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三十六章 齊家與郭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三十六章 齊家與郭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巨石頭城中的祭台之上,雲真在觸碰到了石頭的瞬間便感覺這黑暗之中忽然升起了一股殺氣。

隨他便下意識的朝著身後看去。

就在這一瞬雲真隻覺得剛纔他好像看到了六點紅芒一閃而過,隨即便在此消失在了黑暗中。

這股紅芒的出現讓雲真此刻的心裡升起了一絲不好的預感,於是他連忙貼著石頭摸索了起來。

而此刻的薑亦凡卻在努力的一拳一拳的捶打著巨石頭,十幾拳後薑亦凡明顯感覺這條隻有半米長的裂縫在此被他打開了不少。

但是哈冇等他開心一會,忽然就感覺起四周好似圍上來一群什麼東西,因為看不清東西薑亦凡隻是感覺四周忽然多出了無數的手抓向了自己。

這一幕發現的突然,薑亦凡居然險些被這背後的巨力拉倒到地上,身子被拉的晃動了半天的薑亦終於冇忍住嗎,掄起拳頭便是一頓亂打,事實證明在這個時候王八拳的威力往往要大於彆的拳法。

一碗茶的功法站在原地一頓瞎掄的薑亦凡終於停止的王八拳,努力的探出神識在身外探查了一圈後,薑亦凡連忙大步的走回巨石裂縫處,繼續一拳一拳的打起了裂縫。

然而在此刻,他忽然感覺到了一股微弱的神識正在朝著這個方向傳來。

就在其接收道神識的時候,一股莫名的危機感也在薑亦凡的心底升起,這回的感覺十分的強烈,此刻的薑亦凡就感覺正在有無數雙眼睛盯著自己一般,而後神識裡麵也傳出了雲真的聲音:“小心此刻應該我的在外麵佈置的劍陣已經被破,摻雜在殭屍群中的陰祝應該也混了進來,而且這怪物好像可以準確的定下我們的位置切記小心。”

薑亦凡聽完了雲真的話後腦中忽然浮現出了之前在泥潭處看到的那十幾隻正在覓食的陰祝心裡就是一陣反胃。但是目前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的話薑亦凡現在首要的事情還是想儘一切辦法將這巨大的石頭的裂縫擴開,因為這好像是他們師徒此刻唯一的一條出路。

想到這裡薑亦凡也顧不得彆的,直接向前小跑了兩步走揮舞起拳頭繼續一拳一拳的砸在裂縫處。

可是就在這時候,在他西南的方向好像忽然飛過來什麼。

他下意識的身子就是一斜,但是這一瞬間他好像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於是就在他側身的瞬間薑亦凡的手朝著飛來東西上探伸手一探。

這一探之下他的手上頓時傳來了一股布料的感覺,這一刻他的腦海裡瞬間想到了師傅雲真。

於是隻見他二話不說觸碰道布料的手掌就是一抓,然後薑亦凡的另外一隻手也隨即跟了上去一把抓穩了雲真的身體後,自己腳下就是一用力居然硬生生的給雲真接停在了空中。

而此刻被打飛的雲真也被這突然的截胡搞了一愣,但是感覺到了自己熟悉的氣息後便也放下了心來,隨即也是一個翻身與薑亦凡站在一起。

在這漆黑的地方這師徒二人終於團聚了。

元真站穩身子後傳音道:“臭小子巨石打的怎麼樣了?”

薑亦凡回道:“如果布出意外的話還需要十幾拳吧。”

就在薑亦凡傳音的瞬間,隻見在這片漆黑中忽然冒出了數十隻紅燦燦的眼睛,這些眼睛如同黑夜中國的幽靈一般上下飄動著。

這時的雲真馬上傳音道:“看來這些畜生都進來了,你小子去快打通巨石頭,不然咱倆都是在城裡成為這玩意的晚飯。”

聽到了雲真的話後薑亦凡也顧不得許多直接轉身朝著巨石頭跑去,也不知道是因為太過漆黑還是因為太過心急,才邁了幾步的薑亦凡居然一頭撞在了巨石上,這一下磕的他眼前就是一花跌坐在地上。

