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一十二章 貧賤兄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一十二章 貧賤兄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碧霄客棧櫃檯前麵,薑亦凡有些遺憾的對著掌櫃抱拳道:“算了今天有勞掌櫃的了,現在已經是正午了我這就去西市看看。”

說完薑亦凡便轉身朝著外麵走去。

此刻還在心裡盤算的掌櫃忽然發現眼前這人抱拳說了句什麼轉身便朝著外麵走去連忙上一步一拉薑亦凡的衣襟。

這時隻見薑亦凡誰上的成基大圓滿修為猛的一震,便將剛抓住其衣襟的掌櫃鎮了個跟頭。

這一刻櫃檯這麵發生的事情已經驚動了客棧一樓的眾人。

這時隻見一個身穿黑衣服的男子率先朝著櫃檯走來。

可此被震飛的掌櫃也被人扶了起來,當看到黑衣服的人朝著薑亦凡走了過去連忙開口道:“公子剛纔是誤會了,剛纔我隻是在考慮叫哪位小二陪您去西市,冇想到被公子誤會成了我這麵不情願出人陪著公子,還望公子息怒。”

那走過去的黑衣人聽到掌櫃如此低聲下氣的說話走過去的腳步頓時慢上了幾分,而此刻掌櫃卻是踉蹌的趕緊走了幾部來到了薑亦凡是身邊道:“齊公子稍等我這便差夥計給您帶路。”

那黑衣人聽到掌櫃管薑亦凡叫齊公子整個人的臉色就是一沉然後就近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

薑亦凡默默的將這一幕看在眼裡心裡暗笑了一聲後開口道:“剛纔是我誤會了掌櫃了嘛?我看不是把,雖然我是第一回被家族允許外出曆練,但是這不代表這本公子是肥羊。”

掌櫃的聽到忽然說出這話的薑亦凡背後就是一涼,然後忙開口道:“小老兒我這並不知道齊公子剛纔說話的意識,但是既然齊公子說我錯了那便是我錯,在這我給齊公子陪個不是,還望齊公子大人大量,原諒了小老兒可好。”

薑亦凡臉上皮笑肉不笑的開口道:“那好,其實呢我也不想將這事情鬨大,但是藥草的事情是家族吩咐的,既然你們碧霄客棧有藥草生意那那便讓你家主子親自跟我談合作吧。”

此話一出不管是掌櫃的還是對麵的黑衣人都是一愣,二人誰都冇想到眼前這個少年居然如此張狂,上來便讓自己家族背後的家族初戀談生意,看來這小子自打邁步走進這家碧霄名號的客棧開始便一直在在下一步大棋,雖然一開始此人看上去有便有些憨傻的讓人感覺此人是一隻大肥羊,但是其實一切早就都在此子算計之中,這樣的人才這個年紀真的讓的心底生寒啊。

此刻掌故的下意識是看來一眼不遠處的黑衣男子然後看到男子給他打了個眼色後便笑著說道:“真不巧我家的主子最近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去忙,現下未在島上。要不這樣我這馬上吩咐一下一會我親子帶您去西市走上一趟您看如何?”

這時候的薑亦凡雖然依舊是一副盛氣淩人的質態,但是他的神識早已經鎖定這屋子中所有的人,此刻在這一樓內除去黑衣服男子還又四個隱藏在暗處的人都在不遠處時刻觀望著自己這麵的動態,這幾個人中難免那位便是這齊家之人,那麼自己這個假冒齊家公子的很快便會原形畢露,看來拉虎皮差不多了是時候該收手了。

於是就在這一刻薑亦凡的臉上忽然顯現出了一絲不耐煩,單後對著掌對掌櫃的發話道:“如此小事你家還如此婆婆媽媽,這次的大事我看你們家也是不行,算了既然如此今天就當我冇來過吧。”

說話間薑亦凡大袖一甩便朝著客棧大門的方向走去,掌櫃可看到眼下情況繼續不斷的用餘光瞥向了此刻也已經站起黑衣服男子道;“齊公子莫要著急嗎!罷了小老二我這便帶著公子去一趟便是了,到了哪裡便有專門管理藥草的管事來接待齊公子,你看可好。”

邁步走出客棧的薑亦凡根本冇有厲害身後叫嚷的掌櫃,而是頭也不回的朝著外麵走去。

此刻看到這一幕的一樓眾人也都是眉頭一皺,那黑衣服男子更是上前幾步跟著走出了客棧。

但是這時候的薑亦凡已經一個閃身便消失在中午的人流之中。

黑衣服男子看著此刻的街道上穿行的人群歎了口。

而這時候老掌櫃也終於跌跌撞撞的跟了上來道:“三爺,您看著少年真的是齊家之人嗎?”

黑衣服男子搖頭道:“這個不敢確定,但是已我觀察次子就算不是齊家的人,最起碼也應該是個這回來的大家族其中的一位公子,這小子的如此年輕便已經是成基大圓滿,而且心機極深佈局也算老道,而這都不是他最可怕的地方。”

老掌櫃狐疑的問道:“那這小子最可怕的地方是?”

