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四十九章 賭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四十九章 賭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邊界城外兩方的談判人員此刻都滿臉吃驚的看著薑亦凡。

特彆是郭震與宋明策,連忙給薑亦凡拉了回來問道:“你小子這是要搞什麼?”

薑亦凡笑道:“我在拿我自己打賭啊,這麼簡單的事情你都冇看出來嗎?”

郭振皺眉道:“你這弄的有點過了,你怎麼能拿自己去打賭。”

薑亦凡笑道:“對麵有百萬大軍啊而我們不到五十萬,如此懸殊的兵力你感覺我們能打贏,彆鬨了就算有高牆我也也打不贏,而且還會死傷無數的兵士。而我這個賭隻需要我們派出五個人與他們對戰即可,單兵作戰你對我們嗯的戰士冇有心下嗎大將軍?”

宋明策皺著眉道:“但是無論如何這都不是兒戲,你怎麼能拿自己去做賭注,你可是我們的天子!”

就在這時候蠻族的那邊奇古烈哈哈大笑的走了出來道:“你這賭我們蠻族接下了。你們要是敗了我們救帶著這小子返回我們蠻族複地,等你們君主冇了我們在歸還你們的天子。”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笑道:“既然你們接受了那好,如果你們輸了呢?”

此話一出奇古烈眉頭就是一皺然後笑道:“我們不可能輸你放心。”

薑亦凡笑道:“既然是賭那你們那麵就也要有賭注,我們的賭注天子,那你們的賭注是什麼呢?最少也應該是能配的上我這個天子的賭注吧。”

這話一處奇古烈一時間還真愣在了那裡,這時候姝瑪哈薩開口道;“你小子直說吧如果我們輸了怎麼樣,想來你小子也定是早就想好了。”

薑亦凡笑道:“如果你們輸了就馬上撤兵而且還要歸還我們燕山十六城。”

此話一出在場的眾人心下都是一驚,特彆是蠻族的眾人,姝瑪哈薩這時候說道:“這個要求是不是有些過了?”

薑亦凡笑道:“難道我一個堂堂的北魏天子都換不來燕山的十幾座城池嗎?”

姝瑪哈薩皺著眉頭道:“嗯此事關係甚大,我們需要與我們的蠻王商談一下。”

這一刻薑亦凡笑道:“小時候便聽說蠻族就是仗著人多欺負人少的軟蛋,說道一些要緊的事情就冇有種了,以前我還不信但是今天我算是信了,連我們北魏一個十幾歲的娃娃的賭約都不敢接,你們蠻族還有什麼懼的。”

都說殺人誅心啊薑亦凡這話就如同刀子一般在不停的刺著對麵蠻族每一位戰士的心,這一刻奇古烈的頭上青筋爆出怒吼道:“你說什麼呢天子,有膽你在說一便信不信我現在就弄殘廢你。”

薑亦凡假裝縮了縮身子然後笑道:“軟蛋蠻,窩囊蠻,被一個小娃娃嚇破膽子的蠻族,算了你們走吧以你們現在這樣的心態就算在來一百萬大軍也不夠我們北魏吃的。”

聽到這話的百萬蠻族戰士居然齊齊的發出一聲怒吼,這時候隻見一隻雄鷹在空中射下直奔薑亦凡而去,其速度快到驚人,就要在抓到薑亦凡頭頂的瞬間,隻見一隻大手探出薑亦凡身後的李闊身子未動分毫便將這隻雄鷹抓在手中然後隻聽哢嚓一聲,這隻雄鷹居然被李闊硬生生的撕扯成了兩半。

就在這時一雄鷹身上掉落下一了一個竹筒,李闊看到更是直接一腳將其踢向了奇古烈的方向。

奇古烈巨大的身子移動冇有抬手拿住那個竹筒然後臉色就是一變,連忙見竹筒交給了身邊的姝瑪哈薩。

姝瑪哈薩看到竹筒上的符號後臉色也是一變,然後連忙打開竹筒看了一遍後一臉的凝重然後開口道:“既然你小子有膽子搞出這個賭約,那好我們蠻族迎戰了,兩日後我們各自出五人在此地比武,我們輸了就馬上退兵並歸還你們的燕山十六城,但是如果你們輸了我們不止要天子,國師也必須跟著天子一起道我們蠻族去。”

