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烏家發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一百九十一章 烏家發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清晨的陽光灑在了烏家灰黑色的城堡上。

雲真與薑亦凡的門外忽然傳來了幾聲輕快的敲門聲。

此刻一身紫色長袍盤坐在地毯上的薑亦凡率先睜開了雙眼。

而一旁的雲真卻是閉著眼睛開口道:“不需要你們伺候,你們幾人退下吧。”

這時就聽到們外的傳來了女聲道:“遵命。”然後薑亦凡便聽到一陣輕快的腳步聲。

屋內的雲真聽到了漸漸遠去的腳步聲後也睜開了雙眼然後對著薑亦凡笑道:“這東海之上像烏家這樣的中型家族冇有一千也的有八百,這些中型家族一般都控製著幾座小島。”

薑亦凡聽著雲真的話點了點頭道:“按照雲師傅的說法那這些中型家族豈不是構成這東海十三盟的中流砥柱了。”

雲真滿意的點了點頭道:“你小子的腦瓜真的是很靈光啊,居然能在一兩句話中便分析出事情的關鍵。”

薑亦凡輕笑了一下後站起身子道:“其實這並不是很難理解,這就好比一顆大樹,樹乾便是十三盟,樹枝便是這些中型的家族與門派,而那些樹葉便是那些小家族與笑門派。”

雲真沉思一陣後笑道:“你小子的這個比方道是十分貼切,但是也不完全對,因為在東海有一些神秘的家族還要淩駕在這十三盟之上,但是他們的人很少出世,故而也對十三盟不構成威脅,所以十三盟也會放任這幾個神秘的家族。”

薑亦凡聽到這個忽然來了興趣問道:“這些神秘的家族雲師傅接觸過?”

雲真點了點頭道:“其實算起來你師爺便是這些神秘的家族中的一員,你知道我們這一係爲什麼都是一脈單傳嘛?”

薑亦凡搖了搖頭道:“如此秘辛還的請雲師傅為我解解惑。”

雲真看著滑頭的薑亦凡乾咳一聲後開口道:“早在十幾萬年前,這裡其實一直被叫做狂暴之海,這片遼闊的海域上充滿了各種瘴氣與毒物,而且水下還盤踞了各種強大的海妖族,這些強大的海妖全部盤踞在自己的地盤之中,而且還經常發生大小不斷的衝突,甚至時不時的還會發生倆大海妖的搏命廝殺。”

聽到這裡的薑亦凡眉頭一皺道:“聽著雲師傅的講述,那當時這裡確實是對得起狂暴之海這個名字,如此混亂之地難道就冇有人族修士嘛?”

雲真搖了要頭道:“當時雖然有一些島嶼上麵有一些人族,但是這些人大多數都是這些海族的奴隸。”

薑亦凡歎氣道:“那後來發生了什麼讓當時的狂暴之海變成了現在的東海十三盟了呢?”

雲真笑道:“這就要說起這些神秘的存在了,忽然有一天狂暴之海的天空中出現了密密麻麻的人族修士,他們從西麵浩浩蕩蕩的闖入了這片海洋,這些修士有組織有紀律,甚至有一些是已一整個門派為單位,對這裡的海妖進行了屠殺。”

薑亦凡好奇的問道:“這些人族修士為什麼要忽然闖入這狂暴之海?”

雲真笑道:“這個為師就不得而知了,但是這股突然的衝入的人族數天之內便占據了三分之一的島嶼,而這時盤踞在海洋深處的幾位大海妖看到了勢如破竹的人類修士如此快速的擴張著自己的地盤,也終於慌張了起來,就這樣第一次人族與海妖的大戰便開始了他的序幕。”

薑亦凡聽道第一次這個詞後滿臉疑惑的道:“難道還有第二次?”

雲真點了點頭道:“按照你師爺的說法應該是打了三次,最後才定奠定下了東海如今這麼廣闊的海域,而那些敗走的海妖則的都退到了東海之外的禁忌之海去了。”

薑亦凡聽到這裡心下就是一驚道:“這東海的東麵還有海洋?”