然而就在他跌坐的瞬間,隻感覺有什麼東西嗖一下貼著他的頭皮飛了過去。

這一幕嚇的身子往旁邊就是一側然後一拳朝著飛過去的地方打去。

這一拳下去薑亦凡已經用處了全力,隻感覺一股黏糊糊的東西被他這一拳擊碎在了巨石頭之上。

因為他黑他也懶的管這些了,直接在此揮舞拳頭朝著這樣點瘋狂的落拳。

隨著薑亦凡的移動,不遠處的那些紅點也開始飛速的靠近了過來,元真看著漸漸跟進的陰祝,身子也是猛的往後一躍,然後手中忽然多了一根絲線,這絲線被他往空中以拋,隻見絲線瞬間分化成了千萬條,固定在了空中。

就在雲真穩定了絲線的瞬間,那數十顆紅點居然真的被點在當場,暫時無法前進半步。

而此刻的薑亦凡已經猛然的打出了數十拳後,回頭連忙對著雲真傳音道;“差不多了師傅,等過來我們最後合擊便可以打出破。”

此刻的雲真聽到了薑亦凡的傳音後也是忙轉頭朝後飛奔而去,此刻的薑亦凡為了不讓雲真也磕到石頭在他衝過來的時候用手擋了他一下後便示意他道了。

雲真也不墨跡直接抬手就是一拳轟出,而此刻的薑亦凡也隨後跟上了一拳。

在這一瞬間漆黑之中終於有了一絲的光明,雲真看到光明的瞬間便直接一腳將身旁的薑亦凡踢了進去。

此刻的薑亦凡還冇反應過來便被踢進了巨石之中,還真如他們所料這裡的麵是一處空心的空間,薑亦凡被踢進去後因為雲真太過用力居然直接來了個狗吃屎的動作,隨後雲真也一個貓腰鑽了進來,然後憑藉和微弱的光看清此刻薑亦凡笑道:“你這是乾什麼呢,我的怪徒兒。”

這時候的薑亦凡也發現了問題連忙怕了起來。

然後就在二人說話的時候,一根漆黑的舌頭嗖的一聲朝著薑亦凡射去,此刻剛剛爬起的他根本冇有留意這一下。

就在這舌頭馬上便要吸到薑亦凡身上的瞬間,再其身後的雲真身前星光一閃,然後一柄七星劍將這跟黑漆漆的舌頭攔腰斬斷。

但是就在這時,又是嗖嗖兩聲輕響,這次的兩根舌頭不是朝著薑亦凡射去,而是朝著雲真射來。

剛斬斷了一根舌頭的雲真身子就是一扭,射向他頭部的那根舌頭重重的射在了一塊大石頭上,雖然躲過了一根但是第二根卻還是重重的吸到了雲真的後背處。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二話不說手中藍光一閃,水藍色長劍瞬間被祭出,然後便重重的砍在了舌頭上。

隨著薑亦凡的砍下吸附在雲真後背的舌頭被其應聲砍斷,但是吸附在雲真身上的那段舌頭卻並未脫落。

被射中的雲真扭頭看了一眼滿是紅芒的洞口馬上開口喊道:“走!不要跟著陰祝糾纏,我們先下去在說彆的。”

薑亦凡扶著雲真來到了光亮的洞口,然後朝著光亮一躍而下。

剛跳下去幾米二人半落到了一處類似於滑道的地方,此刻二人耳邊跟是傳來涓涓流水的聲音,就這樣二人在這水滑道上滑行了足足一炷香的時候在被拋入了一處地下河中。

被拋入湍流的河水中後薑亦凡拚命的抱住雲真一點點的遊上了一旁的淺灘。

坐在淺灘上後薑亦凡吐了一口水後便推了推身邊的雲真道:“師傅,你說你在海邊長大的人水性還冇我好,你這些年都是怎麼混的呢?”

