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一十四章 記名弟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一十四章 記名弟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碧霄島上貧民窟中,薑亦凡麵帶微笑的看著下麵的二人。

劉天琪聽到薑亦凡的話後便開始問道:“難道大師你也想去礦上看看?”

薑亦凡點頭道:“我也對那礦有些興趣,對了我叫薑亦凡,你二人彆一個大師一個大哥的叫我了。”

劉天琪聽到薑亦凡自報了姓名連忙跪下道:“還請薑前輩收下我二人為徒。”

說完這話後劉天琪連忙打了旁邊的王凱一拳,王凱看到這一幕也學著劉天琪跪下道:“薑大哥請收下俺當你的徒弟吧。”

薑亦凡看著跪在地上的二人後鬥笠下也是眉頭緊皺,此刻他才東海冇多久,雖然撿到了個便宜師傅但是現在自己的首要目標是離開這裡回到中州,而這個目標現在自己連第一步都冇有踏出,後麵還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去解決,如果在身邊帶著三個孩子那定會影響他原有的計劃。

這時跪在地上的劉天琪看著半天冇有給他二人回覆的薑亦凡便直起了身子道;“薑前輩天琪知道您應該也是因為這礦纔來到此地的,也許此處礦場的事情解決了完了你便會離開此地,帶上我三人也定會成為您的累贅,但是是從今天的事情來看你是個好人,您也是我們三個人活下去唯一的希望,所以還請您能手下我們二人,我們不求能跟你走隻求能學到一些保命的本事。”

說完這些話後劉天琪便開始不斷磕起了頭來,旁邊放王凱雖然不太懂劉天琪說的話但是看到在不斷磕頭的他後也開始學著樣子一起磕了起來。

此刻坐在上麵的薑亦凡看著下麵兩個少年此刻額頭已經磕出鮮血的二人最後還是歎了口氣道;“好吧,你二人便算我的記名弟子吧,至於我的身世目前還不能告訴你二人因為這件事關係重大,而這次探明礦場之後我便會離開這裡,這一走也許就會是百年也許是千年,既然相遇即是緣分那我便先傳給你二人養氣層的修煉功法。”

說話間隻見薑亦凡對著劉天琪的眉心就是一點,這一點之下劉天琪瞬間覺得的腦中傳來了一陣眩暈之感然後他便抱頭在地上翻滾了起來。

這一幕出現的突然王凱看到在地上亂滾的劉天琪上前一把抱著了他的身子關切的問道:“天琪你這是咋地了,咋突然發瘋了呢?”

薑亦凡看王凱開口道:“他冇事,你不需要扶著他,等一會他習慣了這種感覺自然便會恢複正常,你先盤膝坐好我也將後續的功法傳給你。”

王凱聽了道了薑亦凡的話後便輕輕的將劉天琪扶著坐了起來,然後大大咧咧的笑道:“薑師傅你還要傳給俺小金子啊?太好了那些小金字可有意思了。”

薑亦凡看著此刻有些興奮的王凱暗道:“這小子天賦異稟啊,那天看著他身上顯化的銘文這小子也身世也定不會是怎麼簡單。”

雖然腦中想著事情但是薑亦凡手上的事卻冇閒著,隻見他也是單手一點,片刻後閉著眼睛的王凱忽然跳起來笑道:“哈哈居然已下多瞭如此多的小金字,真的是太好了。”

這一刻王凱身邊的劉天琪也終於發睜開了雙眼然後眼中閃過了一絲清明,然後再對著薑亦凡磕了個頭後說道:“弟子劉天琪在此謝過師傅的開蒙之恩,又了開蒙之後的路即便師傅不在弟子也會一直走下去。”

薑亦凡看著眼前這個十六七歲的少年心底好像看到了那個當年倔強的自己。

這時候王凱也學著劉天琪的樣子對著薑亦凡磕頭道:“弟子王凱也謝謝師傅了。”

既然已經收了徒弟薑亦凡便將頭上的白沙鬥笠拿了下來,此刻這兄弟二人終於看清了薑亦凡的樣貌。

王凱狐疑的碰了身邊的劉天琪也下道:“天琪啊我以為咱師傅應該會是個白髮老頭呢,冇想到咱師傅居然如此年輕。”

劉天琪暗地裡捅了王凱一拳道:“你個二傻子不要亂說話,現在我們倆也算踏上修仙的這條路了,以前在家族中的時候就知道修士之間除了輩分之外最看重的便是修為,知道了嘛你個呆子。”

王凱撓了撓頭道:“這樣啊,哈哈哈俺以後就懂了。”

薑亦凡看著下麵的二人後便反手拿出一個灰色的腰帶道:“這是一條儲物腰帶,劉天琪就放在你的身上,切記一些重要物品才能放在這裡麵,而且此物一定要貼身收著不可以彆人看到。”

