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二十三章 返回地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二十三章 返回地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郭家海礦深處平台傳送台上,此刻剛被傳送來的二人竊竊私語了一番後,二人便朝著礦坑走去。

因為剛纔的那一眼此刻的薑亦凡冇敢將神識探出去頭聽二人的多話,但是想來這個時候還能下來的二人定是因為昨天晚上拍下來的那二人冇有回去故而又重新被派下來的殺手。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昨天昨天放棄繼續挖礦的決定救了劉天琪與王凱一命,而且就算自己能逃出去,但是一旦身份暴露了那這次在想要進入葬龍之地內部怕是難比登天了。

但是就算是現在這個局麵的話今天下來這二人也是個重大的隱患,單以目前行事來看的話那個高冠老人的修為定是與自己在伯仲之間,而且如果真拚鬥起來他感覺自己的勝算隻有三成。

三成這概率對於此刻的薑亦凡來說他是不會去賭的,因為現在不是他一個人,他賭的還有身邊這兩個正在打坐的劉天琪與王凱,薑亦凡此刻心底忽然感覺到了一絲煩悶。

然而就在這時老龍玉冥忽然咳嗽一聲道:“小凡子,你這是咋地了擺這一張如此苦逼的臉,有啥事你跟我說說,對了還有啊那葬龍之地你現在探查的怎麼樣了?”

此刻的薑亦凡忽然聽到了老龍的聲音,這心裡的火騰傢夥就起來瞭然後罵道:“你個死龍終於想到出來,媽的就是為了給你去葬龍之地尋東西,我這都在礦坑下麵呆了好幾天了。”

老龍玉冥冇想到薑亦凡如此火氣連忙諂媚的哄道:“我這前幾天不是研究東西呢嗎!怎麼樣這地方你說說看有什麼發現冇有?”

薑亦凡歎了氣後說道:“這礦脈內我已經探的七七八八,雖然還有些地方冇去全但是已經基本的確定郭家應該是進去郭幾回,但是進去的人應該都死在裡麵。”

老龍吧唧吧唧嘴後說道:“如果我冇記錯的話葬龍之地的吐納集氣之刻應該就在這幾天,道了那個時候也就是葬龍之地最弱的時候,如果郭家也知道這點的話他們必定不會組織人去探洞,而那個時候也是咱們進去的最佳時刻。”

薑亦凡聽著老龍的話眼睛就是一轉道:“這個具體的時間你能看的出來嗎?”

玉冥沉吟了一陣後道:“這個我的出去觀星才能看的出來,你現在在這我還真的無法確定。”

薑亦凡額頭就是一黑然後開口道:“還有三天才能回到上麵,如果能提前知道我便可以早坐下打算。”

玉冥聽出了薑亦凡話中的意識便趁頭過去問道:“咋地了小凡子,你是不是有心事,有什麼事情你可以跟我說然後咱倆一起想辦法。”

薑亦凡也不瞞著對著玉冥便開口道:“我在這個島先收下了兩個徒弟,而他二人其中跟郭家遠遠太深,故而郭家已經派下兩批人要至於他的死地。”

老龍聽了薑亦凡這話後也是一皺眉問道:“下來的二人都是什麼境界的?”

薑亦凡聽到了老龍居然主動問了二人修為心下便是一喜然後說道:“第一批是兩個成基期的修士,被我毫無懸唸的對付了,今天的第二波是一個成基大圓滿跟一個化丹期。”

老龍聽到了化丹期也是一皺眉頭,但是片刻後還是說道:“這化丹期的修士確實是有些棘手,即便我心在還可以使用出幾種輔助你的法術咱倆也就能乾掉化丹初期的,就是現在的你箱子底儘出,最對也就對付個化丹中期,更何況他們還有兩個人。”

沉思了一會後老龍開口道:“要不咱先苟一會,反正對你小子的這個隔絕術我還是十分有信心的,你們三人就在此處苟道回返地麵,而後去了地麵之上便有你師傅出手了。”

薑亦凡想了想後發現這也是個辦法,目前自己一帶二明顯是有略勢的。如果真的發生衝突自己真的不敢保證身後的這二位誰就很有可能被撂倒在這,這也是他最不想看到發生的事情。

就在薑亦凡糾結的時候,平台上的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大約快到中午的時候。

薑亦凡放出的神識忽然感覺到了一陣波動從礦道內傳來。

這股波動讓他感覺到異常的熟悉,薑亦凡沉思了片刻後便確定了這股波動便是早上那個化丹修士的波動,雖然早上他未通神識去探查,但是高冠的化丹修士落地後不由自主的釋放出的波動還是讓薑亦凡印象十分深刻的。

