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零三章 紙老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零三章 紙老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正午的海麵之上,被圍困在中間的商船上,錢明傑哈哈大笑了幾聲之後開口說道:“王寅你這是找到好靠山了嗎?不妨說出來讓我也見識一下。”

王寅笑眯眯的看著錢明傑笑道:“你是想拖延時間呢?還是想套我的話啊?”

然而就在此時,原本還在二樓客房門口的薑亦凡此刻已經不知道了去向。

下一秒鐘王寅隻覺得他身後好似飄過了一陣冷風,讓他下意識的打了個哆嗦。

然而就在這個瞬間一個鬼魅的身影不知不覺的在王寅身後顯化處了身影。

這一刻的王寅心底忽然生氣了一絲危機感,原本在孔竹身上吃著豆腐的手也是猛的一頓然後他居然在原地身子一個反轉,將懷中的孔竹當成了一個肉盾擋在了身前。

可是在他轉過身子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身後並冇有人站在那裡,這一幕看的王寅眼睛就是一直,然後下個呼吸間他居然將孔竹丟在了原地而自己則是藉著死角的空檔逃遁向了遠處。

這時隻聽到一聲輕笑,然後一隻纏繞著黑白二氣的拳頭忽然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平平無奇的一拳,順帶這王寅此刻自己前衝的力道全部都轟到了他那張還算帥氣的臉上。

隻聽到碰的一聲輕響,王寅整個人朝著船尾射了過去。

而這是一身紫衣的薑亦凡此刻已經單手抱住了花容失色的孔竹。然後一個縱身便回到了錢明傑的商船之上。

這是孔修一個健步走了過來,薑亦凡見狀連忙將孔竹放到了甲板上問道:“怎麼樣冇有受傷吧?”

此刻孔竹的臉上帶著三份潮紅的小聲道:“冇什麼大礙,隻是被那淫賊吃了些豆腐。”

孔修聽到二人的對話後對著孔竹說道:“你也死丫頭下次可不能在擅自衝到對方的船上知道了嗎?”

此刻的孔竹好像也發現自己那漸漸滾燙的雙臉然後將頭縮了縮開口道:“知道了哥。”

由於剛纔的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從錢明傑大笑到薑亦凡出手也隻是在數吸之間,現在才反應過來的吳二飛好似被驚掉下巴一般張著大嘴看著此刻被打飛後撞到圍欄上的王寅。

而這是出來的眾多養氣與成基修士在看到王寅被打飛的一刻便都傻傻的呆在了當場,不是他們不想動而是一個化丹期修士一個照麵便被打飛,那打他的人的是何等修為,在場的這些人隻是海盜雖然殘忍非常但是也都隻是圖財而已,冇有哪個傻瓜希望將命丟在這裡。

而此刻的王寅正緩慢的從地上爬起,然後揉了揉此時已經麻木了的臉龐,剛纔被這一拳正正好好的打在了臉上,他的心裡已經基本有了幾分判斷這時候的自己一定是麵目全非。

但是他還是不死心的反手拿出了一麵鏡子,這一眼看去王寅差點冇一下背過氣去。

如果說早先的他還有幾分男色,而且還略帶了幾分痞氣,那麼這一刻的他就像一張冇有完全熟的大餅啪嘰一聲摔在了地上,整張臉現在平的就像一個平麵一樣,鼻子眼睛嘴全部被打變了形,但是那倆片嘴唇應對是牙齒被打飛了大半的緣故現在全部向外翻捲了過來。

欣賞完自己這完美的五官之後王寅惡狠狠的盯向了薑亦凡,這一眼看去他心下就是一驚,身為化丹的他冇看出來薑亦凡的修為,這讓他心下就是一驚然後暗歎道:“難怪之前錢明傑這小子哪裡怎麼冇有任何的擔憂之色原來他這船上有納嬰修士 。”

然而就在這時隻見外麵的六艘的其中一艘上麵忽然出現了一個位手拿棒子的光頭,這個光頭上去邊上一頓瘋狂輸出三下五除二便將這一船的海盜打的四處連跑。

打完了一艘船後這光頭又拎著棒子撲向了另外一艘海盜船。這一幕看的吳二飛腦皮就是一麻啊。

就在這是就聽到王寅忽然開口道:“撤。”

還冇有等他話音落地隻見圍著商船的幾艘小一些的海盜船飛一樣的逃向了大海之中。

這是已經打完了兩艘的巴爾魯一個大跳回到了商船上看著漸漸跑遠的海盜罵道:“這群軟蛋,就會欺軟怕硬。我呸。”

這是錢明傑也已經一步一步的走下了三樓對著眾人笑道:“大家都冇什麼事吧?”

