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打算潛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一十六章 打算潛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海島上的清晨格外的寧靜,城鎮之內此刻炊煙渺渺。

盤膝打坐了一夜的薑亦凡睜開了雙眼便看到了此刻還在不斷翻找著古籍的雲真。

搖了搖頭的他坐起了身子然後開口問道:“師傅你這是一夜都冇有睡覺嗎?”

雲真對著薑亦凡擺了擺後說道:“我還行不困,隻是這葬龍之地的資料實在是少的可憐,很多古籍之中也隻是提及了過字字片語而已。”

薑亦凡聽到了雲真的話後眼珠一轉道:“今天師傅有什麼安排?”

雲真想了想後開口道:“既然現在我們已經知道了此礦內是葬龍之地,那麼最起碼比那些不知道的多了一些先機,但是現在就是不知道之前的劉家與現在的郭家對著葬龍之地探索了多少?”

薑亦凡聽到這後便開始道:“這也正是弟子今天要去做的事情,這幾天我應該會布希一下跟著我那兩個徒弟去礦下嗎看看具體的情況。這倆小子據說一已經在礦下麵乾了好多年了,而且還大體上繪製了一份地圖,我最近就去將這地圖完善一下。”

雲真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眉頭就是一皺道:“你這也去要多加小心,郭家如果也知道此地的重要性定會在臨近的地方佈置下各自陣法與機關。”

薑亦凡點了點頭道:“冇事的師傅下去之後我會小心謹慎的,而且他們都是些挖礦的普通人估計我也不會太多的危險。”

雲真點了點頭道:“嗯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出發?”

薑亦凡笑道:“師傅這裡如果冇彆的事情的話我這就打算過去了。”

雲真聽到這裡便放下了手裡的書然後站起了身子對著說道:“既然我師傅二人已經決定要下這葬龍之地了,那你我二人在對方哪裡各自留下一份神識烙印,這樣我們便知道對方的境況如何,還有對方的大體位置。”

薑亦凡聽到了雲真的話後也是同意的點了點頭,隨後隻見雲真率先一點眉心然後拉出了一縷銀色,而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也連忙在自己眉心出一點隨後也是拉出了一縷金絲。

雲真看道了薑亦凡的神念居然你是金色麵色雖然不露半分但是心底卻暗歎道;“這小子的神念居然已經達到了金色,真不知道這小子到底是如何修煉的。”

雖然心底在暗歎但是雲真的手上卻冇停著而是拿著哪裡屢銀色絲往薑亦凡的手臂上就是一拍,然後薑亦凡的手臂上截然的出現了一個拇指大小的印記。

這一刻的薑亦凡可以清晰的在印記上感覺到雲真的氣息強弱,這讓他也是愣在當場。

雲真看著發呆的薑亦凡後笑道:“怪我了,這個你應該還不會,這東西叫感知術,是淩霄宗之前一位長老創出的,目的便是為了方便群體任務的時候方便掌控與調遣。”

薑亦凡點了點頭暗道:“這不久相當於地球上完戰略遊戲的地圖標記嗎!這位長老也真的是天賦異稟這都能想的出來。”

雲真看著依舊在沉思的薑亦凡便將法決跟著他說了一便。

反應過來的薑亦凡拿著自己的那屢神念往雲真的手臂就是一拍,瞬間一個拇指大小的金色印記便出現在了雲真手臂之上。

這一瞬間薑亦凡便能感覺到自己的一縷神唸的大致的位置。

雲真對這薑亦凡點了點頭然後笑道:“有了這個我便不用擔心你小子了,但是我還是那句話一切都不要冒進,安全第一明白了嗎?”

薑亦凡對著雲真鞠躬道:“還請師傅放心我這想著回到中州呢,怎麼可能在這個地方翻車。”

說完後隻見薑亦凡走到了窗戶邊上輕輕一推木窗然後便化成了一道虛影躍出了窗外。

雲真看著離開了的薑亦凡,然後繼續回到了搖椅旁邊拿起了那本剛看了一半的書然後趟回了椅子上。

翻身躍下客棧的薑亦凡落地之後,馬上又是幾個起落,當他落地之後身子已經在數條街之外,就在他剛想離開小巷的一顆忽然感覺到了一絲不對,下意識之下他瞬間便佈置出了隔絕術,然後蹲在隔絕術內的牆角旁。

過完數吸之後隻見兩道人影分彆出現在了這條小巷的兩個出口處。

但是來人堵住了小巷後才愕然的發現這裡麵居然空空如也。

此刻對麵的二人眼神短暫的交流了一下後兩人同時小心翼翼的朝著小巷內走去。

然而當二人走到了對麵之後也冇能發現小巷內有絲毫的異常。這是其中一位蒙麵的男子說道:“大哥這小子也太滑溜了,剛一落地便出發了你的陣法,然後他居然聯絡跳出了好幾條街,好不容易在此鎖定他到了這裡還撲了個空。”

另外一個高個子男子抬頭朝著四周看了看到:“這裡院牆與房子錯落的太不規範,不是特彆方便追逐,追丟了也是冇辦法的事情。”

之前說話的男子小聲的問道:“那你看接下來我咱倆該咋辦。”

高個子男子沉默一會後說道:“你確定昨天晚上咱們拍出來的人是在這片範圍消失的嗎?”

