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東海人族內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一百九十五章 東海人族內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烏明傑的商船之上,二樓的客房內。

薑亦凡率先甩都丟出了之前雲真交給自己的那枚魚骨,然後單手一抓便將雲真手中那塊空白的魚骨吸到了自己手中。

拿道魚骨的薑亦凡也不廢話便直接繼續閉眼盤坐,開始了在魚骨內刻畫了起來。

對麵的雲真看著拿起魚骨直接刻畫起來的薑亦凡臉上微微一愣然後眼神就是一眯暗道:“這些東西師傅當年交給自己的時候,自己也是足足背了兩個多月,冇想道薑亦凡居然能僅用兩天便將其全部背下,這等記憶力不光是普通人中罕,有就是修士之中也是鳳毛麟角啊。”

雲真哪裡知道薑亦凡從小便有過不不忘的本領,以前速記學習方便是曾經震驚過全校的,而且等他開了仙台以後,薑亦凡就越加的發現自己的腦子就越是靈光,無論是參悟還是記憶方麵都比之以前強上了百倍。

大約兩個時辰過後,薑亦凡終於睜開了雙眼然後再次將神識探入魚骨檢視起了已經全部刻畫完成的治療,不一會的功夫薑亦凡便檢查一遍,怎麼說玉簡內的東西也是太多太雜,本來就做事小心的他纔會檢查一番。

又是一炷香的時間,這回再次睜開雙眼的薑亦凡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氣後滿意的點點頭道:“這回差不多了!還請雲師傅過目。”說著便將魚骨丟向了雲真。

雲真一臉吃驚的看著薑亦凡詫異的問道:“就這麼簡單就完成了?”

薑亦凡麵帶微笑的對著雲老開口道:“那還請師傅檢查一下弟子的功課做的如何。”

雲真拿起魚骨神識瞬間探入其中,隻見上部分密密麻麻排列整齊的海妖資訊瞬間便浮現在了自己的眼前,隨意挑選出幾個海妖的資訊,雲真發現跟自己給他的魚骨內的資訊一模一樣。這讓此刻的雲真倒吸了一口冷氣暗歎:“這就是天才與英傑的該有的樣子嘛?真是的江山代有人出,長江後浪推前浪啊。”

抽查了數百個以後雲真便不在去看著上部,而是直接看向了下部的煉丹的那篇法術。

雖然裡麵的字在他看來都是那麼的生僻,但是他們這一脈從得到這片丹術後便強行的要求冇一位弟子都要必須記下研究,就算是你冇研究明白也要交給下一代去研究,就這樣傳道雲真這裡已經不知道是多少輩了,但是仍然冇有一人研究明吧這片丹術。

挨個字檢查了一邊的雲真抬起有麵滿笑容的看著薑亦凡道:“你小子可以啊居然可以用區區的兩天便記下這些,想當年我你師爺逼著我記的時候我足足背了快倆月。”

就聽到雲真這話的薑亦凡老臉也是一紅道:“實不相瞞我從笑便有過不忘的本領,踏上修道之路後這項技能就越加精純了起來。”

雲真再次將魚骨丟回給薑亦凡笑道:“這個魚骨便是你正式拜入我淩霄宗的證明,以後當你收了可以傳承你丹藥造詣之人,這塊魚骨與其中的內容也是你考他的第一關。”

薑亦凡聽著雲真的話單手接住了魚骨然後反手便收了起來說道:“淩霄宗?就是師傅之前說的那個神秘的存在嘛?”

這時雲真站起了身子然後反手便將窗戶關上,之後更是慢步走到了薑亦凡身前小聲的道:“下麵我跟你講的事情,不到萬不得已你隻能爛到肚子裡,明白了嘛?”

薑亦凡看著此刻忽然神秘兮兮的雲真連忙點了點頭道:“知道了師傅?”

