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戰前談判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四十八章 戰前談判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靜悄悄的龐大的演武場上一陣晨風錯過,地上的黃沙被這晨風吹起拍打在此刻整齊的站在場上的士兵的鎧甲之上。

這時候宋明策將軍看著此刻站在台子前麵說話的天子薑亦凡居然愣了在了當場。

而說完了這句話的薑亦凡看著下麵瞬間變的鴉雀無聲的演武場後尷尬的輕咳了一聲後繼續說道:“我也不在這跟諸位將士說那些噱頭巴腦的客套話了,現在我站在這裡了就已經表明瞭我的態度,當然了這是君王的態度,那就是我們北魏的將士隻有戰死冇有後退,如果蠻子們不識相的話的,我們不介意經此一役直接拿回我們失去的燕山十六城。”

聽到這話的十萬將士全都愣在了當場,這燕山十六城的事情雖然軍中老兵都知道,但是這已經成為了全軍甚至全國的一段恥辱也是北魏將士心中的一道刀疤。

但是這迴天子親自到達戰場之上,居然便來這演武場說出瞭如此豪言不免讓老兵們心下都是一驚。

而此刻的薑亦凡看著說完這些感覺此刻台下應該是士氣高漲纔對啊,但是為什麼還是鴉雀無聲?

就在他遲疑的時候他身後的李闊小聲的說道:“天子殿下就不該提著燕山十六城,那是北魏軍的恥辱,而且你這高高在上的天子也許明天就回去了,但是今天在這說這些高談闊論的話難免讓士兵覺得是你是高談空想而已。”

薑亦凡聽到了李闊的話後深深的歎了一口氣後繼續說道:“我雖然身為天子殿下,但是我也是北魏的一員,想來在場的大多數人都感覺我隻是一個虹口小二,但是我今天把話放在這,如果真的要跟蠻開戰我天子要衝在先鋒!與各位一共保衛我北魏,戰爭不結束我是不回京。”

此話一出下麵的十萬官兵中開始了竊竊私語了起來。

而此刻的宋明策將軍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臉色就是一前一步說道:“天子飯可以亂吃,你這話可不能亂說啊,不然我們大軍士氣被你調上來了,你可真就是騎虎難下想走都走不了!”

薑亦凡回頭看了一眼宋明策將軍然後笑道:“你看我的樣子像是在跟你開完玩笑的嗎?”

說完這話後薑亦凡回頭對著大軍說道:“北魏兒郎可願隨天子鎮守過門收回燕山十六城嘛!”

這話一出隻見整個廣場上空忽然傳來了陣天的:“願意!願意!”

這一幕看提上的宋明策、李闊跟吳浩都是一愣,三人的目光同時在此落到了薑亦凡的身上,這個十幾歲的少年,僅僅用了幾句話便將十萬大軍的血腥激發了出來,這還是他們認識的天子嗎?

說完這些後薑亦凡往後退了一步將位置讓了出來並示意身後的宋明策請上來。

宋明策看著麵露笑容的天子眼睛就是一眯然後大步走了上去說道:“全軍聽令繼續操練起來!吩咐夥房中午加每個營帳多加一隻烤羊,這是天子賞的。”

當聽到中午有烤羊下麵的官兵齊聲喊道:“謝過天子殿下賞賜!謝過天子殿下賞賜!”

薑亦凡聽到了宋明策下麵的話後心下也不由的佩服道:“果然是能當上大將軍的人,想的就是比我細緻的多啊。”

這時候一個傳令官跑到了演舞台下麵道:“蠻族的人到了城門外,國師讓我請將軍與天子前去迎接一下。”

薑亦凡聽到了這話後看了身邊的宋明策一眼,隻見他點頭道:“回稟去吧就說我們已經在一起了,馬上便到.“

傳令官抱拳稱是後便飛身離開了演武場,此刻宋明策對著薑亦凡笑道:“你小子今天的表現要是讓你父皇自己了定會十分的欣慰的,你我先去換一身華服然後一起去城外接人。”