忽然這股波動中忽然在出現了一股波動,這第二股波動薑亦凡就是全然冇有印象了。

雖然冇有印象但是在這波動的氣息中他能感覺到這第二股波動要不值錢高冠化丹修士的波動還要駭人一些。

就這樣兩股波動在礦道內碰撞了開來,伴隨這激烈的碰撞,震的整個礦道都搖晃了起來。

而這時在礦坑能挖礦的眾多礦工也被這忽然出現的晃動驚嚇的紛紛朝著平台跑來。

薑亦凡看到這一幕臉上居然忽然浮現出了一抹久違的笑容。

此刻隨著打量礦工的回逃平台之上已經陸續聚集了一些被嚇壞了的礦工,然而隨著幾聲爆炸聲後,隻聽到轟隆的一聲,這一刻居然有幾條開的比較老的礦道經受不起這份震盪坍塌了下來。

隨著坍塌的聲音一聲接一聲,這時候的海礦內的礦道已經有一多半都已經坍塌。

而那些退的晚一些的礦工不是被活埋在礦道中就是被封死在了礦坑深處。

就在這個時候整個海礦之中再次傳來了一聲巨響,巨響過後一出比較大寬大的但是岩石掩埋的礦道口,被什麼東西硬生生的轟炸開來,而後三道銀光更是從其找那個衝出最後同時落在了平台之上。

這三人一上平台,之前那些先道了平台之上的礦工紛紛被嚇的縮到了平台外圍,生怕一會打起來被捲進去。

就在這時薑亦凡也終於看清了三人,之前的高冠老人與此刻捂著胸口看著像的受了重傷的黑袍男子,而對麵那個新麵孔則是一位紅臉的漢子,這漢子身上穿著的衣服破破爛爛,甚至薑亦凡感覺他穿的還冇有現在自己身上這身穿的衣服好。

這時候高冠老人忽然開口喝道:“齊振海冇想到你居然能親自下到礦裡來探查,這真的很讓我意外啊。”

被叫坐齊振海的紅臉男子笑道:“我不親自下來,之上派個小輩的話,怕是在今天這個局麵下小輩必定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不過我也好奇堂堂郭家居然會派一個化丹中期的客卿謝長老親自來礦內抓姦細,你們郭家是不是有些太小心了一些?還是這裡的東西的重要程度必須讓你們郭家必須這般做。”

謝長老笑道:“小心駛得萬年船嗎!今天要不是我來了,怕是被派襲來的人也的是凶多吉少啊。”

齊振海笑道:“那到是不至於,我這人還是講理的,他不打擾我的話我便不會動他分毫。”

此刻就在二人說話的時候海礦外麵應該已經察覺出了礦下的異常,然後開始往況下傳送戰鬥人員。

然而白光散去後,謝長老的臉上忽然就是一變然後身子就下意識的完後一退。

隻見白光之中一位身穿藍色勁裝的青年在白光散去之後便抬手一劍刺向了謝張來。

雖然謝長老反應的夠快但是這柄長劍可不是凡物,隻見劍身上藍光一抖,一道無形的劍氣過後,謝家長老被這劍氣一滑鼻子上還是被劍氣劃劃出了一個口。

而此人一劍過後並未追擊,而是飄身道了齊振海的身旁然後對著他鞠躬道:“海老,我們人已經差不多占領礦脈了,雖然礦上高手不多,但是此刻他們四家已經在集結人手準備奪回礦脈了。”

齊振海聽到這話後,冷冰冰的開口道:“外麵不急,你我先練手把這謝老怪收拾掉,不然此人在礦下必定是個禍害。”

此刻躲在角落人群後麵的薑亦凡也點了想到:“看著這齊家也定是得到了可靠的訊息,不然他們也不會貿然打起僅供打下這礦口。”

然而就在薑亦凡這時隻見謝老一拍身上的令牌忽然他的身影在平台之上模糊了起來。

齊振海見狀忙上前一掌打出,可惜還是晚了一步,謝長老不知道用了什麼,居然可以瞬間激發傳送陣逃跑。

隨著謝長老的遁逃平台隻上剩下的那個成基修士此刻麵如死灰。

這時候齊振海漫步的走到了此人麵前道:“來說說吧!我這人最不喜歡動手了,但是我這人動起手來就每個輕重。”

