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入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五十三章 入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山青水秀之間,一隊馬車正緩慢的行駛在官道之上。

車隊之中一架四匹馬拉著的寬大馬車之上,閒出屁的薑亦凡正斜倚在一張小桌旁邊看著對麵的二人。

而此刻這二人也都互相看了對方一眼然後便同時看向了薑亦凡。

薑亦凡看著同時看向自己的李闊跟齊闖臉上頓時升起了數條黑線。

這時候馬車忽然停了下來,這時候隻見李闊探出的頭朝著前麵大聲的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啊!為什麼停下來了?”

隻見前麵馬上跑過來了一個士兵道:“馬上的路被一顆巨木擋住了去路,現在前麵的人正在清理中,估計的清理一段時間。”

薑亦凡聽到了士兵的話後抻了一個懶腰然後翻身而起道:“既然這樣那我們就下去溜達溜達,這幾天車坐的我屁股都疼。”

隻見他說話間已經彎腰貼身齊闖跟李闊的身邊鑽了出去。

這一刻雙腳落地的講義費全力的張開看四隻肢舒服的呻吟了一聲後會哦頭道:“我說二位你倆還在車上坐著乾什麼呢?難道是屁股張車上了?”

齊闖跟李闊對視了一眼後無奈的也跟著薑亦凡走出了車廂。

此處雖然是大路但是旁邊的景色依舊十分的秀美,這時候薑亦凡看到了在大陸不遠的一間坐落在湖邊的竹屋,眼睛頓時亮起了光彩然後對著身後的二人說道:“走我們去拿竹屋看看,順便活動一下坐麻的雙腿。”

話音未落就見薑亦凡率先躍起朝著竹屋奔去,身後的李闊見狀也不敢遲疑也飛身跟上,隻有站在最後麵的齊闖吩咐了後麵的三百精兵分出一百跟著自己走去護衛天子。

山間清風吹打在薑亦凡的臉上讓他真的是十分的受用,這幾天天憋在車裡他感覺自己都快張毛了。

然而就在他穿行在林間的時候忽然一股心驚之感油然而生, 這一瞬他忽然抓住了身邊的一根樹枝停下了身形然後眼神打量著林中的一切。

就在這時隻聽到嗖的一聲箭鳴,薑亦凡心下暗叫不好隻見他的身子連忙往下一衝然後單手一撐地麵,隻見的身子瞬間躲到了大樹的後麵。

而對麵看到一箭冇中明顯也是十分的意外,隻聽到又是兩聲箭鳴。

此刻躲在大樹後麵的薑亦凡連忙猛的往後一退然後身子猛然一低,就在這時候隻見一隻剛纔那顆擋住了自己的大樹上忽然竄出了一隻黑色的長箭,雖然最後卡在了樹中,但是下一秒這隻卡在樹中的箭忽然猛的朝著薑亦凡的眉心射去。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眼神中閃過一抹厲色隻見他猛的一拳打在了地麵上,雖然是平平無奇的一拳但是地麵之上瞬間多了一個足有半米深的巨坑,而後薑亦凡的身子猛的朝著巨坑一趴,那隻黑色的長箭擦著他的頭髮射了過去。

感覺箭已經飛過後薑亦凡的身子猛的探出了大坑然後迅速的在此躲在一顆比剛纔的還粗上一些的樹後。

就在這時後麵的李闊也趕到了這裡,當看清薑亦凡的架勢後他馬上反應了過來天子是在此處受到了埋伏。

這時候的李闊眼神瞬間變的犀利無比,然後看了一眼薑亦凡的位置後便弓著身子朝著對麵敵人的位置潛去。

這一刻剛纔放暗箭之人並冇有察覺後麵來人了。隻見在距離薑亦凡大約一百米開外的一個草叢處,一位一身黑衣服的老頭此刻正揹著一個雕工精美的箭匣拉開了一張漆黑的大弓對著薑亦凡的方向觀察著。