薑亦凡點頭道:“軍中之事我知道的太少,以後還要您多多提攜纔是。”

宋明策笑道:“好說,這裡的一切未來都將是你的,早一些掌握也是好事,走了這事以後在說我們先乾正事。”

十幾米高的城牆之下,聳立著兩扇由精鐵打造的城門。

這一刻已經還完了華服的薑亦凡帶著李闊坐著馬車來到了城門的前麵。

剛一車薑亦凡便被這巍峨的氣勢給震懾住了,高大的建築物他不是冇看到過,但是這般雄偉的他卻是第一次見。

走下馬車後吳浩不知道什麼時候也來到了他的身後。

此刻城門處的眾人隻看到一個一身錦繡金緞的少年身後帶著兩名軍中悍將朝著這麵走了過來。

這時候隻見白袍國師忽然在空中飄下然後對著薑亦凡笑道:“看來天子殿下的身體恢複的不錯啊。”

這一瞬薑亦凡終於看清了他這位國師師傅的模樣,這是一名滿頭白髮的老者,國字臉上佈滿了歲月的痕跡,但是在那對劍眉的下麵那雙明亮的眼睛卻是讓人看上去便有一種奇異的感覺。

這時候隻見淡金色的長袍一閃便來到了薑亦凡的身前,薑亦凡連忙上前去對著國師見禮道:“弟子見過師傅,昨天深感不適居然暈倒了,真的是丟了師傅的臉。”

國師擺了擺手道:“你這小子說的你身子弱那不就是我變相的說我這師傅冇能教好你嗎!”

薑亦凡馬上低頭道:“弟子不敢。”

就在這個時候宋明策將軍的帶著一隊親衛也走了過來,來到近前翻身下馬後便對著國師抱拳道:“讓國師久等,人全了走吧我們去城外會會這蠻族。”

老國師點了點頭道:“是該好好會會了,現如今十幾難過去了,之前的蠻族經過了幾十年的內鬥終於再度統一,我們北魏在此成了他們眼中的魚肉。”

宋明策嘿嘿笑道:“他們內鬥的時候我們也不是閒著的,經過了君主這十幾年的奮發改革我們北魏兵強馬壯,雖然土地少了三分支一,但是這國力比之鼎盛時候還要強上不少。”

國師點了點頭然後開口道:“我是不希望這戰爭發生的,每次戰爭後都是生靈塗炭,數十萬戰士英靈斷魂。”

宋明策皺眉道:“這打不打可不是咱們說的算的,先去看看那麵什麼情況吧。”

說著便帶頭朝著城外走去,而薑亦凡看了國師一眼後也跟著他身後走出了城門。

走出城外他眼前便是一條數丈寬的護城河,而護城河後居然是一片寸草不生的灰土地。

一隊人走過了放下的吊橋後,就見不遠處忽然躍出了幾隻巨大的蒼狼,蒼狼們在離眾人十幾米外停下了腳步然後居然從狼背上跳下了十幾個人。

這些人身上穿的都是皮革製品為主,帶頭的是一個滿頭灰色辮子的老太婆,滄桑的臉上用不知道是什麼的油彩畫的一個奇怪的圖案。

而在老人的身後跟著的便是一位肩披獸骨的高大男子,這男子身高足有兩米多,走在老嫗身後倆人鮮明的身高差給人一種滑稽的感覺。

高大男子身後是一種的拿著長矛的蠻族戰士。

兩麵的人分彆站在這光禿禿的黃土地兩側,這時候率先說話的居然是老嫗,隻見他艱難的張開嘴道:“郭震冇想到你居然還活著,想起當年的一起學徒的時光,還真的是好讓人懷唸啊。”

對麵的國師郭震笑道;“古瑪麗師妹的記性可真好啊,向來我們這一晃快一甲子冇見了吧,冇想到你現在居然是蠻族的大薩滿啊!”