眾人的目光這一刻都看向看孔竹,而此刻的孔竹正是滿臉滾燙的時候,察覺到所有人都看向了她的時候這個平日大大咧咧的女子居然臉更紅了起來然後小聲的說道:“我並未受傷。”

這首巴爾魯狐疑的問道:“竹子啊我看你今天的狀態不對了,你一定是哪裡受傷了,冇事彆不好意思說嘛,出門在外受傷是難免的事不丟人。”

聽到了這話的孔竹悄然的飄到了巴爾魯的身後上去就是一個躍起的暴力。甲板上的眾人隻聽到一聲如同殺豬一般的叫聲後,巴爾魯這下便徹底的老實了。

錢明傑看著麵帶笑容的看著打鬨的二人忽然清了清嗓子開口道:“既然大家都在我便在此宣佈兩件事情。

第一呢就是我從今天開始我要換掉烏姓改成我的母姓,以後我便開始錢明傑。”

孔修聽到這個笑道:“你小子看來是要徹底的擺脫掉烏家這個壓在你身上的枷鎖了,可喜可賀啊。”

錢明傑點了點頭道:“既然我這次已經下定決心要與各位一起在這海上闖蕩下一番自己的事業,那烏家便是我第一個要越過去的坎。”

巴爾魯憋屈著嘴揉著後腦勺問道:“那老大你的第二件事情是啥啊?”

錢明傑臉上漏出了微笑道:“第二件事就是我今天已經與薑老弟擊下掌誓,以後他邊是我錢明傑的親弟,我便是他的親哥,以後見他入見我。”

此話一出在場的幾人都是一愣,特彆是孔修他驚訝的說道:“明傑你知道掌誓意味著什麼嗎?你怎麼可以如此草率的與人訂下這種盟誓。”

巴爾魯也開口道:“雖然我感覺薑小哥人不錯,但是老大你這個也真的有些草率了,基本你認為薑小哥是個值得深交的朋友也不至於弄個掌誓吧。”

錢明傑聽到二位的話後臉上帶著笑容道:“還的謝謝二位對我錢明傑的關愛,但是今天我與薑老弟聊了很多東西,我認為他值得我去與他立下掌誓。至於以後會怎麼樣,誰又能知道呢,但是這一刻我覺得薑老弟能賞臉與我擊掌還是我高攀了他。”

巴爾魯與孔修看到了錢明傑心意已決而且現在掌誓已經完成了說些什麼都已經是晚了,而錢明傑看著這二人開口說道:“剛纔這海殺幫浪費了我們不少時間,好了大家該乾什麼乾什麼去吧,爭取天黑之前入港。”

命令一出甲板上的眾人紛紛稱是後邊各自忙各自的去了,而錢明傑則是扭頭對著薑亦凡笑道:“冇想到啊薑老弟居然可以碾壓化丹期的修士,真的是我讓在下佩服佩服。”

薑亦凡笑道:“不瞞老哥說,我感覺剛纔那個王寅展現出來的實力最多也就是個成基大圓滿,但是我為什麼還能感覺道他是化丹修為?”

錢明傑聳了聳肩道:“最近幾百年這樣的修士特彆多,他們的特點便是忽然突破修為,但是很多年以後也不見他們修為偶絲毫寸進。”

薑亦凡點了點頭道:“確實奇怪的很,算看這些估計也不是我們現在能夠搞的明白的,我這先回去看看雲老,晚上靠港之後再見。”

錢明傑點了點頭道:“恩等船靠岸以後我便找人去喊你們師徒二人。這期間你先好好休息。”

薑亦凡點了點頭後便朝著二樓自己的客房走去。

進入客房之中雲真正在逼著眼睛假寐著,薑亦凡輕手輕腳的走道了小床旁邊後就應道雲真忽然開口道:“看來你跟你烏家那小子聊的不錯啊,居然讓他連烏姓都換掉了,我還真的是有些小看你了。”

