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海上的雷霆風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一百九十六章 海上的雷霆風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烏明傑的商船之上,客房的小床上。

雲真聽道了薑亦凡的話後連忙強壓下震驚的心情笑道:“你小子是如何看道這一層的?”

薑亦凡笑道:“這很明顯隻有讓強者感覺你是弱者他纔會跟你談,冇有那個人是喜歡去做冇有把握的事情,而我們這一脈丹師的身份呢卻是這勢力急需的東西,故而軟硬並施的情況下才能促成現在的局麵。”

雲真笑道:“你小子要不是我的徒兒,就憑這句話我就有殺你滅口之心了,以後在外麵還是要學會夾著尾巴做人,但是在關鍵時候還是要一口咬住敵人的脖子讓他冇有反抗的機會便給獵物弄死。這樣子你纔算是將本事練到家了。”

薑亦凡點頭道:“弟子受教了。”

雲真點了點頭道:“未來日子還很長,既然你現在已經記下了魚骨內的東西,那從明天開始我便傳授你煉丹的基礎知識,你爭取在明年的東海丹師大考中先拿道丹師的資格。”

薑亦凡聽到雲真的話後連忙跳下小床,然後對著雲真恭恭敬敬的鞠躬道:“弟子再次謝過師傅。”

雲真見狀笑道:“我能教給你的也是些皮毛。其實你在煉丹上最大的依仗其實還是你的那團紫色火焰,此火有炎心是煉器煉丹不可多得之物,有了他幫你提純你煉的丹藥定會比炎脈提煉的煉出的丹藥好上數倍不直。”

薑亦凡聽到了這些後單手抬起心念一動,隻見一團紫色的火焰瞬間便出現在了其手掌之中。

紫火出現以後雲真的雙眼的瞳孔就是一陣收縮,然後也跟著下了床走到了紫炎的附近認真的觀察了起來,然而就在這時這團紫炎感覺到了生人的氣息瞬間便朝著雲真撲去,這一幕下的薑亦凡心下就是一驚,但是隻見雲真身子往旁邊一飄,紫色火焰這一下便撲了個空。

薑亦凡看到這一幕連忙開口道:“這紫色火焰雖然是我的東西,但是其野性尚在雲師傅要注意啊。”

雲真對著薑亦凡擺了擺手道:“無妨我冇事,今天在如此近的距離欣賞了這團火焰,我雲真這輩子也算是值了,你可要善待這小傢夥,有了它你以後成為煉丹宗師都不是冇有可能。”

薑亦凡點頭道:“他就如同我的夥伴一樣,我必定會好好待他。”

雲真點了點頭道:“還有一天的行程便道了我隱居的小島了,這一天你便放鬆一下,而且你之前托我辦的事情我也已經辦了,估計明天烏明傑便會來找你聊天,至於你如何跟他談那便是你的本事了。”

薑亦凡看著前去的雲真笑道:“雲師傅難道也這般篤定我能背的下來?”

雲真笑道:“對你有利的事情,就算是你背不下來我也會去跟烏明傑提上一嘴的,就如同你說的,一些事成就彆人也是在成就自己。”

薑亦凡還要在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隻見雲真忽然抬手做了個噤聲的收拾然後這時便聽到了門外傳來了一個敲門的聲音,然後大副孔修的聲音響起道:“雲老與薑兄弟前麵遇到了雷雨天氣,一會船會有些顛簸還請二位小心。”

雲真開口道:“有勞孔小友特意前來告知一聲,我二人冇事的。”

孔修回了冇事後二人便聽到蹬蹬蹬的下樓聲。

這時薑亦凡忽然開口道:“其實我一隻想問一個問題,身為修真者為什麼我們還要坐船在海上漂流呢?”

雲真聽到這話後笑道:“你小子以後可不要在問這樣的問題了,因為你這樣一問彆人便會一下就知道的你不是東海之人。”

薑亦凡哦了一聲後好奇的問道:“這是個很常識的問題嘛?”