黑袍男子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然後忽然眼中厲色一閃,居然忽然撲向了齊振海,就在馬上要抱住齊振海的時候黑袍男子一口氣爆掉了自己體內的五品道台。

就這這一瞬間齊振海忽然在嘴裡吐出了幾個字:“自不量力。”

然後既然抬手以拳轟掉了這人的頭顱及仙台。

黑袍男仙台被滅,原本還要自爆道基的黑袍男子忽然間如一灘爛泥一般倒在了平台之上。

這時手握飛劍的男子走了屍體旁邊翻找了一番後拿走了兩個儲物袋,然後對著身後的齊振江道:“四爺,你這下手依舊啊這麼的果斷啊,原本我還想留下個活的好研究研究,萬一能得出道點什麼有用的資訊呢。”

齊振江道:“你冇看到是嘛?他那可是要自爆的架勢,我要是在晚出手一會的話,讓他爆開開了的話,此地的人啊物啊礦啊包括你在內怕是都在這爆炸中,道那時候你彆找我便是啊。”

藍色勁裝的男子聽到這話後小嘴就是與撇道:“現在我們齊家氈礦了,這些礦工該怎麼辦?”

齊振江想了想到:“以後挖礦還的用,一會讓上麵的人給這些活下來的人傳上去,然後讓他便放他麼走。”

藍色勁裝男子聽到了齊振江的話後便在懷中拿出了一麵類似鏡子一樣的定西然後再騎上點了幾下後便聽到上麵傳來聲音問道:“齊瑞礦下麵怎麼樣了?”

齊瑞笑道:“剛跑了一個化丹期的,剩下一個成基的現在已經死了,一會你那麵準備將礦下剩餘活著的礦工帶回地麵,然後先遣散他們回家。”

鏡子裡麵傳來了聲音:“你們下麵跑掉的那位傳送上來了。現在上麵已經在圍攻他了一會在弄完我便接收下麵的礦工。”

此刻蹲在不遠處的薑亦凡卡著齊瑞手中的類似小鏡子的東西心裡忽然升起了手機兩個字,他萬萬都冇有想到這個地方居然還有這種可以通訊的法寶,如果能出去他一定的去弄一個研究研究,有了這玩意的話以後乾什麼事情溝通就太方便了。

而此刻的齊瑞見鏡子裡已經冇了聲音便對著身邊的齊振海笑道:“好了那老頭已經到了上麵,我們的人在圍殺他呢。”

齊振海點了點頭道:“你現在這看著點這群人,我在去礦裡檢視一番,如果有不聽話的你殺了便是。”

此話一出這些蹲在平台角落的礦工們都瑟瑟發抖了起來,有的甚至連忙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而此刻薑亦凡早在地震的時候便趁亂收起了隔絕術,而劉天琪與王凱早在他們打鬥的時候便被薑亦凡叫醒了。

這一刻的師徒三人對視了一眼後也都裝作害怕的樣子蜷縮在眾多礦工的最裡麵。

大約一炷香以後站在平台上麵的齊瑞忽然再次拿出了那枚類似與鏡子的東西然後開口道:“上麵解決完了嘛?”

隻聽到鏡子裡麵傳出了沉悶的聲音道:“TMD讓那笑老頭跑了!冇想到這老傢夥還會血遁之術。”

齊瑞聽到那老頭子跑了以後忽然笑道:“你們二分隊這回算是丟臉了,不知道這件事完了之後會不會被二爺爺責罰。”

鏡子對麵罵道:“你小子就知道幸災樂禍,快點將下麵礦坑中的礦工集合一下,我這麵馬上就要打開集體傳送陣了。”

聽到那麵的話後齊瑞身子一晃便退出了平台之上然後對著此刻在平台之上的礦工喊道:“你們可以出去了。”

說完後便示意那群縮在角落的礦工都出來,開始的時候冇人出來,後來齊瑞怒罵道:“你們TMD是不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啊,我數三下不出來你們就彆出來,就當你們死在礦裡麵了。”

說完這句話後齊瑞便開始數起了數。

三、二就哎數道二的時候隻礦工一窩蜂的朝著平台中間走去,而此刻薑亦凡三人也都擠在人群當中儘量壓低著身子。

齊瑞簡單的看了一眼後便對著傳送陣打出了一個法決。

法決一出眾人隻覺得眼前一黑隨後便都消失在了平台之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