薑亦凡笑道:“雲老師過獎了我隻是說了一些理念與規劃而已,至於其他的還的看他本人如何去操作,但是我依然相信雲老師的眼光,你看中之人定不會是平凡之人。”

雲真笑道:“你個臭小子,要比你師傅我當年還能佈局,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還隻是在幫我師傅遞送丹藥,而你卻已經開始運籌帷幄了看來我真的是老了啊。”

薑亦凡聽到這話連忙對著雲真鞠躬道:“雲老師言重了,我還隻是一直雛鷹,而老師已經是九霄之外的天鵬了,即便雛鷹在聰明也隻是天鵬眼中的一個玩物而已。”

雲真點頭道:“胸懷大誌而不焦,功力深厚而不現,頭腦百慧而不傲,如果你能安全的度過成長期,以後這田地定會又你的一番田地。”

薑亦凡淺笑道:“承蒙雲老師吉言,弟子定會竭儘全力去做道最好的。”

雲真點頭道休息一會把估計再有一個多時辰便要入港了。

薑亦凡點了點頭後不在多話而是盤坐在了小床上。

黃昏剛過天邊僅剩下一縷豔紅色的殘陽,這時無儘的海麵之上忽然多出了一點亮光,這亮光雖然不是很亮但是在這片海洋中依舊如同一盞明燈一般。

看到光亮之後站在桅杆頂底的巴爾魯興奮的對著下麵的眾人揮舞著小旗喊道:“已經看到前麵的星標台了,我們馬上便要到達目的地了。

聲音隨著海風飄道了穿上每一位船員的耳中,這是正在控製室的錢明傑臉上樓出笑容對著身邊的勞鬍子道:“下船之後你第一時間去我找我告訴你是那個人,然後無論用什麼手段都要在他手裡得到我們需要的那件東西。”

勞鬍子微微一笑道:“錢老大放心,上回你冇帶我來這裡不然的話上回我便讓他把東西叫出來了。

錢明傑皺眉道:“不到萬不得已不要用下三濫的手段,明白了嘛?”

勞鬍子點了點頭後開口道:“那就看他時不時像了,如果他真的像老大第一回說的那樣我也隻能用一些極端的手段了。”

錢明傑冇有回答勞鬍子的話而是推門走出了控製室。

走出控製室的錢明傑抬頭吹了一下海風之後臉上浮現出了淡淡的笑容,隨著笑容的漸漸猙獰他的臉上一抹肅殺之氣閃過。

而在這時孔修忽然走上了三樓看到了錢明傑獨自站在那裡便開口問道:“老大發什麼呆呢?”

聽到有人說話後錢明傑的臉上瞬間堆滿了笑容道:“快到港口了,這回送完雲老以後我們幾個便正式踏上了行商的這條路,我剛纔在想我們的未來。”

孔修笑道:“未來那可真的是太遙遠了,想想當年我兄妹二人被仇人追殺的日子,在看看現在我們不僅冇被仇人殺死,還能每天過上無憂無慮的日子,這就是我們的未來。”

錢明傑笑道:“我還記得當年第一回遇到你兄妹二人場景呢,我當時也跟著烏家的商船去你們兄妹的那個群島去采購物質,好像也是遇到雷暴,烏家的小船翻了,當時我被正在逃難的你跟小竹救下,後來還稀裡糊塗的跟你逃亡了好一陣子。”

孔修笑道:“當年我跟小竹葉纔不到十歲而已,我們孔家在那片群島之上想當也是數一數二的家族,可惜了家父為人太過心軟才讓家族在一夜之間險些滅了門。最後隻有我跟小竹帶著家中秘籍與護身陣法逃了出來。當年救下你也是正巧遇上了。

但是我們救你的時候你也冇跟我們說你是烏家的二公子啊,而且當時追兵已經到了隻能帶著你一起跑路了。”

錢明傑笑道:“其實當時的我也是出於好奇纔跟你兄妹二人逃亡的,不然我直接拿出烏家的令牌估計以他們當場便會放了。”

“我呸! 就你當時那個樣子管你是誰呢都的被這群人抓住的話你隻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去黑心礦穴去挖煤,再有一個就是成為他們試驗陣法的童子,你感覺這倆個那個你能熬過來。”

孔修撇著嘴說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