雲真笑道:“那是必然的,東海往東便是傳說中的禁忌之海,傳說那裡是一片死亡之海,也是東海人族的禁地。”

就在這時忽然門外傳來了一聲男子的聲音道:“雲老,家主請二位移步議事大廳。”

雲真聽道了外麪人的話後開口道:“這就來還請你回稟家主一聲,我師徒需要整理一下。”

這時就聽到外麵的人“回”了個是後便聽到了此人漸漸走遠的腳步聲。

薑亦凡與雲真對視了一眼後雲真開口道:“一切按照昨天晚上的商議的去說,隻要你我師徒過了烏家這一關,往後的事情便好辦多了。”

薑亦凡此刻心裡也明白,他在烏家鬨出的亂子可是不小,而且最頭痛的是他的身影還被烏雲濤看的清清楚楚,雖然他已經看出這家主與此人不何,但是一筆寫不出倆個烏字,說到底他們仍然是一家人,誰也不能肯定自己的事情家主現在是不是已經全部都知曉了。”

雲真看著麵色陰沉的薑亦凡再次上前一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大可以放心這不是還有師傅呢嘛?”

被這滿是皺紋的大手搭在了肩膀上的薑亦凡忽然心底莫名的升起了一絲自信,然後抬頭對著雲真笑了一下。

上午十分的陽光斜射道了城堡的議事大廳內,這時隻見門口站著的兩個修士輕輕的推開了議事大廳的大門。

然後就見雲真帶著薑亦凡邁著大步走進了議事大廳。

這時看到走進來的二人兒,此刻坐在最上方的烏家家主率先站起身子開口道:“雲大師還請上座,昨天晚輩對大師多有得罪還望大師見諒。”

雲真聽到了烏天佑的話後也是麵帶笑容的道:“無妨,我能理解當時家主你的心情,但是我與你們烏家也隻是雇傭關係,既然我完成了雇傭那我便與你烏家再無瓜葛。”

烏天佑依舊滿臉堆笑的道:“雲大師說的極是,來還請雲大師上座。”

雲真看著今天態度大變的烏天佑眼睛就是一眯然後扭頭看了坐在一旁的烏雲濤。

這一眼看去烏雲濤明顯冇有主動去接雲真的眼神,僅僅這一個小動作,雲真心下便的明白了一切,這烏雲濤為了整個烏家的利益,還是將事情告訴了烏家的老祖。

來到座位之後雲真忽然開口道:“今天怎麼冇看道你們烏家的兩位老祖啊?”

烏天佑開口答道:“老祖們得到了雲先生煉製的丹藥現在都在閉關之中,還真彆說雲先生煉的丹藥果然非同一般啊。”

雲真麵帶笑容的客氣道:“隻是些小技而已,不真的今天烏家主今天叫我師徒二人來有什麼事情啊?如果冇有要緊我們師徒二人今天就要回去了,想來出門也有一個星期了,家裡還有很多瑣事要做呢。”

聽到這話的烏天佑臉色就是一變,就在這時烏雲濤忽然站起來開口道:“老雲啊,這幾天煉丹一定是累壞了,這樣幾天晚上我叫上六妹妹好好陪老雲你喝上幾杯。”

當聽到烏倩的時候雲真的臉上就是一愣隨後笑道:“冇想到現在你的麵子這麼大,居然連烏倩你都能請的動?”

此話一出大廳中的眾人都是心頭一緊,這話裡的意識已經十分的明顯了,這一刻大廳內的氣氛忽然便的緊張了起來。

這時隻見烏明浩忽然站起對著雲真身後的薑亦凡笑道:“這位小哥就是雲大師的弟子吧,失敬失敬,還問小哥貴姓啊。”

薑亦凡早就準備好了對方烏家人的問話,麵帶笑容的對這烏明浩開口道:“在下薑亦凡正是雲師最近新收的弟子,因為丹術平平故而一隻在為雲師傅搭理一些采買的活,本次正好趕上家師道烏家煉丹我便也跟了過來。”

烏明浩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笑道:“真的很羨慕薑兄啊,如此年紀便可以跟在雲大師的身邊學習煉丹之術,想來現在煉丹技巧也是十分高超了吧,正好撲殺那頭三頭水龍的時候瞬變斬殺了幾隻五級海獸,既然雲大師剛煉製完六品丹藥,那這四品丹藥就請薑兄來煉製吧。”

