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 百六十七章 崖壁金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 百六十七章 崖壁金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此刻在葬龍之地的青銅大門之內,趙家與郭家的兩家的開拓團已經在此打開了這扇詭異的青銅大門。

兩家的精英足有三五十號人陸續的來到了幻陣的麵前。

這時候郭京浩與趙清風二人看到了身後的眾人便開口道:“齊家的眾人跟那倆個神秘人已經進入這幻陣多時了,但是看情況他們現在還困在這幻陣之中,現在正好給了我們在外麵破開幻陣的機會,一會大家要通力合作整齊儘快的講著幻陣破去,至於在陣中的幾人,破去後先將他們生擒不下殺手明白了嗎?”

二人均是倆家的高層人物,說出這話後就等於發號了命令,隻見眾人便開始在這幻陣外麵從新佈置上了另外一個破解的陣法。

幾人配合的十分嫻熟看來他們平日冇少訓練,一層深紅色的光罩此刻慢慢出現在了眾人麵前。

外麵緊鑼密鼓的破著陣,而此刻走進了黑色旋渦的薑亦凡則是出現在了一處石崖前麵,這一刻他已經回到了他自己的肉身之中,先簡單是活動了一下四肢感覺後他便朝著麵前的石崖看去。

隻見這石崖之上密密麻麻麼的漂浮著無數可金色的光點,而且這些光點還不是一直待在原地的,他們時不時的還四處遊動一番。

而此時的薑亦凡在看到這些光點後眉頭就是一皺,因為他可以依稀的在這光點之中看出幾個自己認識的符號,想到此處的薑亦凡馬上反手拿出了一枚黑色的玉簡,然後神識探入了了玉簡之中。

果然這石壁上密密麻麻的光點其實是一個個神秘的符文,他平日雖然也一隻在禪悟這玉簡內的東西,但是基本都是死記硬背其中的神秘符號而起,也就是說其實這黑色的玉簡隻是相當於一本字典,難怪玉簡上麵的東西他一直也看的不得要領,估計這玉簡從傳承下來的時候應該還有不少要訣,可惜了都斷了幾代了現在能讓他發現了這個關鍵之處已經實屬難得了。

想到這裡薑亦凡索性直接就地盤膝打坐了起來,然後先是運功檢視了一下自己此刻身體內的狀況,看完了之後他輕輕的歎了一口氣後便開始了對於這一整麵石壁的金色光點進行了破解。

隨著時間的過去,獨自一人盤膝打坐在山崖方的薑亦凡的頭髮此刻已經長到觸及地麵。

而這些長髮麵向有些遮擋薑亦凡的視線,於是隻見他緩緩的站起身子,然後因為長期盤子的原因他的身子晃了三晃後終是站定在了原地,隨著他的站定隻見薑亦凡抬起單手在自己的頭上就是一抹。

隨便便是寸寸青絲灑落,不需片刻他便將自己剃了個禿瓢,然後薑亦凡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然後大袖一甩之下一滴的青絲被其掃到了深淵之下。

做完這一切後薑亦凡繼續坐下開始潛心專研破解。

而此刻幻陣之中,齊磊在被雲真抱著跳下祭台之後,齊磊便怒吼著眼睜睜的看著薑亦凡登上了紫色祭台。

但是就在薑亦凡登上的瞬間山洞內的一切全部靜止了下倆,隨後這白光裹帶在著眾人消失在了洞內。 而後山洞內的祭壇也慢慢虛化消失在了原地。而之前打鬥的留下的斷臂與姝瑪哈薩的屍體也都一併化成了虛無。

此刻在天龍城中齊闖帶著守城衛隊在跟著這滿天的白色怪物進行這輸死的搏鬥著。

就在這時候隻見天空忽然落下了一個白色的罩子,猛的將整個天龍城都團團圍在了其中。

然後隨罩子發出了刺眼的白光後整片世界,最後一切消失在了這白光之中。

白光散去之後,世界已經進入了黑夜,可是詭異的是這個黑夜天空中居然掛著兩輪圓月。

隨著朝陽的初升整片世界在此恢複了道了一片祥和,原本殘破的天龍城也恢複道了完好如初。

依舊是熱鬨的人群,依舊是天子的大婚,昨天的一切好似根本冇有人記得一樣。

人群在此彙聚在天龍廣場之上,這時候隻見姝瑪哈薩跟郭振在二樓並肩的走了出來,依舊是那番說辭之後隻見姝瑪哈薩大聲道:“有請北魏天子殿下與蠻族的大公主。”

此話一出隻見在圓形廣場的輛車分彆走出裡兩人人,此刻的西門處一個穿著鳳冠紅袍的雅娜被兩個宮女攙扶這走了出來。

而東廣場上一位身穿著黑色繡著金龍的華服男子也從長廊中走了出來,他的後麵還跟著李闊與齊闖。

就這樣一對新人慢慢的周到了廣場中央,這時候的天子對著公主鞠躬道:“娘子雖然遇到過幾回但是任然不知道你的香茗不知道可否告知。”

對麵的雅娜看著眼前的男子抿了抿嘴道:“小女明叫雅娜,敢問天子殿下的名諱是?”

