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三十七章 齊家鬥飛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三十七章 齊家鬥飛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隨著山洞內的一陣搖晃,漆黑的深淵中忽然噴出了一股綠色的煙塵。

此刻還在站在兩邊互相對視的齊家與郭家的人,被這忽然噴出的綠色煙塵嚇的就是一驚。

郭京浩看到這噴出的綠氣後直接拉著郭家剩下的三人扭頭就跑,而此刻跟在他身後的幾個其他家族的人看到了郭京浩這一舉動,都在心裡暗罵了兩句後也跟著郭京浩朝著後麵的山洞內跑去。

而對麵的齊家因為是在上風口處,帶隊的齊磊並冇有如郭京浩一般見事不好直接就跑而是帶著眾人往後退了幾步後,靜靜的看著這團此刻越加濃鬱的綠色霧氣。

此刻齊磊身後的一個微胖的男子小聲的在他耳邊說道:“五爺,咱還在這裡等什麼呢?你看對麵那個郭家的老犢子都跑了。”

齊磊側頭看了一眼這個微胖男子後笑道:“你小子懂什麼,聽著剛纔的吼叫此裂縫下定有納嬰期的妖獸,在根據此獸放出的毒團來看,這獸應該是納嬰後期左右的修為,如果這趟下來能擊殺了此獸拿到它的妖丹也算是我不虛此行。”

那小胖子聽到了齊磊的話後也連忙賠笑道:“五爺說的極是,現在我們這些人滅掉此獸簡直的易如反掌一般,我在這就先祝賀五爺爺得到八品妖獸內丹。”

起磊聽著身邊男子的恭維的話臉上也漏出了一絲微笑,然後就在這時隻見那團綠色的霧團忽然砰的一聲爆開了,濃密的霧氣瞬間朝著空間內飄去。

這一刻隻見齊磊單手一揮,此刻處在上風口的眾人,隨著這勢大力猛的一扇過後,濃鬱的綠色煙塵居然朝著對麵的通道翻卷而去。

隨著綠煙的散去,此刻深淵下方在此發出了一聲吼叫,隨後便是一陣陰風從深淵深處吹來,然後在場的眾人瞬間便味道了一股刺鼻的腥臭之味。

味道一出幾個年輕一些修士瞬間便皺起了眉頭,而幾個納嬰修士則是麵不改色的瞬間封閉了口鼻然後運轉起了內息。

此刻伴隨著腥氣一條數十丈的巨大舌頭慢慢的從深淵中探了上來。

齊磊在看到這蛇的瞬間眉頭就是一眯,然後開口道:“所有化丹以下的修士全部進入上麵的坑道之中不準出來,剩下化丹期的修士以上的修士在平台之上分散站位。”

剛纔還看似輕鬆的齊磊此刻忽然便的嚴厲的發好著命令讓在場的說有人心下就是一驚,要知道他們這位五爺爺是出了名的貧,平日還喜歡小輩拍他的馬屁,故而平日他都是一幅嬉皮笑臉的示人,但是如今在他看到這蛇頭後居然如臨大敵一般嚴厲的發出了命令,那便證明此蛇定是已經超出了他的預計。

聽到紛紛的齊家眾人迅速的按照吩咐移動了起來,其中有三人直接躲入了上麵通道之內,而台子上剩下的十幾人更是紛紛兩處了自己的兵器。

此刻這隻巨大的舌頭緩緩的吐了吐蛇信子後居然在他兩腮旁邊嘭的一聲張來一對蛇翅,而在這些蛇翅下麵居然探出了數隻小蛇的蛇頭看向了平台上的眾人。

這時齊磊開口道:“成文準備佈陣。”

此話一出隻見一個站在齊磊身後的儒生模樣的中年人,反手拿出了六杆陣旗,對著十幾人的四週一甩之後手中法決一起,齊人眾人的身外忽然出現了一張金色的光罩將眾人護在了其中。

做完這一切後的齊成文在反手拿出了一塊中品元靈石將其餘一杆紅色的小旗一同插在了地上。

隨著陣心的落下整個金色的光罩之上更是金光大勝。

而對麵的蛇頭看到這個金色光罩之後在此發出了一聲嘶吼,然後蛇翅下忽然躍出了密密麻麻的小蛇。

此刻的山洞之中如同下起了一場蛇雨一般,一條一條各色的小蛇密密麻麻的趴在金色光罩之上。

女子生來便怕蛇蟲,即便她是修士也不例外,正當小蛇爬滿罩在的瞬間,站在光罩之中的三位女子中的一個粉色羅裙的女子被這密密麻麻的場麵嚇的當場尖叫了起來,而她旁邊的另外一位老婦人則是連忙走過去將這位女子抱住再起耳邊安慰著什麼。

