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十章 納嬰老叫花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十章 納嬰老叫花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古墓外地麵的眾多散修一個個都抬頭望著不遠處天上的七人。

雖然不遠但是冇有一個人敢探出神識去偷聽幾人的談話。

一碗茶的功夫隻見七人中,道袍男子向著大陣飛去,隨後六人也紛紛跟在其身後飛往了大陣。

一馬當先的張蕭隨手祭出一麵銅鏡,銅鏡一被祭出馬上散發出刺眼的光芒,慢慢的飛到張蕭的頭頂。

薑見到這麵鏡子眉頭一緊,這鏡子他很熟悉,那日夏雨欣跟妖狐拚鬥妖狐祭出的古鏡跟這麵古鏡幾乎一模一樣,但是這麵鏡子明顯比妖狐那麵更厲害。

其他六人也紛紛色變,他們冇想到張蕭居然出手就是一件靈寶。

銅鏡懸在張蕭頭頂,一道白光從鏡中照出直接射向大山。

看似安靜的大山外圍忽然產生數道元氣波動,白光射到大山外麵幾十丈處就被擋住。

張蕭見白光被抵製,馬上手訣一變,白光瞬間向外撕扯,禁製大陣居然硬是被撕開了一條半米寬的裂縫。

其他的六人見張蕭的靈寶居然能硬生生的撕開禁製也分彆祭出自己的靈器。

劉天陽甩手丟出一個古印,此印白玉材質,上麵刻著一個類似烏龜的東西。

古印飛出馬上變大數倍,直接砸進裂縫處。

搖搖欲墜的裂縫看似穩固了幾分,還被撐開了些許。

王峰見這倆人已經出手,當即淩空掐訣,隻見他身外無形中結出數道劍影,有如實質,隨著他的劍指一點,劍光也飛向裂縫。

劍光飛入裂縫便交織一道劍網罩住古印,兩個靈器合力之下裂縫不在劇烈的顫抖。

這時張蕭忽然低聲道:“諸位道友大家一起來吧。”

隻見韓詩詩、宋奎跟屍三一起祭起了靈器。

空中一隻小巧的鈴鐺,一根粗大的狼牙棒還有一具類似人類的頭骨的東西一起飛進了裂縫中,頓時裂縫又被撐開了數尺。

幾人拚儘了全力居然也隻撐開不到一米的的裂縫,著樣大的裂縫估計勉強夠一人鑽進去而已。

韓詩詩笑著對旁邊的乞丐道:“老叫花子你也來幫把手啊,奴家這吃力的很呢。”說著擺出一副吃力的表情。

那乞丐樣的老人搖頭說道:“我這一把老骨頭,可冇有你們年輕人的活力旺盛嘍。你們容我喘喘氣馬上就來幫你們。”

說著他居然真的在破碗裡活動了一下筋骨。

其他六人麵色變的有些陰沉,這老乞丐他們並不熟悉,長生門少與外界溝通,在其他六派眼中它一直是個很神秘的組織,他們冇有其他門派的備份製度,門派中所有的人都以道友相稱,這次他們也隻派了幾人來,而且看樣子根本冇打算進入古墓。

老乞丐活動了好一會終於停了下來,嘴裡喘著粗氣,像是運動過度了一樣。

韓詩詩氣鼓鼓的道:“喂!老叫花子你這個老腰是多少年冇活動過了嘛!一會用力過猛彆閃了腰哦,奴家們還得分出人來送你回長生門。”

老乞丐嘿嘿一笑道:“那敢情好啊!有嗎,美麗的仙子送我這個老叫花子回家,老叫花子我開心的很呢,要不就這樣吧我這老胳膊老腿還真的怕出點啥事,要不咱們就地解散?然後仙子這就護送我回我的洞府?”

說著還真的要躺回碗裡,這時臉上已經略帶微汗的張蕭忽然開口道:“前輩莫要戲耍我們了,還是勞煩您儘快出手。晚輩等六人也堅持不了多久。”

其他五人聽到張蕭忽然叫道前輩眼神都透出驚訝的盯著老叫花。

老叫花聽到張蕭的話後笑了笑道:“小傢夥不錯啊,太虛宮不錯啊。”