此刻的雲真也盤膝坐道了薑亦凡對麵然後,體內的納嬰氣場瞬間放出,這一刻薑亦凡感覺整個客房之內全被都被雲真的氣場所包圍。

雲真確認無誤後便開口說道:“之前你不是要繼續問後來發生了什麼嗎,今天我便給你講講。”

薑亦凡看到雲真的諸多舉動心下也明白下麵這白髮老人所要說的必定是石破驚天的秘密,故而薑亦凡也馬上擺正了態度十分認真的開口道:“還請師傅開始吧徒兒定會認真的受教。”

此刻的雲真縷了縷白色的鬍鬚道:“當年那位神王歸來之後,聯軍高層便開了個十分隱蔽的密會,可以參加這次密會的也都是這次討伐東海的各方勢力的頂級戰力。

我們的這一係的初代老祖恰巧也參加了這次的密會,而這次的密會主要要解決的便是關於掌權的問題。

因為連年與海妖作戰現在的各大勢力家族與幫派都已經到了山窮水儘的地步,急需休養生息。

所以密會上有人便提出為了能安定和平的休養生息那就將現在所有的勢力與門派全部整合成為一個超級大派,而這些頂級家族便是大派的分支。

這提案一被提出便有多方門派反對,因為相比各大家族他們的門派都是出力最多的,而且每個門派都有自己的傳承底蘊,誰想與其他比其弱的多的家族合道一起。

故而這個提案便被擱置了下來,而這次密會也以不歡而散結束。

雖然人族冇有達成一致,但是戰爭還是結束了,於是這些小的家族與幫派便開始各自尋找適合定居的小島好將自己的家族與幫派安定下來,以便接下來的修養。

誰知道這東海之上島嶼雖多但是元氣濃鬱的仙島卻是鳳毛麟角,於是冇過幾年人族隻見的內戰便悄悄的開始了。”

薑亦凡聽到了這裡忽然歎氣道:“都說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難, 看來這話無論道了哪裡都是至理名言啊。其實人族之間的內戰往往要比征戰海妖要來的慘烈不少吧。”

雲真也是歎氣道:“看來你小子也感受過人族內戰?”

薑亦凡連忙搖頭道:“我隻是在以前的書上看過一些關於內戰的文獻與介紹而已。”

雲真看了一眼薑亦凡道:“你小子冇少看書,難怪如此聰慧。是啊內戰剛起的那幾年還都是一些小型門派與家族為了資源而互相廝殺,隨著不少小型門派被吞併,這片海域之上出現了幾個新生的家族與門派,而他們共同的特點便是都有著極強的侵略性。

雖然他這些新生的家族與門派還都是雛芽,但是他們的成長速度卻是飛快的,當那些真正的中型門派發現勢頭不對的時候這些嗜血的新生門派便以迅雷之勢吞併了幾個弱上一些的中型門派。”

薑亦凡忽然笑道:“這就是人族的力量,螢火之光要弄個燎原之勢啊,那此刻那些大型勢力冇有乾預一下下麵中型勢力的成長嘛?”

雲真看著麵帶笑意的薑亦凡開口道:“當時這片海域之上最強大的一大門派與兩大家族留意到這些。

於是這三個龐然大物便開始聯合在一起狠狠的將這股新勢力打壓的連連後退,與此同時有不少未背殃及的家族與門派看清了東海的局勢後也紛紛的開始投靠起了三家超級勢力與門派。

漸漸的這片海上便形成了三足鼎立之態。”

薑亦凡再次搖頭的笑道:“這不就又成為了之前人族開密會的時候想要達成的局麵了嘛!你說這又是可呢。”

雲真也是搖頭道:“世人都想分到更多的利益,可是到頭來才知道走了一圈之後付出了血的代價後卻再次回到了遠點啊?”

薑亦凡也的點頭道:“是啊名利場上說來容易,但是當你入場之後你便發現你也隻不過是一個棋子而已,自己的一切將不在由自己控製。”

雲真聽了薑亦凡的話後看著他開口道:“冇想到你居然對此事也有著自己的見解可以啊!是為師眼柮了嗎,冇看出來你小子還有這份見解。”

薑亦凡撓頭開口道:“都是雲師傅講的好我纔能有感而發,那後來了三方勢力怎麼成了十三盟了呢?”

雲真看了眼撓頭的薑亦凡後繼續道:“三足鼎立後的數百年間,東海之上的人族終於進入了短暫的和平期,雖然三家之間還有通商來往,但是也僅限於一些基礎物資。”

薑亦凡點頭道:“三足鼎立之勢雖然穩定但是依舊不是長久之計啊,終將會有土崩瓦解的一天。”

雲真點頭道:“在厲害的修士還算會有歸墟化土的一天,和平了的千年的東海也隨著最強的門派老祖歸墟而開始了新的戰火。三足壞掉一足之後戰火自然而然的便燒了起來,這超級門派也在一夜隻見瞬間土崩瓦解,我們這一脈便是這門派的丹道一脈,當年我們的師祖衝出修羅煉獄之後才發現身邊隻剩下了他與一個懵懂藥童兩人,於是就此之後他便帶著藥童二人在這亂世中飄蕩。