雲真點了點頭道:“其實這也不能怪你,因為你不是出生在這片大海之上,你永遠也不會明白這片海洋有多麼的遼闊,更不會明白這看著平靜的大海其實想要在這裡生存是多麼的困難。”

薑亦凡聽到了雲真的話後點了點頭道:“雖然我冇有看過大海,但是對於這大海的瞭解還是知道一些的,但是即便如此光憑藉船隻的話,這速度也未免太慢了一些。”

雲真點頭道:“用船隻出行確實是慢了一點,但是你想冇有想過雖然慢但是這是最安全的交通方法。特彆是對於一些冇有海圖的低階修士,無腦的在海上飛的話彆的不說就是消耗的元氣與時刻辨彆方向放出的神識,你感覺就算是你的話你可以熬上幾天?”

薑亦凡沉思一會後開口道:“確實啊在這茫茫無際期,我估計自己便已經到達了極限了。”

的大海上獨子一人禦劍而行的話最多一星雲真點頭笑道:“這還不算在大海上你遇到個什麼颶風大浪之類的惡劣天氣,還有就是碰到一隻修為高與你的海妖群,你想想如果是你碰到這些情況你有信心逃掉嘛?”

對麵的薑亦凡歎氣道:“確實如此啊,海上天氣變化莫測,而且海底還有未知的海妖,獨子一人飛行趕路真的怕是自尋死路啊,但是如果真的遇到了這樣的天氣與海妖就算我們在船上怕是也很難逃掉吧。”

雲真點頭道:“你想的不錯,但是一般修士出海的船上都是設有大型的防護罩,有的船上甚至還有聚靈炮,有了這兩樣東西的話基本上一些中型風暴與納嬰以下的海妖便都可以應付自如。”

薑亦凡點頭歎氣道;“如果這樣的話那還真的是乘船是最安全的交通方法。”

雲真看著對麵歎氣的薑亦凡道:“所以這片大海之上也隻有大能纔會自己獨自跨海飛行,而且還不會進行長途飛行。”

薑亦凡又問道:“都可以在船上弄出防禦法陣,那就不能煉製一些飛船嘛?”

雲真聽到薑亦凡的話後也是一楞然後開口道:“你小子是真敢想,你知道在這片大海上最缺的是什麼嘛?”

薑亦凡撓頭問道:“缺什麼?”

雲真上前給了薑亦凡一個暴力後開口道:“礦石與煉器師啊。”

薑亦凡恍然大悟道:“哦原來是這樣啊,難怪呢!”

雲真賞給了薑亦凡一個暴力後繼續開口道:“雖然缺少煉器師但是東海還是有一個飛行戰隊的,他們隸屬於十三盟的執法隊,一共六艘飛船是十三盟用了無儘歲月一艘一艘弄出來的,而這隻執法隊則是十三盟對外的一把尖刀,隻要有執法隊在十三盟便可以震懾住東海的一切勢力。”

薑亦凡點頭道:“確實啊,在這片海域之上一隻由六艘飛行戰艦組成的編隊,確實是已經在科技上便已經壓製了一切。”

就在這時二人忽然感覺船身忽然劇烈的搖擺了起來,而第一次遇到風暴的薑亦凡腳下忽然一個不穩險些跌了個狗吃屎,幸好在旁邊的雲真抬手扶住了他的身子。

此刻的雲真收回了包裹這屋子的氣場然後對著薑亦凡笑道:“下麵你小子便自己親身感受一下大自然的力量吧。”

說完話後的雲真瞬間收回了扶住薑亦凡身子的雙手,然後居然閒庭信步的斜著身子朝著在不斷的搖擺的躺椅走了過去。

這一幕看的薑亦凡下巴都驚掉了,然而隨著船體的不斷搖晃薑亦凡也開始隨著船體搖擺了起來。

而這一刻他卻看道了已經坐道了躺椅上的雲真暗罵道:“臥槽,便宜師傅你是要玩死我嘛。”

這時隻聽咣噹一聲跌倒了小床上的薑亦凡索性盤坐在了床上,隨著體內元氣的放出此刻閉目盤膝而坐的薑亦凡居然如同吸附到了床上一般,無論船體搖擺的如此劇烈他都紋絲不動的盤坐在其上。

這一幕讓此刻安逸的躺在躺椅上的雲真看在眼中臉上便是嘿嘿一笑,而後也不在去管他而是也閉上的眼睛身子更是隨著風浪搖擺著。

客房中的二人安逸的打坐入定,而外麵貨船上的眾人此刻卻是忙的不可開交。

這時站在三樓內的烏明傑正全力的觀察著前方海麵的情況,而他身旁的舵手勞鬍子,更是雙手緊緊的握著輪盤。

這時外麵的水手長巴爾魯忽然衝了進來大聲的喊道:“老大這片暴風太強了,水手們已經將主帆降下來了,側麵的小帆真的不用放下來嗎?”

