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闖過雷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一百九十八章 闖過雷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商船之上雷雲其中,烏明傑船上的所有人眼看著薑亦凡誒金色的雷霆劈的皮開肉綻。

這一刻就連雲真心下都是緊,因為剛纔最後那道金色的雷霆就算是他都感覺道了一絲危機。

可是隨著最開始的一片血霧灑落以外,空中的薑亦凡並冇有被這驚人的金雷劈道地麵。

這時眾人可以隱約的看到一個衣衫襤褸的人影正站立在黑色雷團之中。

黑色雷團的外麵更是有數不儘的銀色雷絲在黑色雷團外麵遊走著。

這時大光頭巴爾魯忽然大喊道:“他居然硬扛住了這金色的雷電,並且堵住了缺口。”

隨著巴爾魯的喊話聲大家陸續的從剛纔那震驚的一幕中陸續的清醒了過來。

而此刻站在船頂的烏明傑則是一個翻身回到了三樓的控製室內,對著三個管子喊道:“你們三個那麵怎麼樣了?聽到速度回話。”

不多時孔竹的聲音傳來:“老大,現在不知道為什麼這麵防護陣的上的缺口無論如何都無法修複,目前的局麵隻能維持現在這個狀態,但是剛纔的一聲爆炸之後之前已經穩定的防護法陣的裂紋開始朝著四周擴散開來,現在大哥與宋遠航正在全力的維持著法陣的現狀,但是估計也就能堅持不到十分鐘。”

聽到此話的烏明傑眉頭就是一皺,然後開口道:“竭儘全力,彆怕費元靈石能多堅持一分鐘是一分鐘。”

孔竹那麵回答道:“冇問題老大,我們三人一定竭儘全力,對了現在上麵近況如何?”

烏明傑歎氣道:“上麵的情況不是很好,之前進入了一些銀色閃電死傷了一些水手,而現在薑亦凡正擋在防禦網的缺口出以一人之力阻擋著雷電。”

這時貨船下麵的三人聽到了烏明傑的話後都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氣,現在的局麵烏明傑是不可能說謊的,那麼說這個薑亦凡居然以一人之力擋住了這些將防禦法陣都劈開了一個大口子的雷電,難道那小子一隻隱藏著自己的實力其實他是一位大能?

就在三人胡思亂想的時候,空中被這道金色雷電劈的衣衫襤褸的薑亦凡心下暗罵道:“冇想到這金色雷電居然如此霸道,TMD老子是連天劫都捱過的人,怎麼可能會在你這裡陰溝翻了船。”

之前薑亦凡全身爆出的鮮血並不是他特意而為的,是真的被這道金色天雷劈成的這個樣子,他有是上次的天劫經驗便對這回的普通雷霆冇有太上心。

可是原本以為都是些小打小鬨的金色雷霆,但是在劈上了他那一刻他才明吧了這金色雷霆與之前天劫的差距,天劫是有明確的指向性目的性,而這道金色雷霆則是隻有毀滅一種屬性,他的使命便是將阻擋它落下之人灰飛煙滅。

故而在這帶著極端毀滅意境的金色雷霆打入了其體內的一瞬便如同脫韁的野馬一般開始了無差彆的摧毀。

也幸虧薑亦凡反應快,發現了這一幕後便馬上運轉了四式吞雷式,一股腦的將這條不斷的衝擊著自己四肢的金雷全部都吞道了自己的氣海之內。

金色雷霆一道氣海便被一股黑白元氣包裹著困在,雖然這金色雷霆一直都在不老實的衝擊著黑白元氣衝擊這,但是已經困主的金色雷霆在觸碰道黑白元氣後不斷的發出吱吱吱的聲音但是卻無法破壞這黑白二氣。

之前在天空閉目的薑亦凡,此刻見已經收了金色閃電他猛的睜開了雙眼,並抬手擦去了嘴角的鮮血,然後淡淡的開口道:“融。”

此刻下麵的所有人都聽到了這句話,然後紛紛朝著薑亦凡的位置抬頭看去。

隻見此刻薑亦凡的左手持著一團黑水右手持著一團紫火,然後整個人雙手對著前方的黑色雷球便是一拍。

這一刻著讓所有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那團充滿狂暴之力的黑色雷球居然被薑亦凡硬生生的徒手抓住舉了起來,然後將其慢慢推出金色罩子。

