需要先做好心裡準備。”

薑亦凡無精打采的歎氣道:“雲師傅啊,按照你說的我感覺我這輩子都要留在這東海了。”

這時雲真忽然上前拍了拍薑亦凡的肩膀道:“其實也不絕對,我這還有一條路可以走,就是你不知道想不想走。”

沮喪的薑亦凡忽然嗅到一絲老狐狸的氣味然後抬眼朝著雲真看去道:“什麼路?”

雲真站直了身子然後鄭重的開口道:“成為丹師。”

薑亦凡看著此刻如此鄭重的雲真,他真的好想上去咬他一口。

雲真認真的看著薑亦凡然後開口道:“在這片大海之上,隻有煉丹師與煉器師最為受人尊敬,因為這廣闊的海洋下麵滿是珍奇海獸與礦藏,但是能將他們的作用發揮道最大的人卻是少隻又少,想當年你的師爺就是因為有高超的煉丹術,才被不可一世的十三盟請道了盟內當了當時年紀最輕的十三盟長老,而我呢也是在化丹不久便煉製出了一爐六品丹藥而成為當時十三盟最年輕的長老。”

薑亦凡聽到雲真的話後便摸著下巴想了半天開口道:“師爺與師傅都是從小便在學習煉丹,而我確實是半路出家,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達到你二位的境界。”

雲真聽到薑亦凡的擔憂忽然笑道:“你拜在我門下,就註定著在這片大海之上將站到煉丹的最頂端,而且你還有一個任何人都不具備的優勢。”

薑亦凡詫異的卡著雲真道:“我具備了什麼?”

雲真一點他的眉心,隻見一團淡紫色的火焰忽然出現了薑亦凡的額頭處,雖然隻是一瞬但是這也讓薑亦凡心下一驚,因為這是他身上紫色火焰第一次被外人激發。

雲真看著一臉愕然的薑亦凡笑道:“你這紫色火焰將是你以後煉丹或者煉器時候最大的優勢,具備這一優勢,彆說這東海就是全域你都將是站在頂端的純在。”

薑亦凡看著雲真眼中閃爍著的精光他好像終於意識道了這白髮老頭對自己做的這一係列舉動的目的。但是現在這一刻雲真的目的對於他來說已經無所謂了,因為經過雲真的這一番介紹,薑亦凡已經明白了他現在身處的環境。

這裡是一個他完全陌生的世界,但是此刻站在他麵前的白袍白髮老人無論出於何等目的,但是卻是在他最難的時候幫助了他,那這份恩情他薑亦凡便是記下了。

此刻的雲真看著盯著自己的薑亦凡忽然哈哈大笑道:“你個小狐狸心裡想什麼我也能猜個七七八八,你大可以放心,我隻是在看到你的那一刻便起了愛才之心,外加上我確實對你這個衝出炎脈的小子還有你身上的紫色火焰十分感興趣,但是相比與這些我更想親自培養出來一位丹道大師。”

薑亦凡聽著雲真的話後上前鄭重的給老人磕了三個頭。

這三個頭跟之前的三個頭相比起來此刻的頭更是代表了一份他對於這位老人打心底的裡的敬佩。

雲真站著受下三個頭後一把扶起了薑亦凡道:“從今日起你便是我雲真的弟子了,我們這一脈單傳,你小子以後成為大師的時候可以打破這個規矩。”

薑亦凡被雲真扶起後點頭道:“如果我成為丹道大師的時候一定將師傅的丹道發揚光大。”

雲真看著眼前這位眼神堅毅的少年笑道:“時間已經不早了,早些休息,明天我師徒二人先去會會這烏家眾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