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四十六章 葬仙棺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四十六章 葬仙棺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扣到打鬥中的眾人在聽到這刺耳的開門聲後,都紛紛的朝著此處看來。

隻見這時候的薑亦凡與雲真師徒如兩隻大耗子一般滋溜一下便鑽入了大殿之中。

此刻看到這一幕的眾人心下都是已經,特彆是趙清風與齊磊二人,因為從銀夜叉出現的開始他們倆便分心一直在關注著這站在下麵最遠出的這二人呢,因為這二人是此刻唯一不可控的因數之一,同樣是半步陰神,這二人的導向會成為此次葬龍之地的關鍵。

高手過招納容得了半點的分心,就在與銀夜叉交上手後,一直關注這二人的兩位老祖在察覺看到了也有銀夜叉撲向二人以後便,紛紛收回了分出去的神識全力應對起了麵前的陰夜叉。

但是誰曾想到這銀夜叉隻是跟這對師徒一碰麵便被嚇的改變了攻擊目標。

而這正是因為這樣師徒二人在混亂的戰場之上才能奪的先機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了大殿的門口,並輕鬆的溜了進去。

這一刻的齊磊臉色已經變的十分的難看,並對著趙清風說道:“現在漁翁已經進去了,我們這對玉蚌還要在這裡耗到什麼時候?”

這時候郭京浩開口道:“既然這樣我看我們三家還的需要進行一番合作啊。”

齊磊聽到郭京浩說道合作臉色就是微微一變,然後看著齊毅與紅殺女此刻艱難的抵擋著的銀夜叉的攻擊,他心下也是十分焦急的關注著兩人這麵兩人的情況於是便道:“怎麼樣郭兄又什麼好的提議嗎?說出來讓大家也聽聽啊.”

郭京浩笑道:“提議嘛真的是不敢當,但是目前來看我們先合力將這討厭的銀夜叉壓製一下,然後我們三家的半步陰神的老祖進去內殿你看如何?”

趙清風本就一人前來自然 對此並無意義, 可是齊磊聽了這題以後眉毛就是一鄒 道:“聯手對付這陰夜叉的事情冇意見,但是至於這進入的人嘛,就不要限製太多了,否則我很難接受啊!”

趙清風此刻忽然開口道:“現在選擇的時間可不多了,雖然各家的利益確實重要但是漁翁已經入甕許久了。”

這樣話一出外麵的站著的其他幾個人眼神都是一眯,此刻齊磊說道:“這樣我們先進到裡麵在說,我家的小輩又不會威脅道在場的諸位,進去了以後我保證他們不會拿裡麵的任何物件,這如何?”

郭京浩笑道:“那就這樣吧!既然定了那各位就彆都收著手了,要不裡麵的漁翁都走了,我們還在外麵跟這群怪物打鬨呢這樣可不好啊。”

此話一出,隻見他自己身上的符篆青光暴漲,與其爭鬥的那隻銀夜叉瞬間被其探飛數米遠。

有了一個人開始真人下麵的時候便好辦多了。

外麵眾人與陰夜叉都是昏天暗地,而此刻進入了大殿內部的師徒二人進入之後便發現這裡是一處空蕩的大殿,隻有大殿中央處擺放著一個巨大的青石棺槨。

而這開大的青石棺槨上麵赫然寫著鮮紅的倆個字,師徒二人定睛朝著大字看去,隻見一股寒氣瞬間撲向二人,而這時薑亦凡也終於念出了“葬仙”兩個字。

薑亦凡想過去看看,可是被雲真一把擋住了身形,然後隻見他對著空蕩的大殿內丟出了一塊碎布,隻見碎布在空中飄動中忽然化成了一團白光然後便消失在了空中。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冇肉就是一緊然後開口道:“這是?”

雲真眯著雙眼開口道:“這裡應該是一種高深的封術,封術之中到底有什麼隻有進到裡麵才能知道。”

薑亦凡一聽到是封術眼睛就是一亮,因為之前在九鼎宗的時候他師傅馬倒財就曾經跟他說過,在一些大能的墓地之中就會有一些驚天的封術出現,這些封術多半的保護著一些不想讓其出現在世間的東西,要不就是一些重寶。

而現在聽到了雲真說的出這是封術之後薑亦凡連忙問道:“那師傅可有破解之法?”

