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一十章 離開空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一十章 離開空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午後祥和的陽光灑滿了寧靜小島的碼頭,此刻正有一艘小船駛入了港灣之中。

小船之上隻坐著零星的三兩人,這也是這座小道上唯一的一艘外出的客船,每天早上載著島民去附件的島嶼,中午呢則是外麵駛回小島。

小船一靠岸船上的幾個人便各自拿著在外麵采購道的東西陸續的走下了小船。

當船上客人都走冇了以後此刻坐在船尾的一個身披灰色鬥篷的男子才站起了身子慢悠悠的朝著船頭走去。

船家好似根本冇看到此人一般,直接將船栓在碼頭上後哼著小曲離開了碼頭。

身披灰色鬥篷的男子走到船頭之後,身子一晃便化成了點點星芒消失在了午後我陽光隻中。

傍晚時分小空間內大樹之下一陣陣空間波動盪起了絲絲漣漪。

隨後隻見一個披著灰色鬥篷之人顯化在了大樹的前麵。

人影顯化之後隻見此人對著空間波動抬手就是一抹,大樹麵前瞬間便恢複了平靜。

此人不是彆人正是外出了兩個多月的雲真,隻見回到了小空間的雲真首先拿掉了鬥篷,漏出了他那顯眼的銀白色的的頭髮與鬍子。

小空間內的時間與外麵一樣此刻正是傍晚,雲真展開自己的神識在大樹周圍掃了一圈後,發現此刻的薑亦凡並冇有在自己的木屋之中,這讓剛回來的他眉頭就是一皺。

然後他便將單手放到了大樹之上,隨著雲真的手掌中亮光一起,此刻他的腦海之中瞬間便出現了隻從他走了之後這裡發生的一幕一幕。

不一會的功法雲真便將手從大樹上放了下來然後輕屢了屢自己的白鬍子沉思了一會後,便朝著大樹前麵的密室入口走去。

進入了密室穿過了密道,一會的功法雲真便拉倒了丹室的門前。

隻見此刻丹室大門雖然緊閉著,可是上麵還留著不少黑色的印記,煉丹這麼多年的雲真一眼邊認出那是炸爐之後丹爐之中黑色丹氣衝出後形成的黑煙造成的。

此刻站在門外的雲真隻聽到丹室內響起了咣噹的一聲輕響,這明顯是出丹之前打開丹蓋的聲音。

麵帶笑容的雲真小心的推開了石門,朝著裡麵看去。

隻見此刻的薑亦凡已經躍道了丹爐之上,大手在丹爐之中就是一頓猛掏,不多時他便聞到了一抹濃鬱的藥丹香。

這丹香一出雲真便是眉頭一皺,因為聞著著丹香有些古怪,他清晰的記得周之前給你留下的材料與妖丹能煉製最好的丹藥也就是成基期的丹藥,而如今這丹香明顯帶著一股化丹期丹藥特有的那股複覈香氣。

就在雲真皺眉瞎想的時候,薑亦凡已經將這爐丹藥抓在了手中,然後更是從丹爐上一躍而下。

這時雲真的目光也終於跟著薑亦凡的身子落到了地上,當雲真看著一篇狼藉的地麵後,他整個臉上頓時升起了黑線。

而此刻正抓著八顆丹藥的薑亦凡好似根本冇發現雲真的到來一般,就地盤膝而坐然後拿著單眼仔細的觀看這。

正是一頭黑線的雲真看到薑亦凡好似並冇有發現自己,便邁步走了進去。

隨著腳步聲在丹室內響起,這時候正在觀看這丹藥的薑亦凡終於感覺到了背後的聲音連忙一個轉身看去。

這一眼朝著雲真看來,頓時讓他心中就是一驚,隻見此刻薑亦凡的眼中兩道紫光射出,雖然紫光對於雲真冇有絲毫傷害,但是這紫光好像要看穿世間一切迷霧一樣看的雲真有些許不舒服。

但是轉過頭的薑亦凡卻真真切切的被雲真嚇了一跳。然後下意識的開口問道:“師傅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

雲真聽這薑亦凡的這話也是一愣道:“你小子這是在丹室內待了多長時間了,居然都已經忘記了時間。”話音未落雲真便朝著薑亦凡走了過來,看著此刻臉上還帶著炸丹黑印的薑亦凡後,雲真笑道:“你個小兔崽子,現在是變成小花貓了嗎?”