就在這時隻見一道黑影在空中略過拉著大弓的老人冇想到有人會出現在自己是身前連忙改變角度對著黑影嗖的射出去了一根黑色長箭。

這一刻空中的黑影手中忽然多出了一根嗎棍子對著飛來的長箭就是一挑,勢大力沉的這一劍居然被他用巧勁挑飛到了天上,然後身子猛然的砸下了地麵。

而此時的薑亦凡在聽到了嗖的一聲箭鳴後便發現並是朝著自己的方向射來便連忙探出頭,然後順著聲音狂奔了過去。

眼看這一箭被挑飛的老人顯然臉色忽然變的十分的難看,而後隻見他馬上在此快速的在箭匣中在此拿出了兩根長劍,但是就在他要搭弓拉箭的瞬間,就見一道金光朝著自己的麵門射了過來。

老人見狀連忙收弓一躲,然而就在這時這跟對著他麵門射來的金光忽然停在了半路然後隻見一個魁梧的身影緊隨著了金光出現在了老人身前,然後定在空中的棍子對著老人就是一擊橫掃。

這一棍李闊可完全冇有留手半分,隻聽到林中中傳來一聲呼呼的勁風之後,然後棍子便掃道了老人的身前。

這一刻老人感覺到了這一擊自己怕是躲不開了便連忙將黑色大弓擋在了身前。

密林之中再次傳來了一聲巨響,這回倒飛出去的人變成了剛纔拉弓的老人,隻見他被李闊這一棒子打的倒飛出去老遠。

而這時候薑亦凡也終於來到了這裡看著不遠處的老人薑亦凡笑嘻嘻的問道:“這位老爺子的弓玩的好生厲害啊,差一點便中了你的道啊。”

那老人看到此刻身前的少年笑道:“你便是這北魏的天子?”

薑亦凡點了點頭道:“正是我,想來車隊前麵的那顆巨木也是你的傑作吧。|”

老人笑道:“你小子這腦袋瓜還真的是挺快的,冇錯那顆樹也是我弄的,還有下麵的竹屋子也是引誘你的道具。”

薑亦凡聽到這裡居然哈哈哈的笑了起來道:“你們為了我真的煞費了苦心啊,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是蠻族的人把而且還應該是蠻族中的了不得的人物。”

拿著大弓的老頭笑道:“這你就說錯了,我就是一個老頭子而已,這趟出山也隻是為了還彆的一個人情而已,但是我看今天這情況我這人情是還不上了。”

說話間隻見老人的身子忽然消失在了原地,這一幕的出現讓薑亦凡跟李闊眼前都是一愣然後李闊更是跑到了老人剛纔消失的地方四處檢查了一番但是依舊一無所獲。

這時候密林外麵的傳來了聲音,然後隻見李闖此刻帶著一百多親衛衝入了密林,當看到薑亦凡後齊闖開口問道:“天子剛纔是不是有人在此偷襲你了?”

薑亦凡淡定的笑道:“小問題而已,你看我現在活蹦亂跳的就證明我一點我冇事彆擔心。” 齊闖看了眼薑亦凡後開口道:“行了這回你也活動好了,我們快點回到車隊哪裡去吧,再有兩天便到了天龍城了,可彆在出什麼茬子了,要不我這個臨時被提拔的護衛長可擔不起這個責任。”

李闊笑道:“彆搞的那麼緊張,走吧天子估計前麵的大樹也應該處理的殺不多了。”

說完後便拉著薑亦凡往坡上走去,但是就在這時薑亦凡的忽然回頭朝著竹屋看了一眼然後臉上漏出了一抹笑容。

這次遇到刺客以後薑亦凡剩下的生活便被封印道了車上,之後在夜間的時候他才能下車透透氣。

還好剩下的路程已經不太遠,一行人逐漸的進入道了燕山之中。

這燕山之中遍佈著大大小小的山脈,屬於那種易守難攻的類型,到處都是天然的防禦屏障,薑亦凡真的搞不懂當年北魏到底的弱道什麼程度才能將這燕山輸給蠻族。於是他便開口對著李闊問道:“李闊啊如此絕佳之地當年是如何落入蠻族的手中。”

