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微風繁體小説 > 仙俠 > 瞞天紀 > 第二百六十八章 九龍鎖天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瞞天紀 第二百六十八章 九龍鎖天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葬龍之地青銅門內的郭趙倆家的依舊達成了共識,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就在剛纔的一刻盤坐在山崖之上的薑亦凡感受這自己體內最後的一絲生機被時間抽走的時候,隻見在其的神識海中一股深紫色的光束衝他的仙台然後將其籠罩在了其中。

這一刻的薑亦凡腦海之中忽然響起了一個老嫗的聲音:“身為薑家的子弟,就算是道了油儘燈枯也要有要不屈的意誌,更何況你還冇有冇完全使用出你自己體內的真正屬於你的那股力量,既然如此那就讓我幫助一最後一程吧。”

隻見話音一落之後薑亦凡的一股濃鬱的赤色在起周身上浮現了出來,隨後在他的身後忽然幻化出了一個古老而神聖的圖騰。

這圖騰下麵好似女媧在張開懷抱擁抱這上麵的一顆黑色的赤色的羊頭。

圖騰一現此刻已經油儘燈枯的薑亦凡瞬間感覺到體內忽然生出出一股神秘的力量,這股力量好像本來就一直蘊含在他的體內一般,此刻隻不過是被人硬生生的激發了出來。

隨著圖騰的在起背後幻化而出後,此刻的薑亦凡其他的異象也接二連三的被這圖騰啟用出而出,坐開始的便是在起剩下的蓮花道台,然後他的左手太陽右手太陰也隨著蓮花道台的出現也慢慢的顯化在起手中。

如果此刻有人在身邊看到此刻的薑亦凡定會直接驚掉下巴,如此威視就足以嚇跑大能。

所有異能顯化完成了之後薑亦凡的內心出的那個藍色小印記忽然就是一抖隨後隻見這麵牆壁上的密密麻麻的金色光點此刻居然全隊一股腦的鑽入了此刻藍色小印記之中。

而此刻隨著金色小光點的不斷鑽入薑亦凡的的體內的元氣開始慢慢提升了起來,原本以為還需要大量丹藥才能完全餵飽的太極道台,在這金色字體磅礴的元氣下居然開始了碎基化丹。

而此刻的講義費卻完全冇有理會自己在寸寸碎裂的太極道基而是全神關注的整理這現在腦海中的那些神秘的金色文字。

就這樣他的太極道台最後全部都粉碎了一片,而此刻這些碎掉的粉末則是在他的氣海之中不斷提煉粉碎提煉!直到道台之上的渣滓全部被摸成了一絲絲黑色的煙在他的頭頂漂浮而出。

就在這一刻他好像也發現了此刻隻見丹田內部的變化,然後隻見薑亦凡張開乾枯嘴巴艱難的說出了一個字“化~!”

此字一處隻見他體內好像颳起了一股風暴一般,原本死靜死靜的丹田氣海之中忽然不斷的收縮了起來,隨著冇一回的收縮都有一些細小的粉塵被擠壓道一起。

就這樣在薑亦凡的丹田擠壓不知道多少萬次後,終於在這成千上萬的吃一顆赤紅色的圓珠中,這珠子雖然很小但是其上的光卻是異常的明亮。

萬萬冇想到此刻的薑亦凡居然在這山崖前麵凝聚出了一顆赤丹,然而此刻的擠壓並未結束,隨著一股黑白的氣在其身下湧入了道他的體內後,這顆原本赤色的珠子上麵現在風快的凝結出了一黑一白兩層,如果仔細看去你還會發現這黑白兩層居然是一張太極的團。

黑白兩層過後剩下,隻見在他眉心的那個神秘的藍色符號忽然射出了一抹藍色的光線,然後再這藍色的光線之下,一抹湖藍一下子將整個黑白二色完全包裹在了其中,這一刻薑亦凡體內的化出的道丹以下就變成了湖藍色。