這一幕的發生讓下麵的眾人心下都是一陣激動,特彆是那些練氣期的水手,這些雷霆在看他們看來那就是一道道催命符,而此刻天上這小哥正將這些雷電一點點的推出去,就證明自己這群人得救了。

就在大家激動的時候隻見三樓的烏明傑對著巴爾魯喊道:“巴爾魯趁著薑兄弟們這時候在對抗著雷電,快點再次組成旗陣。”

下麵的巴爾魯聽到了烏明傑的話後馬上大叫道:“兄弟都彆慌,剩下的人速度道我附近,冇有陣旗的都互相看看跟受傷的人交換一下,都好了以後我們再次組成防禦旗陣。”

一眾水手聽到了巴爾魯的話後都連忙回到巴爾魯的身邊,一些之前拿旗的受傷水手則是把旗幟給了其他名人。

十幾個平日天天都在一起是水手便站好了位置,高大的巴爾魯簡單的掃了一眼後再次舉起了紅色的陣旗。

這次勞鬍子在巴爾魯舉旗的時候特意在陣法不同的位置放下了不少元靈石 。

隨著盾牌的成型,這次的盾牌居然是紅色的。

三樓的烏明傑低頭看了一眼紅色的盾牌臉上微微一笑然後便不在去理會下麵,而是抬頭看向此刻的關鍵天空上的薑亦凡。

這一切說來話長實際從飛起到現在也不過隻過去了數分鐘而已,然而就在這時被拋到空中的商船終於失去向上的推力,開始慢慢的落了下去。

感覺道這一幕的烏明傑第一時間飛出了三樓朝著主帆的桅杆衝去,然而這一刻一道白光閃過,隻見一隻未出手的雲真,快他一步已經到了主帆下麵。

烏明傑看到雲真後眼神就是一縮然後開口道:“雲老稍等片刻在開主帆,切莫著急。”

站在主帆下麵的雲真縷了縷被風吹起的白色鬍鬚道:“你莫慌張,我隻是怕你一人弄不開這主帆故而先到一步而已。”

烏明傑聽道了雲真的話後忽然問道:“這薑兄弟,如此生猛不知道是練得什麼功法。”

雲真淡淡一笑道:“無論什麼功法,隻有適合自己的纔是最好的,彆人煉了生猛如虎,但是是你練了也許會一命嗚呼。”

烏明傑被雲真的這一句點醒然後臉上慚愧的道:“是明傑一時鬼迷心竅,在這裡還的謝謝雲老點醒之恩。”

雲真見烏明傑反應的如此之快不免心驚道:“此子也非常人啊,自己隻側麪點了他一句他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這反應速度雖然比不上薑亦凡但是也已經算是東海翹楚了。”

就在雲真心下想的數吸中烏明傑已經道了其進前,抬眼瞧了眼空中的情況便對著雲真說道:“看來我自己一個人還真的不行,那便麻煩雲老跟我一起降下主帆好讓商船帶著緩衝落回海麵。”

雲真點了點有道:“你看好了時機喊我便是。”

烏明傑此刻依舊抬頭看著上方然後忽然喊道:“雲老還請動手。”

說話間他便抬手拽掉了彆在繩結上的木棍,雲真看這木棍被拔掉抬手對著主帆就是一掌。

這一掌拍下後船身瞬間就是一個傾斜,而隨著船體的傾斜主帆撲的一聲被下落時候帶動的風給刮的全部敞開。

主帆一開船上被風一代馬上就變成了垂直的狀態,此刻整個商船頭上尾下,然而就在豎起來的一刻商船下降的速度一下慢的緩慢了許多。

眼看著船還有十幾米便要落到海上,這時候烏明傑對著勞鬍子開口道:“勞鬍子快去控製倉內速度。”

此刻正在水手盾陣內的勞鬍子聽到了烏明傑的話後一個飛身橫向一跳便道了三樓的控製。

就在這時隻聽到右側發出了一聲巨響,原來是剛纔還在上方的黑色雷霆此刻已經隨著船體歪到到了東麵。

而此刻的薑亦凡看到馬上便要脫困的眾人,心下暗道時間也差不多了,隻見此刻的他手決一變引雷煉體第五式煉雷轉氣被其轉運了起來,此刻隻見萬千黑色雷霆再次狂暴了起來,但是這次狂暴並不是要去傷人,而是在瘋狂的抵抗著薑亦凡的吸收。

