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金雷化道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一百九十九章 金雷化道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商船的二樓客房之中。

雲真抬手拿出了一顆乳白色的丹藥,輕輕的掰開了此刻還在昏迷中的薑亦凡嘴,然後將乳白色藥丸往他嘴裡一送,待到藥丸入口以後,雲真單手一抬他的頭。

這時隻聽到了咕嚕一聲,之後便看到躺在床上的薑亦凡喉結一陣蠕動,此刻顯然剛纔塞其口中乳白色丹藥便已經被其吞入了腹中。

將這一切都做完了雲真才轉過頭對著站在門口的烏明傑開口道:“進來吧,彆一直在門口站著被你的手下看到了不好。”

烏明傑聽到了雲真的話後,便邁步走進了客房之中。

進入房間之後他大步走道了薑亦凡的床頭前輕聲的問道:“雲老,薑兄弟現在如何?”

雲真扭頭看了一眼還在昏迷的薑亦凡道:“吃了丹藥,估計的沉睡一晚上,之前幫他檢查了全身,雖然皮外傷居多,但是那道金色雷霆與最後的黑色雷霆依舊給他照成了不小的內傷,看來這內傷隻能道了我隱居的小島以後在慢慢調養了。”

烏明傑聽完了雲老的話後轉身對著其抱拳道:“明傑此次護送不利,害的薑小兄弟為了救我等一船之人而身受重傷,我這裡實在過意不去,還望雲老責罰。”

雲真聽到啊這話後忽然站起了身子。

這一刻烏明傑隻覺得身前就是一震,一股無形的壓力瞬間壓在了他的身上。

而雲真站起身子後全身的納嬰威壓放出後便朝著窗戶邊的搖椅走去,雖然他的步伐不大但是每一步卻都如同踩在了烏明傑的心開之中,讓他身上瞬間便流下了冷汗。

終於在雲真走到搖椅後他身上的威壓才收了回去。

威壓消失後,這一刻的烏明傑噗通一聲癱坐在了地上心下暗歎道:“這雲老身上的氣勢要比我大爺爺還要強上一些,大祖他雖然不知道,但是他感覺這雲真的修為應該跟三祖相差不多,最起碼是納嬰大圓滿。”

雲真看著跌坐在地上的烏明傑開口道:“你雖然是我很看好的後輩之一,但是在我的徒兒麵前你依然隻是個白不錯的年輕人,這回這小子拚死救下了一船人的命,我看在你六奶奶的份上冇有插手,但是我希望你記住如果你連大海都征服不了,未來又拿什麼去給烏家證明你自己呢?”

聽完了雲真的話後烏明傑站起了身子看向了雲真鞠躬道:“雲老教訓的是,我承認這次遇到雷暴的時候我便已經想到去仰仗你,但是卻冇想到這般絕境被一個跟我修為相仿我薑兄弟化解了,說實話在這之前我一直不是特彆喜歡薑兄弟這個人,因為在我看來他隻是忽然冒和粗來的一個外人。

但是他一出現便得到了你的賞識,這讓從小就在六奶奶那裡不斷聽到你故事的我心裡生出了一絲妒忌。雖然我從來都冇有奢求過會成為你的徒弟,但是我感覺自己你這裡應該是個特彆的存在。

可是當今天我看到了他衝向黑色雷霆的時候,我便知道我自己的可笑,我居然癡心妄想的想去跟皓月爭輝,那一刻我感覺自己就像個傻子,還枉我自命自己是個天才,真是可笑之極。”

雲真看著此刻全身蕭索的烏明傑歎氣道:“龍生九子,子子不同,雖然我承認這薑亦凡是個天之嬌子,但是你也不能就今天這一件事便把自己的完全否決掉,也許你的才華與天賦並不在這方麵,其實在這東海我行走了數百年能讓我高看一眼的年輕人絕對不超過一掌之數,而你就是其中一個。”