此話一出薑亦凡眉頭就是一皺但是隨即笑道:“冇問題就這麼定了。”

姝瑪哈薩忽然抬手道:“稍等一下,天子如此的英雄少年郎我們蠻族有不少弟子想要與你切磋一下,故而你們的五人中必須的有天子。”

宋明策聽到這話後上前一步道:“我們天子還小而且並不擅長打鬥,你們莫要欺人太甚。”

姝瑪哈薩笑道:“一個一手促成了今天比武局麵的小子,如果比武場上冇有他你說這能說的過去嗎?再說了北魏出了這麼一個豪傑天子不上台比試一下的話我怕我們蠻族小子會不服啊。”

這時候宋明策還要再說什麼的時候薑亦凡笑道:“好比武算我一個,但是咱口說無憑是不是應該立下個誓言啊,省的的到時候我們贏了你們不認怎麼辦。”

此話一處姝瑪哈薩的臉色就是一沉,雖然笑道:“這是自然,那你們呢?是不是也該是如此啊。”

薑亦凡開口道:“我以我北魏天子的身份在此立下誓言,這回與蠻族的對賭中,決不食言不然讓我們北魏受滅國之苦。”

對麵的姝瑪哈薩看到薑亦凡冇加思索的便立下了誓言這麵也抬手道:“我姝瑪哈薩蠻族大薩滿向我們的蠻神起誓,這次與北魏的對賭中,絕不誓言不然讓我們蠻族受儘滅族之苦。”

就在姝瑪哈薩說完這話後忽然天空之中烏雲密佈然後一道粗大的天雷落下正好劈在兩隊人馬的中間,這一幕驚的眾人紛紛後退了一步。隻要薑亦凡依舊微笑的抬頭看著天空中的烏雲。

午夜十分北魏前線中軍大帳之中。

宋明策一拍忽然大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罵道:“我不同意你們的方案,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我們現在代表的不是自己一個人。”

此刻吳浩上前安撫這宋明策道:“隻有一天的時間,天子、我加李闊也隻有三個人,難道你真的想親自去場上跟年輕一較高下嗎?”

宋明策握著拳頭道:“我怎麼不行,想當年我在你們這年紀比你們還厲害。”

吳浩歎氣道:“拳怕少壯現在就你這體格算了,明天我們在軍中選出兩個年輕的人上場就是了。”

這時候薑亦凡笑道:“選出來一個就行,我這有一個人應該明天就能道。”

此話一處眾人紛紛扭頭朝著薑亦凡看去。

薑亦凡臉帶微笑的道:“放心吧那人是實力我心裡有底。”

宋明策最後歎氣道:“一會各營吩咐下去,各營中武技高強者明天早上中軍答應集合。”

郭震看了看薑亦凡道:“你小子這回的豪賭好任性啊。”

薑亦凡笑道:“任性嗎?我覺得還可以,這一樣一來我們便又有了一些時間喘息,當然前提是能贏的話。”

李闊笑道:“五局贏下三局便是了,我一定會全力以赴拿下一具,吳浩這小子我相信也能贏下一局,這樣的話就的看看明天選出來的人如何了。”

薑亦凡聽到李闊的話後不高興的道:“這何況是你根本冇將我跟我朋友算在贏的裡麵啊。”

吳浩笑道:“你隻要不受傷就算我是們贏了,但是想來蠻族也不會茹莽道將你打傷。”

薑亦凡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說道:“既然研究的差不多了,我要回去睡覺了,走吧李闊。”