忽然聽到雲真這話的薑亦凡下意識的用衣服在自己的倆上摸了一把後對著雲真笑道:“來師傅看看我這幾天的成果。”

說話間便將剛出爐的丹藥遞給了雲真。

雲真看著被薑亦凡隨意捧在手中的這幾顆丹藥,然後便小心的用細長的手指夾起了一顆放到眼前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這樣的丹藥說實話他也是第一回看到,從丹藥的整體上來看這顆丹藥應該屬於成基期中少有的極品,而且還有的就是此丹的顏色居然是赤紅中帶著一抹紫色這就說明其中的火雷元素定是已經達到了一定的飽和狀態。

此刻心下有了定數的雲真將這顆丹藥湊到了鼻子下麵輕輕的聞了聞後對著薑亦凡問道:“臭小子你將這顆丹藥的丹方給我說一遍。”

這時候正等待著雲真給此丹下個結論的薑亦凡忽然聽到了雲真要自己背誦一下此丹的丹方心下就是一陣狐疑但是既然師傅已經說了薑亦凡便開始一個一個說出了藥名。

而此刻的雲真聽這薑亦凡報出的草藥後心下就是一驚然後連忙打斷了他後問道:“此丹是用這些藥材煉製的?這丹方我怎麼冇有絲毫的印象好像我並冇有教過你這個丹方吧?”

薑亦凡看到了此刻雲真的表情後聳了聳肩膀道:“這個丹方是我根據之前煉製的丹藥改良而成的,是根據雲師傅之前交給我的成基丹改的,隻可惜妖獸的妖丹中適合這個丹方的妖丹隻有三顆我冇辦法繼續試驗了不然應該還能弄出更好的。”

雲真聽這此刻薑亦凡輕描淡寫的說出了改變丹方的事,臉上驚訝的神色看的對麵薑亦凡都是一愣。

片刻後雲真終於從震驚中回過了神然後開口道:“你小個臭小子丹方你都敢隨便該,你就不怕炸爐的時候給你炸的灰飛煙滅啊!”

薑亦凡笑道:“不怕啊雲師這爐子結實的很,之前炸了好幾回你看它現在還是怎麼堅固。”

此話一出雲真徹底冇了脾氣,連忙側頭看了一眼黑乎乎的丹爐雲真心裡都在滴血啊。

薑亦凡看到眼中滿是惋惜的看著陣法上的丹爐笑道:“師傅你還冇說這丹藥如何呢。這可是我這些天煉製的最好的一爐丹了。”

雲真歎了口氣後開口道:“這丹是你拿炎脈煉製的?”

薑亦凡點頭道:“這些天來我一隻在拿炎脈煉丹,這樣才能讓我更快的在丹道上進步,而且我發現隻要我能拿炎脈煉製出來的丹藥用我自己的紫炎隻會煉製的更好。”

雲真點頭道:“那是必然的,因為紫炎是你身體的一部分,控製起來更可以得心應手,而這炎脈卻是難控製的多,需要你更加集中注意力。”

此話說完之後雲真居然將那顆丹藥丟進了嘴裡然後盤膝坐了下來。

此刻入口之後便化成了一股強勁的元氣直衝想了他的四肢與氣海,衝向四肢的那股元氣在洗刷了一遍全身經絡之後居然就這樣留在經脈之中,而衝向氣海的那股元氣在被紫色的小人握在手中之後忽然元氣暴漲,這股元氣居然足以媲美一顆化丹期的丹藥。這讓雲真的心底十分的驚訝。

片刻之後化解完丹藥的雲真睜開雙眼點頭道:“這顆丹藥不錯,可以說算是成基期的極品丹藥,不僅可以補充元氣還能修複與加強經脈,特彆適合打鬥的時候服用可以很快的恢複元氣,多了你這一爐煉製出了幾顆啊。”

薑亦凡將手攤開歎氣道:“可惜這爐丹隻出了七顆而已,而且剛纔師傅還嚐了一顆。”

雲真看著麵滿幽怨的薑亦凡笑罵道;“你小子這是怪我吃了你一顆丹藥嗎?”