聽到這話的李闊臉上頓時就是一黑然後歎氣道:“不瞞天子,這些都是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當年君主大人新登基不久本來朝中就略有動盪,在加上一些王侯在這時候還都在不懈餘力的想要的大最大化的權勢。故而當時的北魏官場**的一塌糊塗,而天子呢那段時年輕氣盛中了一些人的詭計迷戀上了一位妖女。”

薑亦凡點頭道:“哦原來是這樣啊,說白了就是中了美人計被。”

李闊說道:“那都是奸人給君主下的魔幻湯,也不能全怪君主,而當時你的母後便察覺出了這事並勸諫了一番君主,冇想到君主被迷的太深居然將你母後逐出了宮去,但是因為後位是先帝封他冇辦,不然也許連後位都費了。”

齊闖這時候嘿嘿奸笑了兩聲道:“紅顏禍水,擾國殃民啊。”

薑亦凡抬手示意齊闖聽李闊繼續說下去。

李闊看著薑亦凡聽起了興致便繼續道:“當時你的母後身後便是前任大將軍徐家,當時掌兵的龍虎符便在你姥爺徐將軍手裡,而這徐將軍看到自己的女兒受到如此待遇氣的就要控兵起義,但是當時你母親已經懷了你,這才讓你姥爺放棄了這個念頭,但是依舊當天便衝入皇宮內直接斬殺了那妖女。”

齊闖聽到這裡感慨道:“以前之上聽說前大將軍鐵腕治軍,冇想想到對於家事也是如此的生猛啊。”

李闊笑道:“老將軍其實挺不錯的,不知道你在他手下當過兵冇有,他對兵還是很好的。”

這時候薑亦凡說道:“彆打岔還冇講完呢!後來我娘怎麼去了前線的?”

李闊聽到這話歎氣道:“其實當年王後可以不用上前線的,老將軍殺了妖女冇多久蠻族便開始對我們燕山山脈發起了偷襲,幾十萬大軍連夜便偷了我們兩個大城。而因為**城中的守官當時便投靠了蠻族,一至於前線的戰報冇傳上來。

等到京都君主知道這事的時候燕山都已經丟了五城了。

心急之下連夜便派徐將軍出兵討伐燕山,但是因為走的匆忙幾十萬大軍帶的糧草並不是很多,但是當時徐大將軍心想燕山複地本就富饒國庫內的糧食應該夠支撐一段時間。

可誰承想兩方交戰數月後打開官倉庫才發現裡麵的官糧早就被**的官員中飽私囊了,這一下幾十萬大軍便斷了糧草。

前線打仗冇有糧草怎麼打,於是徐將軍便派人回京求助,也就是這份求助害了皇後。

幾日後雖然君王雖然收到了資訊但是,因為官場早已**多年,後方的國庫早就被這群天殺的蛀蟲吃了精光,而當時已經八個身孕的皇後在君王不知情的情況下,帶人連續抄了好幾個貪官的家,並收出了打量的金銀珠寶米糧更是多到讓人汗顏。

但是因為冇有事前告訴君主,這讓君主的顏麵儘失,故而即便拿到糧草君主也並冇有第一時間派人送出。

這事被皇後知道後起的她連夜自己帶人朝著前線趕去。

兩天後等到君王反應過來後王後已經到了燕山外城。雖然糧草道了但是因為長時間的冇有吃的北魏的軍兵士氣低迷,眼見這對麵的蠻族氣勢如虹的樣子,我們的士兵簡直是慘的不忍直視。

終於在一個月後北魏燕山全麵失守,你的姥爺也戰死在了燕山中心要道天龍城之上。

兵敗入山倒,剩下的不足十萬大軍瘋狂的潰逃,而你的母親身懷九月眼看就要臨盆,而我當年便是你姥爺的親衛,你姥爺在臨走的時候將你母親交給我讓我保他母子順利逃出燕山。

可惜我最後還是辜負了徐將軍,你母親在陣前生下你後便因為疲勞過度去陪伴你姥爺了,而當時剛出生的你也是奄奄一息,我們保護你母親的親衛七十幾個人也都死的差不多了,我見事以自此我便將你抱在我懷裡,拿著一根鐵棒硬生生的殺出一條血路最後將你送回出燕山,當年我將你送到君主手中後便打算自殺去陪伴老將軍,可誰承想你你一離開我的懷中便停止了呼吸,這下可嚇壞當時的眾人,君主也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便抵還給了我,冇想到你一到我懷中便開始呼吸而且還打起了憨。

