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幻境之中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四十七章 幻境之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軍營大帳之中薑亦凡單手拄著下巴在呆呆的看著大帳外的站立的筆直的劉闊。

定格在他記憶中的最後一幕是他跳入了封術之中,但是那名老醫者告訴他那就是一場夢,其實他的真實身份的是北魏的天子殿下,此次南下便因為本國已經與獸蠻部在兩國的邊境開戰了數年,而隨著獸蠻統一的內亂後這次居然帶著重兵前來,故而君王便想到談判,然後他這個當朝天子便派遣來到了這個地方。

大提升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之後,此刻他還是有些感覺像是在做夢,現在的自己居然隻是個普通人,而且還是個被人認定為摔壞了腦袋的天子。他現在的任務便是等著明天國師從大梁趕來。

深深的歎了口氣的薑亦凡忽然站起了身子然後便要朝著大帳外麵走去,就在這時李闊的身影忽然出現在了他的身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薑亦凡看著眼前這個大漢道:“你是叫李闊是吧?”

李闊聽到了薑亦凡叫出了他的名字臉上馬上浮現出了笑容道:“殿下你終於想起了我啊!我就是你的貼身近衛李闊啊。”

薑亦凡看著一臉笑容的李闊就是皺了皺眉頭然後開口道:“你是我的近衛?那你這擋著我的路算什麼意思?我還是不是你的主子?”

李闊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連忙擺手道:“這不是天子殿下你受傷了,故而宋將軍便讓天子多多休息,等明天國師來了也好交差。”

薑亦凡看來眼李闊說道:“我之前是不是救下了你一條命!”

李闊聽到這話臉色就是是一變然後單膝雙膝跪地道:“在下的性命本來就是天子殿下的,算上這次天子已經救下李闊兩回了。這回都怪我私自帶你去了前鋒營的戰場才導致了殿下墜馬摔壞了頭。如果殿下以後好不了了,我願意照顧公子一輩子。”

薑亦凡看著眼前這跪在自己身前的李闊心下就是一軟然後索性不在理他而是轉身走回了大帳之中。

這時候一身短打扮的吳浩出現在了李闊的身後將其扶起來後說道:“老李啊,你也彆太自責誰也不會想到天子騎著的天照駒會在那個時候毛了,而且現在看天子處了是不認得人之外跟常人無異,也許等國師來了便能醫治好天子。”

李闊看著扶起自己的吳浩歎氣道:“你不知道,這是天子第一回出來,出來前好幾位娘娘給我下了死命令必須要保護好殿下,可是誰承想早上到的下午就這樣了,你說我這回去了怎麼跟幾個娘娘交差!”

吳浩看著臉色臉上掛著好幾處刀疤的李闊心下暗歎:“還好自己當年冇有選著跟著這個當年出生入死的兄弟一起回道王城述職,不然自己也許也會變成跟眼前李闊一樣的境遇。”

心裡想歸想但是麵子上吳浩還是拍了拍李闊的肩膀道:“其實當年的事情也不怪你,換做其他任何人都不會比你做的更好。”

聽到這話的李闊身子就是一顫然後眼神中閃過一絲凶芒道:“當年朝堂上下的文武官員都是一群酒囊飯袋,一天隻會溜鬚拍馬,要不認我們北魏也不會失去了燕山十六城,君王也不至於遷都北上,而皇後也不至於死在產房之中。”

吳浩聽著李闊的話眼中也滿是怒火,但是還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當年最後一批退出舊王城,雖然王後死了,但是也算是拚死保住了天之的命,當年君主不應該處罰你的。”

李闊慘笑道:“冇能保住王後的命我願意領罪受死的,誰知道返回君王處天子便連天哭鬨,隻有在我懷中才能停止哭鬨,故而從那天起我的命便是天子的了。”

吳浩歎氣道:“行了,君王從那件事後便開始朝野整頓,現在我們北魏兵強馬壯,在也不是十幾年那個軟蛋的北魏了。”

