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零七章 木屋內的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零七章 木屋內的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小島之上大樹下麵密室之中,雲真感慨了幾句後還是拿其了薑亦凡遞給他的紫色丹藥。

這丹藥一入手他便感覺道了其上充足的元氣透過丹藥滲入了自己手掌,這讓雲真麵色就是一變暗道:“按照書上記載的一般這個情況的話都是因為丹藥的品質達到了高級纔會出現的情況,難道這小子第二回便煉出了上品的養氣丹?”

想到這裡雲真索性一抬手便吞下了這顆紫色的養氣丹。

紫色丹藥入口即化然後一股濃鬱的元氣順著他的靜脈直衝向了他的氣海之中。

而此刻一尊淡紫色的嬰兒正在盤坐在雲真的氣海之中,當這團紫色的元氣衝進來之後,隻見盤坐的淡紫色嬰兒忽然抬手一抓便將這團元氣抓在了手中。

隨後嬰兒手中一握便將這屢元氣吸收了個乾淨。

然而就在紫色嬰兒吸收完了之後,隻見紫色元嬰的身上忽然冒出了團紫色然後盤旋許久許久之後才消散了他的氣海之中。

看到這一幕的雲真整個紫色元嬰就是激動的一個哆嗦,然後驚訝的道:“這紫色的養氣丹還真的是上品丹藥,就是現在讓我煉製我怕都很難煉製出如此品質的丹藥,這丹藥內元氣含量高達九成,如果此丹流道外界那必將再次引起一片軒然大波。

想到此刻的雲真在其體內嬰兒吸收完了元氣後便睜開了雙眼,然後對著薑亦凡笑道:“你個小兔崽子,真是不錯啊,老頭子我真的撿到寶了啊。”

薑亦凡一頭霧水的看著此刻在自己麵前瘋瘋癲癲的雲真道:“雲師傅你這是怎麼了還冇給弟子品評丹藥呢?”

雲真忽然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眼珠就是一轉道:“你這爐丹藥已經達到了中品,你小子真的是厲害,你剛纔自己控火的招數是誰教的啊。”

薑亦凡點了點頭道:“這紫炎與弟子是一體的啊,他根本不需要控製,隻有用紫炎熔鍊藥草則是弟子突發奇想的,因為感覺其實這倆下原理差不多,故而便嘗試了一下。”

雲真對著他點了點頭道:“看來外界的火焰在如何也比不上自己身上的火焰,因為自己的火焰如同手足一般控製自由度要比炎脈中的炎獸要好的多。”

薑亦凡也同意的點頭道:“確實是如此,而且好多草藥液化的溫度是不一樣的,在爐子彙總隻能找他們的平均溫度然後小心翼翼的讓他們都化成丹液,而剛纔我將這些材料妥在手中的時候紫炎是一株一株單獨液化的,這樣就可以保留草藥中更多的精華而且還節約了煉丹的時間。”

雲真麵臉帶著燦爛的微笑看著身邊這位正在認真分析的薑亦凡道:“你小子這小腦袋到底是怎麼張的呢,什麼事情道了你這裡都會變的簡單起來。”

薑亦凡聽到了雲真的話後笑道:“這分明是雲師傅教導的好,我才能如此快的弄明白這些煉丹的道理,再次弟子還的謝過雲師傅。”

話音未落薑亦凡便對著雲真深深的鞠躬,這是雲真大袖一抬便將薑亦凡服了起來然後忽然嚴肅的開口道:“今天的事情你不可以跟任何人說起,特彆是你煉製成了這紫色的丹藥,出去以後如果有人問起此丹的話,你便說是我煉製的聽懂了嘛?”

薑亦凡看到雲真忽然一本正經的樣子問道:“師傅你之前不是說煉丹要高調嘛!怎麼如今又要隱瞞了 ?”

雲真看著一臉狐疑的薑亦凡陰沉著臉道:“那是因為你隻有成基期,你現在的修為跟你的丹道相差太遠了,如果你現在是化丹期的話有此煉丹技術必定會成為各大門派搶著拉攏你,甚至不惜湧上各種手段。”

薑亦凡聽著雲真說完這句話後居然停頓了一下後開口道:“看來師傅定是感受過那種被人示意拉扯的感覺啊。”

雲真搖頭歎氣道:“是啊要不是我心中隻有你師孃,嘿嘿年輕時候的我還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扛下那些紅粉骷髏啊。”

薑亦凡看著搖頭的雲真問道:“那我以現在的修為被他們發現了會怎麼樣?”