雖然是湖藍但是隻見道丹之上忽然伴有五彩的光華髮出,而且這一刻開始它便開始在其體內自行旋轉了起來。

而這一刻那個滿頭灰白色頭髮骨瘦如柴的薑亦凡因為成功的化成了道丹故而此刻他的頭髮漸漸退去了黑白,而他那骨瘦如柴的身子此刻也已經恢複道了年輕的樣子。

這時候薑亦凡開口輕吐了一口濁氣,然後就要收工站起身子。

忽然之間那倆團一直在起手中未動分毫的火焰此刻忽然消失在了其手中。

而此刻他的丹田藍色道丹的外麵此刻忽然多出了以後一紅衣藍兩顆小球,這兩顆小球一直在圍繞著漂浮在氣海之中的藍色道丹無規律的旋轉著。

如果此刻有大能在此看到這一幕的話一定會嚇的不輕,因為這伴生日月的道丹古往今來怕是也冇有幾個人化出來過。

一切完成的薑亦凡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第一個出現在他麵前的居然是老龍玉冥。

這一幕讓他就是一愣然後好像忽然想到了什麼一般罵道:“你個死龍!在幻境之中你跑那去了,媽的你知道嗎要不是師傅幫我擋刀我怕是現在還被困在幻陣之中。”

這時候的老龍也是一臉的矇蔽,上一刻他還在跟一隻狐狸精吹著牛皮,下一秒他便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給拉倒了這個地方,當他放映過來之後冇想到久彆重逢的薑亦凡上來就給他劈頭蓋臉的一頓罵!

老龍鬱悶道:“你之前跟那個李闊去下到密室,我跟進去的時候就已經晚了,要不是我硬抗了兩個神秘人將李闊一腳踢進去,你小子能順利的完成任務嘛!”

薑亦凡聽著老龍的話後狐疑的問道:“咋地李闊是你踢進去的?”

老龍拍了拍胸脯道:“當時這小子中了暗箭,要不是我及時出手那小子怕現在早成一堆白骨了,還有如果不是我破壞了門口的機關你倆能在裡麵那麼安穩嘛!媽的好龍冇好報啊~!我敢了這麼多好事怎麼就冇人記得我呢?我真。。。”

聽到老龍又要開始絮絮叨叨的訴苦的薑亦凡連忙岔開話題說道:“如果我料想的冇錯的話我剛纔是無意中解開了外麵的封術,那現在這個位置就應該是葬龍之地的最核心的地方了。”

老龍聽到這話也是一愣然後說道:“我說的呢我原本在那隻貓的身上附身的好好的,結果被硬生生的拉回道了你的麵前。”

薑亦凡聽到這話後歎氣道:“你這回是爽夠了,在幻境之中你就冇在我身邊呆上過一個整天的,這回你可算是野夠了。”

老龍玉冥嘿嘿一笑道:“這才那道那啊!等我真的要是完成那個,以後我就以後天天出去浪起來。”想到這裡老龍居然一臉的淫笑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的薑亦凡歎了口氣說道:“走了看來目前之後我一個人進來了,咱倆趁著這時候趕緊進去看看。”

說到這裡薑亦凡站起身子然後發現此刻的黑髮因為太長已經遮擋住了他的視線,此刻隻見他將頭髮一卷一盤然後反手拿出了之前的那根木頭髮簪往頭上一插,還彆說此刻的他還真的有了幾分出塵的意識。

弄完之後他則是大步的朝著甬道外麵走出。

這條甬道不算很長,跨出甬道之後薑亦凡整個人就是一愣,此刻他眼前出現的去一幕徹底的震懾住了他的心神。

他之前也曾經想過這葬龍之地最後到底會是個什麼樣子,但是真的當他走了這裡以後,眼前的一幕是他想都無法想象道的一幕奇觀。

隻見一片十分空曠的巨大石室內一口漆黑的棺槨被就跟碗口粗細的鐵鏈淩空提拉在半空之中。

而在這石洞的棚頂之上,九條漆黑無比的巨龍正匍匐在哪裡,每一條龍的四隻利爪上都被扣著一根黑漆漆的鐵環,而這鐵環的上麵也都掛滿了碗口粗的黑色鐵鏈。

而在棺材的正上方的哪裡一條比隻其他八條龍黑龍的體型都要大上不少黑龍,此刻正用一對凶目看向此刻薑亦凡走進來的方向。

這還在處於震驚中的薑亦凡忽然聽到了老龍興奮的喊叫聲:“這地方真的有完好無損的龍屍,而且還是黑龍的,TMD真的實在是太好了!”

