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六十三章 訂婚儀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六十三章 訂婚儀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午夜十分,此刻的天龍城中百姓早就已經關閉了房門抱著老婆與周公談心了。

可是天龍城近衛隊的齊闖卻是滿麵愁容的帶著一隊人沿著城西的山路在尋找著什麼。

可惜在這黑燈瞎火的晚上老天視乎也在跟著群開起來了玩笑,原本頂大個月亮可是冇多一會便被夜空的一朵黑漆漆的烏雲給全部擋在了後麵。

看到這一幕的齊闖心下也隻能暗罵兩句娘,但是這人自己還是要找的。

山野外麵的在搜尋著,天龍城能的北魏大小官員也都是徹夜難眠,早前因為國師一隻極力的壓著這件事,故而天龍城能知道的人並不是很多。

但是隨著近衛隊的一係列動作後,此刻天龍城中一個心懷鬼胎之人也開始蠢蠢欲動了。

這一夜對於天龍城來說隻是普通的一夜但是對於此刻在水下洞府之中不斷的敲擊著鎖鏈的薑亦凡與李闊二人來說真可真的是點背道家的一夜。

拖著手上身子的李闊決定要打開來這間被封印的房間後,二人便來到了大石門的前麵。

薑亦凡看著這個掛滿鐵鏈的石門後對著李闊說道:“老李看看咱倆這應該怎麼搞啊?”

李闊在看著這被封的跟粽子一樣的石門也是一皺眉道:“那還能咋辦!笨辦法來唄!咱倆先在這地方找點趁手的工具然後在一點點將這些生鏽的鐵鏈子砸斷就可以了嘛!”

聽完李闊的話後薑亦凡絕望的抬頭看了看捆的裡三層外三層的鐵鏈搖頭道:“你這辦法的砸道石門時候去啊!”

李闊扭頭對著薑亦凡問道:“怎麼的你想出了更好的辦法了嘛?”

薑亦凡揉了揉太陽穴然後說道:“開乾把想什麼呢!”

於是二人就各自拿著找到的趁手的傢夥事開來是這一晚上的砸鐵鏈之旅。

清晨的昭陽緩緩升起,陽光透過水麪灑在了弄了一宿鐵鏈子的二人。

這時候的李闊依舊在賣力的砸著這堅硬無不的鐵鏈,而旁邊半夢半醒的薑亦凡也在拿著一個手頭機械式的敲擊著。

終於就在薑亦凡馬上就要睡覺是瞬間他就聽到旁邊的李闊忽然大喊道:“我成功!我們成功了!”

這這歡呼聲驚醒的薑亦凡揉了揉眼睛道:“我靠你可以啊居然真的被你全都敲斷了。”

李闊麵帶笑容的道;“隻要不泛起什麼事情都是又可能的。”

薑亦凡甩手將手中的石頭丟掉後便來到了石門之前。

此刻李闊上前一把按住了大石頭然後雙臂就是一用力,隻聽到石頭上傳來了咯吱咯吱的冇想到以現在狀態下的李闊居然真的將這石門打開了。

石門被推開後,瞬間一股發黴的味道隨著流動的空氣衝了出來,這讓站在洞口的二人馬上感覺道了一陣的眩暈,可此的薑亦凡更是張嘴扶著牆大口的乾嘔了起來。

大約一碗茶後這股發黴的味道才漸漸散去,乾嘔道小臉煞白的薑亦凡慢慢的找了個地方坐下,這時候李闊上前遞給他一個水袋子。

薑亦凡接過水袋子後猛的仰頭喝下了一口然後淑了老半天一口將水吐在了地上道:“老李你確定要帶這我進去?”

李闊笑道:“難道我現在很像在開玩笑嘛?”說話間他便抓起了薑亦凡朝著那間昏暗的密室走去。

被抓在手中的薑亦凡隻是唉聲歎氣的被拎著走進了這神密的房間。

這房間中並冇有出現之前薑亦凡想象中的畫麵,這是一處用來閉關的密室,在這密室的中央盤膝打坐著一居乾屍。

李闊隨手將薑亦凡丟道了一旁後,便開始隻顧著的找起了看看此間密室冇有冇什麼機關。

薑亦凡則是對這具乾枯的古屍又了些許清楚,隻見他圍著這個乾屍繞了兩圈後便抬起手輕輕的將乾屍上的衣服掀開了一角。

這一刻他看到在這乾屍的胸插這一柄小劍,之前是因為這乾屍的衣服太過肥大故而他二人都冇有發現這插入胸口及深的短劍。

這時候李闊發薑亦凡正蹲在乾屍的胸口處看著什麼,便也皺了過來。

當他看到了這柄黑色的小劍後納悶的說道:“天子啊你說這人是先死瞭然後被人封在這裡的呢還是被封在這裡後自己想不開自殺的呢?”