薑亦凡連忙敷衍的鞠躬道:“弟子不敢!師傅吃了也就吃了,我還能說些什麼呢!”

雲真被薑亦凡這個態度氣的笑出了聲來,然後嚴厲的說道:“我走的時候好像說過,回來要看看你都煉製些什麼丹藥吧,來吧按照時間的早晚給我彙報一下吧。”

聽到雲真這話的薑亦凡歎了口氣,然後反手拿出了一個儲物袋丟給了雲真道:“這些是剩下的材料,我具體煉了多少天的丹藥我自己都忘記了,這些天我一共煉製了三十九爐丹,失敗了七回。炸爐了五回,這些便是得到煉製出來的丹藥,全是成基期的,一共出了二百三十八顆丹藥,還請師傅過目。”

說完這些薑亦凡將十幾個藥瓶丟一吃擺在了地上。

雲真按照薑亦凡擺放的順序依次的拿了藥瓶檢視了一番,剛開始隻是一些簡單的白丹,而隨著一個一個藥瓶被打開白丹慢慢的變成了有顏色的丹藥。

此刻檢視著藥瓶的雲真開口問道:“你是從多少瓶開始改良丹方的。”

薑亦凡撓了撓頭答道:“應該是第八瓶開始的吧。”

此刻雲真正好拿起了第八瓶,他輕輕的打開了瓶蓋後忽然臉色一下就變的顏色,然後便將第八瓶丹藥的蓋子蓋了回去。

薑亦凡其實剛纔想要說些什麼的,可惜這雲真手法太快他還冇來的急說出口瓶蓋便被打開了。

纔看在打開瓶子的一顆雲真隻覺得一陣刺鼻的氣味猛的從瓶子中衝出,那股味道很難形容,是一個很複覈的味道,當時薑亦凡開爐的時候差點被這個味道直接嗆暈在爐上。

緩了好長一段時間的雲真開口問道:“你小子都往裡麵新增了上麵東西啊。”

薑亦凡低下頭不好意思的開口道:“我將同時丟入了兩顆妖獸妖丹,原本打算是丟海蛇與鏈魚的,好像丟錯了將米斛獸的妖丹丟進去了。”

雲真歎氣道:“這你都敢弄,你可真行。”

話音未落雲真就要拿起第九個瓶子,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連忙開口道:“師傅這個瓶子要不咱也彆看了直接看下一個吧。”

雲真聽到這話後臉色就是一變然後問道:“這個瓶子的情況要不上一個還要差嗎?”

薑亦凡點了點頭道:“這個我加了一些東海冇有的藥草。故而煉製的東西有一點怪。”

雲真撇了薑亦凡一眼後歎氣道:“我是真服了你小子了,行那這個就不看了。”

說著便將第九個瓶子下方直接拿起了第十個瓶子,抬手打開蓋子,一縷丹香傳出後雲真點頭道;“這個算是你改良成功的第一爐丹?”

薑亦凡搖頭道:“不是的,這是改良後的第二爐。”

雲真狐疑道:“那第一爐呢?”

薑亦凡笑道:“第一爐隻出了一顆拳頭大小的丹藥,故而我便以身試丹讓我給吃了。”

雲真嗬嗬一笑道:“那你說說罷你這以身試丹的結果如何?”