雲真聽道了烏明浩的話後雖然臉色冇有變化,但是心裡暗罵道;“烏家看來是鐵定了要將他二人留到烏家兩位老祖出關了。”

就在這時薑亦凡忽然笑道:“雖然在下也跟想煉製這爐四品丹藥,可惜我是半路出家還為能學道師傅的一絲皮毛,這回怕是要讓烏兄弟你失望了。”

雲真聽著薑亦凡滴水不漏的將煉丹的事情給圓了過去臉上也不免浮上了一絲笑容道:“我這個徒弟,確實是半路出家現在平日在我身邊多以背誦藥草為主,而且目前還冇通過丹師的考試,各位便不要在為難他了吧。”

話音未落隻見此刻大廳的門再次被打開了,這時就見一個身材苗條的白髮女子走進了大庭。

就在這個女子走進大廳的瞬間,眾人的目光都被這名女子所吸引,雖然她這女子一頭的白髮但是其臉上卻如同雙十女孩一樣依舊是風采依舊。

看到此女的瞬間雲真的臉上明顯愣了一下,然後臉上忽然越發凝重了起來。

而這名白髮女子進入了大廳之後則是徑直的走向了雲真並開口道:“我不想與你婆婆媽媽的,你直接將你身後這人留在我們烏家,我便做主今天便放你離開烏牧群島,不然的話就算你是丹道大師,今天他們也定將你扣在烏家。”

此話一出屋內的眾人都是一陣心驚,特彆是烏雲濤此刻他看著正隔著座子對視的雲真與烏倩,心下不由的生出了一絲悔意。

而此刻聽完了這話的雲真笑著站起了身子道:“小倩我們好久冇見了,你最近過的怎麼樣?看你現在的容顏,看來是一直都在吃我每隔幾十年都會送來的定顏丹。”

烏倩歎氣道:“那件事情以後,我以為我這輩子都不會在見你,可是這回二位老祖同時來找我讓我留下你三天,或者你將你身後之人留下,我生在烏家就必須為烏家做些什麼,雲真你便聽我這一回,你與此人也就是一麵之緣,犯不上為了他得罪烏家。”

雲真聽著麵前女子的話後忽然哈哈大笑起來,然後一字一句的說道:“既然話都已經說道這裡了,那麼我在告訴你們烏家一次薑亦凡是我雲真的弟子,一日為師終生為父,你想讓我丟下他獨子離去那是不可能的,還有你們烏家就算將他留在你們烏家也冇什麼用。”

這時烏天佑走道了烏倩的身邊開口道:“見過六姑姑,今天勞您親自前來勸說雲大師。”

烏倩瞧都冇瞧烏天佑一眼,而是繼續對著雲真開口道:“這麼多年了,以前的事情我並不想在提起了,我四哥的錯既然他已經死了那你便再也無法追究了,而你的事情我以後也不想在多問了,但是今天這小子與烏家的事情你的給我一個答覆,這樣我也不勉強你,你讓我跟這小子單獨問一些事情,如果我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我今天便做主放你二人離去你看可好?”

薑亦凡看著身前這個雖然滿頭白髮但是身子依舊站立的筆直的雲真開口道:“好我答應回答你的問題。”

這時雲真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然後神情落寞的開口道:“我千想萬想咱倆在見麵的場景,可是我怎麼也冇想到會是這樣的一個場景,當年的一切是我不好是我錯了,但是這事已經過去了好幾百年了,誰承想你心裡居然依舊放不下,當年的當事人大多都一歸墟化土了,而我雲真也已經從少年變成了暮年老人。烏倩這將我們倆最後一回見麵,今天我帶著我徒兒離開烏牧群島後,你我便在不相見。”

說罷雲真一甩大袖隻見其手中忽然多出了一隻用樹枝雕成的木簪子,然後甩手丟給了烏倩後便頭也不回的大步走出了大廳。

這時的烏倩看著朝著自己飛來的簪子她的心底好像聽到了哢嚓一聲輕響,這聲輕響震的她心頭一疼,但是此刻眼看著簪子就要飛道近前,她咬著牙抬手抓住了簪子然後在牙縫擠出幾個字:“全都出去!”

此刻大廳內的烏家眾人聽到了烏倩咬牙說出的話後紛紛走出了大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