薑亦凡扭頭看了李闊一眼後開口道:“你的想法很獨到啊!但是看樣子你猜的應該都是錯的!”

哦了一聲的李闊繼續問道:“那你看這個乾屍應該是?”

薑亦凡摸了摸下巴道:“他應該是在外麵被人刺了這一劍,但是並冇有死然後他被送道了這裡,你仔細觀察一下這人的四肢,上麵是不是都又被鐐銬禁錮過的痕跡。”

說到這裡李闊連忙朝著乾屍的手腳看去,果不其然在這乾屍的手腳腕的地方都有厚厚的老繭。

薑亦凡眼神微微一眯然後說道:“此人死之前頭是在朝下看的。似乎在看著些什麼。”

話音未落隻見薑亦凡輕輕的在地麵厚厚的塵土掃去,隻見地上赫然刻著幾個歪歪扭扭的字。

李闊將腦袋探了過去然後讀道:“身份已被知曉,後來之人需小心。。。”

李闊撓頭道:“這段話眉頭冇腦的,難道這人是北魏的奸細?”

而此刻的薑亦凡瞳孔就是一縮然後他在心中反覆的默唸著:“身份已被知曉,後來之人需小心。。。?這個小心是小心什麼呢?看來真的被齊磊那老小子說多了,這裡並非是虛擬的幻陣而是真實存在的世界,顯然此人也是這無儘歲月闖入過這裡的一名修士,而他卻是倒黴的被這裡的人發現了身份,看這樣子此人定是被人以非人的刑法折磨過漫長的歲月,最後被人丟在這裡。”

想著想著薑亦凡忽然有些明白了當年為什麼自己的老爺會在這裡待那麼久,他們應該是也發現了這處密室但是看來他們並冇有完全明白這其中的意識。

但是這也不應該啊,那昨天晚上偷襲自己與李闊的人又會是誰呢?還有就是這天神教應該就是當年抓到這破陣之人的那個神秘的組織,師時隔了這麼多年了他們仍然在等待到底是在等待什麼呢?

就在這時李闊忽然發現這乾屍身下的雜草中好像又什麼東西,於是抬手要將這乾屍抬起看看。

這一幕給正在全身心思考著問題的薑亦凡嚇了一跳,然後問道;“老李你這是在乾什麼?”

李闊抬頭道:“哦我在仔細觀察這字的時候發現了這乾屍下麵好像又什麼東西。於是便將這老爺子請開一會我要看看。”

薑亦凡哦了一聲後便看著李闊將乾屍挪動了一個位置。

就在李闊將乾屍放在一旁的瞬間,忽然異變一起隻見那乾屍乾枯的手這一刻忽然探出抓住了李闊的手臂,隨後其一直緊閉的眼睛忽然冒出了綠油油的汙光。

這一幕出現的太過突然,以至於在做的二人根本冇有反應過來,李闊便被這乾枯的乾屍按在了地上。

薑亦凡率先反應了過來然後提起就是一腳踢向了此刻正打算撕咬李闊的這居乾屍。

轟隆的一聲巨響後全身慢慢長出紅毛的殭屍被薑亦凡這一腳踢飛出去老遠。

此刻這紅毛殭屍頭一歪然後便朝著二人急速而來。

之前吃過虧的李闊笑道:“冇想到這東西居然如此的厲害啊!一會我打上三你打下三。”

薑亦凡點了點頭道:“這東西的已經變異成了殭屍,以後你要小心一些,千萬不要被咬傷了,這東西屍毒很霸道解藥怕是一時半刻配不出來的。”

李闊笑道:“小意思!在戰場這麼多年了,最不怕的就是這些東西,因為隻要將其打敗就可以了。”

薑亦凡也是點了點頭,然後這二人便朝著紅毛殭屍衝去。

此刻剛由屍體化成殭屍的這位很久以前的曆練者做夢也冇有想到自己最後居然還成為了一名紅毛殭屍。

隻見這隻殭屍隻是在本能的躲避與攻擊,看到這一幕的李闊心下大定然後輕鬆的躲避這紅毛殭屍不斷攻擊而來的爪擊。然後還對這薑亦凡笑道:“這東西看著挺唬人其實攻擊太過單一,現在就是找到他的罩門便可以解決它。”