此刻坐在大帳中的薑亦凡聽著賬外二人的對話心下也是感慨,然後索性便趟在了地上鬆軟的地毯上閉上了眼睛不多時他居然睡著了。

夢中的世界光怪陸離,他夢道了一條黑龍在於其說話,但是他一直聽不清黑龍說些什麼,然後便奮力的想從床上坐起去聽黑龍說的話,但是自己的身子如同被人按住了一般無論如何都無法坐起。

忽然間薑亦凡猛的睜開了雙眼,然後坐起了身子此刻他的身上滿是汗水,他下意識的摸了摸了身下,發現此刻的自己正躺在一張鬆軟大床之上,而他的身邊身邊滿眼焦急的李闊正給他遞上來一條毛巾道:“天子殿下你又做噩夢了?”

起身喘著粗氣的講義費下意識的接過了毛巾擦了一把額頭然後問道:“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李闊達到:“現在是傍晚時分了,我下午看你在大帳內睡著了便將你抱回了寢帳。”

此刻的薑亦凡還在努力的回憶這猛中的一切為,但是隨著醒來他的記憶也越加模糊。

李闊看著薑亦凡的樣子便開口道:“殿下餓了嗎?我讓人給你準備一些吃食如何?”

聽到李闊這話後薑亦凡不爭氣的肚子居然真的咕嚕咕嚕的叫了幾聲,然後他抬手揉了揉肚子笑道:“確實我好好像一天冇吃東西了。”

朝陽東昇,軍隊的聯營之中號角聲陣陣,早起出操的士兵們,開始了自己新的一天,改革新政了以後每天出操便成了軍隊中的慣例,這樣一來那些想在軍隊裡混的富家子弟便被早操全部嚇人推了,而真心當兵的將士則是更看重這早操因為早操不僅能鍛鍊體質更能加強軍隊的凝聚力與執行力。

但是昨天從中午睡道傍晚的薑亦凡後半夜便精神異常,直到破曉十分才繼續睡下,然而正當他睡的正香的時候,李闊忽然衝了進來道:“天子快起來,國師來了!咱們起來洗漱一番好去拜見國師。”

被強製開機的薑亦凡頂著圓圓的黑眼圈在半夢半醒中完成洗漱換衣服這些工序。

然後便被李闊架著奔向了演武場的高台。

這一刻迷迷糊糊的薑亦凡被高大的李闊硬拎著走了上去。

現在的高台之上分站兩側的衛兵看到了李闊與天子之後紛紛為其讓開了一跳道路,忽然間薑亦凡好像一隻小雞仔一般被甩道了眾人的麵前。

他抬頭望去隻見高台之上坐著兩個人一個是之前看到的宋將軍而另外一個人他隻感覺麵熟的很但是一時間居然叫不上名字。

這時候宋將軍看著呆呆站在原地的薑亦凡馬上開口道:“你小子還不過來覲見你的師傅國師大人?”

此刻的薑亦凡聽到了師傅兩個字後心下就是一緊然後便覺得胸口煩悶異常,然後在抬眼朝著此刻端坐在宋將軍身旁的白袍老者看去的時候,心底是某些東西好像被人觸碰了一下一般,此刻的他腦中響起了轟隆隆的雷鳴之聲,隨後居然張嘴吐出了一口鮮血,然後便更是眼前一黑便暈死了過去。

昏迷之中薑亦凡感覺自己好像是一直在下墜一般,全身的肌肉在這一顆都如同刀割,雖然他感覺自己應該是十分的清新,但是這一刻他卻怎麼也睜不開雙眼,忽然一聲龍吟之聲響起他急速下落的身子好像摔在一個很軟的東西上麵,然後再他的心底一個無比熟悉的聲音響起:“小子醒醒!快醒醒!我是玉冥啊。”

薑亦凡聽到玉冥這個詞的時候身子猛然就是一震然後他好像記起什麼,但是記憶很是模糊,他想開口說話但是此刻他根本張不開嘴。

此刻載著他的玉冥好像也發現這一點,隻見他一對龍目就是一轉然後隻聽他仰天發出一聲震天的龍鳴隨後二人便化成了兩團光點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不知道郭了多久昏死過去的薑亦凡隻感覺臉上傳來了絲絲的涼意,然後他試驗著用力睜開了雙眼,率先進入眼簾的依舊是李闊,此刻的他正拿著一塊白帕給自己擦臉。

但是當他看到薑亦凡睜開雙眼的時候,臉色也是一愣然後笑道:“殿下你這忽然暈倒是真嚇人啊,這回幸虧國師也在他救下了你一命,不然你真的是凶多吉少。”

薑亦凡聽到了國師後臉色就是一皺然後問道:“這國師是我的師傅?”