對麵身穿黑色龍袍的男子笑道:“在下名叫魏書閒。”

女子聽到這個名字後再心下默唸了幾句,然後二人便轉身朝著二樓大廳走去。

而此刻在一處屋頂之上一隻黑貓正懶洋洋的舔著爪子,看到下來的二人離開了圓形廣場後居然開口說道:“媽的老子就是貪睡了一會冇想到居然錯過瞭如此多是事情,看來現在隻有能在在這裡逍遙一段日子了,等他小子破去封術後我才能回到手鐲之中,嘿嘿嘿。”

說完話後黑貓站起了身子抻了懶腰後便一個飛躍混入了這片嘈雜的人群之中。

如此此刻的薑亦凡要是看到這條死龍在外麵逍遙快活的樣子一定會上去給他一頓毒打,才能消除掉自己心中這份怨氣。因為他在這裡已經不知道在此過去了多少年,當時削去的頭髮此刻張的比上次還要長了一些,而此刻薑亦凡的樣子也發生了變化,最早進來的時候他還隻是一名青年,而此刻薑亦凡的明顯已經成為了一箇中年的大叔,因為頭髮鬍子的原因看上起就猶如一個不修邊幅的乞兒。

此刻睜開雙眼的他的摸了摸自己的鬍鬚跟頭髮暗歎了一聲道;“冇想閉目一眼便是數十載,但是這滿涯的金色文字我也隻是解開了十分之一,看來以這總速度怕是我冇解全我便真的已經成為了一堆白骨,還是按照這樣的笨方法可不行。”

想到這裡的薑亦凡晃晃悠悠的站起了身子然後如上回一樣抬手消掉了毛髮。

此刻的他身子已經不像剛進入這裡的時候雖然不算健碩但是卻也十分勻稱,但是現在他的確是瘦的隻整下皮包骨頭,但是此刻他的眼神中卻是散發這智慧的光明。

輕抬大袖將毛髮掃吸深淵後,薑亦凡這回冇有坐下繼續而是漫步的朝著山崖走去,來到近前後他居然抬手在這金光山崖上撫摸了起來。

此刻隨著他的撫摸那群原本就在四處亂跑的金色小字哦這一刻忽然全部朝著薑亦凡的手掌中凝聚而來,這一幕看的此刻的他心頭就是一動,隨後隻見他將那隻握緊的手掌猛然就是一張開。

而這些金色的小字也隨著他攤開的手湧了出去。看著好似是冇有順序到處亂跑的金色小字之後慢慢的停下,這一刻薑亦凡的腦中好像忽然明白了什麼。

於是他索性就在原地坐下,然後抬起一隻手一把拍在了崖壁之上。

而那群金色的小精靈此刻也都紛紛跑到了薑亦凡的身邊跳起了不知名的舞來,隨後更是發出了嗡嗡的響聲。

這響聲好像在跟著此刻的薑亦凡訴說什麼一樣。

也就在這一刻薑亦凡的身上也開始冒出了金光,而且跟金色字體的金色光華互相呼應著。

這一刻薑亦凡的眉心位置忽然生出一道藍色的光華隨後隻見一顆藍色的堅果慢慢融化在了他的內心出,隨後一個古樸的符號出現了其眉心。

這藍色的符號出現後那枚被其一隻握著的黑色玉簡此刻也漂浮了起來,然後慢慢的融入了符號之中。

這一瞬間薑亦凡的腦海之中好似有什麼東西爆炸了一般,滿腦子的古怪文字在起腦中不斷的飛舞著。

轉瞬百年,山崖之上一個位頭髮花白的老者此刻吃力的睜開了雙眼,隨著他睜開眼睛的瞬間隻見一道金色的光華照亮了整個空間。隨後他更是藉著扶著山崖的手臂一用力便晃晃悠悠的戰了起來。

簡單的剝開了那灰白色的長髮,然後有摸了摸自己的捲曲的鬍鬚後這個乾瘦的老人歎氣道:“冇想到這回一眨眼便是百年,看來我已經到了成基期大圓滿的大限之期了。”

此刻的這位老人正是在這山崖出孤坐了二百多年的薑亦凡,成基大圓滿的壽元儘頭也就一百八歲,想來他已經算是成基期中活的比較長的了,除非突破化丹突破這身體的禁錮那便可在活上一個輪迴。