就在這時候外麵傳來了巴爾魯的聲音:“老大,我們幾個想探望一下薑小兄弟。”

烏明傑聽到巴爾魯的聲音後臉上蕭索之氣一掃而空,然後開口道:“薑兄弟還在昏迷,雲老依舊給其服用了丹藥,估計明天才能醒來,這次的雷暴大家都累壞了,都先回去休息吧。”

說玩他對著雲老鞠躬道:“還要感謝雲老的當頭棒喝,明傑定會銘記於心。”

說完之後便大步的走了出去。

剛一出門就看到了門外數米處四個人正在朝著這麵觀望著。

走出門口的烏明傑順手便將房門一帶然後問道:“你們幾個很閒啊,居然都聚在了這一處。”

孔竹轉了一下靈動的大眼睛道:“這不是想第一時間謝謝這個救了大家的恩人嘛。”

巴爾魯聽到孔竹的話後撇了撇嘴道:“你是隻想感謝人家嘛?你這母夜叉的動機不純。”

孔竹聽到巴爾魯叫自己母夜叉的時候,眼睛就是一瞪然後上去對著巴爾魯的鹵蛋就是一個暴力,這一下是下了死手的,打的巴爾魯嗷嗷兩聲慘叫。

這時孔修臉色一黑道:“你倆彆鬨了,剛出了危險你倆就冇個正形。”

這時候宋遠航躲過了打鬨的二人走道了烏明傑身前小聲的問道:“老大今天我的風行炮感覺如何?”

雖然聲音不大但是在場的幾人都是成基修為這話都是聽的清清楚楚,孔修黑著臉說道:“你還有臉提你的這個風行炮呢?”

宋遠航看著一臉黑線的孔修道:“咋了老孔?這次不是很成功嘛。”

巴爾魯上前一把熊抱起了宋遠航狠狠的道:“媽了個巴子的,你這一炮直接給我們送到雷電他姥姥家去了,要不是薑小哥我手下的水手全的讓你給我禍害冇了。”

此刻被巴爾魯摟在懷中的宋遠航苦笑道:“這也不怪我啊,上次失敗後,我隻關心成功率了,估計是元氣與方向都冇找好,下次一定注意。”

這時烏明傑輕輕拍了拍巴爾魯示意他先放下宋遠航,然後帶著大家朝著樓下夾板走去,一麵走它一麵開口道:“宋遠航的風行炮其實還是不錯的,我們不能因為這一回的失誤而否決他的貢獻,此炮如果在船尾按裝兩枚,就我估計至少可以瞬間跳出數百海裡。

如果是遇到了不是天氣問題的話,這一下便可以給我們充足的時候逃跑或佈置。”

聽到了烏明傑的話後孔修也點頭道:“確實如此海上船站最卻的便是機動性,有了此物我們船隻的機動性便提高一大截。”

宋遠航聽到大家一隻在誇他,臉上瞬間浮現出一絲得意道:“這些都是小菜,我的理想是弄出不需要煉製就可以在空中飛行的飛船。到時候那我們便是這片東海第二個有飛船的勢力了。”

聽到這話後烏明傑眉頭就是一皺然後忽然停下了腳步回頭對著宋遠航開口道:“以後這件事情千萬不可以讓彆人聽到知道了嘛?懷璧其罪的道理你不懂嗎?”

宋遠航被烏明傑的這一舉動嚇了一跳然後低頭道:“知道了老大,今天是我得意忘形了。”

烏明傑拍了拍宋遠航的肩膀開口道:“但是我看好你,你要努力。”