而這時候的薑亦凡卻依舊是一臉是擔憂,因為自從進入道這裡了以後他的心裡就一直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但是就目前發現的情況自己應該不至於會生出如此不好的預感。

隨著三人不斷的打鬥,紅毛殭屍的攻擊越加的僵硬單一,此刻的薑亦凡與李闊也漸漸占了上風甚至可以將其壓製的死死的。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紅毛殭屍猛的對天就是一聲吼叫,然後他身上的紅毛開始慢慢的變成了綠色的長毛,這一幕看的其對麵的倆人就是一愣。

然而就在這一愣之下紅毛殭屍忽然朝著他們倆個衝了過來,二人見這情況連忙往旁邊躲閃,但是這一刻這半紅半綠的殭屍居然冇有攻擊他們倆而是直接從向了最早的時候他盤坐的地方。

這一幕看的李闊眼睛就是一眯然後開口道:“我就說嘛!他坐的地方又問題。”

話音未落虹之間那殭屍居然一下轉入了那團草蓆之中。

此刻李闊二話不說就要跟著衝進去,可是被薑亦凡一把拉住了手臂說道;“等一下!這洞穴太過過意不可冒進。”

聽到了薑亦凡這話的李闊身子就是一頓然後扭頭對著他開口道:“那你又什麼打算?”

薑亦凡摸了摸鼻子想想說什麼的時候,忽然在草蓆中伸出了一直綠油油的爪子一把將此刻正分神的薑亦凡大腿扣除然後猛的往洞下一拖,這一刻他好像被千斤巨力拖住了一樣整個人不受控製的朝著草蓆中的破洞內滑去。

而看到這一幕的李闊眉毛就是一立,二話不說直接飛身朝著洞口衝去,雙腳更是卯足了力氣,隻聽到跍通一聲,李闊的身子率先的掉入了草蓆之中,而後薑亦凡的身子也跟了進來。

此刻二人隻感覺自己先的墜落了一段距離然後好像掉到了什麼東西的身上,然後這個東西便帶著他們倆個在這漆黑的地下飛快的移動著。

天龍城中廣場之上,今天是北魏天子與蠻族長公子訂婚的大日子。

全城的百姓甚至燕山其他城郡的人都來道了天龍城想要見證這偉大的時刻。

這時候在一處奢華的宮殿內,一身盛裝的雅娜正在讓侍女給她完成最後妝容。

為她化妝的女仆滿麵笑容的對著雅娜說道:“長公主今天真的太漂亮了!”

聽到這話的坐在門口的小公主吃了口蘋果後說道:“我姐姐什麼時候不漂亮了!他就是這天上最明亮的那顆星星!”

女仆聽著小公主的話後笑道:“等以後你道了這一天的時候你也會是這世界上最漂亮的那個星星。”

小公主哼了一聲後說道:“我纔不稀得當什麼星星!我以後要當一片雲!自由的雲!”

聽到這話的二人噗呲一聲笑了出來,這時候看到笑著的二人小公主將蘋果摔在了桌子上怒道;“笑什麼笑,我以後可不會向你一樣成為一居權利交易的傀儡。”說完之後小公主摔門而出。

雅娜看著被妹妹摔的嗡嗡作響的大門歎氣道:“其實我感覺天子還不錯!這樁婚姻也是我可以接受的,哎!”

蠻族的內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而此刻北魏這麵確實都已經亂了套。

天子殿下無故失蹤了好幾天,要是方平時也許大家都會以為又是這個天子耍性子出去玩幾天,可是今天是他跟蠻族公主訂婚的大日子,如果他不出現的話嗎, 很有可能就會讓倆國再次分裂甚至是大戰又可以一觸即發。

熊初墨此刻正如一隻熱鍋中的乳豬一樣到處的踱著腳步,而此刻坐在最上麵的國師緊閉著雙眼手指跟是不斷的敲擊這凳子的扶手。

然而就在這是隻聽到一個急促的腳步聲傳來,起闖率先衝了進來然後對著國師開口道:“我們翻遍了整個吸麵的大山也未能找到天子的一絲蹤跡。”

聽到這話的國師敲擊這扶手的手忽然停了下來然後默默的站起了身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