薑亦凡歎氣道:“雖然丹藥個頭挺大但是其中元氣含量卻不高,且吃完了以後讓人有種想睡覺的感覺,我記得吃完那顆丹藥後我便睡了一大覺至於睡了多久我自己都不曾記得,但是醒來了以後我便發現我的雙眼好像發現了一些變化,在此開爐的時候我居然能清晰的看清藥草溶液的變化一氣化後的諸多微粒。”

聽到這裡的雲真忽然倒吸了一口冷氣道:“你還記得那個丹方嗎?”

薑亦凡搖頭道:“睡醒之後的數個時辰之內我的腦袋昏昏沉沉的,之前煉丹的事情都記不清了,努力的調養了數個時辰後纔想起來之前失敗的兩個丹方,但是之前的丹方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雲真歎氣道:“你這臭小子的命真的是好,隨便煉都能煉製出命丹,這東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傳說隻有在胡亂煉丹的時候才能出現,這種丹藥是丹道賜給弟子的禮物,冇想到你小子居然有這個福分。”

薑亦凡聽到了雲真的話後暗歎道:“早知道我冇一回嘗試就都將丹方先抄錄下來了,真的是可惜了。”

雲真笑道:“你小子想的道是挺美,也許你下回還按照這個丹方去煉製的話就隻是一爐費丹了,這東西全是命你既然能得到那也是你小子的命,好了剩下的我也不看了這些你煉製出來的丹藥全歸你,剩下的藥材我拿走,你在此地煉丹冇白天冇黑夜的煉製丹藥也已經三個月了,現在你的丹道造詣就連我都很難評估,TMD我感覺我煉丹一甲子還冇有你煉丹三個月厲害,哎有時候這就是天才的啊,真的是羨慕不來。”

薑亦凡上前拍了拍雲真道:“雲師傅其實我真的感覺煉丹並不是很難,你也要努力啊小心那天我不小心超越了你,那樣師傅的你的麵子可就掛不住了。”

雲真了薑亦凡的話後上去就是給了他一個暴力然後笑道:“你小子在厲害也是我雲真的弟子,咋地弟子比師傅厲害是正常的要不不就成了一代不如一代了。”

薑亦凡看到心情不在抑鬱的雲真後開口道:“多了師傅木屋裡的丹道書籍我可以帶走看嗎?”

雲真想了想到既然是你選的屋子那裡麵先祖留下的東西便全是你的,你可以任意支配,等你道了納嬰回來這裡以後你也的建立一間自己的木屋,至於你會在裡麵留些什麼那就看你自己了。”

薑亦凡聽了雲真的話後點頭道:“那行了最後這爐丹藥完成我也要回去睡個好覺了,這幾天專心煉丹都冇怎麼睡覺真的困死我了。”

此刻話音未落隻見雲真已經到了門前,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就是一愣然後隻聽到雲真開口道:“想要走先的將此刻收拾完畢,你看你給這丹室禍害的,真的是慘不忍睹啊。”

說完這話後雲真便化成星光離開了丹室。

此刻傻傻的站在丹室內的薑亦凡跳腳罵道:“TMD你個老狐狸!跑的真快!也不說幫幫忙。”

收拾完了密室走出密道的薑亦凡看著此刻的天已經矇矇亮了起來,長談了口氣後他朝著雲真的木屋拜了個國際手勢後,耷拉著雙手朝著自己的木屋走去。

一彆數月木屋之中的灰塵又落了一層,薑亦凡也管不了許多一屁股坐到蒲團之上然後甩手佈置了隔絕術後連忙盤膝打坐了起來。

不多時隻見他的手腕處那團水球已肉眼可見的速度包裹在了薑亦凡的身上,此刻隔絕術內瞬間被濃厚的元氣給衝滿。

隨著入定薑亦凡的周身的元氣開始慢慢運轉了起來,水火太極一一浮現在其身邊,此刻在他水球內無儘的元氣正在被水火太極不選的吸收著,隨著吸收隻見薑亦凡的道基也在慢慢的上漲著雖然比吸收雷霆與丹藥滿了不少但是最起碼是有進展的。

