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零八章 各種奇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零八章 各種奇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漆黑的小木屋內,講義手裡拿著那薄卷暗歎道:“看來這位師祖把晚年全部都放在這了這些連七八糟的丹方上麵,就是不知道他最後到底煉製出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

放下陰五雷的薄卷後他再次拿起一卷粉色的薄卷,還冇等其打開便舉得這薄卷之上散發出了絲絲花香。

聞到花香之後薑亦凡不敢又絲毫的大意連忙封閉了自己的外吸而轉成了內吸。

隨著體內道台的運轉,那股花香瞬間便消散的無影無蹤。

準備好了一切的薑亦凡此刻才慢慢的將這卷粉色的薄卷打開。

就在薄卷被打開的瞬間一股淡淡的粉色粉末飄散道了空氣之中,雖然此刻的薑亦凡已經閉上了外吸但是依舊不敢大意。

隻見他抬起手臂對著粉色粉末就是一扇,隨著勁風過後粉末也終於被風吹散在了空中。

弄完這一切的薑亦凡便朝著粉色薄卷看去,隻見薄卷的開頭標註著這卷丹方的名字《清音逍遙散》。

薑亦凡看著這個名字心底不由的升起了一絲異樣的想法心下暗歎道:“冇想到啊,這東西在什麼地方後會出現啊,就連修士也免不了俗氣。”

心下雖然是那麼想的,但是薑亦凡卻是直接看向了後麵的內容,這薄捲上記載的跟上麵一卷的陰五雷還是有些差距的,陰五雷主要的作用還是攻擊,已經算不上是丹藥,更像是一種暗器,而這清音逍遙散則是真的是一種丹藥,隻不過這種丹藥是隻有女人才能吃的丹藥。

普通的女修吃下丹藥後隻能是讓身上發出淡淡的花香,而這股花香讓其他男弟子聞久了的話便會讓讓男子對其產生愛意,弊端便是這丹藥裡的毒素是無法排出體外的,故而服用過多的話會損害經脈與氣海。

故而這種丹藥一般都是一些修煉特彆的功法的女修纔會去吃這種丹藥,因為這種修煉特殊功法的女修吃下丹藥後會讓其修出一種魅惑之術。

一看到魅惑之術薑亦凡第一個便想到道自己剛出門的時候遇到的那隻狐狸白姬,此狐妖的魅惑之術他的看見過的,想在想象還讓其背後生寒。

繼續往下看的薑亦凡發現,此單不僅可以幫助修出魅術,還可以讓這些修煉的功法的女子青春永駐。

彆的不說就光這一條青春永駐便是全天下每一位女修都夢寐以求的事情,烏師孃比之雲師傅還要大傷一些,可是現在二人站在一起一個是暮垂老人,而另外一個則是清純少女,這份對比確實是讓人很難接受。

如此效果便是雲師傅當年送給師孃的一顆丹藥所致,而且聽著二人的字裡行間的故事,此丹藥好像還是有期限的每隔多少年雲師傅便會為師孃送出丹藥。

現在一看想來師孃定也是修煉的某些特殊的功法,故而雲師纔會為其煉製這種丹藥。

想到此處薑亦凡暗歎道:“可惜這二人的一段姻緣啊,那天帶著自己離開的時候雲真已經將話都說死了,在加上現在的行事怕是二人便就此錯過一生了。”

忽然想到這二人薑亦凡也冇心情繼續去看著粉色薄卷,大手一甩便將他丟入了旁邊的一大堆書籍裡麵。

隨後他便拿起了另外一份薄卷,這份薄捲入手之後他便感覺到了一絲威壓閃過,這股威壓讓他的手就一沉,這突然的一幕的出現此刻拿上險些將手中薄卷丟在地上。

這是老龍的聲音忽然在其耳邊響起道:“挖槽!剛纔的那一陣威壓是什麼?我在手鐲之中都被震的一抖。”

薑亦凡驚訝的問道:“剛纔的那一下威壓你都感覺到?”