雲真淡淡的說道:“你小子猜猜在煉丹一道上最珍貴的是兩樣東西都是什麼?”

薑亦凡聽到雲真居然這樣問了自己連忙站直了身子道:“應該是丹術跟修為吧。”

雲真繼續問道:“那你感覺這倆個東西對於丹術來說那個更重要一些呢?”

薑亦凡沉思了一會後答道:“本身這個問題就不成立,在這修真界中向來丹術的修為都會比正常修士低上不少。這也是因為精力分配的問題。”

雲真搖頭道:“你雖然說的冇有錯,但是如果你背後冇有靠山的話,你感覺是你的丹道高於修好好呢,還是修為大於丹道好呢。”

薑亦凡聽到此話後額頭忽然流下了一滴冷汗然後開口道:“雲師傅的意識是,懷璧其罪的道理?”

雲真點了點頭笑道:“你個小兔崽子,可算是開竅了,你要知道在這修道的世界璃成基隻是修道的開始,化丹也隻是將腳邁入其中,隻有到了我納嬰纔算是脫離了凡俗之身。而你個小小成基便可以達到煉丹大師的境界,那必然會成為各大實力眼中的奇珍異寶,到時候你該怎麼辦?”

薑亦凡沉思了一會後歎氣道:“加入十三盟好像是唯一安全的辦法。”

雲真笑道:“成基修士隻有區區幾百年的壽元十三盟收你何用?而且到了其中幾個煉丹大師也處於互相爭鋒的局麵,彆說你進不去就算你進去了你還是需要投靠一方實力保全自己,這是為什麼呢?”

薑亦凡咬牙道:“因為我的修為太低!掌控培養利用的價值少嘛?”

雲真笑道:“這也隻是你所麵臨的第一個問題,就算這關挺過去了也得罪了其他的實力,那些人想讓一個成基大圓滿的修士消失真的是太容易了,而且你的死也不會掀起太大的波瀾。”

薑亦凡暗歎道:“看在勢力隻見的鬥爭在什麼地方都是一樣的,冇有正常的朋友隻有真正的利益啊。”

雲真看到一臉嚴肅的薑亦凡接著說道:“所以為師我要求你,在進入化丹其之前不運行擅自用紫色火焰在外人麵前煉丹,自己冇事煉習到是冇事,有人問的你的丹藥你提我便行也不會太多人去在意這些事情。”

薑亦凡對著雲真鞠躬道:“弟子謹遵師命。”

雲真看到如此受教的薑亦凡哈哈大笑一聲後說道:“行了今天咱們就先到這裡,你一會將這裡收拾一下,所有的東西全部歸位後在離開這裡,如果你需要聯絡的話跟我說聲便可以自己道這裡來,但是切記不要好奇心大起去探那些叉路口。”

說完這些話後雲真便扭頭朝著石門走去。

薑亦凡剛想回話便看到此刻的雲真已經走出了丹房。看到這一幕的他也隻能是聳了聳肩後便是收拾起了這件巨大的丹室。

下午十分的陽光透過參天大樹的枝葉灑落在地上。

這時候隻聽到大樹下方傳來了一聲聲機關的聲音,然後大樹前麵的密道便呈現在了大樹的麵前。

這是一身紫衣服的薑亦凡邁著大步走了出來,今天的收穫對於他來說都是豐厚的,特彆是對於那團紫色火焰的控製讓他感覺道了一股莫名的快感。

走出了密道薑亦凡看到此刻的雲真早就以後回了自己的木屋,他想了想後也朝著自己的木屋走去。

就在這時雲真的聲音在薑亦凡的耳朵中響起:“最近今天我要出去一下,你自己在這看好家彆到處亂跑,這幾天想要去密室的話就去但是用完要收拾的乾乾淨淨明白了嘛?”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便對著雲真的木屋擺了擺手錶示明白了,然後當他剛要轉身的時候雲真的聲音再次響起:“恩對了你屋子裡的書籍冇事也可以看看,那些都是之前達到納嬰返回這裡的師祖蓋的房子,他走了以後便不允許其他的弟子進入,直道新的弟子第一次來到這裡纔有選擇的權利,而且我走了以後你在也隻能進入那一間房明白了嘛?”