看了一眼在拿不停亂叫的老龍薑亦皺著眉頭說問道:“這麼大的龍屍你要怎麼給他帶出?”

老龍嘿嘿一笑道:“這個我隻有辦法,真的是皇天不負有心人啊!。”

這時候的薑亦凡也不在去理會這條老了而是漫步的朝著下麵的平台走去。

下麵的平台呈八角形,每個角上都刻著玄奧的符文,此刻的他小心的走在上麵生怕踩到那個符文而觸碰道什麼機關。

可是直到他走到了那口黑

啊色的古老巨棺的下麵也冇有碰到一絲的危險,這時候老龍的聲音忽然響起道:“你看前麵地上有一個兩噶凹槽,你趕緊去看看那是什麼東西?”

薑亦凡聽到老龍的話後也順著他說的方嚮往那麵走了幾步後便發現了老龍說的那兩個凹槽。

就在看到凹槽的瞬間薑亦凡的心下就是一驚然後反手拿出了兩枚青銅鑰匙慢慢的慢慢的插入道了礦個凹槽之中。

這一刻隻聽到地麵之下傳來一陣轟隆的巨響後再巨大黑色棺槨的最忽然升起了一根一米見方的柱子。

看到升起的柱子後薑亦凡慢步的走了過去,隻見這個柱子的中心的中心位置此刻一枚黃色的玉簡正靜靜的躺在凹槽之中。

看道玉簡的薑亦凡小心的將手伸向了玉簡,然而就在他手觸碰道玉簡的瞬間,他的眼前就是一白隨後他發現自己站在了一座山峰的頂端,此刻他的身前還有一個身穿一身黑衣服的高大青年。

這青年一隻背對著薑亦凡,一時間讓他看不到此人的容貌。

就在這時那黑衣人麼忽然開口道:“少年郎,恭喜你在這九死一生的葬龍之地中走到了這裡並觸碰道了玉簡。”

薑亦凡聳了聳肩膀道:“我猜的不錯的話你應該就是哪個什麼黑龍魔帝了吧?”

這個黑衣人聽到了薑亦凡叫出了自己的名字身子就是一頓然後忽然笑道:“你是不是看到我的那一絲善唸了?”

薑亦凡點頭道:“是的,在過了那幻陣之後我確實看到了一個身穿黑色的衣服的老頭,他自稱是當年黑龍魔帝成就帝位時候剝離出的善念。”

黑衣青年點了點頭道:“他並冇騙你,他確實我是我在成道的瞬間剝離而出的一縷善,因為當時的我不能有一絲善的純在,不然這五域十洲就要受到這滅頂之災。”

薑亦凡點了點道:“那你冇有了一絲善的話,你又怎麼來界定這一分餓呢?”

黑衣青年笑道:“因為我就是惡,所以說有的惡在我麵前都會原形畢露,而善之人卻不會受我的影響,這個你懂了嗎?”

薑亦凡對著黑衣青年豎起大拇指道:“你真的是位英雄。”

黑衣青年哼了一聲後說道:“我並非什麼英雄,隻是在對的時間我做了一件對的事情而已,想來我們九兄弟當年拉著這座古老的棺材漂浮在無儘的星空之中,我們是被放逐在到這裡的。”

聽到這裡的薑亦凡摸了摸鼻子道:“你們是被放逐到這裡的?那你們之前從什麼地方而來又要去往何地?”

年輕人慢慢的抬起了頭看向了空白的天際然後笑道:“我們來自無邊的虛無,並且冇有前來,我們原本隻是在這虛空之中誕生的九條真龍,後來兄弟幾人都長大了後我麵便擺在蚩尤帝君門下。然後我們兄弟九個便開始南征北戰,但是戰爭打到最後我們還是輸了,我們兄弟救人也被套上了黑金鎖鏈讓我們拉著一座神秘的石棺遊走在這無儘的宇宙之中。”

靜靜聽著黑衣服青年說完這後的講義費摸了摸鼻子問道:“既然是讓們無儘的放逐,那你們為什麼會出現在葬龍之地?”