對麵的老嫗聽到了古瑪麗這三個字渾濁的眼睛中閃過一絲清明然後笑道:“冇想到古瑪麗這個名字師哥你還記得啊!我還以為你早就忘記了。想來這個名字我已經不用好久了,現在我叫姝瑪哈薩,是蠻族的大薩滿,以後還請國師不要叫錯了。”

郭震笑道:“你這又是何必呢?當年的事情都是誤會!我已經跟你解釋過了。”

姝瑪哈薩臉上浮現了出了一絲厭煩然後開口道:“國師大人您今天約我們到這裡就是為了說這個嘛?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恕我們蠻族冇時間跟你浪費在這個冇有意義的話題上。”說完這些姝瑪哈薩就要轉身。

這時候宋明策開口道:“薩滿大人息怒,國師剛纔也是見到故友心下開心便多說了幾句而已,而這次我們見麵的談判來之不易,還是希望蠻族能好好的心平氣和的跟我們北魏談一談。”

聽到宋明策開口說話後老嫗身後的高個子走了出來開口道:“其實現在我們冇什麼跟你們談的,我們蠻族四部百萬大軍兵臨城下,你們感覺你們拿什麼資格跟我們談啊。不如這樣我給你們三個選項你們選一個如何?”

宋明策聽到這個漢子的話後眼神就是一眯然後笑道:“打仗不是說誰家人多誰就勝利,如果是那樣的話那這世上的事情解決起來道是簡單了。你感覺我們每資格跟你談那好你先說說你們的三個選項讓我們聽聽?”

蠻族大漢笑道:“不虧是驃騎將軍就是能說會道的,但是這都不重要,你們的三個選項第一,在割給我們十城,然後賠給我們黃金二十車,牲畜萬匹,然後將你們的公主嫁給我們蠻王的為妾。”

聽到了這話的北魏眾人臉色均是一變然後每個人眼中都射出了一抹寒芒。

而對麵的高大漢子好像根本冇看到對麵眾人那殺人的眼神一般繼續說道:“第二選擇嘛,就是讓你們的天子下嫁給我們蠻族公主,然後你們的天子道我們蠻族去生活直到你們的君王掛掉。”

這話一出薑亦凡身後的李闊手瞬間便握刀了他腰間的彎刀之上,那抹平日裡冇有的舍人的氣息忽然冒了出來。

這一幕讓站在他旁邊的薑亦凡都是一愣,因為這幾天看到的李闊都是一個大大咧咧的糙漢子,一天跟自己嬉皮笑臉的給人的感覺就是個人畜無害的跟班,但是這一瞬間薑亦凡終於意思道了這李闊也是在死人堆裡爬出來的漢子,平時是隻因為在自己身邊故而才那樣,如果真上了戰場這貨不然是一尊殺神,難怪就連宋明策都對他恭敬幾分。

這第二道選擇說完後宋明策忽然開口笑道:“行了奇古烈你不用在說了,你提出的這些我可以非常明確的告訴你都是不可能的!我們北魏不像你們蠻族就冇有通婚的這一說法。”

對麵的奇古烈聽到宋明策的話後笑道:“那就是第三個選擇了,我們兩方開戰吧!我們蠻族的兒郎已經忍不住想要飲儘你們北魏人的血了。”

這時候郭振忽然開口道:“師妹真的就冇有彆的辦法了嗎?這一仗一定要打?”

姝瑪哈薩看著郭振道:“師兄你還是如當年一樣的優柔寡斷,你這樣的話遲早會自嘗惡果。”

郭震聽到了這話後身子就是一震然後半天冇說出話來,這時候站在一旁的薑亦凡笑道:“我家國師隻是不希望看到屍山血海白骨遍地的慘狀而已,他老人家並不是怕了你們蠻族,隻是有一顆心繫蒼生的心。”

此話一出郭振的心就是一顫,這些年他的修為一直卡在這裡毫無寸進就是因為他心裡的這個心結,而今天薑亦凡的一番話居然打開離開他的心結。

心結一開隻見此刻郭震的身上一道白光射出直衝雲霄,厚積薄發隻下他居然此刻就邁入了下一個階段,隻見此刻的他白髮之中瞬間冒出了五黑的秀髮,而他臉上的褶皺也隨著白光的掃過變淡了許多,眨眼隻見之前的老頭轉瞬間居然變成了一箇中年男子的模樣,就連白色的鬍鬚都變成了黑色。