跟她正相反的是一位一身紅衣服的女子,隻見他正饒有興致的看著頭上的小蛇,隨後居然抬手對著外麵的小蛇揮出了一掌,這一掌打出元氣直接透過陣法而出,隻見他上麵的那群五彩斑斕的小蛇瞬間被打了一片肉泥。

這一刻站在陣法的眾人才陸續回過神來,隻見眾人紛紛揮舞這隻見的法器斬殺著早已爬滿了罩子的小蛇。

小蛇雖多但是齊家的人也不少,一番單方向的斬殺之後此刻平台旗陣上麵已經滿是一片血肉模糊的死蛇血肉。

這一刻深淵中的那隻巨蛇的巨大瞳孔猛的就是一縮,然後一隻居然的蛇頭便朝著罩子砸去。

山洞之中傳出了一聲轟隆的巨響之後,隻見一隻大蛇有此刻正種種的砸在了金色法陣之上,這巨大的衝擊力讓旗陣的罩子上的金光都顫抖了一下。

眼看了一擊未成的巨蛇甩動著的巨大的蛇頭朝著金色罩子在次砸去。

這一刻齊磊看著二次砸來的巨蛇眼中厲色一閃,隻見他的身子猛的衝出了旗陣然後單手在空氣中一抓,一枚金色的沙粒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的手中,然後齊磊猛的一抬手將這沙粒打向了巨蛇。

這一刻巨蛇龐大的身子忽然放棄了下砸的動作,而是猛的將蛇頭往旁邊一歪居然巧妙的躲過了齊磊的這一擊。

隻見這枚金色沙粒在打入旁邊石洞的時候居然深深的穿入了牆壁之中,此刻在想找在一家找不到。

巨蛇雖然躲過了剛纔金色石粒的一擊,但是自己的整個蛇頭下麵的蛇腹部分卻完全暴露給了下麵的齊家眾人。

這一刻雖然齊磊不一擊發出了一擊不力在發動第二擊,但是下麵還有眾多的納嬰修士,隻要有人現在出現補刀,定會給這巨獸造成不小的傷害。

可是這一刻時間如同禁止了一般,在金色光罩的中眾人居然冇有一人躍出補刀。

時間在一秒一秒的過去,眼看著巨蛇後仰的姿勢已經有了回彈之力。

這是就聽到一聲清脆的女聲說道:“劍來。”

隨著清脆的女聲響起之後,便聽到了一聲如同怒龍出山一般的長劍出鞘之聲,這一顆一抹紅霞飛出了旗陣。而跟在旗陣後麵的是一柄同樣火紅的長劍。

這一人一劍瞬間照亮了整個山洞,隻見紅衣女子單手輕捂上了紅色長劍之後,一股肅殺之意猛的從其身上散出,隨後隻見一道紅芒過後空中瞬間飄起了一抹深綠色的血跡。

之前那雪白的蛇腹此刻被這火紅的一劍劈了個的二次後仰。

估計就連巨蛇自己都冇想到這一劍會打出這個效果。

隻見居然的蛇頭被這一劍劈的在此往倒去,紅衣服女子手中火紅長劍在此抬起,隻見劍身之上赤芒一閃一跳栩栩如生的火鳳在起身後化形而出,隨後火鳳更是透劍而出朝著剛纔被劈爛的蛇腹轟殺而去。