說完這話的薑亦凡瞪一會後發現雲真冇有回答自己,心下就是要荒,然後連忙將雲真翻了過來,對著他的胸口連續按了幾下胸口。發現並冇有什麼反應翻到來到雲真的麵色有些發黑。

這時候薑亦凡忽然想起來在隨後的時候一根黑漆漆的舌頭吸附上了雲真的後背。

於是此刻的薑亦凡荒亂的將雲真的身子反轉了過來。

果不其然雖然那根黑色的舌頭已經被水滑梯甩掉,但是此刻雲真的後背的傷口上已經一片漆黑。

薑亦凡二話不說直接撕開了雲真的衣服,這一眼看去薑亦凡倒吸了一口涼氣,隻見雲真被舌頭吸住的後背上此刻居然長出了一個黑色肉瘤,而且這肉瘤居然還在蠕動著。

就算薑亦凡在如何也是第一此看到這個場麵,但是看了看身邊的雲真薑亦凡隻能將心一橫,先是反手拿出了兩顆綠色的丹藥,餵給了昏迷的雲真,然後反手拿出了水藍色飛劍將其縮小成手掌大小後,薑亦凡開始幫雲真處理背後的傷口。

水藍色飛劍本就鋒利無比,薑亦凡小心的在貼近雲真皮膚的位置一點點的他背後的那個蠕動的膿包切割了下來。

隨著藍光一閃後,黑色的肉瘤終於被薑亦凡切了下來,隨著肉瘤被切下,裡麵居然爬出了一隻黑紅色的小蜘蛛,薑亦凡看到這隻黑色的蜘蛛心下就是一煩人,就要將其丟到地上一腳踩死,但是他忽然想到,也許這蜘蛛身上會有解毒的東西隻見他隨後拿出了一個玉瓶子將這隻小蜘蛛丟入其中後又將小瓶子收了起來。

收起了蜘蛛後,薑亦凡看著此刻雲真後背,已經開始從其傷口往外擴散了老大一片黑,薑亦凡也隻能將在此拿起的水藍匕首慢慢的將雲真後背的傷害再出處理了一下,最後直到傷口流出鮮紅色血液後薑亦凡才長出了一口氣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地下洞穴之內冇有時間關鍵,也不知道郭了多久雲真終於睜開了雙眼,然後發現自己背後好像被人用什麼東西包紮過了一番。

這是在一旁打坐的薑亦凡感覺了道動靜也睜開了雙眼,然後對著雲真笑道:“師傅你終於醒了,你現在感覺身子怎麼樣?”

雲真坐起了身子然後盤膝打坐了一會後點了點頭道:“還算可以,我是怎麼昏迷了?”

薑亦凡摸了摸下巴後,便將他攙扶這雲真跳下來的事情說了一便,之後便是他後背的那處傷。

雲真真的聽著薑亦凡講述笑道:“冇想到這個陰祝居然如此的狠毒,隻是片刻他居然便在我身上產下了一枚卵,不隻是這我剛纔運功的時候發現我的體內好現在應該還有某種毒素殘留,雖然不多但是還是很麻煩,隻能等出去了以後在想辦法解毒了,對了你講那隻小蜘蛛給我看拿給我看看。”

薑亦凡聽到雲真的話後反手拿出了一個透明的小瓶,瓶子裡麵是一隻背生有一個鬼臉的紅色小蜘蛛,當看到有人看它的時候,這隻蜘蛛居然對著雲真發出了吱吱吱的聲音。

雲真看著這個小傢夥後便先到:“冇想到了此蜘蛛如此之小便具有瞭如此強的攻擊性。”

薑亦凡點頭道:“這個小傢夥師傅留下吧也許以後對弄解藥什麼的有所幫助。”

雲真聽到了薑亦凡的這話夠也不矯情反手便收了玉瓶然問道:“我昏迷這幾天你打探這附近嗎?”

薑亦凡搖搖頭道:“師傅一隻在昏迷,徒兒我冇敢離開,怕在這地下河旁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在出現什麼古怪的,危機到混你中師傅的安慰。有什麼更厲害的生物對昏迷中的師傅下毒手。”

雲真點了點頭道:“不去也就不去了,我們嗯在此地發現了地下河,其實我們隻要一直按著地下河應該便能找到出口。”

薑亦凡點頭道:“師傅還需要休息休息嗎?後麵的路我們並不著急。”

雲真先是站起了身子四下活動了一番後笑道:“我看現在應該冇有大事情了。但是經過了這事之後的我們師徒二人也是該休息一下了。

目前從現在來看,現在的我們應該是徹底的跟郭家走撒,而且現在根據我們之前得到的地圖來看這跳河上麵根本就冇有標註,也就是說我們之後的路是嶄新的。”

說道這裡薑亦凡也拿出了那張地圖看了半天後說道:“其實也還好,如果按照他們之前走的路線一路過去真的要兩手空空了。”

雲真笑道:“這段時間你也累了,反正我也已經醒了那你也好好休息一下吧,兩個時辰後我們便出發,這兩個時辰你誰上一覺活著盤膝吸納幾個周天。”

薑亦凡聽到了雲真的話後點了點後便開始閉目養神了起來,而此刻的雲真也開始嘗試第一次運功逼毒。

一個時辰後雲真忽然張嘴吐出了一口黏糊糊的黑色液體,雖然雲真已經很是小心但是他還是驚動了薑亦凡。

薑亦凡看到了吐出黑血的雲真便開口問道:“師傅這是?”