說完也不能其他人有什麼問題薑亦凡直接便朝著外麵走去。

李闊看到薑亦凡走了出去便馬上跟在其身後,眾人看到了一意孤行的天子都是搖搖頭,但是想到今天他的一舉一動大家心裡又生出了一絲異樣的感覺。

回到自己營帳的薑亦凡看到老龍正舒舒服服的躺在自己的床上睡著覺,這時候薑亦凡對著李闊說道:“你去給咱倆弄點吃食,晚上跟他們討論了一晚上餓了。”

李闊點了點頭後便出了營帳,這時候隻見薑亦凡一個飛撲一屁股坐在老龍的身上,隻聽到嗷的一聲老龍被薑亦凡這一屁股坐的飛了起來然後豎著全身的黑毛罵道:“挖槽!你小子要給來自一屁股坐死不成。”

薑亦凡笑道:“你除了變貓還能變成人把?”

玉冥點了點頭道可以是可以但是比較消耗體力。

薑亦凡點了點頭道:“你感覺我被傳送道了這個時間節點是因為什麼?”

玉冥想了想到:“難道是因為這場戰爭?”

薑亦凡摸著玉冥的毛道:“聰明,在我清晰了之後就想過這個可能性,這迷陣的關鍵點便是在這場戰爭之中,也許進來的人現在都在我們的身邊,有可能是在對麵也有可能在我們中間的任何人。那麼問題就來了我們該如何破去這個幻境?”

老龍玉冥想了一會後道:“讓戰爭結束?”

薑亦凡搖頭道:“如果讓戰爭結束的話那修士直接殺了兩麵的君王就可以了,甚至他更可以統一這裡。但是我認為這都不是突破幻境的手段、”

玉冥聽著薑亦凡的話若有所思的開口道:“你的意識是將分配的角色做到機製便可以超脫出這個角色本身,然後纔是解開秘籍飛關鍵,但是這隻是第一步麻煩的第二步便是這封術了。”

玉冥歎氣道:“一步一步來吧先講著幻術解開然後再研究那個神秘封術吧。”

薑亦凡點頭道:“後天我需要你變成人形去參加一個比試啊到時候彆掉鏈子。”

玉冥差異的道:“比試?這不是馬上就要開啟戰爭了嗎?這麼弄出來個比試了?”

薑亦凡笑著將今天的事情跟著玉冥說了一遍後笑道:“這回你明白了吧?”

玉冥感歎道:“你小子真牛B,你百萬的人的火拚被你三兩句的搞成了一個比試!你TM真是個人才,老夫佩服佩服,但是如果不開戰的話我們的任務怎麼完成啊?”

薑亦凡歎氣道:“你感覺這北魏真的有一戰之力嗎?先不說兵力的差距,咱就淡淡的說蠻族剛打完內戰的勢頭就不是現在我們可比的。既然這樣不如放長線來的穩定,我可不想浪費這一次幾回去賭在我感覺必定輸的地方,而這擂台就不一樣了有你跟我那麼我們就註定的兩勝利了,剩下人在勝利一場便是了。我感覺這個剩下的三個人不至於全輸吧!”

玉冥聽了薑亦凡的話後也的點頭道:“你分析的很對,這樣一來他們退兵歸還燕山十六城,這都需要時間,在這個時間裡我們還可以發展,而他們剛打完內戰必定會有更多焦頭爛額的事情,你小子這腦袋真的可以。”

就在這時隻見李闊走了進來到:“天子你剛纔是在跟誰說話?”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忙打掩護道:“我在這自言自語呢,自己思考問題的時候我喜歡在擬化另外一個自己。”

李闊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些什麼隻能搖頭道:“來吧先吃飯,明天我們倆還的早起,一會你早點睡。”

薑亦凡點了點頭後便開始跟李闊一起狼吞虎嚥的乾起了飯,說實話薑亦凡已經好久這麼滿足的吃過東西了。

滿足了口腹之慾後薑亦凡抱著老龍便睡死了過去,而李闊則是在他的躺旁邊打開了鋪蓋也睡了下去。

清晨十分聯營號角聲響起,薑亦凡聽到這嘈雜的號角聲後坐起身抻了個大懶腰然後發現早已起來的李闊已經給他打好水。

簡單洗漱一番後,薑亦凡便跟著李闊朝著中軍大帳走去。

一路之上隻見有不少兵將朝著中軍大帳出走去,而這一路上每逢有人看到薑亦凡都是站定給其行禮。

薑亦凡看著眾人的表現隻見也是一愣,這時候李闊笑道:“昨天天子的事蹟已經傳遍了整個軍營,現在無論是小道兵卒大到各營的都尉都對你十分的崇拜。”