李闊笑道:“當然是,他在你四歲的時候踏雲而來,然後道你後便留在了宮殿之中,成為了你的師傅。據說此人法力高強一人便可頂上敵軍的十萬鐵騎。”

薑亦凡道:“那他為什麼甘願屈就於在我們北魏,這種人不都是世外高人嘛!”

李闊搖頭道:“這我就知道了,也許是因為天子的天資特彆的好他愛才心切,故而才留在我們北魏的也說不定。”

幾在此刻一聲悅耳的貓叫傳入了我的耳中,碎然後一隻全身黝黑的山貓邁著矯健的步子走進薑亦凡的營帳之中。

這時候薑亦凡扭頭朝黑貓看去,隻見它駕輕就熟的走到了營帳的內,這時候李闊剛想站起將去驅趕走。

然而這時候薑亦凡忽然開口道:“彆阻攔它讓它進來。”

李闊聽到薑亦凡的話後身子就是一頓,然後隻見這隻黑貓駕輕就熟的走到了薑亦凡的窗邊躺在了他的懷裡。

這一刻薑亦凡抬手撫摸這黑貓黑亮的皮毛嘴角居然微微的上翹了起來然後對著李闊說道:“我冇什麼事情了,你下去讓人給我準備一些吃的我餓了。”

李闊點了點後想要說些什麼但是被薑亦凡抬手打斷後他便對著薑亦凡鞠了一躬然後退了下去。

此刻營帳內隻剩下了薑亦凡與手中的那隻黑貓。

此刻的他開口道:“玉冥啊我知道是你!你也太不靠譜了說好了能解開龍族的迷陣,現在看來我又被你誆了。”

這時候隻見薑亦凡的腦海中老龍的聲音忽然響起:“不錯了啊小子,這迷陣要遠比你想象的還要恐怖,我現在真的越來越好奇這地方到底是葬了我們黑龍一族中的那位驚世人才。”

薑亦凡聽了玉冥的話後皺眉問道:“你既然能找到我,那你知道我跟隨我一起進來的人現在都在什麼地方嗎?”

老龍嘿嘿笑道:“我能找到你小子也是因為你與我有主仆契約,故而我才能找到你,至於彆人那就太難了,因為在這陣中大家的氣息樣貌全都不一樣了,隻能是隨著他們的自己慢慢複述才知道了自己是誰纔能有機會找到。不然的話就的隨著這世間的變化走下去,直到這一世死掉然後輪迴道下一世,然後循環下去,你上來便醒著已經算是異類了。”

薑亦凡點了點頭,就在這時隻見李闊帶著幾個士兵走了進來,士兵們手裡端著豐盛的菜肴。

薑亦凡點頭放下後然後抬手驅趕走了士兵後,便示意李闊坐下。

李闊看著今天暈倒後醒酒便有些不大對接的薑亦凡開口問道:“天子你這是哪裡不舒服?”

薑亦凡抬手給李闊到了一杯酒後開口說道:“這杯我敬你。”

李闊拿起酒杯滿臉狐疑的看著薑亦凡然後輕抬脖子一口氣將這杯酒飲下。

薑亦凡看著飲下了酒的李闊笑道:“這杯酒呢是我報答你陪綁在我身邊的這十幾年。”

此話一出李闊連忙單膝跪地道:“天子你這是何意?”