老龍點頭道:“TMD嚇了我老龍一跳,我尋思你小子又在外麵惹什麼事了呢。”

薑亦凡黑著臉道:“挖槽!你個死龍平時就是這樣看我的嗎?我什麼時候到處惹事了。”

老龍撇咯撇嘴道:“你小子惹的事情還少嗎?先彆廢話了趕緊看看這是個什麼玩意。”

薑亦凡聽到老龍的話後將手中的薄卷慢慢的打開。

就在薄卷打開的瞬間那股威壓在此出現,這回早就有了心理準備的是一人一龍並冇有向上回一樣狼狽但是仍然被這股威壓鎮的全身一顫。

而此刻的薑亦凡心發狠手臂猛的一發力,薄卷的被其硬生生的拉開。

這一刻隻聽到老龍嗷的怪叫了出來。

隨後薑亦凡也看向了這卷平平無奇的薄卷,隻見薄捲上麵居然隻寫了劍丹兩個字。

而此刻怪叫的老龍終於冷靜下來後興奮的道:“這個字我認得!這個字的主人我認得!”

一旁的薑亦凡差異的看著老龍問道:“你說的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彆激動咱慢慢說行嗎?”

老龍興奮的道:“這個字是我的第一代主人的字!”

薑亦凡聽到這話眉頭就是一皺道:“你的第一代主人?那的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你還記得嗎?”

老龍興奮的道:“必須的記得,雖然我是他收服的一隻龍魂,但是在當年我可是也跟著他闖蕩了很久的,直到有一會他生死之戰,我被對麵的老怪物重創進入了沉睡,醒來以後才遇到的第二位主人,但是當年那一站我的第一位主人是死是活我道現在也不知道。”

薑亦凡摸了摸下巴道:“在這堆丹方之中怎麼會忽然出現了一個這樣的卷軸,而且在之前收拾卷軸的時候自己也並冇有發現他,並且從它被壓在最下麵來看這卷卷軸應該是被這個木屋的師祖放棄的。”

想了半天的薑亦凡也冇想出個結果。

然而就在這時老龍看著卷軸說道:“我說小凡子,你能將這卷軸給我嗎?”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就是一愣然後問道:“你先要?”

玉冥點頭道:“此物一定非凡,能驚動在手腕中的我,這東西絕對不可能隻是看上去有些威壓這麼簡單,我想好好研究一下。”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也是點點頭道:“這樣你等雲真回來,我去問問他看看屋子裡的東西能不能拿走,如果可以的話這些東西反正也的丟掉到手鐲裡,如果不行的話我會親自跟他講這薄卷討要過來你看如何?”

老龍沉思了一下後開口道:“目前也冇有彆的辦法,這樣你現在就將這東西丟到手鐲中我要馬上就開始研究。”

薑亦凡看著猴急的玉冥也隻能的單手一晃便將這卷薄卷丟入了手鐲之中。

看到薄卷的老龍興奮的嗷嗷叫了兩聲後便拿著薄卷消失在了手鐲之中。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繼續拿起下一卷金色的薄卷。

這卷薄卷是這一堆中僅有的倆個帶顏色的薄卷之一,前麵那個粉的薄卷他已經打開看過了,原本這個薄卷薑亦凡是打算最後看的,但是經過上一個薄卷後這堆東西也激發起了他的好奇心。

金色薄卷拿在手中,他隻感覺比普通的破卷略微重了一些,一直都在小心翼翼的薑亦凡發現這張薄卷並未出現什麼異常,於是他便慢慢展開了金色的薄卷。

隨著薄卷的不斷展開,金色的幾個大字赫然的出現在了薑亦凡的麵前,洗髓鎮魔丹五個金燦燦的大字。

看到這幾個字的薑亦凡眼睛猛的一下亮了起來,單單從這幾個字的字麵意思來看,此丹的功效居然是洗髓,但是後麵的鎮魔薑亦凡目前還不能明白其中含義,難道是這丹就可以鎮壓魔物?

想了半天的薑亦凡也不在乎這些了,能夠洗髓的丹藥對於任何的人都將是無價之寶。

帶著興奮的心情慢慢的展開全部金薄,但是這一展開薑亦凡的眉頭便皺了起來。

因為這丹方除去開口的名字,就隻記載了此丹需要的諸多藥材,而這些藥材薑亦凡隻聽說過一小部分,並且這一小部分還全是稀有的靈草。

此刻的他看著整張金色的薄卷之上那寥寥無幾的幾行金子,輕輕的歎了口氣道:“這也太能玩人了,以為得到了無價珍寶,可是到頭來居然隻是一些材料而已。”

心下鬱悶的薑亦凡順手將這金色薄卷丟在了地上,然後一屁股坐到了蒲團之上,拍這大腿感歎道:“哎!真是可惜了,原本以為是一隻煮熟的鴨子,可到最後才知道這那是什麼鴨子隻是TMD 一地鴨毛。”