薑亦凡聽到這些就是一愣然後便大步的朝著自己選的木屋走去。

進入了這間自己的木屋後薑亦凡便盤膝坐在了屋子中僅有的蒲團之上,先是閉目回憶了一下今天煉丹的全過程,然後在腦海中反覆的演練了數遍之後他才滿意的睜開了雙眼。

此刻已經是傍晚時分。

薑亦凡早就已經習慣了獨自呆在黑暗中的感覺,這份孤獨與淒涼是的鞭撻自己的荊棘鞭,也隻有在黑暗中他才能認清自己的的道路。

這是他忽然響起了下午雲真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於是他便看向那些亂七八糟擺放在是其身邊的書籍。

薑亦凡隨意拿起了基本看了看,看了一陣後皺著眉頭的薑亦凡發現這些裝訂成冊的書籍上麵的文字與符號他根本就看不懂。

雖然上麵幾頁便附帶著一張插圖但是插圖多是一些怪異的圖騰與類似於機械的東西。

眉頭緊鎖的薑亦凡放下了裝訂的書籍,拿起了旁邊的幾張獸皮。

展開獸皮以後他發現這些獸皮上的文字他還是一個也不認得,但是他看到了下麵又一行行註解。

跟著註解連猜帶蒙的薑亦凡居然將這篇獸皮上的東西瞭解了個大概。

這是一張奇怪的丹方,但是在薑亦凡看來與其說這是丹方不如說這是一種毒氣彈,雖然製作方法的地方他看的稀裡糊塗但是之前的蓋這個屋子的哪位師祖在最後對這個丹方做出了一個總體的點評。

點評中清晰的寫道:“此丹的煉製材料異常古怪很多無用均是聞所未聞,典籍之中個更是無從考證,隻知道此丹名為嗇毒丹,而且據其想關的設計,此丹藥絕不可口服,因此丹之味便顆可傷化丹以下修士,故汝判定此丹應為類似與法寶之物品,且暗中使用殺傷力極大。”

看完一張之後薑亦凡馬上拿起了第二張獸皮,上麵的文字跟第一張是一樣的下麵依舊是進行了詳細的批註。

薑亦凡一目十行的將手裡的七八張獸皮全部看完之後歎了口氣後暗道;“這幾張獸皮之上記錄的丹方一個比一個邪乎,最後的那張紫皮丹方之上講述的居然是拿死氣妖獸或者人的骸骨跟屍毒進行煉製成的一種丹藥,按照最後的備註來看這丹藥最為逆天的地方便是你找到的骸骨與妖獸骨或者屍毒修為越高那他的毒效便是越大,也就是隻要你能找到煉丹的東西,那麼天下就冇有你弄不死的修士。”

放下了手中的紫色獸皮後他輕輕的揉了揉太陽穴,然後繼續翻看下一堆薄卷。

打開薄卷後薑亦凡的臉上終於漏出了一抹笑容,因為這上麵的字他終於認得了。

隻見薄捲開頭赫然寫著陰五雷三個大字。

看到這三個字的薑亦凡就是一愣然後腹誹道;“這木屋到底是哪位奇葩的師祖弄的啊,這一屋子都是什麼連七八糟的東西啊,感覺這些東西就冇有一個跟正常煉丹能搭上一點邊的。

腹誹歸腹誹看還的的看,翻過陰五雷三個字後,後麵便是煉製的方法。

這方法薑亦凡看了一變後便咧著嘴道:“這樣子煉丹都可以,臥槽真的重新整理老子的三觀,人家煉丹溶液他這可道是好直接丟各種的石頭,隨著石頭的不斷融化最後居然提取是的石精,提煉出石精後,丹方纔開始往丹爐裡麵陸續丟入了一些稀奇古怪的藥草 ,要不是後來丹方有加入藥草他真的在懷疑這到底是在煉器還煉丹。

經過了繼續煉製之後按照描述應該會煉出三顆深黑色的小丹,這小丹雖然外表看上去黑不溜秋,但是丹方備註道:“此丹並非食用之物品,此物奈是一種類似與法器的東西,雖然外形似丹但是卻不能食用,而此物最大的用處居然是對敵而用。”

看到這的薑亦凡下意識的皺起來眉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