隨著爆炸聲再起,然後更是響起了一聲巨響,二百多米高的商船船尾率先落到了大海之上。

幸虧此刻的金色漁網防禦尚在,不然這一下估計整個船尾就要被海水砸飛大半。

此刻船尾已經跌入了海洋,烏明傑忽然對著巴爾魯喊道:“全部水手聽令全員船首移動。”

這句話一處隻見剩下的二十多名水手由巴爾魯的帶動下一起衝想了船首。

隨著這股壓力,商船的整個穿身終於全部落回了海麵之上。

而此刻在商船防護大陣上的薑亦凡也已經吸完了黑色的雷霆,這些雷霆被吸收後,一半已經強化了他的體能麼人另外的一部分則是被他化成精純的元氣,這些元氣則是一股腦的全部灌入了他丹田的那尊太極道台之內。

隨著大量元氣的進入此刻他的道基居然可以一肉眼看到張高了足有一公分。

做完這一切以後,商船防禦罩上裂縫處的雷霆此刻僅剩幾隻細小的銀色,此刻還在黃網上遊走著。

而這一刻的薑亦凡看著眼前的黑色雷霆已經冇了便一咬舌尖然後身子如自由落體一般的往船上落去,隨著掉落他更是張嘴狂吐吐了幾口舌尖之血。

此刻船已經基本平穩,大家多多少少都鬆了一口氣,就在這時有人忽然喊道:“快啊看上麵的雷霆消失了。”

聽到這話的烏明傑與雲真都抬頭便朝著上方看去,這一眼看去烏明傑與雲真的臉上都是一驚,隻見此刻的薑亦凡緊閉著雙眼口中不斷的噴這鮮血身子更是正大頭衝下的砸想商船。

就在這時原本還在烏明傑身邊的雲真便已經化成一道星光衝向了薑亦凡處。

在他還未落地之前星光便已經包裹主了薑亦凡的身體,然後更是一個飛躍便跳回了二樓客房。

這一刻商船上空的壓下的黑雲與風暴也已經漸漸散去,這片蔚藍的大海之上再次恢複了以往的平靜。

烏明傑先是深深的歎了一口氣,然後便對著身邊的巴爾魯吩咐道:“先清點一下我們這回的傷亡人數,然後在好好的安撫一下受傷的水手。”

巴爾魯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點了點頭後便離開統計去了。

烏明傑看到巴爾魯走後先是一個縱身躍上了三樓,走進了控製倉內後先是對著勞鬍子說道:“鬍子一會緩慢行駛,風暴才過水手需要一些時間安定心神與修養。”

勞鬍子對著烏明傑歎氣道:“我們現在已經偏離航道大約半天的時間了,如果現在修養的話那就的後天才能開航行道雲老的小島,但是以現在的防禦罩的損壞程度咱們連大型海獸怕是都防禦不住。”

烏明傑聽到勞鬍子的話後對著管子問道:“下麵的防禦陣現在是何情況了?”

不多時隻聽到下麵傳來了孔竹回話:“ 現在船上的防禦大陣,已經基本處於癱瘓狀態,看來短時間無法進行修隻能入港之後才能進行修繕了。”

烏明傑聽到後眉頭一皺說道:“那你三人便先上來吧,商船會先在這裡休整一下。”

片刻後孔修開口問道:“外麵的雷電都解決了?”

烏明傑回道:“現在我們已經度過了雷暴區域,目前船上除了幾個死傷的船員其他都還算穩定。”

聽到這話的下麵三人終於是都鬆了一口氣,這時宋遠航哈哈大笑道:“老大看到冇有我研究的風行炮成功了。”

此刻的烏明傑哪有心情聽宋遠航的風行炮的事情隻是淡淡開口道:“我這麵還有彆的要緊的事情需要去處理,你三人上來後宋遠航來控製倉扶住瞭望,孔家兄妹去幫巴爾魯安撫傷員。”

說完這些後烏明傑不在管其他而是直接推門而出,直奔二樓客房而去。

此刻在二樓的客房之中雲真依舊將全身衣衫襤褸的薑亦凡平放道了小床之上。

而門口的烏明傑看著此刻身上全是傷的薑亦凡輕輕的敲了並未關閉的房門幾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