坐在蒲團上發呆了一會的薑亦凡在此朝著剩下的七八個薄卷望去,正想去在拿一個觀看,忽然在他的角度忽然發現在這些薄卷的最下麵的壓著一塊綠色的玉簡。

這讓心情低落的薑亦凡眼前就是一亮,因為他記得在收拾這些東西的時候他冇有看到任何一個關於玉簡類的東西。

但是如今自己眼前看到的這東西也一定不會看錯。

於是薑亦凡站起朝著玉簡的地方走了過去,

然而就在走到堆放著薄卷地方是會後,那塊玉簡居然嗖的一聲消失在了原地,這一幕的出現讓剛打算伸手去抓的薑亦凡就是一愣。

這一刻他做夢都冇想到玉簡還有能自己連跑的,強大的神識放出,瞬間整木屋便被薑亦凡是神識全部罩在了其中。

有了神識的輔助,尋找玉簡的工作明顯要舒服了不少,但是想要抓這塊玉簡也並不容易。

經過幾次的抓捕未果後這個小鬼頭也漸漸變的越發機敏了起來,很少在去躲過一回地方隱蔽第二回。

終於抓了足足一個多時辰後,這枚天藍色的玉簡終於落到了薑亦凡是手中。

看著被抓在手中還在不斷掙紮的玉簡,薑亦凡二話不多便將其丟到了手鐲之中,隨後自己也進入了手鐲之中。

到了這裡便是他的地盤,無論你在什麼地方薑亦凡隻需要反手便可以將你抓在手中。

此刻盤坐在手鐲草地上的薑亦凡單手抓著玉簡,神識猛的探入了其中。

這時就聽到玉簡之中傳出了一段悠悠的女聲顫抖的問道:“你是誰,為什麼要抓住我。”

聽到聲音的薑亦凡整個人就是一愣然後驚訝的問道:“什麼人在說話,快些出來不然我就不客氣了。”

此話一出隻見在黑暗中一個身穿白裙子的女孩慢悠悠的朝著薑亦凡飄了過來。

雖然已經接受了這個世界的他,但是第一回見到這般奇怪的女孩也是嚇的一跳開口問道:“你是什麼東西,怎麼會出現在這玉簡之中?”

女孩一臉哭腔的答道:“我也不知道我是誰,我更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我隻知道哥哥答應了要救我,我也相信哥哥一定能救我,可惜我自己也記不清過了多久了,哥哥在一出負傷了以後就再也冇有出現過,而我便在這裡繼續等著哥哥。”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忽然響起了之前在這木屋一角刻著的那一行字,丹道平凡,大道縹緲,但我願化成鼎爐,已十洲化藥,已五域為炎,煉出這驚世萬古一丹。隻為救卿的一縷亡魂重新回到我的身邊。

這一刻薑亦凡心下暗道:“難道這就是之前的那位老祖想要複活的一縷殘魂嗎?如果按照這般計算的話這殘魂在此地呆了已經不知道多少歲月了,居然道消災還冇有神魂破滅。看來這玉簡也是一間不世出的一間寶物啊。”

這是還在內心感歎的薑亦凡忽然看到眼前的女子忽然艘的一下飛到了一處暗影內。

薑亦凡滿心狐疑的看著跑掉的女子剛想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隻覺得自己耳中忽然如同炸雷一般,聲聲巨大的響聲回檔在起腦中,然後一個巨大的佛家卍字印出現在了灰暗的空中。

跟隨卍字印記出現的是一篇不長的經文與一個丹方。

頭腦被震的嗡嗡作痛的薑亦凡跳過了經文直接朝著丹方看去。

隻見丹方上赫然寫著輪迴轉世丹幾個大字。

看到這幾個字的薑亦凡整個人仿若呆在了原地一般。

此刻他的心底驚歎道:“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可以輪迴轉世嗎?如果可以的話這可丹藥豈不是已經逆天了。”

就在他要繼續往下看的時候,剛纔的震天的聲音與卍字印瞬間全部消失不見了。

這讓剛纔還激動的不易的薑亦凡如同被當頭潑了一盆涼水一般傻傻的愣在了當場,而這是之前拋開的那個女子魂魄在此出現在了薑亦凡麵前小聲的問道:“這位小哥你還好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