雲真搖頭道:“這東西就算大能來了怕是也要花費不少世間去破開,封術這東西太過玄妙而且修煉的少之又少,而且他跟大道無關,修行了隻會是多一個攻罰手段而已。”

聽到了雲真的話薑亦凡心下暗歎道:“看來這會到了這裡就已經是極限了。”

然而此刻老龍玉冥忽然開口道:“走小心彆怕你踏入這封術之中,老龍我有破解之法。”

玉冥的聲音一出薑亦凡就感覺心頭一陣然後問道:“你能破這封術?”

老龍沉吟了一陣後說道:“不到六成把握,這封術其實並不全是封術裡麵還蘊含了一種我龍族的迷陣。這迷陣我有破開之法,但是封術真的冇有十足的把握。”

薑亦凡聽到老龍的話後也沉吟了起來然後問道:“如此真的進去了,你確定裡麵一定有你的需要的東西嗎?”

老龍玉冥歎氣道:“如此這裡都冇有的話,那這世界上我還真不知道什麼地方還能有我需要的東西。”

這時候隻見薑亦凡眼中精光一閃然後忽然對著雲真開口道;“師傅既然都來到了這裡,徒兒我先去試驗一下這封術,你是知道的我對封術有一些瞭解,今天遇到了這般厲害的封術弟子我真的很像去探個究竟。”

此話一處雲真的臉色就是一變,但是就在剛想說什麼的時候,隻聽到轟隆一聲巨響,大殿的門被人重力的推開,然後隻見數到身影快步的走了進來。

這一刻薑亦凡對著雲真點了點頭,然後身子便躍向了青石棺槨的四周。

瞬間一股波動便傳遍了整個大殿,這一刻新進來的眾人也都感覺到這股波動,然後眾人便看道了青石棺槨與其上的兩個大字。

這一瞬彆人感覺不到什麼,但是三個半步陰神的人卻是在這字上感覺出了一絲意境的氣息,那是元神之境的修士才感悟出的意境之意。

眾人驚呆了數吸之後隻聽到郭京浩忽然開口道:“趙師兄你對眼前的這一幕有何高見?”

趙清風道:“看著迷陣不一般啊,之前剛進門的時候看到另一個小子居然跳了進去,然後便消失在其中,看來這不是一種攻擊類型的,那這就好猜多了,這定是一處環境類型的封術。”

齊磊聽到了二人的談話道:“如果說這是一處幻境的封術的吧,那今天這事情就不好辦了。”

趙清風道:“這有什麼不好辦的,強製破開封術隻是時間的問題而已,我們郭家跟趙家等的起。”

這話一處郭京浩也是點頭道:“等到後續大部隊來了之後我們在一起動手強破開就行了,當然了齊兄你要是著急的話你可以提前離開,我們很歡迎的。”

聽到這話的齊磊臉色一下就變黑了下來然後這是隻見他大袖一甩居然終身躍入了其中。而後齊家的幾個人也紛紛跳入了封術幻陣當中。

這一幕看的趙清風與郭京浩兩眼就是一眯,然後這時候二人忽然看向了與他們隔著一個柱子的雲真笑道:“這位道友不知道是誰家的啊,居然躲過了我們郭家的耳目順利的進入了這葬龍之地。”

雲真笑道:“我誰家都不是,你們也不會想知道我是誰,而且我也無可奉告。”

說完這話後隻見雲真也是一躍便進去了封術之中。

這一刻空蕩的大殿中便隻能下了郭京浩與趙清風二人,而這二人對視了一眼後便在屋內打起了坐,看著二人氣定神閒的樣子明顯是十分的自行這幾個人人中頂是冇有任何一個人能破開。

薑亦凡第一個躍入了封術之後,眼前馬上便是一花,但是那也隻是瞬間,隨後他的眼前便出現了一處修羅戰場。

這戰場之上士兵的屍體此刻依然是堆積如山鮮血遍地,看著情況明細是剛剛進行了一次大型的戰爭,而這時薑亦凡忽然感覺一陣頭暈然後便暈死了過去。

等他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他忽然的發現自己正趟在一處木床之上,在他的旁邊正站著一個頭上抱著粗布的漢子。

那漢子看到薑亦凡醒了以後便開心的大喊道:“天子醒了天之醒了快去稟告大將軍去。”

薑亦凡見著這個頭上包的跟一個粽子一樣的男子然後問道:“你剛纔叫我什麼?這裡是什麼地方?”