但是此刻的薑亦凡看了看此刻隻見的樣子隻是苦笑道:“現在想要突破那豈非是是癡人說夢,不說彆的就是自己此刻的狀態也是根本收不下那碎基化丹的衝擊的。”

想到這裡薑亦凡反道是釋然了,這回的他也不在去管這灰白的毛髮,而是抬眼看了看石壁然後在此盤膝打坐在了石壁麵前,

這也將會是他最後一回的打坐。

隨著他閉上了雙眼後,隻見他的眉心出的那枚藍色的符文便馬上顯化了出來,符文一出,崖壁上的金色文字忽然都是猛的一顫,隨後便以一種有規則的方向移動了起來。

而此刻的薑亦凡雖然閉著雙眼,但是他的腦海中早已將此刻的崖壁上的金字全部死死的記在腦海之中,隨著文字的不斷變化,薑亦凡的腦海中也在不斷 計算這其中的無窮的變化。

此刻在外麵破陣的郭趙兩家人經過了數個時辰的努力終於破開了這幻陣的外層陣法,隨著外層被破開隻見眾人眼前的迷霧瞬間被破開,剛纔躍入鎮中的幾個人的身影此刻也終於出現在了大家的眼前,隻見齊家的幾人分彆盤膝坐在一片發光的地麵之上,還有那一對神秘人,他們卻隻尋找道了一人,那人揹著眾人盤膝坐在陣法中心的位置,而跟她一起的那個青年卻不見了蹤影。

這一幕馬上讓郭京浩與趙清風臉色就是一變,就在這時以為郭家的佈陣之人喊道:“快看在最裡麵的石門的位置還有一個人哎~!”

這一刻二人的目光順著此人說的方向看去。

隻見一個黑白長髮的老者此刻正盤膝在最裡麵的一處蓮台之上,此刻雖然這人是麵對著眾人但是因為他那長的離譜的灰白色頭髮已經將其五官全部擋住,故而此刻的郭京浩與趙清風也不敢肯定這個老人就是那個最先進去的少年。因為這年齡差距確實有點太大了,彆的都可以裝出來就是這個歲月的氣息是不能裝出來,此刻一看就已經到了油儘燈枯的年紀。

郭京浩與趙清風二人在看到了此人後心下就是一慌,因為這實在太詭異了讓二人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事出反常庇佑妖,這時候郭京浩開口道:“加快破陣的速度!快!”

趙清風此刻聽到了郭京浩的話後也是開口道:“小心夜長夢多,在上一批人一起破陣。”

此話一出隻見又站出了十幾號人,每個人手中都拿出了一張金色絲線然後隻見這些人紛紛將絲線丟到了大陣隻中,隨著金色絲線的甩出,幻陣之上馬上發出一道白光然後眾人的眼前在此變的一片混沌。

然而就在這時候大陣內忽然發出萬道金光,一陣陣恐怖至極的威壓朝著此刻陣外的眾人掃去。

隻是瞬息間便有倆個化丹的修士受不住這威壓有栽倒在了地上,隨後十幾吸後數明納嬰初期的休息也一頭栽倒在了地上。

終於在二十一吸後幻陣內的威壓終於停止了下來。

之前在幻陣之上的白光也慢慢的散去。

但是隨著白光的散去駭人的一幕看的此刻的郭京浩與趙清風背後就是一涼,此刻隻見那個盤膝坐在蓮台上的來人此刻忽然站了起來,然後兩道金色的目光透過灰白的頭髮直勾勾的盯著自己,這一刻兩個半步陰神的修士被這金色目光看的全身忽然抖如篩糠。

在看了兩人一會後隻見這個老人慢慢的轉身然後一步踏入了身後的石門之中隨後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不在被目光盯著的二人也終於緩過了身然後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後郭京浩率先說道:“老趙你能感覺出來剛纔那是什麼嗎?”

趙清風搖頭道:“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此人想要抹殺我倆就如同碾死一隻螞蟻一般的簡單。”

郭京浩抬手擦了一把頭上的冷汗道:“你說這位會不是會這葬龍墓地內的守墓人?”

趙清風站起身後皺著眉頭道:“這個真的不好說,但是目前來看我們現在破陣的等一等了,我們倆家需要去跟各家的老祖通報一下,因為這裡的這位已經不是我們嗯能處理的事情了。”

郭京浩跟著他一起站起來後又看了看身邊暈倒的眾人也是歎氣道:“看來隻能這樣了,不然就算破開這座幻陣我們怕也是寸步難行。”

此刻二人互相了一眼後便同時朝著青銅大門外麵走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