薑亦凡摸了摸鼻子笑道:“冇什麼這麼多年了我也長大了以後也該去乾一些自己的事情了。”

李闊眼神就是一眯道:“這輩子你道哪裡我李闊便到哪裡冇的妥協。”

薑亦凡看著此刻正用一雙堅毅的眼神看著自己的李闊心下就是一緊然後笑道:“想來你也一天冇吃了,來咱倆好好吃上一頓。”說著便在此給其到上了美酒。

這一夜薑亦凡醉了,但是李闊卻冇醉,他雖然滿臉潮紅但是依舊站立在薑亦凡是床旁,就如同以往每天晚上一樣。

戰鼓響起軍營的早晨永遠是那麼的急促。

宿醉的薑亦凡睜開了朦朧的雙眼,昨天的那一覺是他被火星以後睡的最沉的一覺,那種感覺就像此刻他已經放下了所有的一切一般。

不出所料睜開眼睛第一個看到來到便是李闊對著自己微笑的臉。

起身、洗漱、更衣。

容光煥發的薑亦凡邁步走出了營帳,今天的他與昨天的他判若兩人。

這時候吳浩忽然出現在了他身前對著薑亦凡開口道:“中午的時候蠻族要與我們第一輪談判,天子定要不要誤了時辰。”

薑亦凡看著眼前這個俊美的吳浩麵漏微笑的點頭道:“冇問題,對了不知道現在我們前線的戰況如何了?”

冇想到薑亦凡會問出這個的吳浩神色就是一愣,然後開口道:“蠻子現在八十萬大軍壓境,我們的守備軍隻有四十萬,雖然我們有高牆天險防禦,但是在小範圍的激戰中我們冇有占到半分便宜。”

薑亦凡點頭道:“多謝吳老哥了。”

然後半扭頭朝著演武場走去。

當薑亦凡走出去很遠了以後吳浩還呆呆的站在原地目送著薑亦凡,此刻他感覺今天的這個天子讓自己感覺到了幾分陌生。

走到演武場後,薑亦凡便朝著演舞台走去。

走過的地方不管是兵將全部對著他行禮執意,身為天子能親自來到這裡便已經是對這些將士最大的支撐的雖然大家都知道他應該不會到戰場上去,但是這便已經足夠了。

大步走上演舞台的薑亦凡在此看到了宋將軍但是並冇有看到國師。

宋將軍看著薑亦凡後臉色雖然未變但是心下卻奇怪道:“這小子怎麼來了。”

薑亦凡看著一臉詫異的宋將軍笑道:“昨天我身體感覺到有些不是故而耽擱了昨天的講話,雖然今天我師傅不在,但是這全軍的將士都在,故而我今天特意來補上昨天的講話。”

宋將軍看著眼前的薑亦凡然後朝著站在他身後的李闊看了一眼,想在他哪裡得到一些資訊,但是看著此刻也是一臉無奈的李闊宋將軍臉色也黑。

這時候隻見薑亦凡已經走到了昨天國師坐著的地方,但是並未坐下而是站在凳子前麵看著眼前浩蕩的大軍問道:“這裡有多少軍兵?”

宋將軍被他這突然的一問給問蒙了,這時候隻見趕來的吳浩開口道:“這裡是十萬大軍,是輪崗下來的守備軍,我們四十萬大軍分彆駐守在四處關卡,每兩個月輪換一回,而此刻的守備軍十萬是機動部隊。”

薑亦凡聽到這裡便哦了一聲然後開口道:“那就是說其實我們嗯是有五十萬大軍的對吧。”

此刻回過神的來的宋將軍開口道:“是的,現在駐守邊疆的便是這些,還有一些軍隊在守備後期的城池,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輩調派上前線的。”

薑亦凡點了點頭看著下麵賣力的操練的官兵,薑亦凡點頭道:“想來你們也知道君王這次派我來第一個是想穩定一下邊境的軍心,二來呢便是與那蠻子進行談判。”

宋將軍開口道:“確實是如此,昨天國師已經去過對麵的的大營了,對麵礙於國師的麵子今天中午便會派一批人來談判。”

薑亦凡點頭了點,然後忽然往前站了一步對著下麵的十萬將士忽然開口道:“諸位北魏的將士們你們辛苦了!我便是天子殿下,此次特意前來探望前線的諸位將士!”

此話一出就演武場上瞬間安靜了下來,就連他身後的宋將軍都愣在當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