黑衣男子眼中寒光一閃道:“是他的果決,這小子剛纔一定是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而後便果斷的撤出客棧。”

老掌櫃的聽了三爺的話後滿臉震驚的開口問道:“看來三爺對這小子的評價頗高啊,其實已我看著小子也許就是某家族中的一枚探路的棋子而已,應該冇這麼誇張吧。”

黑衣男子扭頭看了一眼掌櫃後開口道:“小心駛得萬年船,我們家族好不容易等道這次崛起的機會,不能又一絲的紕漏懂了嘛?”

掌櫃的連忙彎腰鞠躬道:“明白了三爺!小的一定小心加小心,謹慎加謹慎的再此排查可以之人。”

黑衣男子抬手拍了拍掌櫃的肩膀道:“你也一把年紀了等這件事完了以後我會跟大哥說一下讓你去內院弄個清閒的油差,讓你去養老。”

這掌櫃聽道了黑衣服男子的話後一雙小眼睛中忽然冒出了精芒後連忙激動的開口道:“小的在此先謝過三爺了,小的定當為本家鞠躬儘瘁死而後已。”

黑衣服男子擺了擺手後開口道:“下午派倆個機靈點的小夥計去東西兩市守著,如果看到了剛纔哪位齊公子的話第一時間通報我。”

掌櫃的點頭道:“三爺您放心,我這便差倆個機靈的夥計過去。”

黑衣服男子點了點頭後便是一轉身後也順著人流消失在了這熱鬨的集市之中。

而看到男子走後掌櫃的連忙擺了擺手,隻見在客棧匾額下麵不知道何時跑出來了倆個身材矮小的夥計。

二人來道掌櫃的麵前後點頭哈腰的問了個聲好後,掌櫃便剛纔的事情簡單的跟二人說了一下後便吩咐道:“你倆個小子懂了嘛,一會拿些乾糧後便去東西兩市蹲點把,又情況第一時間告訴我們在東西兩市的人即可不用跑回來直接告訴我明白了嘛?”

這倆小二十分機靈的點了點頭後便朝著客棧後麵跑去。

老掌櫃看著二人消失子啊了後院後屢了屢鬍子後便又回到了櫃檯內開始若無其事的敲擊起了算盤。

正午十分豔陽高照,離開了客棧的薑亦凡找了個僻靜的地方將那身白色的衣服換成了白浩的紫色長袍,然後反手拿出了一個白沙鬥笠扣在了自己的頭上。

這時候他聽到了在巷子拐角處傳來了打鬥之聲。

這聲音雖然不打,但是以薑亦凡現在的神識卻可以十分輕鬆的感知到那麵發生了什麼。

在小巷的深處隻見一個十五六歲的男孩正在被一群十六七歲的混混按在地上打著。

然而就在這是隻見一個高大少年忽然出現了在眾人的前麵,手中拿著一根木棍指著對麵的一群孩子喊道:“將劉天琪放開,不讓老子今天跟你們拚了。”說話間隻見這位高大少年拎著木棍便衝入了那群十六七的半大小子中。

然後原本隻有一個人被按在地上打的局麵瞬間便成為一對人被按在地上打。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忽然想起了當年在高中的時候自己愛出頭管閒事,所以每一回捱打都是龐彪衝上去然後倆人一起捱打。

想到這裡薑亦凡的腦中忽然閃過了龐彪的身影,他歎氣暗道:“現在目前知道端木紫琪過的還算不錯,但是龐彪這小子卻是一絲音訊都冇有,希望這小子命硬一些,好能讓他們兄弟再度重逢。”

想到這裡隻見薑亦凡悄然的在路邊拿起了兩個石頭對著拐角外的那群半大小子丟去。

片刻後隻聽到那麵傳來幾聲哎呀的怪叫,然後便傳來了十分悅耳的芬芳之聲。

薑亦凡看著這幾個半大小子芬芳之聲越來越動聽,索性將手裡剩下的所有石頭全部招呼向了這幾個人。

隨著一陣狼哭鬼嚎的聲音過後,這群半大小子終於被這天上掉下的石頭徹底的打蒙了。此刻隻見一位帶頭的男孩罵道:“草有種暗地裡陰人冇種出來,老子們今天放你們倆個狗日的一回,下回在敢壞我們好事,老子直接燒了你們的家。”

罵完後還不忘記在倆人身上留下幾腳然後便帶著那群人走出了小巷。

此刻被打的抱頭在地上的二人發現這幾個平時經常欺負他們的半大小子今天打了一半居然忽然跑老了也都是一愣。

直到那群人都跑遠了二人才互相攙扶這站起了身子。

而這時小個子劉天琪滿臉的淤青卻還是第一時間問道:“王凱你是不是傻逼啊,知道他們這麼多人你還敢自己一個人來。”但是在說話間他居然上前用手幫王凱擦去了鼻子裡流出的鮮血。

王凱憨笑道:“俺尋思著我要是來了他們這群人就不能隻打你一個了,這樣的話他們那群人打我們倆的話你最起碼能少挨幾下打不是嘛。”

劉天琪看著一臉憨笑的王凱上去就是一個腦瓢道:“下回你可不能在這樣了知道不,我修過道身體結實的很不怕這群痞子門打,但是你啥也不會萬一打壞了咋整?”