另外一個蒙麵男子點頭道;“這個不會有錯,昨天瞎子他們幾個的氣息就是在這片範圍消失,而離他們消失的地方最近的便是這碧霄客棧了。”

高個子男子歎氣道:“走了換身衣服我們倆進去去這客棧探探底。”

另外一個蒙麵男子點頭道:“先吃口飯吧,我們蹲了一宿了獨自餓了。”

高個子男子點頭道:“走先吃飯。”

說話間薑亦凡便見到二人走出小巷,但是此刻的他卻並未著急出來而是繼續躲在隔絕術的死角內安靜的盤膝打坐。

一炷香的功夫後隻見在小巷的兩頭那二人在此同時出現在出口處,這時薑亦凡聽到外麵的剛纔最開始說話的男子開口道:“大哥你太多疑了,看著巷子裡屁都冇有一個,行了先撤了我可是要先去吃包子了。”

而那個高個子男子也並未說話而是在此走入小巷然後再一出牆根抬手拿起了一根紅色陣旗,然後也跟著之前的男主周出了小巷。

看到這一幕薑亦凡的心下終於算是送了一口大氣,然後當二人走後又在巷子裡呆了一碗茶的功夫才撤去了隔絕術,然後抬眼看了看那對兄弟消失的方向後,快步的從另外一個出口走了出去。

原本出來的挺早的薑亦凡經過這麼一折騰此刻已經到的上午。

走出小巷的他看著現在街道上已經陸陸續續的擺台做買賣的店鋪,心下也隻能歎氣。

順著大街朝著平民窟方向走著的薑亦凡忽然看到了拐角處一個賣包子的攤位,此時這個攤位上一個女童正在獨自一人的倒騰著比她還要高的包子蒸汽。

就在這時女童腳下踩著的凳子的腳就是一滑,這一刻眼見這剛落好的三屜包子就要跟著女童一起摔倒地上。

這一刻的薑亦凡身子就是一晃,然後一隻手住著女童的領子,另外一隻手一扶籠屜,就這樣女童與包子都未能掉到地上。

做完這一切後薑亦凡連忙左右環顧了一圈,幸好這條街道臨近貧民窟比較偏僻冇什麼人注意這裡發生的這一幕。

而這時剛纔嚇的閉上眼睛的女童才睜開了雙眼,當看到眼前這個大哥哥正一手拿扶著籠屜另外一隻手拎著自己便明白嗎什麼,連忙站起了身子對著薑亦凡開口道:“心下這位哥哥,剛纔出手救下了這幾籠包子。”

薑亦凡聽到女孩並未提及說謝謝自己救下她便好奇的問道;“你個小娃為什麼不謝謝我救了你而是先謝謝我救了包子。”

就在這是後麵衝忙的跑出來一個老漢,看到女孩在與薑亦凡交談著什麼便問道:“藍妞咋地了?”

這女孩藍妞則是對著老漢笑道:“爺爺剛纔藍妞上屜的時候腳下滑了差點將這幾屜包子摔了,是這位哥哥救下了包子,還有我。”

這老漢聽到藍妞的話後連忙對著薑亦凡抱拳笑道:“還要謝過小哥啊,救下在下的孫女。”

薑亦凡看到老漢的一瞬便察覺出此人也是個修士,而且成基中期的修為,但是此人身上應該是某種掩蓋氣息的法寶,如果不是薑亦凡的神識現在堪比化丹中期,還真的不一定能看的出來,如此修為在這裡賣包子,薑亦凡臉上眉頭一皺但是並未多說什麼直是抱拳道:“道友不必如此,我隻是路過這裡恰巧”

老漢聽到薑亦凡稱呼他為道友臉色就是一變然後也抱拳道:“不知道您貴姓,出身那個家族。”

薑亦凡看到老漢的身份被自己揭穿之後並冇異常而是跟自己盤起了道便笑道:“我姓薑跟著師傅在外麵苦修,這不是前天纔來到這島上,尋思呆上幾天便離開。”

老漢聽到姓薑便是一皺眉頭然後嚴肅道:“這個島最近要出大事,老弟還是不要在此島逗留,最好明天早上邊走,這現在這島裡龍蛇混雜而且還有大事要發現恐會害了小哥的性命。”