宋遠航聽到烏明傑冇有怪他還鼓勵了他臉上再次浮現出一絲得意。

就這樣五人說說笑笑的已經走到了船頭,看著天邊的那抹火紅的夕陽,烏明傑的心裡好似在這一刻解開了一個疙瘩,隨著這個疙瘩的解開他的臉色也漸漸浮現出了一抹燦爛的微笑。

夕陽西下,今天晚上孔竹特意做了幾個拿手的好菜來慶祝眾人闖過了雷暴。

船上原本三十幾個水手此刻僅剩下了二十幾人,雖然身邊有的同伴離去了,但是生還下來的水手依舊十分客觀的麵對著生活與美食。這群人自從選擇了當水手的一刻開始便都有了隨時赴死的覺悟,故而他們十分珍惜當下的每一天。

一樓餐廳中大家歡聲笑語著,而二樓的客房中,吞下了丹藥的薑亦凡此刻還在昏迷著。

他雖然外表昏迷其實他的神識此刻精神的很,這一刻他正盤坐在丹田的那尊巨大的太極黑白道基之上,這次的雷霆吸收足足讓他道基增高了數丈。

而看著道基增高的薑亦凡心下卻納悶道:“其實自己早在炎脈中的時候便依舊達到了成基大圓滿的境界,但是當時是因為在手鐲之中並不能突破達到化丹。

但是現如今他已經離開了手鐲空中,但是隨著他的離開之後這股要化丹的感覺卻是不知道為什麼就這樣消失了。

而且今天他還發現自己體內的道基居然在吸收了雷電之後居然還會增長不少,這便讓他納悶了起來。

就在這時無量老龍的聲音忽然想起:“你小子是不是在想關於化丹的事情啊?”

盤坐在巨大太極道台的薑亦凡睜開了眼睛道;“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些什麼?”

玉冥不屑的道:“你也不看看我是誰,就你小子的那點花花腸子我閉眼睛都能想到。”

薑亦凡看著也將身影幻化在道台上麵的老龍笑道:“其實這也不難理解,聽我給你慢慢道來。”

薑亦凡看著如同一個老學究一樣揹著雙手踱著步子的玉冥上去就是一個暴力然後罵道:“你TMD彆給我裝人,有話快說。”

老龍被打了個踉蹌然後捂著龍頭罵道:“薑亦凡你個小兔崽子,下回在我的頭我就跟你拚了。”

看到氣急敗壞的玉冥薑亦凡連忙給個甜棗道:“來來打疼了了吧!我的小寶貝,我來幫你揉揉。”

玉冥看著惺惺作態的薑亦凡嘔吐道:“彆TM噁心我,離我遠點。”

薑亦凡往後退了一步後問道:“現在可以說了吧?

玉冥點了點頭道:“其實也冇什麼,你之所以能快速的達到成基大圓滿全都是因為你這強大的仙台與神識,你的神識現在已經強大道一個駭人聽聞的地步了,據我估計現在的你最起碼已經達到了化丹中期的神識強度,而在斬三屍之前製約修士突破的隻有兩個問題,一個就是境界不夠,也就是仙台神念不夠,另外一個便是元氣不足。”

一旁的薑亦凡聽到了這話後皺眉道:“那我現在境界已經是大圓滿了,為什麼會在手鐲中感覺道突破的契機呢?”

玉冥嘿嘿笑道:“因為當時你的神識進入的手鐲,而不是你的肉身,也就是說你強大的神識感覺道了契機,但是也隻是契機,因為你當時呢是跟自己的肉身隔離開來的。

而你回到了自己身體後,神魂與肉身合一,雖然你境界高絕,但是你體內的道基依然是成機初期的狀態,故而這份契機感覺便消失了。”

薑亦凡聽完了玉冥的話後點頭道:“那你看我如今這道基算是個什麼程度?”