就這樣我便成為了你的親衛,天天寸步不離的跟在你身邊。”

薑亦凡聽到了前塵往事隻能是歎了口氣道:“冇想到我還有這樣一段曆史!那這回去天龍城中我的好好的去祭拜一下我姥爺。”

李闊點頭道:“嗯天龍城據說有個龍祖祭壇,聽說哪裡以前是北魏的龍脈所在,可惜了被蠻族霸占瞭如此之久,但是聽說龍祖祭壇的香火居然被蠻族繼承了下去,你到時候可以去看看。”

聽到龍祖祭壇幾個字的薑亦凡與齊闖忽然對視了一眼,然後便錯開了眼神。

而此刻沉浸在悲傷中 李闊根本就冇有發現這二人的微妙舉動。

為了更快的道達天龍城車隊覺得今天晚上連夜出發,整齊在明天開城門的時候達到天龍城,就這樣伴隨著月色車隊在大路上全速飛奔著。

清晨的霞光透過車窗照在了薑亦凡的臉上,讓他感覺臉上一陣麻癢,於是他便轉了身繼續睡了過去。

然而就在這時車外麵忽然傳來了熙熙攘攘的人流聲,這聲音朝的薑亦凡無法入睡便起身問道:“李闊現在是什麼時辰了。”

他這一起身忽然發現空曠的車廂內現在就隻有他一個人躺在裡麵。

聽著外麵的聲音,薑亦凡挑起簾子朝著外麵看去,隻見此刻車隊已經行駛在一條繁華的街道之上,街道兩遍繁華的店鋪此刻都已經開門迎接今天的第一波客人。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連忙將頭探出窗外對著後麵的李闊喊道:“老李我餓了,你順手給我買點吃的。”

這時在後麵騎馬的李闊看到探出頭的薑亦凡便笑道:“天子你醒了啊!彆急我們馬上便到達城府了。什麼你要吃東西,這樣不好吧我們一會進到城府在吃吧你看如何?”

薑亦凡聽著李闊的話後隻能無奈的點了點頭,然後將頭縮了回去。

就這樣車隊沿著天龍城中間的大道直接駛進了出高牆之中。

進入高牆之後隻見李闊翻身下馬來到車前給薑亦凡掀起了門簾,薑亦凡看到這一幕也彎腰走了出來。

這時候隻見一個穿著一身紫袍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道:“我是這天龍城北魏的守管恭迎天子殿下。”

說話間隻見他對著薑亦凡行了個跪拜之禮。然後站起身後馬上引薦薑亦凡往裡走。

薑亦凡看著此人方臉八字眉毛薄厚嘴一看便是官場老油條便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啊?現在城裡的事物交接的如何了?”

此話一出這個紫中年男子連忙道:“小人姓名熊名初墨,家父之前是尚書,在我出生的時候希望我日後能入他一般即便經曆在大的挫折初心未變便給我取了個初墨。”

薑亦凡聽著這個名字在嘴裡搗鼓了兩遍,熊初墨,熊初墨,熊出冇。。。這名字起的是真隨意啊。

而熊初墨聽到了天之在不停了搗鼓著自己的名字心下也是一緊,然後馬上打岔道:“因為我也是剛來故而城中交接的一些東西還在弄著但是現在蠻族十分配合,所以小人估計三天隻能便可以交接完,這回還的是能要回燕山還的是天子的功勞啊,天子真的是。。。”

就在幾人說話間一緊走過了長廊來到了一處大殿們前,這時候薑亦凡連忙抬手道:“彆那麼多廢話了,我餓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