因為我們在宇宙中遊蕩的時候碰到了一個揹著一把長弓的漢子,看到兩位們二話不說便朝著我們射出了神箭,我的八位弟弟就這樣死在了他的箭下,而憑藉我一己之力根本無法拖拽的動身後這座神秘的古棺,說以我便朝著離的最近的一個生命古星墜落了下去。”

薑亦凡聽到了揹著弓箭的人後眼神就是一眯但是也冇多想而是繼續問道:“然後你便來到這顆星球之上?”

黑衣青年點頭道:“我們到這裡的時候這裡還是一顆蠻荒的星球,之後的無數年月裡又陸陸續續遷移過來了不少的人,而當時我以內受傷太重故而選擇從入輪迴在這顆星球上在修一世,可是萬萬冇有想到也就是這一世讓我走到了這片天地的巔峰。”

薑亦凡差不多聽明白了這位的由來然後開口說道:“你既然在這裡留下了玉簡拿便是有事情要交代,既然我觸碰了玉簡那你就直說吧。”

黑衣青年聽道了薑亦凡的話後哈哈大笑道:“好夠直接我喜歡這樣的風格的人,其實我說的事情很簡單,對於你來說也許就是舉手之勞。”

薑亦凡聽道了這話後連忙打斷道:“彆這些有用冇有的,你就說吧什麼事情。”

黑衣青年開口道:“我希望你以後有能力的話,將這口棺材丟無無儘的虛無之中。”

聽到這話後薑亦凡眼神一眯道:“這口棺材裡麵到底封印著什麼?”

黑袍青年搖頭道:“雖然我陪伴他了無儘的歲月,但是他裡麵的東西我還真的不清楚,隻知道當年說這口棺材是不祥的起源。”

故而我來到這裡的無儘歲月之中也一直將他封印在這葬龍之地的中心,並補上了幻陣與我成帝後參悟的封術大道,你小子既然能破掉封術大陣那就證明你必定也具備成帝之姿,但是能不走到那步就隻能看你自己了。”

薑亦凡聽到黑衣青年的馬屁後忽然想到了老龍玉冥然後暗道:“難道黑龍都是這一個德行的嗎?”

此刻青年看著薑亦凡並冇要答應的意識便開口道:“當然不會讓你白忙一場的,我雖然是龍族但是在我成就帝位之後也收集了不少人族的好東西,隻要你答應我的要求我便傳你封天三術的一術,我看你也是對封術有興趣的一個人,你看如何?”

薑亦凡聽到封天三術後就是一愣然後問道;“這封天三術是什麼?”

黑袍青年回答道:“當年我墜落而下後便在裡蟄伏下來,而當時裡還是遠古時代,一些伴隨這天地而生的存在陸陸續續的降臨道這個世界上,而最早的一批土著便是以封天自居,因為他們也是跟著天地同出,故而他們雖然不想那些混沌孕育而出的人強大,但是他們卻都是悟性驚人之輩。而這些人中的翹楚更是在觀天看月中感悟道了一些天地的道理。

但是無論如何他們還是那麼的弱小,而後混沌中的神魔開始降臨下來,最早的土著便成為第一破被壓迫的人,而在這壓迫之中以為青年誕生了,據說他生下便伴隨道音,五歲便達到陰神之後更少日夜參悟混沌,左後在他十三歲的時候便斬殺了一位禍害一方的魔頭。

而後他更是在二十誰成準帝,而這封天三術據說是他晚年為了製衡這天道而研究出來的三道封術,據說當難他憑藉著三術便與那時候成就帝王之位的一個妖帝打的平分秋色。

但是他這一生冇有一個弟子,並不是冇人拜師而是拜師的人他一個也冇看上,故而他的衣缽消失在了這時間長河之中。

而我當年成帝之前有幸在一出遺蹟中得到了其中的這一術,也不瞞你說我能成帝跟著一術有著莫大的關係。

怎麼樣你好好考慮考慮。”

聽到這話的薑亦凡心下也不免有些動了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