雲真拜了拜手後笑道:“方向這一口是我逼出來的蜘蛛毒液,萬萬冇想到這陰祝的毒居然如此厲害。”

薑亦凡反手拿出了個水袋遞給了雲真道:“這一口吐出來後師傅體內還有殘留了多少毒素?”

雲真皺眉想了一會後開口道:“大約一層左右吧,冇事這一層我自己可以強行壓製住放心吧。”說完話後雲真仰頭將水倒入口中輕漱了幾下後便吐在了一旁。

然後在此仰頭大口的喝了幾口後,便將水袋遞迴給了薑亦凡道:“還有一個時辰,你要儘快將自己調整到巔峰狀態哦。”

薑亦凡看看來雲真一眼後點了點頭,片刻後這師徒二人又在一次雙雙進入了打坐之中。

時間飛逝,伴隨這涓涓溪水之聲薑亦凡率先睜開了雙眼,經過這兩個時辰的打坐後,現在的他終於在此回到了巔峰的狀態。

就在薑亦凡站起的時候,雲真也證卡了雙眼,但是他的臉上依舊帶一抹黑氣,而且看上比要進來的時候瘦了好多。

薑亦凡看到這樣的雲真心下關心道:“師傅你這樣真的可以嗎,用不用在休息休息?”

雲真拜了拜手道:“我現在很好就算在就係一年也就是這樣了,反道是探查這葬龍之地纔是迫在眉睫的。”

薑亦凡看著此刻雲真已經鐵了心便也不在說些什麼,隻是率先在前麵探路。

雲真看到薑亦凡率先去探路也冇多說什麼,隻是緊緊的跟在其身後。

就這樣師徒二人沿著這條地下河往其下遊走去,這條地下河要遠比薑亦凡想象的要小很多,雖然水流還算湍急但是明細感覺有認為開鑿郭的痕跡。

就在二人順流而下的時候,此刻在一處殘破的大殿深淵的兩側齊家的齊家這次進入葬龍之地的眾人終於與郭家剩下的人在此地碰頭了。

此時此刻兩家之人都隔著深淵互相打量著對方。

跟著郭家一起進圖葬龍之地的各小家族的組成二十人的隊伍現在卻隻剩下九人,而麵對嗎這對麵的齊家此刻還剩的十四人的隊伍,郭家在這第一回合便已經出現了失敗的預兆。

這時候齊家的一位身穿藍色長袍的老者笑嘻嘻的對著對麵的郭京浩開口道:“我說老郭啊冇想到這趟下來居然是你親自帶隊啊,哎呦喂還剩下九人剩下的都是精英嘛!不錯不錯啊!”

郭京浩聽道了藍色長袍老者的挖苦後臉皮不由自主的抽動一下後黑著臉說道:“你們齊家這回居然不是齊震那老鬼帶隊,怎麼了他是不是也知道自己老了應該退位讓賢了?”

藍色長袍的老者聽道了郭京浩的話後臉色也是一變後冷哼了一聲道:“對方你們區區郭家還用不上震雷老祖親自出手,小魚小蝦由我齊磊便可以收拾的乾乾淨淨。”

郭京浩聽到齊磊的話後也是大袖一甩道:“那咱們就後麵走著瞧希望走到最後的時候你們齊家不要讓我們失望纔是。”

而齊磊則是眯著眼睛笑道:“那你最好祈禱一下不要再後麵的路上遇到我們,否則你們郭家必定是無法走道最後的。”

聽著互相帶隊之人放出是狠話,雙方的氣氛瞬間便變的劍拔弩張了起來。

然後就在這時中心的深淵之中忽然傳來一聲低沉的吼叫,然後一道黑影衝出了幽暗的深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