薑亦凡笑道:“哦原來是這樣啊,那還真的的謝謝您啊可以跟我說如此之多。”

老漢冇有在理會薑亦凡而是摸了摸藍妞的頭道:“繼續乾活吧,以後你的小哥哥們就要下礦了,不吃點東西的話這一天的體力活他們撐不下來。”

藍妞嗯了一聲後便繼續弄起了蒸籠,而此刻的薑亦凡也隻能搖了搖頭就打算轉身離開。

而就在這是一隻小手忽然抓在了他的一角。

薑亦凡回頭看去隻見藍妞正低著頭抓著他的衣角道:“哥哥謝謝你剛纔救了藍妞,這裡有幾個包子你拿著嚐嚐。”說話間隻見小女孩遞出了一幾個用紙包好的包子。

薑亦凡看著這個可愛的小女孩說道:“謝謝藍妞了包子哥哥就拿了下,下回要注意嘍。”

說完話後他伸手接過了女孩的包子,然後也用手摸了摸女孩的頭。

女孩看到薑亦凡拿走了包子便心滿意足的繼續乾起了活,而拿到了包子的薑亦凡也繼承朝著貧民窟走去。

進入了貧民窟後薑亦凡為了少惹不必要的麻煩隱去了身形飛快的穿梭在破敗的廢墟中。

不多時他便來到了昨天劉天琪帶著自己來到的那處破敗的門口,薑亦凡輕輕一開了破門後走向了後麵的屋子。

進入道屋中裡後,正看到王凱正在屋裡打拳,當看到走進來的薑亦凡後他便連忙喊道:“天琪快點起床了,咱師傅來了。”

這是薑亦凡扭頭看向此刻正在床上打坐的劉天琪,連忙上前對著王凱道:“這小子在練功咱先不要打擾他,剛纔我看你這套拳打的不錯啊。”

王凱笑道:“這是俺娘教給俺的,說是可以強身健體故而俺在很小的時候便開始打了。”

薑亦凡哦一聲後說道:“那你在給師傅我打一遍我看看。”

王凱聽到師傅要看自己打拳一下便興奮了起來,一把脫掉了上衣漏出了他那滿身是肌肉後,王凱便開始一點一點的打起這套拳。

薑亦凡站在旁邊看著王凱像模像樣的打這一招一式後笑道:“你這拳不錯啊,你會這麼好的拳法為什麼我遇到你們的那天你不用這套拳去打那倆混混?”

王凱撓了撓頭道:“俺娘從小便告訴我這套拳隻能在冇人的地方打,不能用他去打人,跟不能讓外人看到。”

薑亦凡笑道:“那你剛纔不是打給我看了嘛”

王凱認真的說道:“您是俺的師傅不是外人,您是俺的親人,娘說了不讓外人看,你不算!”

聽到這句話後薑亦凡的心裡忽然就是一暖,這還是的他來到東海後第一個稱呼他為親人的人,即便的在雲真麵前薑亦凡多少還有一分的提防,但是在這王凱的麵前他就真的如同他的親人一般。

這時候薑亦凡忽然開口道:“你這麼喜歡打拳我也教你一套拳法,你看好我隻打一便。”

說完之後薑亦凡便走到了屋子中央,這一刻王凱的眼睛瞪的如牛絲絲的盯著薑亦凡。

站在屋子中間的他慢慢的打起戒子虛影中的那套樸實無華的拳法。

他打的很慢力求冇一招每一式都讓這個王凱看的明白,一炷香後薑亦凡終於打完了這套拳法。

而此刻的王凱卻是如同傻了一般看著薑亦凡,半晌都冇說一句話。

薑亦凡看著王凱眉頭就是一皺,漫步走他麵前晃了晃雙手,發現此刻的王凱好似木頭的一般雙眼還在緊緊的盯著剛纔薑亦凡打拳的地方。

就在這是劉天琪也終於吐出了一口濁氣然後慢慢的睜開了雙眼。

當第一眼看到的了薑亦凡的時候他也是整個人便是一愣,然後馬上跳下床對著薑亦凡行禮道:“弟子劉天琪拜見師傅。”

薑亦凡看著反應如此大的劉天琪連忙阻止道:“下回可不能怎麼一驚一乍的,怎麼樣吃的丹藥在加上功法,你小子馬上就要養氣二層你 ”

劉天琪低頭道:“弟子愚笨目前隻是在一層巔峰,還冇有衝刺二層。”

薑亦凡點頭道:“萬事千萬不能急躁,你已經不錯了一天晚上便到了一層巔峰。”

劉天琪聽了薑亦凡的話後也是笑了笑道:“這憨子咋了師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