王凱嘿嘿笑道:“冇事彆看我咱倆一樣大,但是我這體格你比結實多了我也不怕捱揍,對了你給你妹妹天雅的藥弄到了冇?”

劉天琪聽到王凱忽然提到了藥臉色就是一變道:“CTM我剛在礦上拿到咱倆的的月薪,就被他們盯上了,這不還冇跑到藥鋪便被他們拉進巷子了。”

說話間隻見劉天琪飛快的在身上一頓亂翻後隻拿出來了幾枚銅板。

王凱看到銅板後歎氣道:“估計是剛纔被打的時候他們的人在你身上翻走了錢,這下該咋辦呢天雅還等著藥呢。”

就在這時薑亦凡在一個陰暗的拐角走了出來道:“在這聽了半天了,你倆的對話,我忽然有個提議你們兄弟二人想聽聽嗎?”

這忽然出現的人給此刻正在聊天的兄弟二人嚇了一跳,但是隨即劉天琪便從震驚中恢複了過來開口道:“我冇猜錯的話剛纔就是因為你群混混才跑掉的吧。”

薑亦凡看著坦然自若的劉天琪點頭道:“不錯剛纔是我用舌頭驚退了那群毆打你的人,但是你不要謝謝我,因為我隻是單純的覺得那群廢人很吵而已。”

王凱此刻才聽明白剛纔應該是此人救下了他與劉天琪,便大大咧咧的上去對著薑亦凡抱拳道:“俺叫王凱,家住在後山,俺沒爹沒孃靠著挖礦生活,剛纔還的謝謝大哥救了我兄弟二人。”

薑亦凡看著眼前這個渾身黝黑的壯漢臉色就是一沉道:“你剛纔說了你要謝謝我,你是腦袋有問題嗎少年?”

劉天琪見王凱直接上去與這個帶著鬥笠的陌生人打起了招呼,連忙上前拉了一下他的胳膊道:“你個二傻子,人家都說了打跑那群地痞不是因為我們,你還上去跟人套什麼近乎。”

王凱被拉回來後一臉迷糊的問道:“大哥幫咱們打跑的人這是事實啊,彆管他出於什麼動機但是人家確實是幫我們,以前娘在世的時候教過俺隻有彆人對你有恩就要好好的感謝人家,以後有機會更要報答人家,俺最聽俺孃的話。”

此話一出不止給他麵前的劉天琪弄的一愣,就是在不遠處的薑亦凡都被王凱的這番話乾的一愣,心下暗道;“冇想到在這個弱肉強食的地方居然還能有如此純潔之人。”

劉天琪僅愣了片刻後忽然歇斯底裡的對著他大喊道:“王凱以後不在說如此傻的話了,現在你的家人就隻有我與天雅,而我們三個人如果心中還有善唸的話我們便都會死在這裡。你懂嗎?”

王凱看著此刻喊的滿頭青筋暴出的劉天琪,也默默的底下了頭。

就在這時在一旁看了半天的薑亦凡忽然拍手道:“好一個兄弟情深的戲碼,我最喜歡這樣的戲了,哦對了我剛纔問你二人的話你們還冇有答應我呢?”

此刻劉天琪喘著粗氣對著薑亦凡開口道:“你想要乾什麼直說便是,我們兄弟倆最討厭磨磨唧唧的人了。”

薑亦凡越看這二位越有意思便玩心大起的開口道:“我剛聽到你們要給妹妹買賣,不知道那個小丫頭得的是什麼病啊。”

這是隻聽到王凱開口道:“發燒打擺子說胡話!大哥你會看病嗎?”話一說出他便望向了一旁的劉天琪然後雙手捂住了嘴。

劉天琪看著身邊的好兄弟此刻真的是有火也的往肚子裡咽啊,暗歎道:“王凱什麼都好,就是這冇有腦中的勁真的很讓劉天琪頭痛。”

薑亦凡聽到了王凱的話後反手拿出了一顆灰色的丹藥開口道:“我這裡有一顆毒丹,剛研究出來不久還冇找人試驗過效果,今天正好便遇到了你二位正好我想讓你們其中一人幫我試驗一下這毒丹的藥效如何。”

此話一出劉天琪的臉上頓時就是一變然後直接給了旁邊的王凱一腳道:“快跑你個大傻子。”

而被踢了一腳的王凱則是整個人就是一呆然後大手猛的往前一抓,便將身前的劉天琪整個人抗在了肩膀之上然後扭頭便朝著小巷出口跑去。

薑亦凡看著轉身逃跑的二人臉上漏出了一絲笑容然後身子就是一虛後便出現在了小巷出口處,然後隻見他大袖輕輕一揮,一股颶風朝著二人吹去。

颶風吹過被風吹的東倒西歪的兄弟二人發現自己此時居然回到了他們剛纔被群毆的小巷之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