而門派的其他堂,有的則是分彆投靠了兩大家族,有的則是跟我們這一脈一樣隱與蒼茫的大海之中求得自保。

隨著門派被瓜分,很快剩餘兩家便因為吞併實力的強弱而開始了第二次人族內戰。

這一回的內戰殃及的範圍就小了很多,隻限於兩大超級家族之間,這戰又是數百年。

可惜百年之後那兩家超級大家族最後鬥個兩敗俱傷,而這數百年間之前很多的韜光養晦的中型門派與家族再次展露了頭角。

而這時這兩個昔日的龐然大物才發現經過了數百年的戰鬥自己也已經成了一頭年邁的老獅子獠牙已經不在鋒利。

隨後便是第二此密會,也就是這次密會奠定了東海十三盟的基礎,之後經過數千年的不斷完善最終才形成了現在的東海十三盟。

而之前我們這一脈原來的宗門也有三個分堂在曆經了千年之後重新各自建立了新的宗門,而且還進入了十三盟。”

薑亦凡聽著這東海的滄海桑田的變遷也不由的感慨道:“東海能穩定還真的是來之不易啊,其實按照雲師將的我們的淩霄宗其實還算可以,雖然遭遇了滅宗之禍,但是依舊有血脈留下,而且經過磨練居然還能有三個分堂重新建立了新的門派最後重返巔峰,而在看之後拚殺了數百年的倆大家族怕是現在依舊淪為中型家族了吧。”

雲真點頭道:“確實如此,十三盟成立以後第一個滅掉的便是這倆個征戰了數百年依舊元氣大傷的家族,而且為了以絕後患十三盟道現在還在不斷的打壓著兩個苟延殘喘的家族。”

薑亦凡聽完了雲真的故事後長出了一口大氣道:“隻可惜我們這一脈勢單力薄,隻有我與師傅二人。”

雲真看著有些失落的薑亦凡笑道:“上麵隻是鋪墊,其實早在很久以前就有老的淩霄宗門人開始在私下不斷的召集失散的門人極其後裔,也到不是為了彆的隻是為了互相照顧,還有就是真的有一天東海再次出現撥亂的時候好能夠快速凝聚出一股可以抵抗住風浪的力量。”

薑亦凡聽了雲真的話後點頭道:“也確實是如此,在怎麼說也是同宗同源,同氣連枝,要比與外麵的那些人抱團的話要好上不少,那麼師傅與他們有聯絡嘛?”

雲真笑道:“你個小狐狸你可以自己猜測一下嘛。”

薑亦凡笑道:“我是小狐狸那我的師傅便是老狐狸嘍,既然是老狐狸那必定是這其中的一個關鍵人物。”

雲真點了點頭道:“什麼師都瞞不過你這個小狐狸,我門的師祖便是最早幫現在身在十三盟內的三大門派牽線搭橋之人,當時他以他東海第一丹師的身份幫助過許多勢力與家族,於是他便在私下聯絡之前淩霄宗的各位大人物,這些大人物呢在師祖的遊說之下便漸漸的放下的當年的一些恩恩怨怨。”

薑亦凡聽了雲真的話後忽然點頭道:“我似乎有些明白了為什麼我們這一脈一直都是單傳。”

雲真聽到了這話眼神就是一眯然後問道:“你小子想要說些什麼?”

薑亦凡笑道:“關於凝聚門派的事情怕是早在最早老祖帶著道童出來之後就開始有這個打算了吧,一脈單傳下去也是給這些人一個信號,那就是我們煉丹一脈並冇有爭權之心,但是我們煉丹一脈每一位的影響力卻是可以頂上一個宗門,這樣才能讓那些手握重拳的掌門族長放心與我們較好,而且還不會讓他們有顧慮。我不知道我說的可對。”

雲真聽到這話眼中精光一閃暗道:“此子可以啊,當年自己也是在幫著師傅處理其中的事情之後才明吧這一層涵義,冇想到這小子就憑藉幾句話便推斷出了這層意識,看來這回自己冇有辜負師傅的期望終於為淩霄宗找到一個最優秀的穿針人。”

薑亦凡看著眼中泛淚的雲真詫異的問道:“雲師是不是弟子說錯話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