火鳳帶著炙熱的氣息舞動這翅膀朝著巨蛇飛去,然而就在這時一股水藍色的罩子忽然出現在了巨蛇的體表處。

在場的眾人隻聽到滋啦一聲巨響,那條勢如破竹的火鳳居然冇有破開這巨蛇體外的水罩子。

這首齊磊也終於轉過了身子,隻見他朝著巨蛇藍色的腹部打出了一團金色的沙粒。

隨著沙粒的甩出,這時齊磊的身子也朝著正與低頭的巨蛇衝去。

眼看著沙粒就要打在巨蛇的時候,詭異的一幕出現了,隻見巨蛇的身子忽然猛然縮小了數倍,隨著縮小他的舌頭也瞬間便扭了回來。

這一幕太過突然,此刻身子正在下落的紅衣女子看到這一幕也是眉頭一皺,然後趁著小蛇變小的瞬間,他手中長劍在起,身子更是猛的朝著數米大小的小蛇衝去。

這時隻見那條小蛇眼中忽然漏出了一道驚芒,隻見他的北部忽然展開了一張紅色的羽翼,然後其速度忽然暴漲了數倍。

在場的眾人隻感覺道一道綠芒閃過,然後這條蛇已經躲過了剛纔齊磊丟出了數枚金沙,然後眼中凶芒一閃改變點了方向朝著紅衣服女子衝去。

就這樣二人在空中殺到了一處,紅衣服女子的火長劍朝著飛蛇的頭部狠狠的劈下,而這小蛇則是甩出尾巴朝著紅衣服女子的腹部撞去。

隻聽到噹的一聲輕響,這柄靈寶紅劍居然冇有看破飛蛇的鱗片,但是飛蛇的尾巴卻是重重的打在紅衣服女子的肚子上,這一刻紅衣服女子的身子如同嗖的一聲朝著深淵飛去。

就在這是一男一女兩人忽然同時衝出旗陣,女子懷中擺著一柄劍鞘衝向了紅衣服女子,而男子則是衝向了此刻打算繼續攻擊紅衣服女子的飛蛇。

然而就在這時一隻處於被動的齊磊忽然爆喝了一聲,然後隻見齊身子外麵忽然生出了一成淡黃色的元氣,此氣一出就連之下麵追擊女子的飛蛇都頓感不妙,但是看著此刻近在眼前的紅衣服女子跟現在脖子上還隱隱作痛的劍傷。

飛蛇眼中精光一閃,也顧不得其他而是繼續朝著紅衣服女子衝去。

此刻強壯男子已經撲到了小蛇麵前,隻見他張開雙手看樣子想用自己的身子擋住飛蛇,但是此刻的飛蛇怎麼能讓他得逞,隻見他身子外麵瞬間浮現出了一層水氣然後頭也不回的朝著壯漢胸口衝去。

隻聽到一聲清脆的骨裂聲,一個化丹期的修士居然被這小蛇直接從串了胸口。

衝過了男子胸口的小蛇發現此刻還是被紅衣服女子拉開了些許的距離,而在起身後急速飛來的齊磊則是在漸漸的逼近。

隻見這時的飛蛇猛的一個轉身然後再轉身的時候兩條綠色的小蛇甩向了正在下落的兩名女子。

此刻抱著劍鞘的女子隻覺的眼前一晃,隨後便感覺到手臂一痛,然後她趕緊衝著痛的地方看去,隻見一隻小蛇此刻正一口咬在了啊的小臂之上,抱著劍鞘的女子猛的將小蛇打飛,然後照著紅衣服女子身上看去,隻見一隻同樣的小蛇此刻也正咬在了紅衣服女子的肩膀處。

看到這一幕的女子在此抬手朝著蛇打去,就然而就在打飛小蛇之後他瞬間覺得全身乏力,一股眩暈的感覺衝上了頭部,隨後便暈死了過去。

而此刻扭頭的飛蛇看著上麵衝下來的齊磊蛇的嘴角居然一笑,然後嗖的一聲朝著旁邊的一處小洞能飛去。

現在局麵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齊磊怎麼甘心讓其逃掉,隻見大手一抓,便將那處牆壁全部扣了出來,隨著石頭被抓開,還在想鑽洞的飛蛇忽然便出現在了齊磊的麵前。

飛蛇看著此刻爆怒的齊磊身子就是一抖,但是此刻的齊磊又怎麼會給他逃跑的機會隻見他一把抓向飛蛇的喉部,瞬間飛蛇便其抓在了手中。

抓住了飛蛇的齊磊此時才朝著已經落入深淵的二女處看去。

然後皺起了眉頭心下暗道:“這女娃娃好像是老二家派來的,在剛纔那個關頭能做出這樣果斷決定的女子真是個好苗子,但是這蛇太記仇了既然拚了自己也要給這個孩子補上一下,可惜了。”

想到此處的齊磊在此朝著手中在次變小的飛蛇看去,隻見此刻被掐住了脖子的小蛇正用一對惡毒的蛇眼看著自己。

齊磊看著他就慪火,隻見他抬手朝著小蛇的腹部一抓,一顆綠色的珠子被其掏了出來,然後拿在手中觀看了一番後滿意的點了點頭後正打算滅殺了此蛇泄憤。

然而就在這時,隻見這蛇外麵的皮膚忽然一滑這畜生居然打算脫皮求生。

這一刻也是齊磊看到九品妖丹大意了,等到反應過來重傷的飛蛇就已經不知道鑽入那個洞內。

收好妖丹的齊磊,在往深淵處看了一眼後便轉身朝著上麵飛去。當他飛到一半 時候看到了那個掛在旁邊岩石上的精裝娜娜子的屍體後,眼神就是一眯後然後抬手也將男子的屍體丟入了深淵之中,然後便轉頭飛回了上麵齊家眾人處。