包著頭的軍士聽了薑亦凡的話後連忙拉著一旁的一個老頭問道:“天之的這是怎麼了?他咋連我都認不的了?快點他媽的跟老子說明白要不信不信老子一刀砍了你。”

這時候那個頭戴白帽子的老者被這軍士用雙手耗著衣服拎了起來。

就在這時一個俊美的青年忽然出現在軍士的身後然後抬手對著他的背後連點了三下後,大手一把抓住了軍士的後衣錦然後猛的一拽。

這幾下那個軍士隻感覺提著老人的雙手忽然一麻然後便被一股怪力拉離開了老人。

這時候俊美青年終於開口道:“李闊你這是要乾什麼,軍中有明文的規定不可以打罵醫者,你忘了嘛?”

軍士李闊聽到了聲音身子就是一抖然後開口道:“吳浩天子不認識我了,我這不是著急了嗎?才亂了分寸。”

俊美青年吳浩聽到李闊的話後大手猛然一鬆然後走到了薑亦凡的身前說道:“天子你怎麼了?哪裡感覺到不舒服?”

薑亦凡看著眼前的俊美青年傻傻的問道:“你是誰啊?”

這句話一出俊美男子的臉瞬間便變的猙獰了起來然後回身就給了李闊一腳,這一腳直奔著其小腹踢去,這是本就一臉沮喪李闊被這一腳踢了個正中。

隻見此刻他整個人朝著醫棚的外麵飛了過去,然後隻聽到轟隆的一聲巨響後,身高馬大的立刻被這俊美的吳浩一腳踢出去數米遠。

然後吳浩身子一晃便跟了上去踩在了李闊的身上罵道:“你帶著天子就去了戰場一回就搞成了這樣,天子要是真的有了什麼問題我們璿璣營誰都彆想活。”

就在這個時候隻見一隊帶急匆匆的衝的朝著麗麗趕來,而為首的則是一個身穿金甲的老頭。

這隊人所過之處無論是誰都恭恭敬敬的對其行禮問好。

這時金甲老頭終於看到了這時候已經站起身子在四下觀看著自己衣服的薑亦凡走去,然後走到近前後居然單膝下跪開口道:“驃騎虎豹營將軍宋明策拜見天子殿下。”

這一刻的薑亦凡看到了眼前的一幕後居然傻傻的看了半天跪在地上的老頭然後問道:“這位老先生,為什麼要對著我下跪呢?還有你們每個人都叫我天子?我到底是誰啊?”

此話一出單膝跪在薑亦凡麵前的宋明策臉色也是一變,然後扭頭看了一眼這一刻已經滿頭大汗的吳浩跟李闊然後忽然站起身子對著這二人吼道:“你們倆個小癟犢子,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這一勝怒吼任誰聽到都不會相信是從一個滿頭白髮的老人嘴裡喊出來的。

這一聲怒吼之後吳浩與李闊倆人馬上飛奔到了宋明策的身前侯然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李闊哭這說道:“宋將軍都怪我不好,不用將軍動手我這就已死謝罪。”

說話間隻見李闊猛然抽出了腰間短刀對著自己心口猛然刺去。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抬腳一踢,隻見原本吵著胸口刺去的短刀此刻正頂在李闊身旁的大、樹上。

這一腳下去給在場的眾人都乾一愣,特彆是李闊此時的他正跪在地上傻傻的看著眼前之人。

而踢飛了短刀的薑亦凡看著此刻眾人看著自己的表情後開口問到:“你們都這麼看著我乾什麼!”

這時候宋明策上前對著醫者問道:“醫老,天子這病是怎麼回事啊”

白鬍子醫者看來我們薑亦凡一眼後歎氣道:“天子這是在馬上摔下不小心碰到頭,而後便被李校尉送到了我們這個前線的臨時急救站中。”

宋明策看了此刻還在吃驚的李闊罵到:“你個王八犢子,為什麼要帶天子去前線的?這下好了後天軍師就到我們這裡,現在這樣的天子你讓我拿什麼給軍師交代?”

就在這時候薑亦凡走向了宋明清然後開口道:“你們可以先安靜一下嘛?有誰能先告訴我一下現在的情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