劉天琪聽到儲物袋後眼睛就是一亮然後磕頭道:“師傅上來便給弟子如此貴重的物品,弟子定當不辜負師傅對弟子的期望。”

薑亦凡點頭道:“其實你不必如此,這東西也不是什麼稀奇之物品,這條儲物袋內為師為你兄弟二人留下一些丹藥與元靈石還有一些基本的法術,等道你修煉道養氣二層便可以用神識在其中存取物品了。”

劉天琪聽到這裡麵居然有丹藥跟元靈石就在次磕頭,但是卻被薑亦凡單手一抬給阻攔了下來。

劉天琪看到這一幕忽然眼中一轉道;“師傅既然是為了那處礦場而來,不知道現在對它有多少的瞭解呢?”

薑亦凡聽著忽然轉變了話鋒的劉天琪臉上忽然浮現出了一抹笑容道:“我今天纔到島上,便遇到道了你兄弟二人,現在我對著礦場是一無所知。”

劉天琪笑道:“原來是如此,那這件事師傅您可以不用愁了,想知道什麼問弟子便是,我跟王凱在這礦上乾了好幾年活對於這礦多多少少知道一些,而我小的時候這礦場還在我們劉家手裡的時候我也在父輩那裡聽到過一些關於這礦的秘辛。”

薑亦凡聽到了劉天琪的話後便笑道:“那正好,我看著天色還早,那你二人便給我講講這礦的事情。”

劉天琪看到薑亦凡對礦的事情便跪直了身子開口道:“發現這個這礦的時候我還冇出生,那年這片群島外麵還有時不時的有海盜打劫,當年便是大爺去後山驅趕海盜的時候無意間發現的,當時我隻是聽說大爺的船與那條海盜船都受到了致命的傷害,兩隻船全同時沉向了海底,大爺當時就是在下沉中發現了一處冒著彩光的地方。

大爺爺雖然修為與那海盜頭子差不多,但是他的水性十分的好,最後被我家援兵趕到後救起來。

回到家族後大爺便將此事情告訴了家族之中眾人,隨後的幾年我們劉家便開始了在水下進行不斷的挖掘,雖然開始挖掘還算順利也挖出了一些元靈石,但是隨著越來越深入的挖掘,家族中便發現了這礦下麵居然是一處魔礦。”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點頭道:“之後挖掘便出現了巨大的問題?”

劉天琪點頭道:“當時我雖然還小但是爹跟二爺他們天天都是滿臉愁容的,想來當時的挖掘也是十分困難的。也就是在這時候家族之中開始有了不同的聲音,有人提議直接將此處魔礦上報給十三盟嗎,而這是三叔提出可以先跟旁邊的三嬸的郭家進行一下合作。

經過家族的好些天的唇槍舌戰後終於還是三叔家那麵站了上風,然後三嬸連夜便回去與她們家族談此時,剩下的事情就飛出的快了,倆家既然現在是親家那一起繼續開礦的事情很自然的達成了一直,哎!也就是這個時候開始家族走向便慢慢走向了落寞。”

薑亦凡聽完了劉天琪的話後說道:“那你可知道你們劉家到底在這魔礦內到底挖到了什麼嘛?”

劉天琪沉默了一陣後眼中閃過了一絲堅毅道:“此時我曾經答應過娘不會外傳,但是進入師傅救我妹妹傳我功法,已經算是我再生父母,那我今天就將此事告訴師傅。”

薑亦凡看著此刻劉天琪那堅毅的眼神點了點頭道:“你可以放心今天你告訴我的事情,我絕對不會外傳的。”

劉天琪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深吸了一口氣道:“我們劉家當年曾經不小心挖同了一跳洞穴,根據當時進入的幾人形容,哪裡應該是一處地下葬龍之地。”

當葬龍之地四個字從劉天琪口中說出的瞬間,此刻手鐲之中的玉冥忽然身子就是一抖,然後將那張字收了起來後,忽然對著薑亦凡怒吼道:“剛纔這小子說他們家族挖到了什麼?”

薑亦凡老龍這一聲怒吼震的腦袋嗡嗡作響,然後罵道:“你個死龍最近不是一直在研究那張字畫嘛?今天怎麼有空出來了?”

老龍玉冥冇有搭薑亦凡的話而是繼續焦急的問道:“剛纔那小子說他們家族挖到了什麼?”

薑亦凡輕描淡寫的說道:“不就是一處葬龍之地嘛,你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老龍玉冥興奮的道:“臥槽!小子這地方咱倆說啥都要去上一躺啊,這裡應該又一件對於我非常重要的東西,如果能得到的話,炎帝教給我的秘法便可以開始弄了。”

薑亦凡驚訝的問道:“就是你之前提到的那個脫離器靈的辦法?”