在場的眾人看著如此詭異的一幕後都倒吸了一口冷氣,特彆是姝瑪哈薩她萬萬冇想到師兄居然在此地突破了數百年都未能突破的境界。

此刻的她眼神中充滿了複雜的思緒,有震撼,有妒忌,有不服,有不甘,但是更多的是發自內心的渴望。

此刻的郭振來到了薑亦凡的身邊道:“為師還真的要謝謝你這個弟子,當年師傅讓我收下你當弟子我還有些不情願,但是他說你會是我修行路上的貴人,我感覺那都是師傅驅趕我下凡的藉口,冇想到天意使然,今天的你的一句話居然解開了為師的心結。好好好!”

薑亦凡心嚇歎氣道:“隻是突破了個成基而已這冇什麼好高興的吧!哎真不知道該怎麼說。”

雖然心裡是那般想的但是這一刻薑亦凡臉上還的恭恭敬敬的說道:“這都是師傅厚積薄發而知,弟子隻是一個引子,今天就算是弟子不引,然後師傅也定會自己想開。”說完後他更是滿懷深情的對著郭震鞠了一躬。

說完這番話後薑亦凡自己都佩服自己拍馬屁的功夫又有精進。

北魏這麵的搞的如此大的動靜出來,對麵的蠻族想裝作看不到都難,這時候奇古烈對著身旁的姝瑪哈薩小聲的說道:“這國師的突破對於我們嗯的計劃會產生變數嗎?”

姝瑪哈薩皺眉想了想到:“在一些設計道他的環節肯定要臨時改進一下,但是應該不會有太大的變數,但是也不的不防。”

此刻宋明策看到了對麵正在竊竊私語的二人笑道:“二位這是臨陣私聊嗎!你們蠻族大軍百萬有什麼話是必須私聊說的。”

奇古烈笑道:“我感覺今天這談判一點意義冇有,箭在弦上已經不得不發。你們要是冇有彆的什麼建議了那我看今天就到這裡吧。”

這時候薑亦凡在此站出來道:“如果真的要打不如我跟你賭上一回。”

這時候奇古烈看到一個毛頭孩子走了出來便笑道:“你們北魏真的冇人了居然派一個毛頭小孩出來說話。”

這時候李闊的身子忽然出現在了薑亦凡的身後然後大聲的喝道:“休得無禮,什麼毛頭小子這是我北魏的天子殿下。”

此話一處奇古烈的眉頭就是一皺,他冇想到北魏居然真的將天子派到了陣前。

這時候薑亦凡笑嘻嘻的說道:“這位是蠻族大將軍奇古烈吧!剛纔你說的第二個選擇我可是聽的一清二楚,這樣我身為天子給你們一個機會,你看怎麼樣?”

奇古烈看著眼前少年問道:“什麼怎麼樣?我還用你給我機會?”

薑亦凡點頭道:“我以我天子之名跟你們蠻族賭上一把你們蠻族可敢跟我賭。”

此話一出兩方的眾人此刻都是一愣,這時候宋明策對著李闊小聲的問道:“你們天子這是搞的那一出啊?賭什麼賭啊!”

此刻的李闊也是一頭霧水的道:“我也不知道啊,他冇跟我商量過啊。”

而對麵的一眾蠻族也是被挑出來的打賭乾了一愣,姝瑪哈薩跟奇古烈小聲的說了些什麼後。

隻見奇古烈大聲的說道:“我們蠻族就冇有怕過的,你說吧你要賭什麼?”

薑亦凡點了點頭道:“我們兩家各自派出五人比鬥,勝利多的一方勝利,如果你們勝利了我便去跟你回去娶你們那個醜陋的公主然後保證讓她一年生一個蠻寶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