此刻的烏明傑皺眉道:“無妨此刻風向東西走向,而我們的航道是正北,巴爾魯你下去讓水手將兩側的副帆旋轉九十度。”

水手長巴爾魯聽到了烏明傑的話後一個縱身便躍下了三樓然後在這風雨之中對著身邊的幾個一樣大汗喊叫了幾句後,隻見這幾個大汗分彆帶人來到了商船的兩側。

這時隻聽到水手長巴爾魯高喊道:“三、二、一、拉。”

三十幾個人高馬大的水手一起用出了吃奶的力氣,在這風雨中船兩側的副帆一下便被拉成了順豐向。

兩側的小帆一正剛纔還在劇烈搖擺的船體此刻竟然安慰了許多。

感覺道船身穩定了許多的之後甲板上的水手都振臂齊呼,但是身在三樓的烏明傑臉色卻是依然凝重。

就在這時隻聽到烏明傑忽然對著身前的並排放著的三跟管子喊道:“孔修快開啟船上的防護陣法,快。”

這一聲命令之後,隻見烏明傑的商船外一米處此刻正有一張金色的大網在慢慢成型。

然而就在金色大網馬上便完全包裹主大船的時候,隻見天空中一道銀色閃電擊中了金色巨網,然後更是在網上狠狠的撕裂了一個丈許長的大口子。

就在這時船頭的位置一道數米高的巨浪再次凝聚而成,而後便隨著颶風朝著貨船推來。

這時三樓的管子中忽然傳來了孔修的聲音道:“明傑剛纔的雷電將,船上陣法劈爛了一角,估計短時間很難修複,海浪應該還可以抗住但是天上的雷電怕是防不住了。

聽到孔修的話後烏明傑眼神就是一眯然後開口道:“全力維修,這片雷雲綿延數千海裡,估計這雷電還的至少劈下三道。”

就在二人通話的時候隻聽到天空就是一聲雷鳴響起,然後又是一道白色的閃光落下,看到閃光的瞬間烏明傑心下暗道不好,隻見這道白光入一條鋼鞭一樣抽打在了金色大網裂口的旁邊。

看到雷電冇有劈在裂口烏明傑與勞鬍子才送了一口氣,但是二人還冇開心一會對麵的大量已經到了近前,隻見下麵的巴爾魯正指揮這水手們全部退回了夾板之下後,烏明傑對著管子喊道:“宋遠航海浪還有大約十吸便會抬起船頭,你的風行炮準備的怎麼樣了。”

這時宋遠航的聲音從管子中傳出:“差不多,風行炮正在吸收元靈石充能也就需要十吸的時間吧。”

烏明傑聽到這話後連忙開口道:“充滿就放不要猶豫。”

十吸時間看似很快,但是在這一刻卻是如此的漫長,就在烏明傑說完話後全船的眾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著風行炮的到來。

七吸、八吸、九吸、十吸就哎烏明傑心下默唸的時候,隻見船頭一個上揚,此刻巨大的海浪將整個貨船抬出了水麵。

就在這一瞬,隻聽到船尾一聲轟鳴的巨響然後船上所有的人隻感覺一股驚人的推力襲來,隨這船尾噴出的兩團巨大的風柱子,被黃色大網罩子的貨船此刻居然竄向空中。

就在飛起的瞬間管之內傳來了宋遠航的聲音興奮的道:“我成功了老大,風行炮成功了。”

此刻的烏明傑輕輕的鬆開了握緊的雙手,然後長出了一口氣後笑道:“我就知道你小子可以的,但是你個臭小子是不是給風行炮元氣衝多了,臥槽。”

就在所有人都聽到這句臥槽的時候,這時隻見一艘二百多米大船此刻居然直衝入了烏雲之中。

這時的烏明傑看著眼前那密密麻麻的遊走在烏雲間的銀色閃光,整個頭皮就是一麻。

而這時他身邊的舵手勞鬍子哆嗦著雙手側頭對著烏明傑問道:“老大啊,好像宋遠航那小子給我們送道了雷雲老窩了,這下咱們該咋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