簡單的入定修煉一般來說時間都不會太長,但是這次他的入定時間卻是遠遠超出正常的時間,等到他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已經是十五天以後。

隨著薑亦凡退出了入定,起周身的水火太極也漸漸的消失在了空氣之中。盤坐瞭如此之久的薑亦凡站起之後便是舒舒服服的抻了個懶腰,這一刻木屋之中傳來了劈裡啪啦的響聲。

這是隻聽到門外傳來了雲真的聲音:“你個臭小子,一個打坐就是十五天,你要是在不醒來我都要衝進去把你拉出來了,不然就要耽誤了跟人約好的日期。”

薑亦凡聽到此話後連忙推門走出了屋子興奮的問道:“師傅我們終於要一起出了嗎!真的是太好了在這地方我都快癟張毛了。終於能出去透透風了。”

雲真看著薑亦凡興奮的樣子歎氣道:“你去準備一下一個時辰後在大樹下等我。”

薑亦凡開始喊道:“得令!我這就收拾一下。”

興高采烈的回到木屋內的薑亦凡反手拿出了一個新的儲物袋,將地上的數據一股腦的全部都裝到了裡麵,然後更是在這木屋中地毯式的尋找了一番看看還能不能有些什麼新的發現。

讓他失望的是這木屋被他颳起了一層地皮都在也冇尋到新的東西。

有些失落的薑亦凡推門而出,晃晃悠悠的來到了大樹下麵,這時候雲真換上一件繡有花紋的白袍走出了木屋,看到了在大樹下麵傻傻的坐著的薑亦凡笑道:“你小子一晃也來到東海快半年,正好今天為師便帶你出去逛逛一來是認認人,二來是將你這個便宜徒弟的名號坐實。”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連忙起身對著雲真鞠躬道:“雲師費心了,不知道我們還回不回這裡了。”

雲真搖了搖頭道:“我這次出來走動估計在回來便是你拿著我的骨灰回來了,在這裡先我先將這羅盤給你,這是進入這片小空間的關鍵,切記此空間是我們這一脈最後的桃源,此地千萬不能讓外人知曉,不到萬不得已也不能將外人帶入此地,你聽懂了嗎?”

薑亦凡看著雲真遞過來的羅盤重重的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弟子謹記師傅的教誨,定不會讓師傅失望。”

說完便將這羅盤收了起來,雲真看著薑亦凡手下了羅盤後笑著點頭道:“關於這羅盤的口訣我會慢慢告訴你彆急。”

薑亦凡點頭道:“能與雲師傅相遇相知到成為師徒其實是我的幸運,雲師傅放心我一定會完成你的心願將我們著一脈帶出東海。”

雲真笑道:“走不走出去不重要,人生嘛其實活著便是在曆劫,我雖然是納嬰但是因為我早年外出受過一次傷,那次傷要不是正好傷了我當時道基我想我這老頭子至少還應該可以活個幾百年不是問題,可現如今我隻剩下了兩年,故而這兩年我要看著你飛速的在這東海崛起,最後取代我的位置。”

薑亦凡看著自己身前這位站的筆直的老人眼中多出一絲敬佩。

而雲真則是單手拍了拍大樹自言自語的說道:“我要走了,老兄弟也這是咱倆的永彆,就算我不在記得幫我照看好我這淘氣的弟子。”

就在這一刻這顆老樹好似聽懂了雲真的話一般,整個樹冠發出了沙沙的聲音而後更是在雲真的身前落下了幾片綠色的葉子。其中一片樹葉正好落在他的肩頭之上,這一刻大樹好像是在說老友一路走好。

不遠處的薑亦凡看著這一幕居然有些出了神,此刻他的心底忽然想起了龐彪與端木紫琪。

此刻雲真最後在拍了拍了樹乾然後便對著薑亦凡罵道:“走了我們出發了小兔崽子!你在東海崛起的路從這裡踏出第一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