玉冥低頭看了看後開口道:“你知道嘛?弄出的這道台世間罕有,是屬於雙靈台合一,而且你煉的功法還是頂級的太陰太陽倆本古經文,你要知道修煉的功法越好你在對敵時候的威力也就越大,但是反之的是你在提升的時候所需要的元氣也將是普通功法的數倍甚至數十倍。”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腦瓜子就是嗡的一聲,險些一頭栽倒在道基之上。

玉冥瞥了撇嘴道:“所以有些人是因為資質的問題無法修煉高級功法,但是有些人卻是因為負擔不起這海量的元氣供應,才放棄的修煉頂級功法,可是眼下的你一下便練習了人族倆大頂級功法,我看你這道基啊想要化丹至少的千丈高。”

聽到萬丈高的時候薑亦凡險些當場吐血身亡,此刻自己的這台太極道基隻有數丈高,離那萬丈高真的相差太多,哎當時在炎脈大殿的時候自己就應該用一些來提升自己的道基而不是全都用在了紫麒麟身上。

現在說啥都TM晚了,看來自己的想點辦法如何能快速的獲得大量的元氣。

就在這時薑亦凡忽然看到了此刻被黑白元氣困在道基上空的那條金色的雷霆。

這時這條雷霆早就已經停止了反抗,此刻正蜷縮在一起團成了一個金色的小球。

隻見薑亦凡對著小球單手一抓,這一刻被黑白元氣包裹著的小球被這一抓這一下居然飛到了此刻薑亦凡的手掌之中。

黑白元氣一動便驚動了中間的金色雷霆,這一刻金色雷霆再次移動了起來,但是任憑他如何的掙紮依舊無法衝破這黑白二氣。

而此刻握著金色雷電的薑亦凡雙手猛的一用力,隻聽到其耳邊傳來了一聲雷霆的炸響,包裹這雷霆的背白二氣在這一刻被他雙手一按便消失的無影無形了。

而其中的金色雷電忽然冇了約束,便要逃出薑亦凡的氣海,早有準備的他怎麼可能讓這大補藥逃掉。

雷聲剛響他便早已經將雙手合十,然後化雷便被其運轉了起來。

隨著化雷的運轉隻見在這金色的雷電上麵一絲絲的金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撥落著。

隨著越來越多的金色絲線飛出,此刻薑亦凡的氣海之中已經飛滿了金色細線,但是他看著手中隻是瘦了一小圈的金色雷霆,薑亦凡心下一橫化雷的法決已經被他運轉道了極致。

隻看到絲絲金絲漫天飛舞,又過了將近一個時辰,這條金色雷霆終於被他化了個乾淨。

此刻他的氣海之中金光閃閃,成堆的金色絲線給他的氣海足足蹭大了一圈。

薑亦凡下意識的罵道:“臥槽冇想道這小小的一條金雷居然能化出如此之多的細線,之前外麵那顆黑色的雷球也隻不過化出了巴掌大小的一團黑線而已。”

想歸想做歸做,隻見他此刻手決一變第五式煉雷轉氣被其運轉了起來。

功法一轉隻見這漫天的金色都朝著薑亦凡的手掌中心的那一團金色的漩渦湧了過去。

這一刻海量的元氣魚貫而入,而他身下的太極道台更是在此刻冒出了萬丈金光。

雖然自己身下的道台此刻正發著金光,但是這時候正在全力運轉這第五式煉雷轉氣的薑亦凡跟冇有些空去理會這些,無數的金色細線不停歇的衝入自己雙手之間的漩渦之中,然後在經過他轉化成精純的元氣輸送給道基。

這時正在客房搖椅上看著外麵月色的雲真忽然,現在薑亦凡身上正在冒著絲絲的金光。

看到這一幕的雲真眉頭就是一皺,站起了身子朝著躺在床上的薑亦凡走了過去。

然而就在走到其身前的時候,這道淡淡的金光有忽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種怪事就連雲真也是第一次遇到,正當他狐疑的時候,隻見薑亦凡身上忽然爆出了一個黑白色的太極圖,隨後太極圖上金光大盛。他身邊的雲真看到這一幕就算是他冇見過也知道現在的薑亦凡正在突破的關鍵時刻。

隻見搖身一變便話成了無數的星辰,瞬間便將薑亦凡的肉身團團圍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