這一刻的齊成文還在穩固著陣法,當看到齊磊飛回來後便鬆了一口氣。

而齊家剩下的眾人在看到了齊磊的歸來後臉上也終於漏出了放心的神色。

此時的齊磊看著眾人的表情哈哈大笑道:“冇想到這飛蛟居然蘊化出了九品妖丹,隻是可惜為取這妖丹折損了我齊家的三人。”

剩餘的幾人聽到了居然得到了九品妖丹臉上都是一喜,但是聽到死去三人的時候眾人的臉上卻出奇的淡定。

齊磊將這些看在了眼裡然後落會了旗陣之中開口道:“走吧我們繼續趕路,後麵還有更危險的路等著我們呢。”

說罷他第一個朝著上麵的通道走去。

與上麵的激鬥相比,此刻扶著雲真沿著地下河趕路的薑亦凡卻是悠哉的很,雖然這地下河內冇有一跳活魚,但是讓他高興的是這一路過來也冇有遇到一絲的危險。

師徒二人就這樣走了大約一天以後,被攙扶著的雲真忽然在此吐出了一口黑血。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連忙將其放下,然後扶著他的頭將兩顆綠色的丹藥送入了他的口中。

丹藥如口後雲真便劇烈的咳嗽了起來,半餉後開口道:“看在為師我還真的小看了這陰祝的毒,真的大意了。”

此刻的講義費將雲真的身子慢慢翻轉了過來然後輕輕的將他包紮的後麵棉布取下,隻見之前已經流出鮮血的地方現在也開始慢慢變成了黑色。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連忙將此事告訴了雲真,雲真緩和了一會後盤膝便開始盤膝打坐,一炷香後忽然他再次噴出了一大口黑血,然後慘笑道:“這毒詭異異常,居然可以滲透我的經脈汙染我的氣海。”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連忙問道:“那該怎麼辦?”

雲真搖了搖頭道:“現在這毒我還能壓製一時半刻不會有事,至於解毒的事情那便隻能教給上天來決定了。”

說完這些後雲真穿好了衣服後在此站起了身子活動了一下腿腳後笑道:“哎吐了兩口老血後,忽然覺得身子鬆快了許多了。現在我不需要你攙扶了咱倆應該快些趕路。”

薑亦凡看著此刻風輕雲淡的雲真,心裡忽然莫名的升起一股失落感,但是看著此刻走在前麵的雲真薑亦凡隻能儘力驅散心中的失落,並暗暗發誓一定要找到解毒的藥給雲真解毒。

就這樣師徒二人繼續朝著暗河下流走去,終於在他二人看到了一處小塔。

在看到小塔的瞬間薑亦凡與雲真便感覺出了一絲不對,然後二人便果斷的藏到了塔對麵的石頭後麵。

二人在對麵看了半天後,薑亦凡終是決定要過去看看。

而此刻雲真示意薑亦凡小心一些,在這暗河之中忽然出現的小塔定有古怪。

薑亦凡看到了雲真對其擺出的小心的手勢後也對他擺出放心的手勢後便獨自朝著小塔摸了過去。

遊過湍急的暗河後,薑亦凡貓著腰小心翼翼的朝著小塔走去,從遠處看去小塔並不算很大,但是到了近處之後他赫然的發現這石頭壘成的小塔居然有十幾米高。

屏住呼吸慢慢的走到塔下,薑亦凡發現這座塔居然是用一塊一塊實心的轉頭堆砌而成的磚塔。

慢慢的圍著磚塔走了一圈後薑亦凡終於可以確定這裡應該的安全的,便對著對岸的雲真打了個安全的手勢後便打算往爬到塔頂去看看。

這時候對麵的雲真看到了打出安全手勢的薑亦凡後便走了出來然後準備遊過河去。

然後就在這時剛爬到一半的薑亦凡忽然看到上遊好像的河水中好像又一抹紅色朝著他們的下遊漂浮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的他連忙朝著雲真喊去,師傅小心河裡又東西過來了。

但是這時候已經晚了,隻見那紅色的東西已經被衝了下來直接吞冇了暗河中的雲真。

而石塔上的薑亦凡在看到這一幕後一個飛身跳下石塔,然後一個猛子便紮入了河裡。拚命的拉住了紅色東西的一角然後死命的往岸上拖去。

然而就在這時雲真的頭忽然漏出了水麵,然後對薑亦凡喊道:“這紅色的東西還是兩個女子,來咱倆一起將她們推上岸。”

薑亦凡聽到了雲真的話後也點頭表示讚同。

於是這師徒二人一個在前麵使勁拉一個在後麵輕輕的推,不需片刻這倆名女子已經被他師傅二人拉上岸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