薑亦凡哦一聲後便看到了錢明的中軍大帳,此刻大帳門外正站著**個人在朝裡麵觀望,這時候李闊輕咳嗽了一聲示意前麵的幾人讓一下,但是想來是因為裡麵打的太過激烈,這幾個人完全冇喲理會李闊的咳嗽之聲,看到做個情況李闊抬手拍了拍最後麵的一個準尉,這準尉不耐煩的轉身說道排隊去裡麵還冇打完呢。

但是說完這話後便看到了站在那裡的薑亦凡也李闊馬上神情嚴肅的開口道:“小人見過天子殿下。祝天子殿下千歲。”

這話一出其他的幾個正在觀看的兵士都是一愣然後紛紛回頭看去,下一秒賬內的人便聽到了帳外齊齊傳來了:“拜見天子殿下。祝天子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第一次感覺到這派場的將是一愣然後笑道:“起來吧!一會進去要加油啊!”

說完這些後他便你直接進入了大帳之內。

進入其中他便看到此刻的中軍大帳內被清理的十分感覺,隻有中心的一處類似與擂台的東西分的顯眼。

當薑亦凡走入之後便看到眾人齊齊的他行禮道:“:拜見天子殿下。”

聽到這話後他連忙走到了宋明策的身邊道:“都是營內兄弟不用客氣不用客氣。”

眾人聽到了這話後心裡都是一暖,能讓天子跟自己稱兄道弟那是一種無上的榮耀。

這時候吳浩開口道;前四個營已經都比試完了,你當時冇起來,現在是每個營得到一個勝利者,等到十五個營全都比試完了,我們在從十五個裡麵選出來兩個人。一個上床一個備用。”

薑亦凡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其實冇必要那麼麻煩,不知道你們知道田忌賽馬的典故嗎?”

大帳內的眾人全都搖搖頭。

此刻的薑亦凡也才反應過來自己說這個他們肯定不懂啊於是便開口道:“我們隻是說比五場但是並冇有說上陣的順序啊。”

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拿我們最弱的去跟他們最強的打,然後用我們最強的跟他們第二強的打,這樣我們即便是輸一場但是是我們五局三勝的機製故而按照我的排列我們隻需要用最厲害的幾個人去對戰他們最差的三個人那我們救是穩贏了。”

此話一處在場的眾人就是一陣安靜,然後許久後吳浩點頭道:“你這主意甚好,但是吧我們第一輪就必須的讓他們的人先上。這樣下一輪才能知道我們上什麼!”

薑亦凡笑道;“這個教給我就行。”說完了後他便繼續示意可以繼續了比武了。

這時候隻見一個光頭壯漢走了過來,這個光頭大步的走道了薑亦凡後連忙的對著他鞠躬道:“見過天子殿下,在下第七營的齊闖。”

薑亦凡看到此人的第一眼心下就是一驚暗道:“隻人長相居然跟齊家的那個大漢一幕一樣,難道此人便是那個大漢在這裡的化身?”

想到這裡他笑道:“齊闖兄,不必如此都是為北魏的百姓,希望你能力拔頭籌成為明天與蠻族的對戰一員。”

齊闖聽到了薑亦凡的話後笑道:“這是必然的,身為戰士戰勝是必須的任務,而天子身為天子壓住氣運也是天子的本分,我定會助天子達成所願的,待到一切結束的時候,你還記得我這個齊家的齊闖。”

薑亦凡聽到了齊闖的這番話後眼神就是一眯然後心下暗道:“看來這小子也恢複了理智,看來現在事情複雜了,如果他看清了時態還好要是他冇看清的話那就真的麻煩大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