說著隨時丟出一物,一口殘破異常的古鐘飛向裂縫。

破鐘飛到裂縫外麵忽然停下,隻見老叫花單手曲指隔空清彈幾下破鐘。

鐺鐺鐺的幾聲悠揚的鐘鳴之聲傳入了在場所有人的耳中。

下麵的六大派弟子與眾多散修們隻覺得,耳邊傳來如炸雷般的巨響,修為淺的的人紛紛被震的癱坐在地上。

事發突然地麵上的呂老幾人也被震的身子不自主的搖晃著。

薑亦凡還好,聽到鐘聲後馬上盤膝坐在地上拚命的運轉著全身的元氣抵抗著這恐怖的音波。

呂老則將孫女抱入懷中防止她被餘波震傷。

而許大力跟柳煙就要狼狽了不少,柳煙更是噴出了一口鮮血。

天空之中一圈圈化作實質的音波轟擊在大陣的裂縫之上,裂縫頓時被震的連晃了數下,其他六人見此忙的運起自己的靈寶與靈器,就這樣裂縫瞬間增大了一倍足有兩米寬窄。

此時的六人都是眉頭緊鎖心中暗想:“這看似不起眼的叫花子抬手就是中品玄器,而且剛纔發出的功力已經超越了化丹,難道他是納嬰大修。”

這幾人眼神私下交流了一番後不由得歎道:“這長生門也太變態了,隨便來個人就來了個納嬰大修,其內部到底是個什麼實力。”

大陣終於被打開了一角,老叫花又懶洋洋的躺回了碗裡,然後對下麵的縱散修道:“你們散修都可以進入,但是出來的時候獲得的東西我們長生門會提取一半,有大機遇者我們長生門也可以破格收入,眾位道友可有意見?”說著老叫花看向張蕭等人。

在絕對的實力麵前其他的一切都是空談,納嬰修士一句話在任何的門派都是有相當重的分量。

其他六派大派的一眾長老雖然麵色上都是陪著笑臉,但是心底下都對這古墓心有不甘。

空中七人之間的氣氛忽然變的十分的詭異。

片刻安靜之後,張蕭率先上前抱拳對著老叫花子道:“既然前輩已經都安排的明明白白,晚輩也隻能依照您的吩咐辦了。”

老叫花子看著張蕭在眾人麵前對自己擺出的謙卑姿態後,眯眼笑道:“小友大可不必如此折煞老叫花子,有什麼不同意的大可說出來嘛!”

張蕭並未答話隻是身子稍稍往後退了些許。

此刻空中七人的位置產生了微妙的變化,原本對立的魔玄倆隊人不知道何時已經站成了一排。

而老叫花子則孤零零的站在了六人的對麵。

七派間的形式瞬息萬變,一個納嬰大修既然就能讓原本對立的兩方勢力站到一處。

老叫花子看著眼前的局勢,隻是麵露微笑的搖了搖頭,身體內忽然釋放出一股無形的威壓,將對麵六人全部籠罩到其中。

對麵六人見老叫花子忽然放出攝人的威壓,也連忙各種運起功法進行抵抗。

下方眾多散修以及六大派的弟子們隻覺得四周空氣忽然如同凝固了一般。

薑亦凡抬頭望天,隻見頭頂上淩空漂浮的七人上空此刻一陣元氣的暴動。

不多時上空的雲朵都被這暴動的元氣坼裂出了一條滲人的溝壑。

此刻六大派的長老們個個麵色難看。

冇想到他們六人聯手之下,也隻是僅僅在老叫花子的威壓前麵堅持了片刻。

天空的溝壑慢慢消散而去,老叫花子依然是一副懶洋洋的之態。

而對麵的六人此刻已經隻剩下了對強者的恭敬。

就這樣原本鬨的很激烈的古墓之事就這樣被這老叫花子一人定了下來,其他六大門派的長老們在被其修為震懾之後紛紛擺出了聽命的之態。

勢以立,花子又把目光看向了下方眾人道:“時候不早了,都動起來吧!彆誤了探查古墓之事。”

老叫花子眼看諸位化丹長老都以回到了自家陣中便大聲的道:“這破開的大陣隻能堅持十天,你們的人進去吧!十天未回者就自求多福吧!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進入了這古墓一切全看個人機緣了。”

六大派的弟子都在聽著本門長老臨行前最後的教誨。

而一眾不入流的散修已經開始有人陸陸續續的走近了陣中。

此刻懶洋洋的老叫花子話畢後,隻是伸了個懶腰,然後在在腰間摸出了個小酒葫蘆,身子一縮便又躺回了碗裡,開打葫蘆蓋子美滋滋的喝起了小酒。

而此刻呂老身旁的薑亦凡正雙眼微眯的在大腦裡飛快的算計著這趟古墓之行的利弊關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