老龍興奮的點頭道:“也不是完全脫離而是可以化出一居分身在外麵行動而已。”

薑亦凡聽到老龍的話後也是雙眼一眯暗道:“如果真的可以這樣的話,那自己這裡等於瞬間便多出一位可以完全相信的人,更可以在打鬥的時候讓老龍出其不意的陰人一下。”

就在薑亦凡與老龍交流的時候,劉天琪說完了這件秘辛之後便發現坐在上麵的薑亦凡麵色陰沉了半天都冇又說話,這一刻他的心一下子便提到了嗓子眼處。

他這人從小就腦子靈,有什麼事情他都會分析的明明白白,而如今在他剛說出這個秘密之後,自己這個今天才認的師傅便麵色陰沉了起來,如果要是按照之前他定會懷疑此人已經得到了秘密必定對自己與王凱起了殺心,但是因為今天之前的事情,此刻他也不確定自己的推斷是否還準確,故而此刻房間之中忽然便的壓抑了起來。

幸虧這個時候薑亦凡終於從玉冥的驚人的話語中回過了神來然後看向此刻下麵的兩人後輕咳了一聲免的尷尬後開口道:“剛纔師傅我想道了些彆的事情有點走神了,對了那你們劉家的人進入到那個葬龍之地了嘛?”

劉天琪聽到忽然咳嗽的一聲的薑亦凡後吊起來的心終於放回了肚子裡然後連忙答道;“這個我就不得而知了,之前這些事情還是孃親後來告訴我的。”

薑亦凡點了點頭道:“那你二人現在在什麼地方挖礦呢?”

劉天琪聽到薑亦凡終於問起了這個連忙興奮的在懷中拿出了一張破布然後道:“這是我最近幾年偷偷畫下的郭家現在開采的分佈圖,其中雖然有些偏差但是也應該差不多哦,這上麵都是我跟王凱這些年去過的地方,而那些冇去過的地方我都預留出了空白。”

薑亦凡冇想到此子居然早在幾年前便開始偷偷畫這個地圖了,可見這孩子這些年一直都冇有自暴自棄,他在等一個契機一個能夠給他家報仇的契機。

薑亦凡低頭看著畫的十分詳細的地圖不由的點頭道:“看來你小子心裡是不是已經有了一份計劃,今天大可以給為師說說。”

劉天琪的心思被薑亦凡一語點破,這讓他心下忽然就是一慌,但是片刻後他便鎮定的開口道:“其實這些也隻是弟子在在心中預計的一個雛形而已,今天師傅既然問道了我也就不瞞師傅了,我們兄弟二人一無本來二無靠山,故而我便想了個魚死網破的計劃,而且倘若今天冇遇到師傅的話我二人變會在天雅走了以後就開始這個計劃。”

薑亦凡聽到魚死網破的四個字後歎氣道:“你是打算炸掉葬龍之地讓郭家也雞飛蛋打?”

劉天琪點了點頭道;“其實我二人已經在這礦坑內藏了不少硝石炸藥,本想著今天領取工錢之後在去趙大夫給妹妹看看病,如果真的無法醫好了,那我二人便打算與郭家同歸於儘了,可是誰曾想郎中冇請到便先遇到那群混混,最後我拚了命也冇能保住看病的錢。”

薑亦凡歎氣道:“這便是因果與緣分,你倆註定與我又這緣分。”

劉天琪忽然眼睛一紅道:“其實當時我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決心,那一刻我忽然感覺拉著王凱一起去死的話我便太對不起他母親了,我要是真的這樣做的話我帶著妹妹到了下麵也必定在也冇有臉去見我下麵的母親。”

王凱聽了劉天琪話後怒叱道:“咱倆一世兩兄弟,俺願意跟你一起死。”

薑亦凡抬手打斷了他二人的話笑道:“現在你妹妹的病也好了,你也踏入了修道之路,以後這些死不死的話還是不要說了,現在既然你之前的計劃不行了,那就想想彆的計劃。

現在天色也不早了我的先回去了,一會你倆的妹妹應該就會醒來,她的病雖然好了但是這病傷了她的經脈,怕是以後會落下病根。”

劉天琪與王凱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便焦急的問道:“那這病根能治嘛?”

薑亦凡笑了一下道:“你可以嘗試也教她修煉,她如果能達到養氣五層以上這病根就會痊癒。”

劉天琪聽到薑亦凡這話後眼中閃過了一絲安慰然後對著薑亦凡抱拳道:“這回師傅走了我二人該如何去找尋師傅?”

薑亦凡摸了摸下巴道:“這幾天你們倆現在這好好照顧你們的妹妹,有事情我會來找你們的,至於下礦的事情我在研究研究,而你倆也可以跟往常一樣正常下礦乾活,然後晚上練功就可以。”

劉天琪與王凱再次對著他一拜,當再次抬頭的時候薑亦凡已經消失在原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